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一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陆寇和周挺二人一路直下,打算将谢文东狙杀于回家的半路途中。追了将近十分钟,别说谢文东了,连北洪门的人影子都没看到,陆寇忍不住犯了嘀咕,猛然停住身,摆手一挥,拦住众人。周挺正追在兴头上,突然被陆寇拦阻,大为不解,疑道:“老陆,怎么了?”“我感觉有些不对头啊。”陆寇揉揉没毛的腮帮子,喃喃说道。“不对头?有什么不对头的?”周挺全没放在心上。陆寇道:“按理说,我们赶到时谢文东正在和***们对峙,他是在看到咱们来了才逃走的,纵然耽误了一些时间,谢文东等人也跑不了多远,凭我们的速度,即使他们在体力充沛的情况下也不至于连个人影子都看不到,更何况谢文东已经和对方拼杀了一阵,浪费不少精力,其中恐怕有鬼啊!”

        经陆寇这么一提醒,周挺也是吓了一跳,收起漫不经心的神情,正色道:“难道……”陆寇目光一凝,说道:“谢文东狡猾诡诈,他心中所想的自然不是普通人的想法,也许,他现在正在去忠义帮总部的路上。”“回马***?”“很有可能!”“唉!”周挺一跺脚,叹道:“好个谢文东啊,这都能被他想到,真是千变万化,让人摸不到头绪。”“别泄气。”陆寇一拍周挺肩膀,悠然道:“现在主动权还在我们的手里,若是坐车追,我们仍能让他永远都到不了忠义帮的总部。”“可是用车势必会惊动天哥的。”周挺担心道。陆寇笑道:“如果有魂组的***向那边逃窜,坐车去追天哥必然不会反对的。”“可是我们怎么才能让魂组的人往那边跑?”陆寇一翻白眼,无奈道:“你说有,我说有,大家都说有,那没有也变成有了。动动脑子吧,兄弟。”周挺虽然对陆寇教训的语气十分讨厌,但也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道理,点头道:“众口烁金。”“终于开窍了你。”二人原路返回,向问天正对自己手下两位天王莫名其妙的失踪感到奇怪,见他二人回来,问道:“你俩刚才去哪了?”“追杀魂组的***。”二人异口同声道。“可有收获?”向问天点点头,又问道。陆寇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他们狡猾得很,往南面逃窜了,我和小周准备坐车去追。”“好!一起去!”向问天一句话差点让陆寇和周挺***。后者连连摆手,说道:“不用不用,魂组身上都有***械,天哥去了恐怕有危险,而且我怀疑跑得只是小股力量,主力还应该留在此地,这里需要有天哥的压阵啊。”向问天想想觉得有理,也没往心里去,摆手给陆周二人调来十数辆汽车,并细心叮嘱两人小心。

        四个轮子总比两条腿跑要快多了。谢文东几人正一路急行,身后隐约传来汽车闷闷的轰鸣声,暗叫不好,不是魂组的***追上来了吧。他一拉身旁人,喝道:“有汽车追上来了,快躲到……”他本来还想找地沟,可转头一瞧,他们所在的位置早己过了地沟的尽头,只好改口道:“快躲进路旁的草丛里。”姜森和任长风等人一惊,回头张望,并未看到车辆的踪影,竖起耳朵细听,果然,隐隐中确有马达的转动声。众人暗暗佩服谢文东的耳力,纷纷跳到路旁的草丛内。

        不一会工夫,陆寇和周挺的车队遥遥在目,时速将近一百八,在公路上快飘起来。数百米的距离,转瞬间到了眼前。“嘎吱”一声,一辆汽车在距离谢文东等人藏身之处十米远的地方停下,从车内跳出一人,身高体壮,面带墨镜,嘴角挂笑,正是陆寇。下车之后,先是左右望了望,没发现有何异常之处,才弯腰蹲下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地面,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一下车,南洪门***人也不得不停下,看他要做什么。周挺老大不愿意,嘟嘟嚷嚷走过来,见他木呆呆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在陆寇身旁也蹲下来,看着地面,可除了黄土之外,哪还有***的东西。他笑道:“地上没有宝,走吧!”“有!”陆寇道。“有?在哪?”“咭!”陆寇向地面一弩嘴。周挺看了半晌,才说道:“除了黄土,我再没看见***的东西。”“今天没风,而且阳光明媚,在高速公路上为什么有泥土?显然是刚留下来的,还没有被汽车压过,才能保存得如此完整,但我刚才仔细观察了一番,附近并没有行人经过,除非,留下泥土的人一听见我们的汽车声就躲了起来,现在最怕我们、最想躲着我们的,只有谢文东。”陆寇悠然说道。周挺不服气道:“可谢文东等人的身上为什么会带有泥土?”

