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一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你,现在,可以笑一下。”魂组头目正在疯狂叫嚣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冷漠、残酷、毫无感情的声音。

        “啊?”魂组头目吓了一哆嗦,他搞不懂大厅内究竟有多少人没躲过了闪光弹的袭击。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到的是一双狭长而冷酷如冰的眼睛,丝丝寒光象是根根冰***在他的脸上。“你是……?”他觉得这双眼睛好眼熟,好象在哪见过,而一时又想不起来。“谢文东!”冰冷的声音再次想起,但这却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听到的最后三个字。他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笑意,冰峰瞬间融化,明媚的阳光照耀着大地,接着,他好象看到了光芒,就好象什么都没有,然后,他缓缓倒了下去。

        谢文东双手下垂,血,从他盼手指尖滴滴滑落,或者说在他的双指间滴落,左手的食指与中指间夹着一把刀,不大很袖珍的金色小刀,不过也正是这把不起眼的小刀将对方的咽喉瞬间刺穿,甚至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痛楚。

        好快的刀!此时,任长风的眼睛已恢复正常,刚好看到了谢文东那亥世凉俗的闪电一刀。如果不是他的手粘着鲜血,恐怕连任长风都会以为自己眼花了。谢文东大步走到大厅与玄关的接口处,身子一低,紧接着如陀螺般一转,刹那间又闪到任长风所在的墙后,在墙的另一面象暴豆一样晌起连窜的***声。他轻轻一笑,提手,掌中多出一把唐刀,任长风的唐刀,递到他的面前,微笑道:“别愣神了,敌人还没有解决干净呢。”任长风看了看眼前的刀,又抬目看看微笑而立的谢文东,好一会,他才木然接过唐刀,摇头自语道:“东哥真是总能给带给我惊奇。”“希望不只惊奇,还有奇迹。”谢文东笑道,他走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得魏明身前,轻轻踢了踢他,笑眯眯说道:“魏兄,不用装死了,我知道你没事,起来吧。”

        魏明好象真死了一样,一动不动,甚至连肚皮都不呼扇,没了气息。谢文东摇头,拔出***,慢悠悠上膛,然后对准魏明的脑门,笑道:“如果魏兄再继续装死的话,那我只好成全你,让你真的死掉。”魏明依然没有反应,只是紧闭双眼的眼皮突的跳动一下。“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要做鬼,我也没有办法。”说着,谢文东当真开始扣动了扳机。他的动作很慢,以至***簧拉紧发出的嘎嘎声都能清晰而闻。魏明终于忍受不了了,他之所以装死就是不想真的死去。惊叫一声,翻身坐起,连连摇手道:“别……别,谢先生,有话慢慢说,求求你,别杀我……

        “谢文东听后,侧头深思,好象真在考虑是否要杀他。

        魏明见有希望,痛哭流涕道:“谢先生,我错了,我知道错了。”说着,他狠狠给自己一个耳光,接道:“我不该和你作对,更不该联合魂组,您大人有大量,别和我这小人物一般计较,我是***,瞎了眼才和魂组……”谢文东仰面叹了口气,点点头,悠然说道:“你知道错了?~知道,知道知道,我……我……”魏明扑通跪倒,双手扶地,和只狗差不了多少。谢文东和颜悦色的将他抉起,笑眯眯道:“既然你知错,我不怪你,也不杀你,你走吧。”

        魏明简直以为他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能在一向阴狠恶毒出名的谢文东手下毫发不伤的逃生,他连做梦都不敢想象。颤声疑问道:“谢先生当真放我走?”谢文东转过身,眯着眼睛说道:“在我没改变注意之前,你最好马上消失掉。”

        “明白!我明白!”魏明连滚带趴的站起身,缓缓的向后蹭。“东哥!”姜森和高强异口同声道:“这种小人,留着是祸害,当趁早铲除!”谢文东幽幽摇头,说道:“由他去吧。”东哥啊……!“魏明的心差点没从胸膛里蹦出来,他没有选择走大门,生怕谢文东改变注意追杀他,而是准备从窗户跳出去。他一步一步的倒行,当接近窗户时,本来缓慢的身躯瞬间变成灵敏似灵猴,”嗖“的一声,翻身越过窗台,直奔对面的树林跑去,同时嘴里大声喊道:”不要开***,我是魏明,别开***,我是魏明!“

