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正文 第七十二章 九月初九(六)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见几位姑娘这么挑事,还居然把桌子搬到大厅,旁边还有几位大人看着呢,李泰哭的心都有了,这他妈的哪儿跟哪儿啊。

        ‘对仙’对着惜花说道:“姑娘还请息怒,我等不是为了颜面而战,乃是为了这纨绔所做之事,与京城的江南别院无关,还请姑娘高抬贵手。”

        李泰不知道江南别院是什么,问过凝儿才知道,就类似于江南才子在北京的大学。这要是江南别院让人家给平了,什么江南四大才子,就算你四十大才子,也能让读书人给你平了。所以这个罪名,他们是万万不敢当的。想到这里,李泰笑着对惜花伸出大拇指:“京城花魁,名不虚传,没想到有这么大的势力,今天你这朋友咱交定了,一会咱们就烧黄纸,磕头结兄……不对,不对,这对将来发展不益,嗯,先交朋友吧,先交朋友,彼此了解以后再说。”

        惜花哪知道李泰所想,点头笑道:“李兄抬爱了。今天还想看李兄神威呢。”

        李泰此时见到***鼓励,顿升豪气:“好,既然姑娘们喜欢,今天就当耍猴子了。你们谁先来?”

        白岐山道:“今日就请在座的大人们做个见证,琴、棋、诗、画、对、共计五场三胜。你看可好。”

        李泰想了想:“你们这里谁和我比试棋?”

        “当然是人称妙手偷乾坤,我家大哥,邓建了。”

        邓建连忙起身道:“在下汗颜,不与公子较艺,在下甘拜下风。”

        白岐山一怒:“你……你枉为仁兄!”

        邓建苦道:“四弟,大哥再劝你一次,别比了。”

        李泰哈哈大笑:“琴棋书画诗酒花,当年件件不离他。如今事事皆以变,柴米油盐酱醋茶。哈哈,尔等听着,邓兄承让,让出一局,其余四人,在下输一局便算败北!”

        此话一出,满堂皆惊,就连爱看热闹的怜月也不禁为李泰捏了一把汗,江南四大才子,外加对仙,居然扬言输了一局便败?这是什么样的气魄?

        惜花更是惊诧,说实话,自己对着他们全无胜算,顶多找些才子赢回颜面,却哪有如此狂妄之人。以一人之力战其五,还有一位竟然不战自降?这李泰是个什么样的人?妈妈说到了海州过来探望一下,说李公子有可能回京,将来攀上宰相的人情,日子过的会宽许多。没想到宰相之孙如此狂妄。想来必有些本事。待看看,自己在琴上的造诣相当自负,想来不会输的那么难看便是。

        庞轩和唐坤已经麻木了,对于李泰的狂妄早就领教了,面对灾民,李泰都敢把衙役扔锅里煮了,几个文人算的了什么?庞轩说道:“呵呵,既然如此,便开始吧。经此一战,江南四大才子不管输赢,皆是名声扫地了。你们谁先来?”

        其余几人一听,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刚才为了兄弟出头,没想到如今骑虎难下,思来想去,也罢,白岐山当先走了出来:“我与你比试诗词,诗词你可任意选一样。”

        “别浪费那时间了,给个题目,诗词各来一首,你说吧。”

        白岐山忍着羞愧:“请师尊出题!”

        庞轩看了看周围:“既然找到为师,那么为师便出个题目。此题目就在这大厅之中,尊内琼浆为之酒,厅内美人为之色。商会建立为之财,尔等想斗为之气,今日便以酒、色、财、气、各赋诗或词让对方接来。山儿,你扬其善,李公子扬其恶,没接上来就算输,如四首都以接上,便算接上之人获胜。你们谁出谁接。”

        白岐山向前一步:“徒儿愿出,让他接来。”

        惜花道:“哼,谁都知道,接诗最难,你们五人斗一个,还如此不仗义。”

        李泰一笑道:“用诗词的形势来辩论酒、色、财、气、哈哈,挺有意思。诸位,今天要是在下接的好,就给点掌声,要是接的不好,就当我耍猴子了。”说完,拿起凝儿的茶杯,看也没看喝了一口:“来吧,你先来!”

