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我的邻居是女妖

第六百二十章 叫破喉咙也没人救你    文 / 傲无常 更新时间: 2017-09-13 22:0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就在王焱和黑暗圣女纠缠不休的同时,撒哈拉的另一边。<?    

    无边无际的沙漠,浩浩渺渺,起伏不断,就像是一片波涛起伏的***海洋。

    太阳照在上面,万点光亮闪耀。

    空气干燥炽热,充满了沙土的味道。

    一个高大却沧桑的身影,正在一片连绵不绝的沙脊上平静走着,看起来是那样的渺小,就好似漂浮在汪洋中的一只蚂蚁一样。

    这个独自走在沙漠中的人,身披一件老旧的棕色斗篷,斗篷上连带的兜帽,将他面孔都给遮住,让他的背影看起来沉默厚重,却沉稳如山。

    他一步步安静的走着,手中杵着一根好似两根古老树藤,交织而成的褐色木杖,木杖圆形的顶端,还镶嵌着一颗掌心般大小,好似野兽瞳孔一般的水晶珠子。

    忽然间,在这人身侧三米处,一只隐形的纸鹤,扑扇着翅膀,缓缓显露了出来。

    穿斗篷的人,目光缓缓转去,轻哼了一声,“愚蠢的东瀛人,终于肯和我们结盟了吗?”

    说着,他将一只粗糙的大手,从斗篷里伸了出来。

    那只小小纸鹤,扑棱棱的飞落到他的掌心,将一段由符印记录下来的信息,传递给了他。

    随后符印燃烧,小纸鹤自行烧成了灰烬。

    “就算你们不说,我们也要对付华夏国非局。”他不屑的瞥了一眼,面前飞散的灰烬,伸手将兜帽拉了下来。

    兜帽下,是一张历经风霜的面孔,坚毅而又深沉。

    他拥有着一脸粗犷的棕色胡须,双目炯炯有神,然而最为引人瞩目的是,在他的额头,竟然长出了一对苍劲的鹿角!

    这是自然力量凝结的象征,只有长老级别的德鲁伊,才能将力量凝结到如此地步。

    根据大赛资料,这一届大赛只有一位德鲁伊长老。

    他就是北美黑暗联合教派,分教会之一,北美德鲁伊教派,七长老中的一员,阿诺德·巨熊。

    这支德鲁伊教派,原先为欧洲遭受罗马军队和教廷***,逃亡到美洲的德鲁伊后裔,后来在北美形成了全新的德鲁伊分支派系。

    如今这支新教,与古代讲究自然和中立,将自己特殊力量用来保护大自然,维持世界平衡的传统德鲁伊不同,他们更加在乎的是力量与战斗力。

    他们认为唯有不断追求强大的力量,才能在如今强者如林的世界上,获得一席之地。

    哪怕不择手段,也在所不惜。

    “王焱?就是那个站在主席台上的人吗?”阿诺德呵笑了一声,“不过是一个天赋好点的青年,竟然让东瀛如此兴师动众。”

    “难道那个姓王的青年,曾经住在他们天皇隔壁?”他笑了笑。

    虽然不理解东瀛的安培宗秀,为什么非要致这个青年于死地,但在大会上拉拢***组织势力,正是他们北美暗联未来计划中,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

    失手干掉一个青年,与将来的计划相比,不过是小事一桩。

    “北美暗联的成员,该***了。”阿诺德弯腰在地上抓起一把沙土,缓缓举过了头顶。

    他口中念咏起沉长的咒语,原本平静的沙漠,开始刮起了风。

    这些来自于自然界中的风,不断将他手中的沙土吹走。

    阳光下,干燥的沙土,反射着晶莹的光泽。

    很快这些沙土,就随着风飘散在沙漠的各个角落,迅搜寻着拥有魔法印记的北美暗联成员。

    ……

    王焱所在的绿洲边上。

    “我也想见识见识,你倒底想怎么教我做人?”

    这一句冰冷而充满挑衅般的话,就像是一道炸雷般,在王焱耳边隆隆响起,震得他头皮都有些麻。

    不是吧?明明我已经躲得老远,顺便布了些假局,然后敛息匿踪的悄悄溜回。就算她没有被自己误导,也绝无可能前脚后脚,这么快就摸了回来。

    王焱回头一望。

    只见不远处一堆小沙丘外,热浪滚滚中,一只面目狰狞,浑身缠着锁链的羊角恶魔步步踏来,它宽大的肩膀上还坐着一个身材玲珑,美艳少女般的黑裙女子。

    她雪白的藕臂,娇小的玉手中捏着一把寒芒森森的死神镰刀,嘴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地看着王焱。那戏谑得逞的眼神,仿佛在拷问着王焱,倒底是谁的智商有问题?

