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六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事发第二日,谭小春和魏明已经等不到准备妥当的时候,打出***的旗号,带领麾下人众和死鬼齐小龙的手下,对玄子丹发起猛攻。用他俩的话讲,在齐笑龙的“头七”之前,将玄子丹的人头提来祭奠。他二人士气如虹,挟千均之势而来,势头之猛可想而知。玄子丹也不白给,多年来他早己培养出一批自己的铁杆心腹,加上几个头目明里暗里的支持,倒也和谭魏二人打个旗鼓相当,并不见败势。势均力敌,双方打起来都十分吃力,持久战对于他们来说无法承受,就连警方也同样吃不消。警局每天都能接到不少于十次的某某舞厅某某***某某酒吧发生大规模欧斗的报警***,刚开始,还碍于关系只是好言相劝,到后来,当地的分局长也急,发出话来,不管是谁,再敢在本地胡闹,一律抓进看守所,严惩不怠。

        他说他的,可忠义帮的内乱依旧。双方都处于骑虎之势,一个不小心,身败名裂不说,身家性命也难保。警方见恐吓无效,本想严打,可忠义帮上下千余众,若真都抓起来,看守所和监狱挤爆了也装不下,不得已,只好开始用软的,分局长分别找玄子丹和魏明谈过数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但到最后其效果十分有限,这时候,下面有经验的老***给局长出个主意,以黑制黑。黑道混乱,强打没有用,弄不好适得其反,那就不好收场了,最好抬出个有实力又听话的人物,让他来结束黑道的纷争。分局长早被忠义帮闹得头晕脑涨,没了主张,问道:“以黑制黑固然不错,但有这个实力的只有向问天,他远在市中,即使实力再大,触角也不好伸出这么远。”“当今的上海,黑道最强的未必是向问天一个,还有个人,他离咱们不远,是邻居,如果他能出面,忠义帮再乱也能变得消停。”“是谁?”“在***部都有挂名的谢文东”“啊,是他?”分局长皱起眉头,问道:“他能帮咱们出面吗?”“差不多,只要能得到利益。”“我可没有钱给他。”分局长苦笑道。“我想,将忠义帮的地盘给他,已经足够了。”老***鬼笑道。“恩,”局长揉着下巴,说道:“这事交给你来办,你去找谢文东谈,如果他提出来的要求不算太过分,那我再出面。”“好的”老***心中暗笑,你倒是紧顾着自己的面子。等他出了局长办公室,快步走到楼梯间,左右查看,确认无人之后迫不及待的掏出***,拨打给谢文东。“谢先生,事情差不多成了。”

        原来此人早在忠义帮内乱刚刚开始的时候已被谢文东买通,他料想到争斗不会短时间结束,黑道长时间的混乱必然会让警方无法忍受,也承受不了那个压力,这时候最好最直接的办法就是以暴制暴,以黑吃黑。所以,他选定一位当地警局资格较老而且与局长关系密切的***,让他帮自己在分局长耳边吹风,当然,他也给出了足够多的代价,二十万。不过,这二十万所换回来的成果,绝对是这个价钱的百倍千倍。当谢文东一接到他的***,听他说完之后,心中大喜,微微一笑,悠然说道:“很好,你可以去银行看看自己的户头了。”“嘿嘿,多谢谢先生。”“你帮我,我帮你,咱们大家都有好处。”

        现在的忠义帮不单单是乱而己,关系也异常复杂。玄子丹和谭魏二人打得不可开交,原本保持中立的头头们见有机可乘,开始蠢蠢欲动,其中更有甚者大张旗鼓的扩充地盘,搞得当地乌烟瘴气,秩序紊乱。正是在此情形下,北洪门,谢文东,毫无预兆的将脚踏了进来。忠义帮或许也算是有实力的帮会,但经过这段时间的折腾,和北洪门比起来只是一群蚂蚁。一窝***的蚂蚁,让人踩了一脚,其后果可想而知。玄子丹认为谢文东会站在自己这一边,谭魏二人也有同样的想法,所以刚开始时,两方对北洪门的插足都没有排斥,甚至拍手欢迎。但过去一段时间;谢文东连续平掉和收拢几个小头目后,目光转移到玄子丹与谭魏二人身上。谁都帐都不买,北洪门如同放缰的野马,铁蹄迅速遍布整个忠义帮的势力范围之内。