        陆寇无力道:“我不是神仙,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他二人说话声不大,但十米开外的谢文东等人还是能清晰可闻。姜森倒吸一口冷气,暗道陆寇这人真厉害啊,虽然他没亲眼看见,但也猜个***不离十。黄土确实是谢文东和任长风二人留下的,刚才他俩藏身于土下斩杀魂组的***,出于匆忙,并没有将身上的泥土打扫干净,刚才二人驻足翘脚观望时,身体舒展,衣服死角携挂的泥土也自然滑落,这个细节连谢文东都没有注意到,偏偏陆寇眼尖得很,而且机警敏锐,马上联想到事情异常之处。姜森服气的暗叹一声,转目看向谢文东,后者也正在笑眯眯的看着他,同时向陆寇的方向挑起大拇指,眨眨眼睛,蚊语细声道:“了不起!”任长风冷然一笑,对方厉不厉害不关他的事,若是敢跨进雷池一步,威胁到自己一方的安危,他必会发出致命一击。狭窄笔直、锋利阴森的唐刀缓缓从刀鞘中拔出,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但霎时间,那股无形的杀气蔓延开来。“扑啦啦”躲藏在树上歇息的麻雀似乎感觉到杀气的存在,惊空展翅飞舞。陆寇一惊,吸气,脱口道:“有杀气!”

        杀气是无形的,至少常人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只有长时间在刀***尖上摸爬滚打的人才能有所觉察。谢文东有时能感觉到,当杀气浓重到威胁自己生命的时候,那种心跳加速、背后冒凉风的感觉愈加强烈。这不是第六感,完全出于先天的本能和后天的磨练。他没有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以为世界上只有他自己才有这种特殊的能力,没想到,现在他又碰上一个和他有同样能力的人,陆寇。谢文东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现已不仅仅是欣赏他了,而是觉得他的存在对自己构成一种前所未有的成胁,和苍狼给他一样的感觉。“此人若不能为友,只得趁早除掉才是,以除后患。”谢文东心中暗暗合计着。

        陆寇在感觉杀气的一瞬间,刀已出现在掌中,周挺和他只有一步之遥,可连他都没看清楚陆寇是如何拔刀的,甚至不清楚他的刀放在身上什么位置。陆寇常说混江湖,混黑道,刀就是命,若是轻易让别人知道自己藏刀之处,那也就等于将命暴露给对方一样。所以,刀藏在他身上什么地方,只有他自己知道。陆寇刀尖一指路旁的草丛中,凝声道:“那里有人!”

        他话音刚落,周挺一个纵身跃了过去,同时,猛挥出一刀,力量之足,连空气都发出嗡嗡声。“喇!”一排草竿应声而断,断口处整整齐齐,毫无连挂。一刀无果,周挺第二刀已然挥出。“喇!”又一排草竿折断,当他挥出第三刀时,只听得“当啷啷”,火花四溅,周挺仿佛觉得自己这一刀砍在石头上,下意识退后一步。没等他站稳,草丛中射出一道寒光,直奔他胸口。

