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黑道学生II

踏上征途 第二十六章 麻将东    文 / 煮剑焚酒 更新时间: 2013-01-21 22: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现在这个时间正是学生去食堂吃饭的高峰期,想要在无数男男***学生中找一个人,难度确实蛮大的,如果大学也恶俗到让学生们穿校服,我想李言的安全根本就不用我来操心。(外人根本找不到嘛。)

        四处张望着,恰巧身边经过一名和我同系的男生,我一打听才知道,李言和他的新女朋友去后山了。

        午休后的后山那可是热闹非凡的,一对对跳进爱河的情侣们丝毫不顾忌身边的人,在***的热吻着,爱情确实能让一个人丧失理智。

        我看着数十对甜蜜的情侣,用尽全力去搜索李言的踪影,还没看几分钟,四名穿白色运动服的学生就将我拦了下来。

        我问:“你们干嘛?”

        其中一个麻脸道:“白天这里是归我老大道哥管的,想要参观随便,想进去,对不起,门票五十,单身者谢绝入内。”

        靠,我真的服了,谁能想像到在二十一世纪竟然会发生占地为王这种事儿?

        “我是来找人的。”我说。

        “找谁也不行,后山这里道哥说了算,就算校长来了也不行。”麻脸的态度很强硬,我叹了口气,转身便给叮当打了个***。

        这几个充其量学校里的小痞子还不至于让我动手。

        “啊。。你去后山。。你去后山干什么。”叮当很惊讶地问我。

        我隔着树丛向下眺望,海盗的那几个手下正慢慢想这边寻来。

        “你快过来吧,等会儿我跟你解释。”

        没过多久,叮当红着脸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我将她的腰一揽笑嘻嘻地从口袋内掏出了一百元塞进了那麻脸学生的口袋中。

        与叮当走进去,我心里总感觉怪别扭的,却说不上为什么,转过脸一看,叮当这丫头的脸已经红透了。

        “叮当,你听我说。。。”叮当打断我的话:“你什么都不用说,我。。我明白。”

        “你。。确定你明白?”

        “恩。。”

        找遍了整个山头,最后在一处偏僻的角落里发现了李言和他的女朋友,他女朋友长的还不错,瓜子儿脸,蛮害羞的样子,但比起叮当来那肯定要低一个档次。二人正在进行法式长吻,时不时会发出‘吱吱’的不雅声。

        “李言。”我唤了一声。

        李言抬起头,看到是我,愣道:“诶,夏天,你怎么来了?啊。。。学生会的。。。呦,真看不出来,你小子真有一手。”

        我不由分说的拉着李言来到一旁,小声道:“我刚才看到海盗他们了,你小心点,没准他们是来找你麻烦的。”

        李言大惊:“不会吧,这事儿都隔了一个多月了,他们怎么还。。。”

        “我也不确定呢,反正,你自己小心。”

        说完,我回到叮当身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还确实蛮不错的,青山绿水,如果山下的那些树丛中少了那些‘安儿乐’或‘占士帮’那就太完美了。

        “唔。。天。。你真的把我当成你的女朋友了么。。”叮当说话的声音充满了羞涩,让我那颗漂泊的心一阵紧张。

        前些日子过的实在是太***了,我不否认自己现在需要一个女人来抚慰我的心,让我轻松一些。

        “可是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我说。

        “其实,打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在大学里谈恋爱又有多少人是想着结婚呢?大学的生活是很枯燥的,如果不找个异型来陪伴自己那多无聊啊。”叮当又道:“我只想好好的爱一个人,可是。。在这里都两年了,始终找不到。。。除。。除了你。”

        “叮当,我可没有你想像中那么好,我唯一的优点就是成绩好一些,在现在竞争激烈的***下,成绩好又有什么用?”

        叮当轻轻依偎在我肩膀上:“我才不管你说的那些话呢,我只知道既然喜欢上一个人就要尽全力去争取,不然我一定会后悔的,至少尝试过我还有50%的机会。。”

        “呵,丫头,爱情这东西可是甜蜜的毒药,轻易不要尝试哦。”我说完这话,心里有种很温馨的感觉,被别人认可喜欢,难道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么?

        “他妈的,你们是什么人。”后山路处吵了起来,远远看去,没错了,的确是海盗那伙人。

        海盗粗暴的推开麻脸,喝道:“他妈的,别用同乡会吓唬老子,老子就是混在晋西的海盗,不服就让你们老大出来跟我谈谈,操,几个狗屁学生还跟老子装黑***,都给老子滚!”

