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黑道学生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回国前奏(一)    文 / 煮剑焚酒 更新时间: 2013-01-21 22:2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坐在中央大厅,我捂着双腿笑个不停。白骨瞅了我一眼:先别急着高兴,还是想想怎么离开这儿吧。首相都让你给杀了,整个日本还不闹翻天?”

        我笑:“怕什么?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小日本嘛,死的越多哥们儿心里越高兴!”

        忘了提一下,在我和白骨回来之后,威斯和艾微莎也带着三个昏迷的男人回到了基地。面对日本首相的死,威斯倒没什么表示,本来嘛。在N年那两颗***都不知弄死多少日本人了,现在只不过死了一个有点身份的,没啥大不了的事。

        威斯说:“这下事态有些严重,首相被人暗杀,军部大佬被绑架,这种事不到明天,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到时候小日本就怕是挖地三尺也会把我们找出来。”

        小胡子摇头说:“可是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不如去审审那个男人吧。”

        见到威斯等人‘忧心重重’的样子,我带着‘万分歉意’走上前,拍着胸脯,说:“放心吧,这事儿就交给我吧,就算他的嘴是铁打的,我也有办法凿开一个窟窿。”

        “好吧。”众人点头。

        回房取了那柄秋雨丸拎在手里就去了审讯室。

        这里和电视里演的没什么两样,乱七八糟的刑具一大堆,还没进去呢,就能感觉到里面的戾气。

        白骨推开门,我们拉开灯,走了进去。

        房间不大,有三十平方米吧。一个肥头大耳的日本军官正在昏睡着,他的手脚早就被反绑在椅子上。

        “奇怪了,不是有三个人么?”我问。

        白骨说:“哦,另外两个听威斯说是他地保镖!”

        “哦。。麻烦你了白骨哥,帮我把他们带过来。”我冲着白骨笑了一声。

        “恩。”白骨转身出门。

        我坐在另一张椅子上。用刀鞘敲打着那个男人的脑袋:“喂,喂,醒醒,列车到站了。”

        ……

        没反应,我见右边有一个用来洗车用的水***,抽出来,打开阀门,顿时一道水龙直喷到那日本军官的身上。这后坐力也够大的,差点让我摔倒在地。

        “啊!”那个日本军官发出惨叫,随后还说了些什么。我听不懂。

        看着他那四脚朝天地样。还真是有点滑稽。

        我走上前抓起他的头发,将他身体放正,他一见到我,就冲着我高声咆哮,看样子好象在训儿子似的。

        “妈的!”我甩手就是两个耳光扇在他脸上。

        “会说中国话不?杂碎?”冷不丁被我一扇,他有点愣了,瞪着我却不开口。

        “诺。就是这两个人。”两个从头到脚被绑的严严实实的男人被白骨拖进了屋。然后他找了个椅子坐下,抽起了含有***的香烟。

        审讯,这事儿说实话我还真没干过,不过什么方法能使人打心里恐惧,这点我很清楚。

        我抓起桌上的秋雨丸,走到日本军官面前,冷笑着问:“说吧。你们这个杂碎国家究竟在干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敢研究,想打仗?”

        这个胖子很明显会听中国话。冷笑着把脑袋一扭。

        “好好好,不说是吧,没问题。”对他我可懒得罗嗦。

        我走到一名保镖身边,狠狠在他脸上踩了几脚。

        那保镖缓缓醒来,然后他瞪着我,挣扎着。

        别废那个劲儿了,留点力气叫唤吧。”我笑着说。

        白骨从嘴中吐出浓浓的白烟,问:“你会不会审讯,不会审我帮你。”

        一听到白骨说审讯,我立刻想起了陈芸身上的那几十道细微地刀疤,红着眼睛瞪着他。

        白骨摸着下巴说:“在想小芸?”

        “是。”

        “那是刀仔干地,当时我正在和客人谈生意。等我下了楼,小芸已经满身是伤了。”

        “这么说,那件事儿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冷笑着。

        白骨沉声反问:“你说呢?”

        “***人,不是要杀我么?快点动手!不要在那里演戏,我,我是不会怕死的!”胖子军官用生硬的中国话吼叫着。

        我和白骨异口同声的喝到:“闭嘴!”

        胖子老实了,我叹了口气:“算了,本来是想帮芸报仇的,看来现在是没指望了。那个刀仔已经死了吧?”

        白骨点点头:“是啊,为了保护我,被乱刀斩死的。”

        “妈的!”我怒气冲冲地转过脸,猛地拔出秋雨丸,一刀砍去,那个醒来的保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脚已经让我齐唰唰的砍断了。

        我隐约还听到监控录象对面发出了‘诶’的一声。

        “啊!啊!”那个保镖疯狂的扭曲着自己的身体,我现在一见到血神智就有点不清楚,尤其是日本杂碎的。

        ***着秋雨丸有顺序地从脚砍起,将那个保镖一断一断截开。要不怎么说是宝物呢?砍起人来真的一点都不废力,血涌出了审讯室。

        刚砍了五刀而已啊,那个保镖竟然已经挂了,妈的!

        胖子地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血色,好象随着那个保镖身上的鲜血流逝一起消失了。

        我刚砍到腰而已,那些肚子里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刚流出来,胖子已经昏了过去。

        白骨皱着眉头一声不吭。我用水***再次冲醒了这个胖子,然后把那个保镖砍成了肉块,看起来还蛮匀称的,一骨碌一骨碌的。

        看到最后,白骨捂住鼻子,我清楚的看出来,白骨有种想呕吐的***。

        五分钟,胖子晕倒了两次,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地上已经没有超过五斤的肉了。

        “你都知道些什么,说吧。”我持着秋雨丸,发现刀面上的血迹正在被刀本身渗出的冰水所清洗,慢慢滴落在地上。

        胖子颤抖着,仍然不说话。我点点头,粗暴的将另一个保镖扯过来。

        “看过切块了,这次我让你见识见识更***的,这次老子跟你玩切片!”

        “不,不!你这个疯子!疯子!放了我!放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胖子吼叫着。

        “住口!现在就算你想说,我也不想听。等我解决了他,下一个就轮到你了,杂碎!知道你的死法是怎样的么?”

        “肉丝吃过么?你说,我是先从你的手开始切,还是从脚开始切?别作出这种表情,放心吧,我不会让你痛痛快快死去的,每天我只切你身上的两斤肉哦,看你这个体重应该有一百五十斤吧?所以说呢,你应该能维持两个月吧。”数学课上老师是这么教的,恩!

        白骨在旁哼哼:“到时候他的体型比我还苗条。。”

        “我。。我说,我说!我说!”胖子崩溃了。

        有时候,审讯就这么简单。只不过我的方法有点***罢了。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