        下旬,上海的天空阴云密布,连绵的细雨已经连续稀稀拉拉的下了好几日,搞得人们的心情都沉闷下来。

        即使外面晴空万里,有些人的心情恐怕也好不到哪去,比如谭小春和魏明二人。魏明走到窗前,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咒骂道:“真是见鬼的天气。”谭小春心有同感,默默道:“已经连续下了四天。”“我们也失去了四个据点。”魏明咬牙道。谭小春无奈道:“北洪门非你我之力所能对付得了的,现在,你也应该看出谢文东的意图了吧?”

        “管他什么该死的意图!”魏明心烦意乱,说道:“总之他既不站在玄子丹那边,也不站在我们这边,整个一条疯狗,见谁咬谁,***他个祖宗的。”谭小春叹了气,道:“其实,他想要的是整个忠义帮,这比他倾向哪一方更加可怕。看来,用不了多久,忠义帮在上海就得彻底除名了。”“难道……”魏明心有不甘,疑问道:“我们就一丁点的机会都没有。”

        “没有,绝对没有。”谭小春苦道:“南洪门怎么样,向问天怎么样,结果,在谢文东手里吃过多少亏,我们连和人家相比相抗衡的资本都没有,这仗还有个打嘛。”仰面长叹一声,又道:“谢文东为人阴狠毒辣,做事不留余地,如果你我还留在上海,自己的性命是小,恐怕牵连到家里人。这些年你也应该赚了不少钱,干脆,收手吧。”

        “什么?收手?”魏明一挑眉毛,讽刺道:“你想临阵脱逃就自己跑好了,别拉上我,脑袋掉了,不过是碗大个疤嘛。”接着他又心有感触道:“老谭,我要是就这么跑了,这辈子我都别想抬起头做人了。”谭小春和魏明相识多年,很了解他的脾气,所以他并不强劝,只是幽幽说道:“面子只是一层皮,看开了,也就不重要了,但性命却只有一条,一旦失去了,那什么都没有了。”魏明负手,仰望窗外,话锋一转,说道:“算来你我交往已有十多年了吧?”“十三年。”“唉,人各有志,如果你要走,记得来告诉我,***送你……”魏明没问他要去哪,也没问他什么时候走,只是默不做声的看着窗外,飘的细雨。

        此时,谢文东也在看雨,只是心境与魏明比起来大不相同。北洪门进入忠义帮的势力范围以来,警方暗中放水,大力支持,加上忠义帮内乱未平,元气大伤,势力之间各自为政,打起来自然事半功倍,势如破竹。没出几日,己经拿下数个大型据点,在南郊曾经风光的一时的忠义帮离灭亡只剩下时间问题。他坐在窗前的摇椅上,边慢滋滋的喝着茶水,边眺望远方。

        房间里还有一个人,美艳绝伦的小风,现在她接替了文姿的位置,成了谢文东贴身保镖。她是一个安静的人,也是一个很闷的人,如果别人不主动说话,她的口一向很难张开。谢文东是文东会里的神,高高在上。以前,她只能远观,现在,离得如此之近,一时间还难以适应。她选择一处离谢文东不远不近的角落,默默的坐着,甚至连动都不动,毫无生息,仿佛与房间中的摆设融为一体,不过,谢文东即使不用睁开眼睛也知道她的存在,因为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淡淡的体香味道很特别,也很勾引人。还好,他不是容易冲动的人。谢文东拍拍肚子,香味闻久了,他竟然饿了,刚想起身,房门打开,地板响起沉重的脚步声。只听声音,谢文东已然知道谁来了。“小爽,和你说多少次了,礼貌。进屋得时候要先敲门。”