        意外的出现,那些情侣们可都不想惹事上身,纷纷站起身惊慌的离开了。

        海盗说的很对,一个学生再恶也恶不过***上的人啊。

        “夏天。。现在。。现在怎么办?”李言慌了,走到我身边问。

        “没关系,看看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海盗使劲揉着下巴,痞里痞气的带着小弟来到我们面前,他一眼便认出了我,但却没对我说话而是很直截了当的指着李言的鼻子:“小子,没想到啊,这么快就另结新欢了,你女人快挂了,要不要去看看他?”

        李言大叫道:“你说什么?韩露她怎么了?”

        “操,耳背还是怎么的?韩露前天出车祸了,现在正在人民医院,医生说了,她可能活不过三天,这女人说了,想在临死前见见你,我这不是来给你送信儿了么!”

        “韩。。。韩露出车祸了!”李言疯狂的抛下身边的新女友推开海盗他们便冲了出去。

        “喂,等等。”海盗喊。

        “什么?”

        “记得多带点儿钱去,那里的费用老子可没钱支付。”

        李言红着眼睛离开了。

        我轻拍了拍叮当的腰,小声道:“我们走吧。”

        “恩。”

        刚从海盗身边经过,海盗单手抓住了我的肩膀:“小子,原来你跟那家伙是一伙的,正好,我老大想见你。”

        我回过头:“你老大是谁?我可不想见他。”

        “别给脸不要脸,你身手好我承认,莫非你认为身边跟着一个女人还能施展的开你那身武功么?乖乖的跟我走一趟吧。”海盗嚣张地笑了,那笑容很欠揍。

        看了看叮当和李言那个新交的,又被抛弃掉的女朋友,我叹了口气:“好吧,就跟你们走一趟。”

        “这才对嘛,哈哈,兄弟们,开车去。”

        我们一行三人坐上了海盗开来的那辆加长面包车,在车里海盗一直色***的盯着叮当的***,我搞不明白,这丫头又不是36D,有那么好看么?

        开了约莫半个小时,车停在了一个商店门口,海盗招呼:“到了。”

        我带着两个女孩儿了下了车,她们是很害怕的,我可以看的出来,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无可奈何。

        那间商店的名字叫‘东东士多店’,海盗走上前使劲拍了拍烟柜:“喂,人呢人呢,都他妈死哪去了!”

        从里面走出一个肥胖的男人,在这么冷的天他竟然连衣服都***。

        “哦,海盗啊,刚才干嘛去了,老大一直找你呢。”

        “找我,找我***机嘛,老大现在人呢?”海盗拿出手机,看了看咒骂道:“操,又坏了。”

        “老大在后面打麻将呢。”胖子回答。

        “哦,你帮我照顾一下这两个女的,看看她们吃点啥喝点啥,***见老大。”海盗说完就伸手要拉叮当,叮当害怕的向后退了一步,躲在我的身后。

        海盗笑骂道:“操,怕什么怕啊,老子又不是***犯。”

        我说:“希望你别动她们,事情是我引起的,就由我一个人承担责任跟她们无关。”

        “知道啦,废话连天,走吧走吧,跟***见老大。”海盗挥挥手,向前走去。

        我嘱咐了一句:“别喝他递给你们的水或食物,我很快就回来,在这儿等我。”

        叮当使劲点了点头:“你。。你小心点。”

        我笑着说:“没事儿的。”

        沿着小巷向前走了两百米左右,周围的建筑还真有种唐宁村的感觉,颓废,衰败,各种不良的精神因素在这个小小的居民区内蔓延。

        “哗啦哗啦!”屋内有人正在打麻将。

        “老大,我回来了。”海盗推门走了进去。

        “哦,小海,回来啦,***的那个破手机也该换了吧,这是这个月第几次坏了?”说话的男人后背上纹着一条青龙。

        他转过头看着我:“哎,他谁啊?”

