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五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直到半夜凌晨,齐笑龙才在一干手下的搀扶下走出东方***。他年近四十,没有魏明和谭小春那样的体力,玩一宿对于他来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今天的酒没少喝,加上又吸些***,脑袋晕乎乎的,他的手下也比他强不了多少,一个个喝得脸红脖子粗,走起路来直画Z型。出了舞厅,夜风一吹,齐笑龙稍微清醒一下,上了车后,叮嘱手下道:“酒没少喝,开车小心点,慢点没关系,别给我出事就行。”开车的是个三十左右的青年,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来自东北,性情十分粗旷,笑道:“齐哥你放心,这点酒不算什么。”“恩!”齐笑龙对他的技术和酒量都很放心,点点头,道:“走吧,回家。”

        天至半夜,路上行人稀少,只是偶尔有车辆飞驰而过。那司机也真听他的话,只挂二挡,缓缓而行。齐笑龙的车走不快,他手下坐着的两辆汽车也只好慢行跟着。等汽车进了齐笑龙所控制的地盘时,开在最前面的那辆汽车突然停了下来。在汽车右侧路旁的公共汽车站点站有一位年轻的女郎,一头柔顺光滑的秀发直披窄肩,随风轻舞,有股说不出的飘逸,身上黑色紧身的皮衣皮短裙,张显惹火的身材,裙下露出一双白腻柔嫩的修长大腿,与黑衣形成强烈的反差,好似黑暗中的暗夜精灵,任谁都无法否认,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也正因为这样,汽车才下来。车里的人张嘴惊讶道:“***,哪来这么漂亮的小妞。”说着,他将车窗放下来,探出头,嬉皮笑脸道:“小姐,现在天晚了,没有公气。”

        黑夜女郎只是扫了他一眼,一句话都没有,别过头去。“哎,还挺有个性的!”那人拉开车门,从车里走下来。

        感觉不到车的摇晃,昏昏欲睡的齐笑龙慢慢张开眼睛,问道:“怎么不走了。”司机回头笑道:“齐哥,那有一个漂亮的小姐。”顺着司机指的方向,齐笑龙顺势看去,迷蒙的醉眼突得一亮,脱口道:“是挺漂亮的。”透过车窗,他前后张望了一下。

        司机看出他的心事,荡笑道:“齐哥,现在都十二点多了,周围没人,不如把弄来,好好享受享受。妈的,我这一辈子还没上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司机色迷迷的目光在女郎身上来回打转。齐笑龙还是比较小心的,深更半夜,一个漂亮的女人站在大街上不回家,事情多少有些怪异。可前后左右静悄悄的,连个人影子都没有,要说其中有诈,似乎又不合情理。想罢,他故装深沉,说道:“你去把他她过来。”司机乐呵呵的答应一声,齐笑龙的话正合他的心意,快速下了车,越过同伴,疾步走到女郎近前,等离近一看,司机差点流出口水,女郎瓜子脸,皮肤***细腻,面上白净得找不到一丝斑暇,***的红唇微微开启,一对大而明亮的弯杏眼如同两颗闪闪发光的寒星镶嵌在面颊之上,即使她板着脸,只看她的眼睛也好象是在笑。

        “小……小姐,请问贵姓?”司机好象一时间不会说话了,结结巴巴道。“我姓什么,好象不关你的事。”女郎的声线柔细中略带沙哑,很好听,给人撒娇的感觉。司机眼中只看到女郎的嘴唇一张一合,甚至没听清她刚才说得是什么。“我老……我老大请……请你过去一趟。”“找我,就让他自己来。”女郎撇了他一眼,这一眼,让司机打个冷战,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服。

        好一会,司机终于想起自己的任务,面容一整,朗生道:“要找你的人可是我们的瓢把子,识相的就跟我走。”说着话,他上前就要抓女郎的手腕。哪知女郎迅速一转身,黑发舞动,发缕间几根白色的发带不经意间从司机眼睛上滑过,后者低叫一声,急忙捂住眼睛,痛得眼泪直流。可惜眼睛上的痛楚是他最后的感觉,女郎转身之际,快速从腰间摸出一把一指宽,两指长的袖珍***,动作极快,在司机的嗓子上狠狠刺了下去。司机连叫声也来得及发出,女郎已将他的气管刺穿。这一击又快又准,显然女郎是经过特殊训练过的。脖子上血流如柱,尸体直挺挺的倒地,艳丽的鲜血在空中画出一道彩虹。