        当魏明的脚刚刚踏入树林的一瞬间,幽暗的林内几乎在同一时间,***声阵阵,即使安装了消音器,其声响之大,仍有震耳欲聋之势。可怜魏明连叫声都没有发出,浑身上下至少挨了不下上百***,整个人刹那成了血人,体无完肤,从头至脚,具是冒着浓血的黑窟窿。谢文东是没有杀他,可他还是惨死在魂组的***下,此时,他对魂组来说已没有任何作用,就象一条狗,用过了,毫不怜惜的将之遗弃。魏明死得很惨,连别墅窗后偷眼关瞧的姜森高强等人也出了一身冷汗,低身扭头再看看谢文东,后者表情依然,嘴角挂笑,似乎没有一丝意外。二人疑问道:“东哥是故意放他走的。”谢文东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冷冷道:“杀这种人,只会脏了咱们的手。

        “姜森叹息道:”东哥怎么知道魂组一定会杀他。“谢文东笑道:”很简单,他能在咱们的鼻子底下跑出来,魂组会认为他还是原来的魏明吗?“啊!”姜森听后恍然大悟,倍有同感的说道:“我明白了。没错,强敌环绕,魏明能跑出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我们故意放他出来的。可我们为什么故意放走他,魂组一定怀疑他有可能又反过来投靠我们,出来只是为向后续部队通风报信或者做暗中做奸细接应的。”

        “所以,”谢文东悠然笑道:“即使我放他走,魂组也同样会杀了他,而且其手段比我更狠。”

        众人听后,内心感既万千,谢文东料事之准,心计之深沉,远非自己能比。

        魏明那些还活着的手下一各个吓得心惊肉跳,不知道谢文东会将自己怎么样。他们还来得及考虑太多,魂组新一***击又再次启动。这回,魂组兵分两路,一面从正门强攻,一面跳窗而入。短兵交接,***械无法发挥出威力,而且容易伤到自己人,双方怒张拔刀,开始了肉碰肉的原始冷兵器火拼。谢文东***法或许让人不敢恭维,但他刀法之灵活迅猛狠毒,却是常人所无法匹敌的。任长风、高强、李爽、姜森各个是刀法好手,五行五人亦不自给,魂组在人员上占有绝对优势,可一时间想将这几人摆平也并不是容易的事。

        任长风一把唐刀对上魂组三把倭刀。唐刀比倭刀短些,但却厚重得多,刀身笔直,血槽极深,合金打制的刃身锋利异常。那三人舞了舞手中的战刀,见任长风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毫无反应,轻蔑而笑,三把刀,几乎同时出动,三个角度,刺向他身体三处要害。三人的身手在黑道里都可称得上一流,可遇上任长风,只能算他们倒霉。他脚下未动,见刀尖离自己不足三寸,时,上身猛得向后一仰,三把倭刀擦着他的前胸衣襟挂风而过。不等对方回手收刀,他仰面看也没看一眼,左腿肌肉紧缩,支撑起全身的体重,运住全力,猛然踢出右脚。“哎呀!”随着一声惊叫,任长风腰板一挺,站直身子的同时挥臂划出一刀。好快,没有任何刀光,但呼啸的劲风却格外刺耳。三名魂组人员见对方来势突然而凶猛,不敢大意,抽身后退。其中两人是退出去了,但被任长风一脚踢中***要害的那人只能弯腰原地蹲身,勉强躲过。哪知刀身刚到他的头上,硬生生停下,任长风冷笑一声,一翻手腕,刀尖斜斜向下,全力刺出。“扑哧!”刀锋入肉,两指宽在唐刀在那人左脖根刺入,从右脖根处露出刀尖。那人连吭都没吭出一声,双眼泛起死灰般的茫然与痛苦,嘴巴大张,口中吐出来的只是带着气泡的血水,缓缓倒了下去。任长风低头藐视他一眼,动作平稳而缓慢的拔出唐刀,随手一甩,雪亮的刀身滴血不粘,傲然昂首,说道:“你俩,请继续。”那二名魂组成员似乎惊魂未定,一时间茫然的看着同伴的尸体,说出话,做不出动作。任长风见状,更是骄傲,眼睛快摆到头顶上了,眼皮一垂,用眼角的余光看向二人,说道:“大爷的时间可是有限的,送完你俩我还要送***人上路呢。”

