•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少年大将军

第三百七十六章 被挡去路    文 / 水刃山 更新时间: 2017-09-13 22:0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和尚大笑道:“和尚考考你,小施主你可知道这个阵法叫什么名字?”

    李落洒然一笑,摇了摇头,直言道:“我不认得。  ”

    儒生微微一笑,接道:“此阵名为迷仙阵,也算是上古奇阵,虽不及九宫阵变幻莫测,但精妙处犹有过之。

    迷仙阵长于困敌,乱人耳目,一旦身入阵中,只要解不得阵势,便很难走出去,九宫阵善杀,阵中生生死死,生门少,死门多,杀机遍布。

    两阵虽有不同,却又有异曲同工之处,不过我只见过迷仙阵,这九宫阵倒还不曾见过,两阵是否与书中所载一般无二,我也做不得准。”

    说罢一顿,道:“传闻九宫阵早已失传于世,少侠莫不是在哪里看到过?”

    李落见儒生推诚相见,也不便隐瞒,缓声说道:“我曾见过,虽是只有九宫阵十之一二,但也是极为精妙,确如先生所言,阵法之中杀机尤甚,和眼前迷仙阵颇有不同。”

    儒生抚须轻笑,神态安详,几人似是相熟已久的好友一般,没有半分剑拔弩张之感。

    和尚摸摸头顶,咋舌道:“小施主了不得,和尚倒有些糊涂了,大甘朝廷里何时有施主这样见识的年轻高手,可惜,可惜,大甘如今风雨飘摇,朝纲不正,施主这么好的身手,奈何做了朝廷鹰犬?”

    李落漠然一笑,没有应声,这一佛一俗,武功深不可测,便是李落精善冰心诀,一时也判不出深浅来。

    不过只瞧这举手投足之间,韵法自在,浑然天成,倘若只有一人,李落还可一试,两人俱在,避开或有几分把握,但若想一战,却是有些力不从心了,更遑论还要护着身后云妃诸人。

    儒生和颜笑道:“少侠身在朝廷,是不能为也必为之,若我猜得不错,少侠该是大甘定天侯李落吧。”

    和尚哦了一声,目中神芒骤显,复又隐去,饶有兴致的打量了李落几眼。

    李落淡然应道:“正是李落。”

    儒生和和尚相视一笑,不曾为李落之名动容,儒生朗声说道:“果然名不虚传,不过这确是棘手了些。”

    李落默然无语,也不曾费口舌,来人既敢布阵截住众人,自然是不惧大甘朝廷,只看两人镇定自若,必是对此阵极具把握,怕是阵中别处还有玄机暗藏。

    李落双眉一展,清冷说道:“两位前辈既然拦住李落去路,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只是不知两位意欲如何?”

    儒生长笑一声道:“此次遇到李公子也是始料未及,还以为只不过是皇宫之中的高手,看来我等几人也是被人蒙在鼓里了。”

    说罢,儒生话锋一转,意味深长的接道:“不过此行却不是为了李公子。”

    “哦?”李落一愣,回头望了身后云妃凤辇一眼,缓缓说道:“云妃娘娘?”

    “不错,雍大先生费了这么大的工夫,和尚也在一旁打打下手,布下这迷仙大阵,原本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劫走这个妖姬,啧啧,没想到会遇到你,可是伤神的很。”和尚拍拍肚皮叹道。

    “好一个迷仙大阵,若是抓走云妃娘娘,这等手段,同行禁军多是不知,只好算在山魈鬼怪头上,不过是多些冤死将士罢了,只是两位既有通天之能,为何会为难一个弱女子,以两位身份,该不会也要卷入宫廷之争吧。”

    “我佛慈悲,施主教训的是。”和尚低,面容一整,正声说道:“佛家杀身成仁,却也不愿无辜之人代罪,擒下这妖女,和尚自会亲入卓城领罪,是杀是剐,断然不会让宫中将士替罪。”

    李落一愣,望着一脸坦然的和尚,突然展颜一笑道:“原来如此,多谢了。”

    儒生抚须一笑,和尚怪叫道:“你这个小施主,我们是敌非友,谢我们什么,怪哉,怪哉。”

    李落紧了紧握刀的手,没有接言。

    儒生洒然笑道:“李公子,事非得已,你身后的云妃也绝非弱女子,她乃是魔门中人。

    潜入朝中伏在当今天子身侧,于你大甘有百害而无一利,我和大师出手已是不该,不过为了天下苍生,却不得不破例一次。

    李公子是大甘翘楚,这些年平定西府,让百姓休养生息,天下有识之士莫不看在眼里,你说我们为了私心也好,冠冕堂皇也罢,这云妃不能再入卓城皇宫了。”

    李落静静而立,心中却是暗自吃了一惊,魔门与大甘皇室势同水火,历代皇帝对魔门俱是深恶痛绝。

    近几十年来,魔门向不染指大甘皇族,这才渐渐搁置下来,没曾想云妃竟会是魔门中人。

    云妃固然妖艳非常,若不是眼前来人说起,李落怎也想不到云妃竟然会是魔门中人,略一思量,云妃风姿确和蜂后青桑有几分相似之处,这儒生和尚坦坦荡荡,自有一股摄人气势,言辞确凿,由不得旁人疑心。

    “魔门?”李落微一皱眉,颇是疲倦的叹了一口气,怅然说道:“天下之大,纷争难断,争来争去,却又是为何。”

    “施主悲悯天人,实为天下苍生之福,今日事了,和尚便随施主一同返回京都,面见当今天子,他若听和尚一言,那是和尚福分,若是天子震怒,和尚也舍得这身皮囊。”

    儒生微微一叹,道:“大师,你这是何苦?”

    和尚哈哈一笑道:“你不必劝和尚,和尚武功虽不及你,但若要走,大先生怕是也留不住和尚。”

    儒生与这和尚相知甚深,自然知道和尚所言非虚,无奈苦笑道:“老友,何苦来哉,你要去卓城,我便随你前去,路上也好有个陪伴。”

    和尚摆摆手,笑道:“你凑什么热闹,留着有用之身,还要做些事来,和尚闲云野鹤,自在惯了,和你待得久了,反倒浑身难受,不提也罢,李施主,和尚句句实言,若有半句虚妄,佛祖难容。”

    说罢虔诚一礼,望着李落。李落微一侧身,并未受和尚之礼,脸色平淡如昔,瞧不出在想什么。(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