    不但是王焱的表情充满震惊,就连骆驼领的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咱不是说好了,这个魔女不会追上来的吗?可怕,这个魔女实在太可怕了。

    呃……

    “我能问个问题吗?”王焱的表情,充满了错愕,摸着鼻子苦笑不迭道,“圣女殿下,我这到底是哪里出了差池?能指点指点,让我死个明白。”

    “呵呵,我的智商有问题。”黑暗圣女冷笑了一声,讥讽说,“恐怕指点不了你。”

    “你”字一出。

    黑暗圣女动了。

    她的死神镰刀轻轻一挥,一股黑暗气息笼罩住了方圆百米,阴冷***的气息如同一条条无形的阴蛇,汹涌席卷向了王焱。

    那些阴冷气息甫一和王焱接触,就无孔不入地钻入每一个毛细孔中,侵袭着他的皮肤,血肉,甚至是经脉。

    阴寒彻骨下,王焱只觉得如坠森寒地狱,每一个毛细孔都炸了起来,一股心慌恐惧的感觉油然生起,仿佛地狱魔门之已经打开,大难临头的恐惧感。

    他的脸庞上,如同蒙上了一层冰霜晦暗之色,嘴唇冻成了绛紫色。

    最可怕的是,王焱觉得如负重岳,全身僵硬,动一根手指头都千难万难。

    可怜的骆驼领,和它的妻妾子嗣们,已经全部匍匐在地,连半根毫毛都动弹不得。骆驼领在心中呐喊,老大啊,你快点把这妖女降服吧,本骆驼的心好累啊。

    要不,老大您被她降服,也是可以的

    ……

    同时,青年大会会场上,也是哗然一片。

    黑暗圣女这是什么招数?怎么随随便便挥了挥镰刀,就造成了如此神秘莫测的战术效果?就连堂堂火焰之子,都被瞬间制住了吗?

    “唉~没想到凯瑟琳娜堕落到了如此地步。”黛儿神使一脸惋惜,心疼地说,“这一式恶魔诅咒用得如此举重若轻,看来她在堕落这条道路上,已经越走越远了。”

    “咯咯~神使阁下,你们光明教廷真懂装模作样。凯瑟琳娜走到今天这一步,分明就是你们教廷自己造的孽。”玫瑰亲王鄙夷地嗤之以鼻,“现在却来唉声叹息,说什么堕落,真心受不了。”

    “你!”

    黛儿神使脸色一变,怒声冷哼道,“玫瑰亲王,你若是想打架的话,就请明说,我随时奉陪。”

    “打就打,我还怕你不成?”玫瑰亲王不甘示弱,撩了撩袖子。

    我勒个去!

    联会长埃蒙斯,一见这种状况头都大了。心中直呐喊,两位姑奶奶,咱能不能消停一些,别再惹事了。你们两个要是一开战,这几万人的会场立马就会散了。

    由此,埃蒙斯只得硬着头皮,好说歹说,才将两女的脾性给安抚了下来。满头大汗的他,开始有些想念起王焱了。至少那小子,可以很轻松地搞定这两位一言不合就暴走的女神。

    小白脸就是吃香啊!

    ……

    话说王焱,被笼罩在了恶魔诅咒之中,几乎浑身不得动弹。

    “呵呵,嫌弃我的智商吗?”黑暗圣女纵身一跃,从羊角恶魔身上跳下,她婀娜的身材,悬浮在了王焱面前,冷笑连连着说,“好好地和你说话你不听,用你们华夏语来说,这就叫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想怎样?”王焱脸色虚弱无力,满脸惊慌失措地威胁道,“你你你,别乱来啊。我要脱了,我真的要脱了。”

    “你脱啊,有本事你再脱啊。”黑暗圣女表情一滞,咬着牙恶狠狠地反瞪回去,“你以为本圣女上了你一次当,还会再上你第二次当吗?别说你现在中了‘恶魔诅咒’,浑身动弹不得。就算你现在真的能脱个精光,本圣女也绝不会眨半下眼睛,我会把你某些东西切下来,喂给巴弗灭吃。”

    说罢,她还凶神恶煞地挥了挥锋锐的死神镰刀,一脸坚定,坚决不会再上第二次当。

    “嘶~”

    王焱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斜眼打量着黑暗圣女,这姑奶奶学得还挺快,羞耻耐受度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啊。

    “喂喂~你别乱来,真的别乱来啊,我要叫了,我真的要叫了。”王焱“拼命”挣扎着,表情惊恐万分,凄惨无比。

    “昂!”

    骆驼领瞪着铜铃大的骆驼眼,它羞耻得都快哭了。仿佛在说,老大啊,用得着这样吗?这样也太丢人了。

    “呵呵,你现在就算后悔也没用了。叫吧,叫吧,就算是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黑暗圣女见状,心中说不出的畅快淋漓,就像是大夏天喝了一罐冰气水般爽快,冷笑连连着说,“王焱,你竟敢如此羞辱本圣女。我一定会把你……唔?”

    蓦地,她眼睛一滞,表情吃惊,仿佛见到了不敢置信的一幕。

    这,这怎么可能!?

    ……

    (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