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二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魂组数人***谢文东,非但未伤他分毫,自己反倒死伤不少。魂组中两个身材矮小的壮实汉子互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退到墙边,其中一个圆脸汉子对同伴打个手势,伸手拔出***来,缓缓凝气,聚精会神的对准正在场中左右拼杀的谢文东。

        他对自己的***法很有信心,虽然厅内光线昏暗,人影如同走马灯一样在他眼前来回晃动,可他仍然有把握一***让谢文东的脑袋开花,只是他需要一个空挡,一个只要谢文东身上任何一处要害露出人群的空挡。他在等,可是偏偏有人不让他等。

        正在圆脸汉子的眼神与***筒及场中谢文东的身影连成一线时,小腹突然之间一阵巨痛,他忍不住哼了一声,举***的手也收了回来,弯下腰,低垂着脑袋,正好看到一双腿,一双修长而丰盈女人的腿,将黑色的***撑得鼓鼓的。

        他奇怪,这种场合中怎么会有女人!圆脸汉子匣匣抬起头,映入眼中的是一张有如天时般美丽的面容,那双繁星似的眼睛又黑又亮,如瀑的绣发轻轻飘扬,无风自动。好漂亮的女人!圆脸汉子觉得眼前一亮,小腹的痛楚好象也弱了很多。

        女郎笑了,笑得很温柔,也很甜,可她手中那把又薄又轻的袖珍***却一点也不温柔,更不甜。十指如葱的白皙手掌在那圆脸汉子面前轻飘飘的一划,夹在手指中锋利的***一瞬间将对方的喉咙切开一条深可及骨的大口子,当女郎脸上的笑容消失时,圆脸汉子的尸体才直挺挺的靠在墙上,滑坐于地。

        女郎的出手太突然,另一个魂组成员感觉到不对,想出手相救时已经来不及,眼睁睁的看着同伴的脖子被女郎硬生生切断。他嚎叫一声,举***对着女郎,准备扣动扳机。女郎看似柔弱,身手却异常敏捷,杀死圆脸汉子后,没有做片刻停留,压低身子,向另外那人疾窜而去,眨眼之间就到了他近前。

        当那魂组人员反应过来时,女郎的***刺进了他的小腹,那人咬牙忍痛,举***准备给女郎一颗致命的***时,锋利的小***已将他的小腹横向划开,肚子里面红的百的,流了一地,恶臭的味道顿时添满整间大厅。那人顿时之间好象泄了气的皮球,手中的***再也抓不住了,绵软的瘫倒,瞪大眼睛,静等死神的召唤。

        女郎没有再理他,只是擦了擦手中的血迹,冷酷无情的迈过那人未死的身体。

        谢文东一方打得轻松自在,惟独他自己打得险象环生,好不吓人。不是说他的身手不如别人,而是***他的人实在太多了,前后左右,皆是魂组的死士,拼了命的将刀向他身上招呼着,即使倒下一个,马上会有两个人上来补位,仿佛大海浪潮,连绵不决。多亏无数次的拼杀和被人追杀的经验养成了谢文东敏捷的身手,加上又学了洪门望月阁中长老传他的奇妙步法,才得意苦苦支撑,不至于被周围如狼似虎的魂组成员生吞活剥。

        谢文东身上见了汗,呼吸也渐渐变粗,感觉左右的压力越来越大,自己施展的空间逐渐缩小。这时,面前一黑脸壮汉迎面刺来一刀,谢文东本想退后闪避,可在他身后猛然间又劈来一刀,他牙关一咬,吸气收腹,身子突得一弓,同时出手如电,一把抓住前那壮汉握刀的手腕,倭刀的刀尖离他的肚子不到一公分,却再也刺不下去了,他喝叫一声,手腕用力向外一翻,使出擒拿手,壮汉吃痛,哎呀一声,倭刀脱手落地,人也跟着蹲下身去。谢文东制住眼前的壮汉,可身后那刀再也躲不开了,三四斤重的倭刀狠狠劈在他的脊背上,虽然有黑带送他的防弹内衣护体,但这一刀之力仍让他吃不消。

        “哦!”谢文东被砸着血气上涌,嗓子一甜,肠胃反出血来。他将血含在口中不敢吐出,因为自己的受伤定然会激起魂组更加疯狂的攻击,那时他的处境自然越加危险,他两眼一翻,咕隆,一大口血又让他咽了回去,同时,一提被他抓住的壮汉,将他做为人肉盾牌,挡住斜刺里砍过来的三把倭刀。

