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五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血杀和北洪门***的加入;对魂组来说无疑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特别是血杀成员,浑身上下被黑色所笼罩,连脸部都藏于黑布之下,唯一与黑色不同的是刀,他们手中那不时闪现出妖艳光芒的刀锋。为首一名精壮汉子,敞怀,里面未穿着任何衣服,小腹上缠着厚厚的白纱带,手中倒刺开山刀,上面早布满血迹,此人一马当先,冲在队伍最前方,瞳孔冲血,眉心一道竖立的疤痕红彤彤的,仿佛快滴出血来,不用问,除了三眼,任何人也模仿不出他那个标志性的第三只眼杀入别墅大厅之内,只见里面一片狼籍,地上的尸体快重叠成罗,血流如河,残肢断臂随处可见,墙上地面,弹痕累累,血迹斑斑,即使他当时没在撕杀现场,也可想象双方拼杀的惨烈程度。大厅内死的人不少,活下来的人还在无休止的争斗中。

        白衣的南洪门人与身着黑衣的暗组成员再做最后决斗。三眼奇怪,南洪门的人什么时候蹦出来的?怎么又和魂组打起来了?下面人上前询问他的意思,咱们帮谁?三眼闻言大笑,说道:"奶奶的,俩窝头罗一起踩一脚,没他妈一个好饼!

        给我杀,一起杀!"他没看到向问天及时赶到救了谢文东一命,以为南洪门是来落井下石的,否则绝不会不问青红皂白,乱杀一痛。

        他一甸话发出,下面人不管那些,纷纷举刀就上,不管是魂组还是南洪门的,见人就砍,碰人就杀。

        三眼在厅内没看到谢文东,马上向二楼冲去,狭小得楼梯间里早已人满为患,魂组与南洪门不下三四十号挤在里面。三眼试了几次,非但未冲上去,反被双方的人员反撞回来,急得直蹦脚,大喝一声道:"都他妈给我让开!"

        双方杀得眼睛都红了,谁听他的啊,拼杀依旧,人越积越多。三眼急了,从魂组人员的尸体上拽出***,对着楼梯间的人群一顿狂扫,霎时间,魂组和南洪门***人仰马翻,惨叫连连。

        三眼正杀得性起,人群中有***喊一声:"三眼,你要死啊!"三眼闻言一楞,放下***,疑声道:"老肥?~是我!妈的,没死在魂组刀下,差点让你杀了。"只见人群中横着挤出一人,浑身上下都是血,分不清是自己还是别人的,相貌难以辨认,不过三眼还是认了出来,忙上前,一拉他手臂,上下打量片刻,关心道:"你;殳事吧?东哥呢?"这人正是李爽,大脑袋一摇,嗡声嗡气道:"我有事,东哥也有事,这次南洪门帮了咱们的大忙,恩怨已经再算,三眼哥,快去二楼帮东哥。"李爽可算见到亲人,身上的精气神顿时泻出大半,无力的瘫软下去。

        "老肥!"三眼单手抉起李爽不下二百斤的身子,对身后自己人叫道:"分出几个人把老肥送去医院,***人和我上二楼。"李爽无力,神志未失,他摇头道:"我死不了,我不走,除非看到东哥没事才成。"说着,他一推三眼道:"别管我,快去帮东哥,他的伤比我重。"李爽上上下下的刀口子不下三十条,东哥的伤比他还重,那还了得,三眼顿时急出了汗,将李爽交给下面人,二话没说,带着血杀急冲冲奔二楼杀去。楼上楼下的魂组人员已打得筋疲力尽,哪还能阻挡住三眼等人的冲击,没过多久,被杀得亏不成军,四散奔逃。

        此时他们想跑,谢文东反而不让他们走,见三眼赶来,精神大震,大喝道:"凡魂组之豺狼,一个不留,一个不放。"

        魂组人员的个人实力再强,也招架不住中国两个最强最大势力集团的全力冲杀。有不少魂组人急得从二楼跳下去,哪知下面北洪门已安排重兵,下来一个,按倒一个,不由分说,上去一顿乱刀。可叹魂组不下二百人,真正跑出去的没超过二十人。战斗到了尾声,只剩下零星的魂组成员还在做困兽之搏,最后的抵抗,不过看样子亦是凶多吉少,难以维持,南北业已经双方开始打扫战场,处理尸体和伤员。谢文东批了一件外套,被小风搀扶,四下看了看,长长嘘了口气,暗道一声好险啊!

        魂组一日不连根拔除,我一日不得安宁。谢文东下了决心,不能只是被动挨打,必须得给魂组的老本部施加压力了。

        这时,向问天走过来,见谢文东在凝思,豪爽一笑道:"谢兄弟可是在想如何报仇?"谢文东一防神,接着仰面而笑,只是笑声虚弱,说道:"向兄是一位最值得我尊敬的敌人,也是最了解我心的朋友。"

        "朋友?哈哈……"向问天长笑过后叹口气,黯然道:"南北一日不合,我们也一日成不了朋友,不过南北一合,恐怕你我二人中的一个又是看不到那一天的,造化弄人,看来,我们今生只有做对手的缘分了。"

        "是啊!"谢文东幽幽而叹息,向问天是至尽为止,最令他倾佩的敌人,也是他所见过的人里最能称得上英雄的人物,只他不是英雄,但不代表他不佩服英雄,只可惜,二人站在截然相反的立场,这可能就是宿命吧!"难道宿命没有办法改变吗?"