        我打量着这个男人,他的岁数在三十五岁以上,身材有些微微发福,脸上油光铮亮,就好像擦过鞋油似的。

        “东哥,他就是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身手很好的小子。”

        “哦,来,小伙子坐。”被海盗唤为东哥的男人从身边抽出一条板凳,很古老的那种长条板凳。

        “谢谢。”我发现这个东哥和海盗都没什么恶意。

        “等等哈,老子已经三圈没开斋了。”东哥使劲摸了摸手底的麻将牌:“操,哈哈,发财,老子***。”

        ‘啪啦’牌一推,东哥开始收钱了,别看这小屋子不大,也很简陋,但一起打麻将的那三个人却都是有钱的主,就见一叠叠的钞票数都不数直接往东哥身上扔。

        “小海,你来玩,我跟这小兄弟好好聊聊。”东哥站起来,他的个子不高,顶多只有1米7。

        “小伙子,来,我们进屋聊聊。”东哥摇晃着身体走进了大厅。

        大厅里的一切都很古旧,我甚至有错觉是不是回到了那万恶的旧***。

        “听海盗说,你身手不错。”东哥发话了。

        我笑了笑:“一般般,还说的过去吧,以前练过几个月。”

        “哈哈,小兄弟你还真谦虚。”东哥取出香烟叼在嘴里,看着我:“有没有兴趣跟我做事?我手下正好缺几个好手。”

        原来他是想招安,我乐了:“东哥,不知道您说的这个做事,是指。。。?”

        东哥卖了个关子,说:“等你正式成为我们一员的时候,我肯定会告诉你啦,现在你知道那么多也没用。”

        “东哥,我还是个学生,所以,并不想去搀和***上的事儿。”

        “咳,西大,那里有几个正二八经的学生?现在只有钱才能满足人们的物质需要,没有钱,干什么都不行,如果你乐意,我明天就能帮你搞到西大的***,现在好像你这样的人才少啦,他妈的,那帮小混混,除了拿啤酒瓶乱扔之外,啥都不懂,看你的样子似乎蛮有文化的,跟着我,我给你年薪十万。”

        年薪十万,对于一个还在读书的大学生来讲绝对是个大数目,多少人辛苦了一辈子都达不到这个标准。

        我惊讶的看着他:“东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看重我,莫非就因为我那‘三脚猫的功夫’?”

        东哥忽然狂笑:“三脚猫的功夫?哈哈,你知不知道,海盗虽然年轻,可是已经得过市里青年组自由搏击冠军,你能一招就让他动弹不得,还只是三脚猫的功夫?”

        听到这话,我顿时哑然,被李言一脚踢倒在地的‘自由搏击冠军’,唉,现在能摆到抬面上的东西,质量真的不是很好。

        “怎么样,小伙子,考虑清楚了么?”东哥问。

        以我南吴二公子的身份来说,年薪十万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力,而在晋西,以我一名普通大学生的身份来讲,我实在没有道理去抗拒,推托。

        我笑了:“东哥,既然您那么看的起我,那我就跟你干了。”

        “好,英雄出少年,这有两万块钱,你先拿去花,以后你就跟海盗平起平坐,遇到事儿了,就报我‘麻将东’的名字。”麻将东将钱扔在桌上,我毫不客气的装进了自己的口袋,虽然这些钱还不够买几十克的***。

        “麻将东。”这个名字听来听去都是一个三流帮会的老大外号,这话我可没说出去,一个跟着麻将东的小混混,谁也不会把他跟‘金山角红毛将军’的干儿子联系到一起吧?这才是我同意跟着麻将东的原因。

        麻将东来到了屋外,狠狠的拍了一下海盗的脑袋:“***,你这个小兔崽子,给我输了不少钱啊。”

        海盗挺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巾:“老大,我今天犯太岁,打什么来什么。。”

        “靠!”麻将东踢开海盗,笑骂一声,指着我:“小海,以后他就是咱们的新兄弟,你陪着他到处转悠转悠吧。”

        “哦。”海盗从地上爬起来,吧唧着嘴巴摆足了做大哥的样子手一挥:“走吧,我带你去看看咱们的产业。”

        走出门口,海盗问了一句让我***的话:“说的是哦,既然现在大家都是自己兄弟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夏天。。”我额头暴汗,有这样收人的么?

        “夏天,恩,不错!好名字!”海盗夸了一句,忽然停住了脚步:“对了,你要不要去接你马子回来?”

        海盗不说,我还真把这事儿给忘了,我急道:“当然要接!”

        来到东东士多,两个女孩子正小心的坐在板凳上,这让我安心不少,一见我来了,叮当笑着扑进我怀里:“天,吓死我了,刚才我看到抢劫的了。”

        “傻丫头,抢劫有什么好怕的!”我轻轻摸着叮当的头发,已然将她当成是我的女朋友了。

        我看了眼李言的女朋友,她的面色有些不太好,我吩咐道:“海盗,你派个小弟送她回学校吧,天快黑了,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哦!”海盗应了一声,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咱们的位置是不是调换了?你丫的怎么开始指示起我来了?”