        “呀!”包括齐笑龙在内,在场的所以人无不大惊失色,本能的拔出随身携带的家伙,看样子准备一拥而上。

        女郎的攻击只是个开端,只听街道拐角处突然传来轰鸣声,眨眼工夫,数辆摩托飞驶而来,车上的人具是黑布蒙嘴,手中提在明晃晃的钢刀。“不好,有埋伏!”齐笑龙手下一名大汉站在大街中央,知道遇到了偷袭,刚想举刀砍飞速开来摩托车上的骑手,可惜他的动作太慢了,至少和摩托上的人比起来是这样的。他的刀刚刚举起,骑手微微一带车把,手起刀落,大汉的胳膊硬生***了下来,连带着半个脑袋。摩托驶出十米开外,尸体才颓然倒地,脑袋好象盛开的花朵,白的红的洒了一地。齐笑龙在黑道混了将近二十年,可这样的场面还是第一次见到,吓了一闭眼,手忙脚乱的挤到汽车的驾驶位,刚要发动,只听车窗轻响,抬头一瞧,三魂六魄顿时吓飞出一半。黑衣女郎正站在车旁,面无表情的轻敲车窗,手中还拿着那把粘血的袖珍***。“如果你想跑,我保证你会死的更快。”女郎依然用她那娇柔沙哑懒洋洋的声音说道。

        本来在男人听来如同天籁之音的声音传进齐笑龙的耳朵里却变成了死亡的召唤,他忍不住一震,疑声问道:“你是什么人?”“血杀!文东会的血杀!”又一个声音在他另一面传来。他下意识的转头看去,只见一位身材不高,而结实异常的汉子拉车门做到副驾驶坐上,平凡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完了!文东会是什么组织齐笑龙自然知道,血杀是什么他也知道,坐在自己身旁这位相貌平常的年轻人也更知道是谁,颤声说道:“我……我,我和谢先生是合作的伙伴,你,你,你不认识我?”

        “对不起,”年轻人歪头笑道:“东哥让我要你的命。”“为……为什么?”齐笑龙想不通,谢文东为什么要杀自己,当初不是说好了一起对付玄子丹的嘛!“东哥的话,我一向只听不问,至于究竟为什么,你去问阎王吧。”说完,年轻人从腿上拔出***。“别……别……”齐笑龙后悔了,后悔自己不应该主动找上谢文东,他本人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自己的手下能来救他。可当他左右环顾的时候,他彻底失望了,路上横七竖八躺着数具尸体,而站着的,具是手持钢刀,冷酷无情的陌生人。

        “你,可以祈祷了。”年轻人话音未落,一把抓住齐笑龙的手掌,另一只握刀的手石光电闪一般在他脖子上点过,动作快极,***的刺入和拔出好象根本没有发生过,接着,他抓起齐笑龙的手,让他按在自己脖子上的伤口处,说道:“如果你的生命力够顽强,或许能活五分钟。”说完,年轻人悠然下了车,对女郎笑道:“不错,第一次出手就如此干净利落,或许东哥能喜欢你。”女郎垂头,弯弯杏眼好象是在笑,她平静道:“我会努力的。”年轻人向众人摆摆手,道:“走。”

        黑色的摩托车队象是一阵旋风,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事情从头到尾加起没上两分钟,这就是文东会也是谢文东引以为傲的血杀,年轻人正是血杀的老大,姜森。“不,不要走!”齐笑龙双手死命的按住脖子上的伤口,一刻不敢放松,