        魂组的人下手极重,三把刀没砍到谢文东身上,全被那壮汉庞大得身躯挡了下来,谢文东甚至听见刀锋劈断骨头的顿挫声。

        “呀!”谢文东运力挥臂一抡,将近二百斤重的壮汉被他抛了出去,正面的魂组人员纷纷避让,连续的攻击也为之一顿。谢文东抓紧机会,本想喘息两口,可后面的刀又到了。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摇头忖道真是杀不完的找死的鬼啊!谢文东大喝一声,身子原地提溜一转,两把狭长的刀身分别从他左右腋下穿过,不等对方变招,他双臂往回一用力,将两把倭刀牢牢夹住,下面运足脚力,抡圆了就是一腿。脚尖绷直,象一把利剑,正踢在一人下巴上。那人被踢得蹦起多高,声都没吭一下,落地后双眼翻白,晕了。

        另外那人见谢文东勇猛过人,举手抬足间将自己的同伴轻松***,心中升起寒意,想退,可刀还在人家腋窝下夹着,不退,心中的恐惧感让他再无战意。他犹豫不决,摇摆不定,可谢文东哪会给他思考是进是退的时间,只一个跨步出去,到了那人近前,二人之间的距离不足三寸,脸对脸,连对方脸上的汗毛都清晰可见。

        那人双目一眨不眨的看着谢文东,张大嘴巴,一时间楞在那里。谢文东绝对算不上一个英俊的人,充其量属于清秀那一类型,但他的眼睛却很特别,单凤,狭长,即使睁开,也给人眯缝的感觉,漆黑的眸子深不见低,流转之间,阴柔的寒气自然留露,时而不经意闪出智慧的光芒,明亮得好比正午之骄阳,让人不敢正视。此时,这双亮得吓人的眼睛正在看着他,而且眼白布满血丝,陡然放出红光。一瞬间,那人感觉自己不象是被人盯着,这双眼睛应该属于野兽,属于魔鬼。

        他不是胆小的人,大仗小仗,他也经历过无数,死在他手底下的人恐怕上双位,但这时,他对上谢文东,却真的害怕了。惊叫一声,那人甩开倭刀,转身就跑。逃跑是很丢人,但至少可以活下去。谢文东似乎没有让他走的意思,微微屈膝,猛然间箭一般弹了出去,一手顺势抓住那人后脑的头发,往怀中一拉,对方吃痛,无奈的将头昂起,谢文东抬起另只手,用尽全力对着那人的脖根就是一拳。“咔!”一声清脆的响声发出,那人的脑袋顿时无力的耷拉下去,他的颈骨已被谢文东一拳打断。

        松开手,口吐白沫的魂组的人员木呆呆软倒在地,身子还在一颤一颤的抽搐着。借着此人的逃跑,谢文东也总算从包围圈里闯出来,长长吁了口气,擦擦脸上的汗水,红着眼睛,看向正在向自己逼近的魂组成员们。

        三眼的眉心正中有条竖立的伤疤,冷眼一瞧,好象是第三只眼睛,这也正是‘三眼’这个外号的由来,人们都知道,当他的‘第三只眼睛’充血的时候,不管任何人,绝对不要去招惹他,因为那时的三眼是最可怕的。而当谢文东双眼放出红光的时候,那代表的将是,毁灭。

        谢文东嘴角一挑,露出笑容,任何人处在这种强敌环绕的情况下恐怕都笑不出来,他却偏偏笑了,眼睛眯眯成两条弧型的曲线,没有退后一步,脚尖一勾,随手抓住那把被他挑飞起的倭刀,挥手抡了抡,感觉轻重正合适,神情轻松的向魂组人员招招手。对于他挑衅般的动作,魂组人员恨在心里,脚下的步伐却越来越慢。他越是自信,魂组人员越是心中没底。

        谢文东受不了对方好似乌龟爬行的速度,反倒先发起进攻。他震喝一声,抡起手中的倭刀,对着一个位与他正面最近的一人,立劈华山砍了下去。这一刀的力量有多大,没人能说清,但刀身挂风发出的呜呜声,震人心魄。

        那人见他来势凶猛,怕有闪失不敢退让,只好硬着头发,横刀招架。耳轮中只听得“咔嚓”一声金鸣,火花四溅,两人手中的倭刀同时一分为二,断成两截。谢文东手中刀虽断,但刀势不减,依然锋利异常的断刀头还是在那人正前胸划过。一击毙命,毫无挽回,谢文东抽身而退,手持短刃,挺胸而立。低头看了看,手重都是血,有对方的,也有自己的,刚才与对方硬碰硬,将他的虎口震裂。