        白岐山向前一步:“善助英雄壮胆,能添锦绣诗肠,神仙造下解愁方,雪月风花玩赏,接来。”

        众人没想到白岐山这么快就赋诗一首,正当为李泰担心之时,只见李泰头也没抬道:“平帝丧生因酒毒,多少英雄性命丢;劝君休饮无情水,醉后教人心意休!”

        庞轩点头:“嗯,李公子说的不错,古人***丧身,皆酒之过也。”

        四周听闻庞轩的评价,不禁为李泰大声喝彩,凝儿对怜月说道:“凝儿还是第一次见如此比试呢?”

        惜花笑道:“这比试在京城也是稀少,片刻之间接诗对词,那可不是一般人做的来呢。”

        白岐山一首未成,又起一首:“每羡鸳鸯交颈,又看连理花开,无知花鸟动情怀,岂可人无欢爱。君子好逑淑女,佳人贪恋多才,红罗帐里两和谐,一刻千斤难买!这是色,接来。”

        李泰一笑:“妲姬能使商纣昏,飞燕色迷汉成皇。贪恋花枝终有祸,国色天香催命亡。”

        庞轩道:“纣王丧命,夫差***,汉成帝早逝,皆由于色,这色之过不亚于酒。”

        凝儿心道:贪恋花枝终有祸,国色天香催命亡。泰哥儿说的轻巧,看看惜花,又看看怜月,顿时有种滋味在心头。

        白岐山眼睛一转:“收尽三才权柄,荣华富贵从生,纵教好善圣贤心,空手难施德行。有我人皆恭敬,无我到处相轻,休因闲气斗和争,问我须知有命。这便是钱,接来。”

        李泰一笑:“哎呀,这钱真是好东西啊,可是,有财有势是英雄,命若无时枉费功。昔日石崇因富死,铜山不助邓通穷。”

        庞轩道:“石崇因财取祸,邓通空有钱山,不救其饿,财又有何用?山儿,你可是最后一首了。”

        白岐山抹了一下汗:“一自混元开辟,阴阳二字成功,含为元气败为风,万物得之萌动。当看生身六尺,喉间三寸流动,财和酒色尽包宠,无气谁人享用?”

        “哎呦,不就对个诗词吗,怎么还弄的瞒头大汗,公子何必争这一时之气呢。”李泰说完,喝了口茶:“霸王自刎在乌江,有智周瑜命不长。多少阵前雄猛将,皆因争气一身亡。哈哈。”

        白岐山片刻之间,说了酒、色、财、气的好处,而李泰神态自若的说了酒、色、财、气的坏处,白岐山满头大汗,也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对着喝道:“这次我扬恶,你扬善,咱们再来。我先说,酒多误事伤神,色为割肉钢刀,财多招忌伤志,气是无烟毒药。四件仔细斟酌,相当不差分毫,劝君莫恋最为高,才是修身之要道。你接!”

        “够了!”庞轩大怒,拍桌子而起:虎目含泪,良久说道:“输了便是输了,还要自做主张扬其恶,你欲让李公子如何?此等劣徒,简直是斯文败类,今日为师将你逐出墙外,清理门户,你我不再是师徒名份。滚!”

        白岐山此时已经快疯了,听到庞轩的话没有什么反应,直直的盯着李泰,李泰一叹:“唉!你这是何必呢,人生在世,酒色财气谁也离不开,若无酒,便失去欢庆喜乐之趣;若无色,便绝了夫妻子孙之事;若无财,天子庶人皆没用度;如无气,忠臣义士也尽萎靡不振。今天送你一首听好。三杯能和万事,一醉善解千愁,阴阳和顺喜相求,孤寡须知绝后。财乃润家之宝,气为造命之由,助人性情反为仇,此论何多差休!”

        白岐山看着李泰摇了摇头,:“你还是接上来了。”说完,哧!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染红了前襟,郁郁摇摆……

        李泰苦笑,靠,这咋还给整***了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