        谢文东看着向问天,后者走到窗台前,仰面看向夜空,月亮仿佛已被地面的血腥刺痛了眼,躲到云彩之后,他苦笑,说道:"其实,你我都是一颗棋子,上一代老一辈人手中的棋子,为了他们未能完成的愿望而竭力奋斗着。生命最可悲之处就是自己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谢文东吸气,向问天的话让他为之一清,也让他想到一些更深更远的东西。是啊!自己带领着北洪门、文东会数以千记的热血汉子们从南京一直打到上海,流了多少汗水,流了多少血泪,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报答金老爷子对自己的恩情吗,为了还老爷子那场未完成的南北大一统的梦想。可是,南北真正统一了,能长久吗?洪门,说是江湖,其实在人们眼中就是黑道,国家能容忍一个强大到可与***、国家相抗衡的黑道存在吗?

        "呵呵……咳咳……"谢文东本想与向问天交流更多的东西,可惜他的身体已开始‘***’,剧烈的咳漱让他的身子都在颤动。向问天转过头,见谢文东面白如纸,豆大的汗滴从额头滚落,皱眉道:"谢兄弟的伤很重?!"何止很重!小风知道他的伤有多厉害,动容道:"东哥,我送你去医院!"

        谢文东边咳边摆手,喘息道:"我……我还有话未说完。”“~可是东哥你的伤一。”

        “…~不打紧,我心里有数……"谢文东摇摇头,可话刚说完,脚下一虚,整个人瘫软如泥,身上批的衣服也随之划落于地,露出背后满是渗血的白衬衣。‘

        向问天离得近,看得也真切,暗吃一惊,伸手想拔开衣服查看,小风怕他心起歹念,毕竟双方目前还是死敌的身份,不敢大意,忙出手拦阻,手掌伸直,劈向向问天手腕,后者微微一笑,。手掌一翻,快如闪电,反将小风的手腕擒住,小风秀眉皱起,暗中咬牙,手指迅速回敲,向问天呵呵而笑j送开她的手腕,中指弯曲,猛然一弹,‘当’的一声轻响,一把三寸有余的袖珍***在小风的手指间飞出。二人出手急快,电光石闪一般,当众人发觉时,。交手已经结束,小风俊脸通红,细嫩的小手微微发抖,显然吃了人家的亏。三眼见状,怒喝一声,拔刀就准备上前。向问天一摆手,笑道:"朋友,我绝对没有恶意,如果我要对谢兄弟不利,他恐怕也活不到现在,不信,你可以问问你的同伴们。"

        ‘三眼狐疑的盯了他一会,才转头看向姜森高强等人,后者轻轻点头,表示向、司天所说没错。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东哥和自己一方众人还真未必能活到现在

        向问天小心拉开谢文东的后衣,看了看,然后锁紧眉头,对他说道:"看来现在你什么话都不能说了,你所唯一可做的就是,闭上眼睛,让你的人送你去医院吧,如果,你还想继续和我斗下去的话。"谢文东无力说话,牵强的咧了咧嘴,分不清是笑还是痛,果然闭上了眼睛。

        三眼和姜森等人不敢再耽搁,上前抬起谢文东,看看向问天,嘴唇动了动,还是没说什么,快步下了楼。任长风走在最后,临下楼梯前,突然站住,转头面向向问天,拱手抱拳,轻声说道:"多谢!"然后,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能让任长风这么高傲的人说出多谢两字,不比蹬天容易多少。

        向问天发出爽快的大笑,说道:"不用谢,即使你现在谢我,以后再碰上,我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他话音刚落,楼下也传来任长风的笑声,"这一次,算我欠你一回,下一次,我自然会饶你一命。"

        "哈哈!"向问天摇头而笑,天下恐怕再难找出比任长风更狂妄的人了。三眼任长风等人刚走不久,陆寇也回来了,只是神情多了一丝急切。向问天见状知道肯定有事,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发生吗?"

        陆寇急道:"天哥,我们得快走,有大批的军队正在向这里赶过来。而且……

        “~怎样?”“~而且,逃跑的那个魂组头目逃到军队中去了,我没机会将他干掉。"陆寇边说边拉着向问天往外走。"军队?"向问天奇怪,不知道军队为什么会出现,即使又黑道之间的拼斗,也应该是***和***出面啊,和军方撤不上关系嘛!再说魂组的头目怎么跑到军方里面去了?他疑问道:"那人是被军方抓住的吗?~看样子不是,好象军方中有人和他很熟。"向问天大为不解,想来想去也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南洪门不敢停留,毕竟别墅内满地的尸体可让他们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其中的干系,更何况还有来意不明的军方插手。

        三眼等人坐车直奔市里医院,谢文东的伤势比刚才更加严重,人已经神志不清了。众人心急似箭,三眼亲自开车,提到最大档,在高速公路上,轿车快要飘起来。哪知越急越有事发生,隐约中,前方公路上竟然设下路障,有身穿军装的人在来回巡逻,盘查过往车辆。三眼心头一机灵,不管前方是***还是军队,他都不怕,但不怕归不怕,现在自己一方身上都是血,而且车上还藏匿着刀具***械,万一被人家看见无法解释,即使能够用钱打点过去,也必然耽误不少时间,东哥身上的伤可是多浪费一秒钟就多一分风险的。他不敢冒这个险,回头对身后的姜森道:"前面有路障,告诉后面的兄弟小心一些,‘该扔的扔,该脱的脱’,我们先绕过去再说。"说完,也不等姜森明白没有,一转方向盘,将车开进路旁的树林中。

        谁也没有想到,三眼突然的灵光一闪,恰恰救了谢文东一命。前方的路障是军方设得没错,而且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在于谢文东。这并不是中央已经准各开始拿谢文东开刀,而是一位来自北京***的子弟与他有着不可告人的深仇大恨,想借此良机,将他一举歼灭。只是没想到被三眼歪打乱撞,逃过这一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