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正文 第七十七章 九月初九(十一)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孙良文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对手竟然给自己画像,想着时才对他的傲慢,输给他时的心服,而后又接到送于自己的画像,看见画里的自己聚精会神、但却有一丝急躁的样子,孙良文心里久久不得平静,此画寥寥数笔,却道尽神态,枉费自己叫江南奇画。与公子相比,又有何奇呢。

        “哦?李公子还与孙公子画像?”庞轩惊问到:“可否与本官一看?”

        孙良文低头上前,把画交给庞轩,庞轩拿起看了看笑道,“哦?这里还有一首诗,是给孙公子的吧,呵呵。本官念于尔等听听,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就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哈哈,当真是不使人间造孽钱。哈哈,李公子好巧的诗啊。”

        孙良文低头走进对着李泰鞠躬:“公子以德报怨,在下……在下无颜再居江南,不日便走,今生无颜再见公子。”

        李泰忙道:“那怎么行,你还欠我一顿饭呢,你不说要和我畅谈吗,没酒谁跟你畅谈,切,你走了,我找谁要酒喝去。我可告诉你,你要是走了,我就……我就给你画***,嗯,对,画***,把你画***图里,边上还签有你的大名。哈哈,你还走不走了。”

        众***笑,孙良文忙道:“在下不走了,不走了,一定找公子畅谈。”

        “哈哈,这就对了,以后咱们一起研究研究***图的画法。嗯,很值得研究。”李泰说完,看了邓建一眼哈哈大笑:“邓兄啊,邓兄,你真是好人啊,实不相瞒,在下对于棋艺乃是一窍不通。哈哈,你……你还认输了。真乃男儿也。”

        邓建苦笑道:“我等与公子对决本就失礼,在下还有什么颜面与公子对弈呢,”

        “哎?邓兄是真男儿,做事在理,这就是最宝贵的地方,咱们都有自己的朋友兄弟,都希望自己人不让外人欺负,这是人之常情。在下说的可对。”

        看着对仙,李泰笑了笑:“你为兄弟出头,没什么错的。所以,咱们只是较艺。别无他想。”

        说完,对着诸位才子抱拳:“诸位才子,今天在下也是为了保全颜面,不得已与才子们一较高下,如有得罪之处还望才子们海涵,在下不求诸位才子来这里当先生,其一呢,咱们商会还未发展,其二,要几位才子当先生也实在是屈才,这是在下的肺腑之言。不管是言官言商,为的都是百姓,每人的志向不同,所走的路便不同,所谓天道并行而不相悖,万物相生而不相害,在下与诸位才子都是为了百姓,事情已经到了这步,李泰也不好说什么。不敢奢望才子能一笑泯恩仇,但求在百姓的问题上不要与在下难堪了。呵呵,在下经不起了。

        几句话说的诸位才子羞愧难当,邓建抱拳:“李公子高义,我等……我……”

        李泰一掐腰:“你等请我吃饭,还等什么等,来呀,再上点火,咱们接着吃。哈哈,这玩意才好呢,有火就能吃,几位入座吧。干嘛。不许走。你们要是走,就是记我李泰的仇。要是那样,我把你们都画***图里。哈哈。不记仇的与***了这杯。来,我先喝。”说完,拿起一个杯子干了下去。

        几位才子见他如此豁达,心中更是敬佩,也跟着干了杯,坐下来开始喝酒。庞轩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此子有如此容人之量,当真是名门之后啊。

        怜月看着李泰,想着刚才的比试,转眼间却与他们称兄道弟,说不上的潇洒,说不上的快意。即使没有武功,可也是一位真男儿。

        凝儿看着李泰心里甜丝丝的,泰哥儿真是好样儿的。如此大才却无傲气,如此豁达之人,将来是不是对自己也会这么好呢,想着想着,不觉低下头,脸色羞红。

        此时大厅中冒着热气,火锅的香味飘荡其中,让众人食欲大开,这时从商会的门口走过一个老道。此人身高六尺,身穿灰色道服,一缕白须飘洒,仰首挺胸,当真一副仙风道骨之姿。肩上扛着一个布袋,左手轻摆,右手打着一个白帆,上书一个大字卦!

        此时李泰与四大才子一桌背对着门口,正有说有笑,老者站在门口看了看,走近李泰身边问道:“公子近日会有血光之灾,还望慎重。”

        李泰回头,看到老者。又看了看白帆笑道:“谢道长。”说完,拿出一块碎银子递与道长:“还请道长笑纳。”

        道长笑道:“贫道观公子天资聪慧,不如与贫道云游四方如何?”

        还没等众人说话,凝儿喝道:“哪里来的牛鼻子,速速退去,银子许你便是,休要缠着泰哥儿。”

        一时激起千层浪,大厅中人都跟着起哄。怜月拉住凝儿:“这种江湖之人,凝儿少言。”

        老道笑闻不理,对着李泰笑道:“公子,如何?”

        李泰叹了口气:“我说道长,在下商会刚刚开张,道长便要在下跟您出家?”

        “跟着贫道逍遥难道不好吗?”

        李泰笑道:“难道世间不逍遥吗?”

        “哦?世间怎会逍遥,你看农夫,拘谨过日,粗茶淡饭、布衣茅舍、如何逍遥?”

        邓建回道:“我等非是农夫,为何不逍遥。”

        老道笑着摇了摇头,问李泰“公子如何说。”

        李泰笑道:“一个犁牛半块田,收也凭天,荒也凭天。

        粗茶淡饭饱三餐,早也香甜,晚也香甜。

        布衣得暖胜丝绵,长也可穿,短也可穿。

        夜归儿女话灯前,今也有言,古也有言。难道不逍遥吗?”

        老道闻言大笑点了点头,转身欲走道:“雨过天晴驾小船,鱼在一边,酒在一边。

        草舍茅屋有几间,行也安然,住也安然。

        日上三竿我独眠,谁是神仙,我是神仙。

        南山空谷书一卷,疯也痴癫,狂也痴癫。哈哈……”

        听闻老者大笑而去,李泰苦笑:“这老道真是有趣,呵呵,诸位不必多虑,来,咱们接着喝。”

        众人举杯痛饮,怜月皱眉想到:“南山空谷书一卷,疯也痴癫,狂也痴癫。莫非,莫非他是南山仙道?”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