        两名魂组人员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看他那快做上天的表情已然知道他的嘴里绝对吐不出什么好话。日本人最强的可能就要属自尊心了,被自身以外的民族看不起,他们受不了,这和性格没关系,而是民族个性。任长风的表情深深刺痛了这两名魂组人员的自尊,眼睛大张,布满血丝,二人同时怒吼一声,抡刀向任长风砍杀过来。愤怒,有时候是能使人失去理智,变成祸害,而有时候,愤怒也能将本身的力量瞬间提升到平时无法达到的程度。两把与刚才没什么变化的倭刀,突然之间变得快如闪电,分刺任长风的哂喉与小腹,其力道之大,只要任意一刀粘身,不死也是重伤。任长风微微动容,忙收起轻视之心,横唐刀小心翼翼的与他二人战在一处,对于对方一命换一命的不要命打法,他一时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解决这两人。

        高强和李爽分别守护在谢文东一左一右,始终不离他三步之外。魂组人员早将谢文东辨认出来,基本上大部分人力都加入***谢文东的阵营之中。所以,离谢文东越近,压力也就越大。别看李爽皮球般的身躯肥胖笨重,但真到拼命的时候,绝对不比任何人慢,一把上秤称一称至少五斤多重的大号开山刀在他手中轻如纸片,随手一轮,挂风做响,无人敢与之硬接。稍微有动作满点的被他碰上,不是刀飞就是骨断筋折,往那里一站,李爽倒也威风凛然,大有独挡一面之势。

        高强作风继承了谢文东一贯的‘优点’,阴狠,毒辣,诡异,多变,下手之间不留余地,每砍出一刀,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彻底的击倒对手,使之失去战斗能力,再也站不起来。所以,他的力量虽然不比李爽小多少,但他的刀却很薄,也很轻,薄如纸,轻如棉,一刀击出,飘忽不定,分不清虚实,往往给人感觉他的刀还离自己很远,可突然之间竟然近到自己近前,再想躲避,全然来不及。一会工夫,伤在李爽手下的人已有数名,而被高强刺中划伤倒地不起的却有十人以上姜森和五行五人都是不善于打阵地战的人,六人在场中前后穿插游斗,移动的范围也是以谢文东为中心,绕着他而动。

        六人刀法各不相同,但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陕,身法快,出手更陕,看准时间,抽冷子就是一刀,一击打出,不管中于不中,定全身而退,再找下个目标。几人好象在谢文东身边挂起一阵旋风,所到之处,惨叫和叫骂声此起彼伏。

        见有一人背对自己,姜森心中一喜,几个箭步到了那人后身,毫无预兆,也没有半点声息,风平浪静,‘温柔’的刺出一刀。速度不快,甚至连寒光闪闪的开山刀都变得柔和起来,那人正在全力***谢文东,做梦也没想刀有人会在自己身后小刀子,正打得兴起,闷声咬牙,不停的挥刀向谢文东身上招呼时,突得觉得胸前一片血红的异物凸了出来。刚开始,他还没看清,当他低头仔细查看时,才弄明白那是刀尖,带血的刀尖。“啊……”看清了,巨痛感随之而来,他无力的号叫一声,运气全身的力气,本能的反手砍出一刀。可是他的手臂刚刚举起时,胸前的刀尖已经消失,当他的刀挥到身后时,哪里还有半个人。他感觉自己很冤枉,也很不甘心,但是破碎的心脏已不允许他再想这些,只能睁大双眼,重重倒了下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