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八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血杀出动,大开杀戒,魏明吓得心惊胆寒,惶惶不可终日,虽说暗中与魂组勾结,那也未必能保全他的性命,反而令谢文东更加恨他。他知道其中的道理,但箭已在弦上,成骑虎之势,想下来已没有可能。魏明整天疑神疑鬼,遇到个大事小情,首先想到的会不会是谢文东设计要害他的圈套,长此以往,他倒没什么,下面人快被他吓出神经病了。他手下智囊给他出个计谋,“玄子丹临退出忠义帮之前曾和谢文东见过一面,魏哥应该如法炮制。”

        “要见谢文东?为什么要见他,我现在躲都躲不过来呢!”魏明气得哼哼道。“北洪门和文东会固然可怕,其可怕之处在于有谢文东这个人,一旦他要是死了,北洪门根本抵挡不住南洪门的攻势,自顾不暇,文东会群龙无首,也得退回他东北老家去。但谢文东身旁有众多高手护卫,连魂组偷袭都奈何不了他,以咱们的力量硬打的话,更是一丁点的希望都没有。”魏明听后,连连点头,正色道:“没错,说下去。”“所以,我让魏哥去见谢文东,见面是假,暗杀是真。而且我们还有魂组这棵大树,将暗杀谢文东的事告诉他们,我想魂组会非常愿意出人的。”“嗯!”魏明背着手,在屋中来回走动,时而皱眉,时而面露喜色,半晌,他才担心道:“怕只怕谢文东未必会见我。”“如果魏哥以退出忠义帮的理由见他,和谢文东面谈,他如果不答应,他声誉上的损失可就大了,以谢文东的聪明,他会来的。”“唉!希望如此吧!”魏明长长出了口气,心情多少舒缓了一些。

        北洪门,鲜花酒店。魏明打来的***是姜森接的,他所说的主要内容后者已转达给谢文东。他听后微微一笑,并未言语。

        姜森说道:“魏明竟然已有心退出,真是出乎人意料之外。”谢文东摇首道:“不奇怪,一点都不奇怪。”“为什么?”姜森疑惑道:“魏明是忠义帮现存众多实力中实力最大的,而且在我们手下也没吃过什么亏,加上最近又联系上魂组,应是如日中天的时候,他突然说退出,倒是令人遐想。”谢文东冷笑,反问道:“你知道魂组为什么叫魂组吗?”“哦……?”这还真把姜森问住了,他挠挠头,脸色一红,不好意思道:“东哥,这点我还真不大清楚。”谢文东说道:“魂组,不沾则已,谁若是招惹上它,那它就如同地狱来的幽灵恶魂,死缠住你不放,从他们对我性命一直以来的‘关注’上不难看出,魂组阴魂不散的功夫已达到如火纯青的地步。既然魏明和他们勾结上,那就不是他想收手就能收手的,退出,骗人的鬼话,一是他没有那个心,二是也没那个胆。”“对啊!”姜森点头笑道:“其中有诈。”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东心雷说道:“不管他诈不诈,咱们都应该去一趟。”姜森一挑眉毛,笑问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咱们可是在玩命,不是看武侠小说和拍电影呢!”

        谢文东听后哈哈大笑,拿出烟来,漫条斯理的点着,说道:“老雷说得对,咱们要去,而且必须得去。”

        “啊?”连东哥也这么说,姜森真是搞不懂了。东心雷缓缓说道:“魏明若是出于真心,我们没有理由不走一趟,若是出于假意,其中有鬼,定然也离不开魂组的参与。有消灭魂组的机会,东哥一定是不会放过的。”谢文东笑眯眯道:“老雷说的就是我想的。”姜森苦笑,还是摇头道:“不管怎么说都是太危险了,我建议东哥不要去。魂组此次派出的人绝非等闲,隐藏在暗中,我们做足了准备,也未必能百分百防得住,一旦东哥有个闪失,那后果……,是灾难性的。”东心雷边听边大点其头,姜森刚说完,他又接道:“我完全赞同,也支持老森的意见。”