        即使如此,鲜血还是不停的顺着他的手指滑落。他的脸上苍白如纸,好象被人勒得喘不过气,嘴巴张得大大的,大口大口吸着气,眼睛睁得滚圆,里面充满了恐惧。当齐笑龙被人发现时就是这副惨状。魏明和谭小春赶到时,齐笑龙早已经断气多时,周围有不少齐笑龙的手下跺脚捶胸。“好狠的手段啊!”魏明用力搬开齐笑龙的手指,露出脖子上飞薄的伤口,正好切断了通往心脏的动脉。他转目阴森问道:“是谁做的?”齐笑龙的手下们互相看看,其中一人壮着胆子答道:“不知道,当我们赶到时,齐哥就已经这样了。”“妈的!”魏明狠狠一拳砸在车窗上,直喘粗气。谭笑春道:“和老齐能有恩怨的,而且手段又如此残忍的,恐怕只有他了。”

        “谁?”“听说博展辉死时身上的伤口不下有三百道之多。”“呀!”魏明倒吸凉气,疑道:“难道,他已经知道我们要对他不利,才派人暗杀了老齐?”谭小春冷笑道:“十之***吧!”

        “恩……”魏明长长闷哼一声,仰头振声问周围齐笑龙的一干部下道:“你们想不想为你们的老大和死去的兄弟报仇?”

        “想!”众人异口同声道。“好!好好!”魏明连点头,说了数声好,又道:“那把玄子丹的脑袋切下来祭奠你们的老大吧!”“杀了玄子丹!”“为老大报仇!”齐笑龙的手下们情绪激扬,一各个咬牙切齿,好象恨不得马上将玄子丹生吞活剥。

        忠义帮那边闹得不亦乐乎,谢文东这边倒是轻松自在。姜森领着血杀***而归,未损一人,也没暴露身份,谢文东很是高兴,看着眼前这排身型相貌各异但身手却都同样出类拔粹的血杀汉子们,心中说不出的喜欢,从头看到尾,最后目光落在那年轻女郎的身上,他微微一楞,疑惑的看向姜森。后者明白他的意思,笑着解释道:“东哥,血杀从来不缺少女中豪杰。”

        谢文东一听笑了,姜森的话勾起他的回忆,无限感叹道:“是啊!比如影,还有文姿。”

        “可惜一个已***妇,另一个也去了美国。”姜森小心的试探道:“东哥,你现在身边确实缺少个贴身的保镖。”’

        谢文东笑道:“老森,有你在,我已经很放心了。”姜森摇首道:“那不一样,有些场合,我跟着你不太方便,如果你身边有个女秘书,别人的警惕性也会放低。”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转头对女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风。”女郎颌首,轻轻说道:“大家都叫我小风。”“是小疯子。”姜森解释道:“别看小风外表是漂亮又柔弱的样子,她要疯起来,比疯子还疯。”

        谢文东无奈苦笑,姜森安排在自己身边的人一向很特别,第一个是影子,第二个是蚊子,到了第三个又成了疯子。不过有一点他很满意,那就是一个比一个漂亮。他并不是好色的人,但他也从来不排斥***,漂亮的东西人人都喜欢欣赏,谢文东也不例外,有个***在身边没事瞧一瞧,赏心悦目也是件快事。他挑挑眉毛,说道:“随你的便吧,反正,一直以来在这方面我是说不过你的。”姜森豪放大笑,故意装做不舍的模样说道:“把这么漂亮一个美人推出去,我还真有些……”谢文东耸耸肩,学着他刚才说话的样子,道:“血杀可是从来不缺少女中豪杰的!”姜森叹了口,对小风说道:“在东哥身边,你绝对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学什么?”小风秀气的弯眉皱了皱,问道。“比如,怎么做坏蛋,再比如,怎么得了宜还卖乖。”

        齐笑龙死了,可是不管他上天堂还是下地狱,都不会甘心。他的那两个最亲的朋友已经把凶手锁定在玄子丹身上,而真正的幕后黑手正在一旁得意的看戏,可惜死人不会说话,不然,他一定会将谢文东的上下八代的直系亲属集体问候一遍。齐笑龙被杀,消息传进玄子丹的耳朵里,他第一感觉是莫名其妙,据他所了解的,齐笑龙为人圆滑,很少得罪人,更别说要他的命了,而唯一和他有利害关系的,好象只有自己了,齐笑龙联合魏明谭小春准备和他一争老大的位置,前者一死,受益的正是他玄子丹。可是有没有做过,他自己自然最清楚,正因为这样,他才有些发蒙,看不清此事里面的玄机。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