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黑道学生

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误解(四)    文 / 煮剑焚酒 更新时间: 2013-01-21 22:2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头被缝了十七针,迷迷糊糊的被陈芸她们带进了一间出租屋内。我感觉自己胃在疯狂的抽搐着,好象是被一个力气很大男人使劲扭转一般。‘哇’的一声,我歪头吐在了地上。那是一滩干净的鲜血,深红色,里面可能还夹杂了我的一丝苦胆。

        吐完,我身心疲惫地蜷缩在床的一角,闭上了双眼,脑海中一片空白。耳边听见三个女孩低声的哭泣和纸巾摩擦地板的声音。

        持续了十几分钟,我费力地转过头,睁开双眼。

        陈芸正捂着脸坐在对面的床上,小雨点清理着地面的秽物,唐晓敏则是愣愣地看着我。

        我沙哑着喉咙说:“我没事儿。”

        小雨点抬起头,我赫然发现,她的眼睛都哭肿了。

        我轻轻抚摩着她的头发,说:“等会儿去买车票,你们先回南吴。”

        陈芸冲着我吼:“不,你不走,我也不走!”

        唐晓敏走上前,坐在我的床边,温柔地说:“宇,我们一起回去吧,你的老大这样对你,你留在这儿还有什么意义?亏你还为他们劳心劳力的。”

        我摇摇头,忽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就好象‘古惑仔’电影里‘靓坤’的一样,沙哑的让我头皮发麻:“我不能不管他们,是他们把我养大的。他们只是受了蒙骗。。”说到这儿,我胸口忽然一阵绞痛,我再度昏昏睡去。

        一晃儿,住在这间出租屋已经半个月了。在这段期间里,我除了隔三岔五的用血洗一洗地板之外,便没有别的什么特殊事情发生了。

        还有,我的喉咙因为一个星期前的高烧,彻底烧坏了,我再也不能唱歌了。

        半个月时间,我不是躺在床上闭目沉思就是吆喝着小雨点去楼下买几瓶白酒,然后一个人拿着酒瓶子往肚子里面倒酒,我突然发现,我一个人竟然可以喝下三斤45度的酒,然后还很有精神地向众女述说N年以前的旧事。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小雨点跑去开门,门外走进一个男人,身材高大,手里还拎着东西。

        我看着他,露出这半个月唯一的一次笑容:“夏老二,你怎么找到我的?”

        夏老二和以前相比没什么大的变化,只是身上的彪悍气息消失了,那身傲人的肌肉也被他用厚厚的棉衣所遮掩了。他走进屋,将东西往桌上一摆,说:“小九,身体好些了么?”

        我点点头:“谢了,好多了,坐吧。”

        陈芸走过来,在我耳边小声说:“宇,那天就是他将我们介绍到这儿的,他应该是个好人吧?”

        我说:“是啊,如果他是坏蛋,估计我们四个早就死了。”

        夏老二有点惊讶地看着我:“小九,你的喉咙怎么了?怎么。。。”

        我没理他,拿起那袋东西,打开,里面有两瓶白酒,两瓶啤酒,还有一些下酒用的小菜。

        我将那两瓶啤酒随手扔到了墙边,‘砰’的一声,啤酒瓶子碎成了无数片,焦黄的酒水流过我的脚边,有一片酒瓶碎片从地上弹起扎进了我的胳膊。我看都没看一眼,用手拔掉扔到一旁。

        陈芸默默地帮我包扎着伤口,然后眼泪就不停使唤地往我身上滴答。我看了她一眼,说:“别哭,我没事儿。”

        那一天,我和夏老二喝了许多酒,他跟我讲了许多事情。他已经不混了,现在是一间小公司的职员,但时不时也会客串一下流氓,去赚点外快。

        我呵呵笑着仰脖将满杯的白酒倒进了喉咙,顿时肚子里一片火热。

        我淡淡地问:“公司现在怎么样?”

        夏老二沉默了一下,往嘴里扔了两颗花生米,到:“还行,虎哥被送去戒毒所了,似乎不是很顺利,他从戒毒所偷跑出来好几次,人都瘦了好几斤了。”

        “老大呢?”我再问。

        “老大断绝了一切黑道生意上的往来,每天都闭门不见客,除了蛇爷和几个老大之外,我见不着他。”

        “哦,喝酒。”我为夏老二斟满酒,再为自己斟。

        我高高的将杯子举起,满杯白酒顿时又化为了乌有。

        “我是被陷害的。”我看着夏老二说。

        夏老二没抬头,帮我倒酒,说:“我知道。”

        我说:“你知道个屁!那个不凡和花蛇串通起来陷害我,你知道吗?”

        夏老二弓起身子,深深吸了一口烟,说:“不凡出院以后就顶替了你的位置,他现在是田旺区的老大手下的头号马仔就是花蛇。海州八个区,只有田旺区管理的最好。火男和山猫他们,你知道吗?你出事儿的那一天,他们也出事儿了,全挂在了炎帮的总部,尸体都找不着。”

        我的心里一惊,这么大的事儿我竟然一点也不知道?我看着三个女孩儿,她们纷纷别过脸去,很显然她们是收到了风声的,但是没告诉我。

        夏老二看着我,将酒瓶里最后的一点白酒倒给了我,说:“小九,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现在海州黑白两道都在找你。”

        我摇摇头低吼着:“我不走,我要亲手杀了不凡,还有花蛇。”

        夏老二叹了口气,伸出手来拍我的肩膀:“走吧,你就算不要命,也不能让三个这么好的女孩儿陪着你一起送死啊?”

        我看着三个女孩儿,没来由的一阵心酸,眼泪很不听使唤地‘吧嗒吧嗒’顺着我的脸流到下巴,然后滴在地上。

        “谢了,哥们儿。”我冲着夏老二笑了笑。

        我说:“能不能帮我做件事儿。”

        夏老二一愣,点点头:“你说。”

        “去公司,看看有没有一个叫纯纯的女孩儿,如果找到她帮她介绍一份好点的工作。”顿了顿:“这是我答应她的。”

        夏老二连连点头:“好,我现在就去。”

        夏老二走了,只剩下满屋子的酒气。

        两天以后,夏老二又来了,还带了一个女人过来,这个女人就是纯纯。

        纯纯见到我之后,站在门口哭了,哭的伤心到了极点。

        夏老二在旁劝到:“别哭了,大过节的,哭什么!”

        我问:“今天是什么节?”

        陈芸淡淡地坐在我身旁,说:“宇,过年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