        谢文东笑道:“老雷,你到底是站在哪头,一会东,一会西,墙头草可不是个好习惯。”东心雷耸耸肩,道:“我说东哥要去,那只是我对东哥的了解,我赞同老森所说的,那才是我心中真正的想法。可是我也知道,如果东哥做了决定,我和老森说得再多也没用。”“既然明知道没有用,那还不赶快去准备?”谢文东起身,舒展筋骨,长长伸个懒腰。

        二人相视一眼,各自摇头,谢文东下了决心,他俩改变不了,既然一定要去,那准备还真得做充分一些,竭尽全力将风险压至最低。等他二人走后,谢文东一***坐在书桌后的老板椅上,一转身,面向窗外,默默冥思。魂组之可怕,之厉害,没人比他更清楚,但他不得不去面对,他和魂组之间已经到了不是鱼死就是网破的程度。想着,谢文东笑了,苦笑,自己和魂组对阵多次,虽然占尽上风,令其损失惨重,但归根结底,主动权一直都在魂组那边。一直以来都是魂组主动找上自己,而凭自己的力量却很难触及到它的根基,即使赤军帮忙,也很难动摇它的根本。比如这次,就算将魂组派来的***一网打尽,那下次呢?再下次呢?还会有更难缠的对手出现。杀之不尽,斩之不绝,唯一能除后患的,只有将魂组连根拔起。这点连谢文东自己都认为不大可能,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所以,他只能苦笑。“唉!”谢文东正想着心事,一声叹息打断了他的思路,不用扭头去看,他也知道是谁。房间中除了他,只有小风了。他展颜一笑,问道:“风,为什么事叹息?”

        小风坐在角落,看着谢文东的背影,说道:“东哥明知道危险,为什么还一定要去?”谢文东无奈道:“种下什么样的因,结出什么样的果。事情既然来了,躲开还不如主动去面对的好,这样,至少可以把握一丝先机。”

        “难道,东哥你不怕吗?”小风一直很奇怪,这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为什么能做出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来,为什么能把一大群性格各异,但却各有才华的人***在他的身边,心甘情愿的听从他的命令,光用运气来解释,恐怕没人会相信。谢文东揉着下巴,笑道:“怕,但怕也没有用,该是你要面对的事情,推也推不掉。”他仰面一叹,又道:“希望这一次魂组能有所长进,别让我太失望才好。”小风奇怪道:“东哥,对手的实力越强,对你的威胁也越大啊!”

        谢文东笑道:“威胁越大,成长得也就越快。黑道,是血腥的***,不进则退,倘若真有一天你找不到能令你前进的敌手时,那你离灭亡也不远了。”小风摇头,说道:“我不懂。”谢文东道:“时间久了,事情看得多了,你自然也就明白了。”

        魏明选的地方十分偏僻,鲜花酒店已处于南郊附近,可坐车到那里仍需要两个小时以上。十辆汽车,四十多号人,谢文东可谓是带足了下面的精锐,除了守家的东心雷和伤势未好的三眼外,***的主要人物基本全部出场。即使如此,姜森仍不放心,派出大批血杀成员紧随其后,万一出现变故,也好做个接应。谢文东坐在车内闭目养神,一旁的姜森可不敢如此轻松,目光不时的扫向窗外,观察附近的地形。车越走,他越有不舒服的感觉,道路上***的行车几乎看不见了,而两旁具是茂密的树林,加上天近傍晚,树林里黑漆漆的,看不到一丝光线,也听不到半点声音,连鸟叫都没有,寂静得可怕。姜森吸气,轻声说道:“东哥,静得有些不自然。”“如果自然就怪了。”谢文东仍然闭着眼睛,说道:“我猜这一次魂组倾巢而出,不会再有保留。”姜森心里一震,本想劝说谢文东回去,可一见他那闲漫轻松的面颊,又把话咽了回去。

        “咕隆”一声,姜森咽了口吐沫,没再说话。谢文东慢慢睁开眼睛,看着他,笑道:“老森,你的胆子可比以前小了。”