        故技从施,他又用脚挑起一把被魂组人员遗弃的倭刀,冷眼扫过一圈,气宇平缓,阴柔道:“下一个,请。”

        魂组的大多数人不懂得中文,对他的意思也不甚了解,同时又心怀畏惧,相视看看,没一个敢第一个冲上前的。

        “魂组的人不会都是胆小鬼吧!”李爽和高强解决最后两个与自己缠斗的对手一左一右,走到谢文东身后站好。

        不用看,谢文东也知道自己身后的两个人是谁,心情一松,疲惫感潮水般袭来,摇了摇头,看着众多魂组人员无奈苦笑道:“真是可惜,你们失去了一次能至我于死地的最佳机会。”说完,他身子一晃,连退数步,无力的靠在墙壁,大口大口吸着气。

        这时,魂组人员才知道,原来刚才的谢文东已是强弩之末,根本不堪一击,那股傲然和自信劲只是他强装出来的,想到这,心中大呼上当,魂组人员纷纷气得大叫,咆哮着向前冲去。只是现在,他们要杀到谢文东面前必须得先越过两个人,两个格外难对付,不死不罢休的李爽和高强,一会工夫,姜森见谢文东脸色难看,也加入战团。三个模样各异的人,三把样式各异的刀,三种格斗迥然的风格,凑台在一起组成一道无法逾越的大山,将魂组人员死死挡在外面,浑身乏力的谢文东离他们近在咫尺,却偏偏无法再上前一步将他杀死,急得魂组一干人等嗷嗷大叫,咒骂之声时起。

        小风趁机来到谢文东身边,一扶他右臂,关心道:“东哥,你怎么样?”谢文东眼前发黑,看不轻来者是谁,可钻进鼻中的香气却是他熟悉的,摇摇头,苦笑道:“没事,还死不了。”正说着,脊梁一阵巨痛,让他眉头紧锁,暗暗咬牙。先前魂组人员在他背后那一记重刀开始向他‘要帐’了。

        “你受伤了?”小风一惊,关切之情流露言表,不顾谢文东的反对,强行掀起他的衣服,只见他背后略显白静的肌肤上一道将近一尺半长的黑紫色淤痕,上面竟然渗出点点小血球,触目惊心。

        “呀!”小风倒吸口冷气,暗道这可是能要人命的伤啊!如果没伤及内腹,不可能出现这种钝伤溶血的现象,普通人受了如此重的一击早站不起来了,而东哥竟然还能杀敌,还能挺立不倒,不能不说是奇迹!小风看着还在苦笑不止的谢文东,不知道是股什么力量在支撑着这个看起来稍微有些瘦弱、刚刚二十出头和自己年龄相差无几的年轻人。谢文东有些不好意思的拍开抓住自己衣服的小手,见小风愣然出神,哈哈一笑,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笑道:“我的身材好象不会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吧。”

        “东……东哥,你真的……?”小风回过神,谢文东的笑容让她为之动容,话到一半,再也说不出来了。

        谢文东仰面而笑,说道:“我说了,我死不了,魂组的虾兵蟹将还奈何不了我。”他挺直腰板,眉头微微一皱,对小风道:“帮我拣把刀。”“东哥,你不能再打了,你的伤……”小风抓住他的胳膊,阻拦道。谢文东嘴角一挑,露出可宽人心的笑容,悠悠道:“我的兄弟在前面流血、拼命,我却在后面坐享其成,那不是我的风格,除非我死。小风,帮我拣把刀来!”

        小风无奈,谢文东后面那句话是用命令的语气说的,做为他的保镖、助手,她只能无条件的服从。弯腰拿起一把魏明手下丢弃的片刀,递给谢文东,柔声道:“东哥,你的命对于我们来说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呵呵!”谢文东展颜道:“放心吧,他们还要不了我的命。以前是,现在也是。”说着,他大步流星,冲进混乱的战团之中。他再次“生龙活虎”的出现,仿佛对场中战斗的双方分别打了一针***和血凝剂。谢文东一方见他无事,自然是精神抖擞,战斗力大增。而魂组人员个个血液凝固了一般,斗志锐碱,刚才好不容易燃烧起来的希望也随之化为乌有,破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