        寒光又疾又狠,快似闪电,毒如蜂针,眨眼间到了周挺的胸前。周挺无奈,不得已又连连急退数步,本以为足可以避开,哪知道寒光如同厉鬼缠身,甩都甩不掉,已到了离他胸口三分的距离。“呀!”周挺惊慌失色,失声而叫,上身后仰,双腿猛一蹬地,急射出去。还没等站稳,只觉得胸口一寒,寒光刺破了他的衣襟,再进一分,就可刺进他的心脏。“完了!”周挺一闭眼,感觉死神在向自己招手,地狱之门在为自己打开。“当!”又是一声金鸣,格外的刺耳。周挺没有死,在他身边多出一个人,带着墨镜,嘴角挂笑的陆寇。周挺对面还站着一位,一身黑衣,身材修长,英俊不凡,面带茱鹜的任长风,手中一把唐刀,五指轻扣,寒光四射,森气逼人,刀尖微微向下,人站在那里,自然而然散发出清高淡雅之气。如果他手中不是有刀,人们恐怕会以为他是文人墨客,很难想象刚才那道如影随行的寒光是他刺出来的。“任长风?”陆寇笑问道。“哼,是你家大爷我没错!”任长风看都没看他一眼,仰望天际,老神在在说道。一句话,高雅的风度尽失,也足让众***跌眼睛的了。谢文东等人知道藏不住了,从草丛中站起来,他摇头苦笑道:“长风如果说话文明一些,不失为一翩翩公子。”姜森笑道:“天性如此,他看他这辈子恐怕是改不了了。”

        陆寇看了看任长风身后的谢文东,咧嘴大笑,问道:“看来,我想要谢文东的命,必须要过你这一关咯?”

        任长风仰首未动,只是眼皮往下一搭拉,用眼角余光瞄了瞄了对方,傲然斥道:“我出来不是为听你放屁的,请准备。”

        陆寇被他眼高过顶的神情逗乐了,说道:“很久以前就听说北洪门有个任长风,骄傲的不得了,今天一见,果然……”

        任长风并不想给他说完的机会,唐刀似蛇口的毒信子,直奔陆寇咽喉。“来得好!”陆寇大喝一声,架刀于颈前,手腕一翻,寸半宽的刀身挡在吼前。“当啷”,唐刀的刀尖正刺在陆寇的刀身上,二人各退一步,同时也让任长风的攻势受阻。他表面没什么,暗中却惊讶不已,暗道对方好大的胆量,竟敢用刀身硬接,万一有差,后果不堪设想。陆寇哈哈一笑,抡起二尺长的片刀,直上直下,奔任长风头顶猛劈,同时喝道:“大家别光瞅我一人表演,杀掉谢文东才是我们此行的目的。

        周挺如梦方醒,暗骂自己怎么被人家那一刀吓傻了不成。老脸一红,挥刀冲向谢文东。后者未动,黑影一闪,他面前站稳一人,冷酷无情的面容,刀削一般的嘴唇,一双漆黑的眼眸黑亮放光,手中倒提着一把开山刀,刀身中空,上刻暗花。“你是谁?”周挺直觉得此人非平常人,开口问道。“高强!”人冷,说话的声音也同样没有一丝温度。“哦。”周挺点点头,笑道:“没听过。”“希望,你不是最后一次听到。”高强小心的在衣袖上擦擦刀身,毫无预兆,突的一刀猛挥出去。太快了,快得让人难以分辨哪是实体,哪是虚影,高强这一刀是他的招牌,不知道此招之下伤了多少人。要不是周挺暗加小心,真差点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刀伤到,即使如此,胸前还是被划开一条口子。这倒好,先是被任长风刺个窟窿,现又被划出一条大口子,周挺的衣服快散架了,他气得脸色涨红,伸手将上身的衣服撕掉,火气上涌,怒吼一声,向高强直射过去。

        场中开始了混战,兵对兵,将对将,只有谢文东最轻松安逸,站在一旁,笑眯眯的静观其变。南洪门人多,但谢文东一方却尽是精锐,打在一起,一时间还真难露败迹。纵然有个把人穿过保护网,冲到谢文东近前,亦被他轻松搞定。

        正在双方打得你死我活时,远处又传来汽车轰鸣声,周挺一听,心中大喜,高声叫道:“兄弟们,咱们的援兵来……”高强加速一刀,将他下面的话又劈了回去。其实不用他说,场中众人都不是聋子,全都听见了,南洪门***精神振奋,打起来虎虎声成。谢文东仰面大笑,说道:“你怎么知道不是我的人来了呢?”“你做梦吧你。”周挺抽空回了一句。“真希望我是在做梦,可惜,不是。”谢文东故意无奈的叹了口气,脸上的笑容却异常灿烂。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