        我笑嘻嘻的说:“咱们现在不是兄弟了么?”

        “靠!”

        海盗的小弟开车接走了李言的女朋友,我们三人就开始压马路了。

        海盗一边走,一边说:“这里呢,是出了名的‘三不管’,所以呢,我们就管这儿叫‘不管村’,所谓的‘三不管’就是,三大家族管不着,条子管不着,八大帮会管不着。嘿嘿,怎么样,是不是听的你心痒痒?”

        我好奇道:“为什么他们管不着?”

        海盗骂咧:“笨呐,因为这里穷啊,根本就没什么油水可以捞,你说他们管什么?而且在这个地方又不会发生什么恶性案件,顶多是抢个包啦,轮个奸啥的,好几年都没死过人了。”

        “……”叮当很无语的看着海盗,小声问我:“天,你难道加入了黑***?”

        我无奈的看着她:“没办法,为了生活。”

        “喂喂,小两口子不要那么亲密好不好?看的我都心痒痒啊。”海盗指着对面一座商厦,问我:“看出什么蹊跷来没?”

        “东东商厦。。怎么又是东东开头的?莫非都是麻将。。哦不,东哥的企业?”

        海盗大笑:“那是,不管村里可是咱们东哥做主的,其实东哥这个人很好啦,只是喜欢打麻将,所以人家才叫他麻将东。”

        “哈哈,我明白我明白。”

        不知不觉的,天色已经灰暗下来,我们三人坐在露天的烧烤摊上准备吃点东西。我并不喜欢吃这种街边小吃,毕竟有点不干不净的,这可能是跟我的生活环境有关,谁让我从小到大都是泡在蜜罐子里的呢?

        “老板,给我烤十个鸡腿,十个鸡翅膀,五十个羊肉串,五十个……”

        “喂喂喂,你吃的了这么多么?”我张大嘴巴看着他,这也太夸张了,一共才三个人而已,用的着么?

        海盗一边掏出钱包准备交钱,一边说:“吃不完打包,家里还有人要吃的嘛。”

        “哦?你家里还有人?”我端起桌上的一杯啤酒,喝了下去。

        “我有三个弟弟,两个妹妹,不多叫点怎么行?”海盗喝着啤酒,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

        海盗原本在我心中的形象就不差,现在一来,更是有了很大的改观,一个为了养活弟弟妹妹而去混黑***的人,难道不值得尊重么?

        这顿烧烤吃的很沉闷,末了海盗将我们领到了他的家中,才认识了一天,就对我推心置腹,我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海盗的家住在二楼,很破旧,刚来到门口,就听到屋子里穿来女孩儿的哭声,还有男孩儿的打闹声,电视机的声音被开的很大很大。

        推开门,我被眼前的一切震撼了。

        两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儿坐在地上哭泣,虽然衣服是新买的,但上面还是沾满了污渍。两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儿满屋子乱跑,脸上脏兮兮的。

        “操,给我过来!你们又欺负妹妹了是不是?”海盗怒喝一声,那两个小男孩儿立刻乖乖的走了过来,脑袋低着,不敢说话。

        被海盗这么一喝,他的两个妹妹也不作声了,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大哥哥。

        “跟你们说了多少次了,不准欺负妹妹,不准欺负妹妹,你们把大哥的话当成什么了?”海盗回过头:“不好意思,家里乱了点。”

        “吃东西去!你们二哥呢?”

        “二哥他出去了。。”其中一个小男孩儿抓了几个鸡腿递给了自己的两个妹妹,然后怯生生的回答。

        “去哪儿了?”

        “二哥他说去找钱。。”

        “好了,去吃吧。”海盗不耐烦的走到对面紧锁着的房门处,打开了门。

        “进来坐吧。”

        房间不大,差不多有20平方,一张床,一摞子***书籍,一个台灯,下面的书柜抽屉里装着几张面值并不大的人民币。

        好不容易找到一处‘干净’的角落坐了下去,我看着海盗,问:“你父母呢?”

        “老爸死了,老妈跟一个开的士的司机跑了。”海盗头也没回的说,他正忙着将钱包里的钱塞进自己的抽屉。

        “外面那些孩子都是你的亲兄弟?”

        “不说这个问题了,夏天,我这里有笔帐,你看是不是抽个时间陪***收一下?”海盗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借据。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