        李爽挠挠短平的头发,傻笑道:“对不起,东哥,你以前好象是说过,可我又忘了。”对一个态度良好,又屡错屡犯的人你还能说什么?谢文东无话可说,摇头无奈道:“什么事,小爽?说吧。”“哦……”李爽看了看角落里的小风,后者也正脸无表情瞪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他,李爽下意识的别过头,胖脸红了红,暗道:血杀什么时候出了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自己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见李爽心不在蔫的模样,谢文东气笑了,说道:“如果没事,我可要吃饭去了。”

        “有事有事!”见谢文东要走,李爽忙道:“玄子丹今天打来第四遍***了,希望能与东哥见一面。”

        “玄子丹?”谢文东轻轻嚼着这三个字,摇头道:“还是不见的好,见了面,他反而会更加痛苦。”李爽不解道:“为什么?”谢文东微微一笑,道:“在我前进的道路上,不允许有任何的障碍存在,虽然我们曾一起合作过废掉博展辉。”

        “如果他够聪明的话,就应该自己主动的离开。”没等李爽说话,姜森也来了,身上还粘有滴滴血点,衣服潮乎乎的。“东哥,我已经搞定了。”“恩。”谢文东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满意的点点头,笑道:“看来,下一步,我们要对付的就是谭小春和魏明二人了。”姜森双手胡乱的在身上擦了擦,拿起杯子,打满茶水,一饮而尽,满足得“啊”了一声,说道:“对付这两个人,易如反掌。哎,和南洪门争斗时间长了,忽然对手换成忠义帮,很有些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提不起精神来。”

        “牛,可不是吹出来的。”李爽撇嘴嘲讽道。姜森仰面大笑,说道:“血杀的名号,可也是打出来的。”一提血杀,李爽顿时泄气了,文东会内名气最大的人当然是谢文东,而名气最响亮的堂口那一定要属血杀了。黑帖现,血光见,天下群雄,谁敢不从。血杀的名号在东北黑道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有些人一听到这两个字,背后都直窜凉风。

        “不知道向问天现在在干什么?”谢文东若有所思道。“发愁叹。”李爽说笑道:“咱们吞并忠义帮之后,地盘大增,到那时,我们想调多少人来上海就调多少人,不用象现在,区区几百人的住宿都是个问题。”“是啊!”谢文东道:“这个道理谁都明白,所以,我顾虑的是向问天突然插手忠义帮的事,那事情就变复杂了。还有阴魂不散的魂组,这一阵很消停,不知道又准备玩什么花样。”姜森思虑道:“东哥倒是不用考虑向问天。”“怎么说?”“向问天为人谨慎小心,而且刚和我们打过数次,元气还没有恢复,我想他不会这么快又挑起事端,而真正令人担忧的正是魂组,他们自然不想看到咱们在上海做大,那样对他们很不利,下手的机会更少,所以……”“所以,”谢文东冷笑道:“他们现在很可能正在和玄子丹或者魏明谭小春其中的一方秘密接触呢。”“恩,若真是如此,我们还真得留心一些,别着了他们的道。”姜森不无担心道。

        “魂组,一窝腥鱼。”谢文东摇摇头,说道:“不能给他们这个机会。对了,小爽,你不是说玄子丹要找我谈吗?好,你去和他定个时间,至于地点,任他挑选。”“东哥,你刚才不是说不想和他见面吗?”“现在我又主意变了。”谢文东眯眼笑道。

        “哦。”李爽答应一声,快步跑出房间。等他走后,姜森皱眉道:“东哥,地点由玄子丹来定不妥当吧,万一他……”

        谢文东摆手笑道:“不用担心,一是他没有那个胆量,二是我们准备充分一些,也没有什么好惧怕的。如果他真有不轨的企图,那再好不过了。”“哦?”姜森不解。“毕竟我们插手忠义帮还缺少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呢。”“啊。”姜森笑了,说道:“我明白东哥的意思了。”魂组是否真与玄子丹和魏明谭小春双方秘密联系过,还真被谢文东和姜森猜对了,而且不仅一次。玄子丹为人聪明,心计极深,他看出魂组想利用自己牵制谢文东,但是他不傻,魂组与谢文东之间的恩怨也有所耳闻,一旦自己掺合进去,北洪门和文东会都不会饶了自己,说不定魂组什么时候还会在背后反刺自己一刀,和魂组联合,那是玩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