        姜森摇头道:“身份不一样。以前,我们是瓦罐,可以破罐子破摔,富贵险中求,为达到目的去拼命、去冒险无所谓,可现在不一样了,咱们功成名就,如东哥所说,咱们是瓷器,一旦破碎,我们得不偿失。”谢文东微笑的沉思片刻,说道:“是瓷器不假,但只有经历过磨练的瓷器才会光彩照人,才是真正的个中极品,如果前怕狼后怕虎,瓷器早晚变成瓦罐。”

        坐在前面的李爽听他二人说话,直晃脑袋,嘟嚷道:“什么瓷器瓦罐的,讲那么高深干什么,魂组要来,就让他们来好了,中国人啥时候怕过日本人,咱文东会什么时候输过他魂组?”姜森白了他一眼,气道:“那好,魂组出现的时候就交给你了,你一人把他们搞定吧。”李爽眨眨小眼睛,歪头道:“话不能这么说,不怕归不怕……”谢文东摆摆手,笑道:“快到了,少说两句,让大家准备一下。”姜森和李爽闻言,向外看去,果然,车队开进了小路,两旁的树林枝杈横出,不时擦过车身,沙沙作响。前方不远处,有一栋两层楼房,灯火通明,透过亮光,不时看见有人影闪动。这就是魏明选的地方,一处盖完后又废弃的别墅。车队离前方别墅还有一段距离停下,姜森第一个跳下车,四下张望半晌,暗道:好一处孤寂之地。别墅被左右浓密的树林环抱,孤零零的立在正中,象白牙色的墙面与周围昏暗的林子形成鲜明的对比。仔细观察,不难看出别墅只是个空架子,内部没有装修过,连窗户和大门都没安装,大敞四开的。边看,姜森边在心里算计着,弯腰对车内的谢文东道:“东哥,进吗?”此时,谢文东也在观察,而且看得比姜森更仔细,他面色有些凝重的点点头,道:“进!既来之,则安之。”

        车队一路上畅通无阻,直开到别墅门前,“咔咔咔”,随着一阵脆响,车门齐开,四十多号人几乎同时从车内出来。别墅前站有二十多名大汉,为首一人三十多岁,眉短却粗重,小眼睛,麦色的皮肤中透出一丝精悍。此人一见谢文东下车,心中大喜,暗道:他还真来了!他以前并未见过谢文东,但照片还是看过,对他的容貌有些印象。他离老远就开始笑,张开双臂,大步走上前。可他还没等到谢文东近前,一条粗壮的手臂横在他面前,同时耳旁响起冷冰冰的声音,“你是谁?”大汉扭头一瞅,在他右侧站有一位高个年轻人,板着一张脸,眼中寒气逼人。他吓了一哆嗦,面上笑容不减,说道:“我是忠义帮的魏明。”

        “哦,原来这位就是魏兄。”高个年轻人没说话,姜森先迎上前去,伸手笑道:“真是幸会。”

        “你是?”魏明看着眼前这个身材不高但却异常结实的青年,疑惑的与对方握了握手。“姜森,文东会的姜森。”姜森笑呵呵的“抓”住对方的手掌,暗中用力,同时微笑的客气道:“以后还请魏兄多多关照。”呀!魏明一听姜森二字,倒吸口冷气,心中的喜悦顿时消退了一半有余。他虽然不认识姜森,但血杀的名号却早已如雷贯耳,令他心惊胆寒了。哎呀呀,他怎么也来了,事情麻烦了,魏明正琢磨着,突然感觉对方手上传来一股强劲的力道,其势有如翻江倒海,他心中一颤,不得不用尽全力回应。二人手握在一起,表情却大不相同,姜森笑呵呵的轻松自在,而魏明却已经见了汗水,脸上的表情也极其不自然。后面的谢文东见状差不多了,拍拍手,笑道:“好了,老森,你的‘热情’可以到此为止了。”姜森有些惋惜的放开手,笑问道:“哎?魏兄怎么出汗了,今天的天气不是很热嘛。”魏明摆出难看的笑容,道:“我最近身子虚,比较容易出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