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京城轶事 第五十一章 鸡蛋满天飞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清晨,李泰走到院中晨练,这是他早在海州之时给自己定下的任务,嗯,如今回京二个月了,前几天周显托人带信说酒楼那边已经开始动工了。既然如此。暂时就没什么事情可做了。嗯。从今天开始吧。其实仔细一想,锻炼身体好像不耽误别的事情吧。算了,反正是找借口,自己糊弄自己。有一个就行呗撑,找个结实点的树枝做做引体向上。踢题腿,打打拳,看见燕儿出来,李泰闭上眼睛开始练习太极拳。

        燕儿走近问道:“少爷,您练的这是什么功夫呀,奴婢怎么看着不像呢。”

        李泰边打边说:“哼,你知道什么,所谓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少爷我打的是太极拳,乃是专门以柔可钢,以慢打快的功夫。燕儿,如今你我有缘分,我便将此***传于你,待你到江湖之上掀起一片腥风血雨之时,便是大功告成之日,来,跟我做,口诀是这样的,一个大西瓜,中间切下来,一半送给你,一半送给她……”

        扑哧!一声娇笑,李泰吸了口气,负手望天说道:“何方高人啊,不妨出来现身相见。”

        “娘就在院门处,没看见吗?还装”

        李泰嘿嘿一笑:“娘,您怎么起的这么早啊。嗯,燕儿呢,怎么不学了。哼,不识货。”

        英笑道:“我儿真乃一代宗师也。还一个大西瓜,中间切下来,一半送给你,一半送给他。哈哈,你可乐死娘了,大清早的便让你笑的肚子都疼了李泰无比的郁闷。这是在后世风靡全世界的拳法,这怎么就没人懂呢。

        英笑道:“泰儿。为娘教你功夫如何?”

        “好啊,好啊,就像那种高来高去地那种。娘,您会吗?”

        英摇了摇头:“轻功娘倒是会一些,却没你外祖精通。有闲暇让她指点你一下必会大有所获。李泰一愣:“我外祖?谁?不是已经……”

        英道:“便是娘的娘亲。大炎的太后。”

        “哦,在哪里呢,那日便在金殿上见过一面,后来不曾见到。:

        英道:“她老人家已然回大竹山去了。***妹也在那里呢。”

        “哦,您说地是青竹吧,有时间真要见见,哼,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乃是武术的最高境界。待哪日见到她后。定要好好地比试一番,当然。不能动手。说说便可。”

        英一愣:“我儿说的甚好。但却不知道会些什么?不会是那日在金殿之上的拳脚吧。”

        李泰得意的点了点头:“正是。”

        “我呸!你那还叫功夫,简直是丢了将门的脸。哼。”

        “嘿嘿,娘,您教我几招行吗?待孩儿哪日走上江湖,定要掀起一片腥风血……”

        “行了,行了,还腥风血雨,不怕让人听了笑话,来,娘便在此传你几招,看好了,这叫大鹏展翅。这叫望雪凝花,这叫金龙入海,这金龙入海最为精湛,手做剑指定于对方胸口,有了火候,一指便能要人性命。孩儿要好好练习。”

        李泰点了点头,整整练习了一个时辰,待这三招练习地熟了,才算罢手。吃完早饭,心里琢磨着看看酒楼动工如何。燕儿在府上也没什么事情,便带这燕儿上街游玩去。

        今日阳光大好,李泰走在街上东瞅西瞧,不时拿起新鲜的玩意看了看,心中琢磨,该弄点银子了,兜里就在赌坊赢的六两银子,虽说有一千两银票,但总归是借人家的。兜里钱少上街就是不踏实啊。

        “少爷,小心。”燕儿惊呼一声,将李泰拉入路边。

        “怎么了。燕……***,那是谁啊,那么***,这是官道,骑马……嗯?谁家的姑娘,如此水灵。”

        此时,一匹快马从远方而来,此马浑身通红,眼大胸扩。四蹄如碗大,跑起来胸前的肌肉加上矫健的身躯给人一种风般的美感。马上端坐一人,年纪与李泰相仿,一身红色紧身的戎装,左手提只银***,右手带着马缰,身体附在背上随马而驰。秀发向后飘去,露出圆圆地脸颊。柳叶弯眉舒展,见到惊慌的人群露出一丝调皮。嘴角微微一笑,露出两个酒窝。顺带一只小虎牙。脖子间有一红狐皮缠绕,竟显英姿飒爽。

        “谁家的小妞?”李泰问燕

        燕儿摇了摇头:“燕儿不知,此人一路风尘,像是归途甚急。”

        李泰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要回家地,虽说急吧,也不能如此不遵守交通,嗯,今天就调戏他了。”说完,向前一步喊道:“给本王站住?”

        此马一声嘶鸣,前蹄扬起,马上女子轻喝一声:“吁人再此,敢挡本姑娘去路。”

        李泰走出人群,负手而立,为了给她留个好印象,轻轻说道:“你是谁家的姑娘呀,为何在京城中嘞马而奔?此为官道,难道你不知道吗?”

        那女子看了看李泰,问道:“请问您是哪位公公?家父……”

        “我呸!老子是男人,你才是太监呢,本人乃平食郡王。”

        那女子扑哧一笑,抱拳道:“小女子在外学艺,十年方回,一时心急,便在京中狂奔,如有失礼之处,还望郡王海涵。待小女子回家见了父母,定当去府上登门谢罪!小女子就此别过。”说完,就要嘞马而去。

        李泰一指:“给本公……呸,给本王站住。谁让你走了。你一路行来,路人为了避你,掀翻不少摊位。难道姑娘便想一走了之吗?哼!”

        那女子回头看了一眼,冷笑道:“一个郡王,有什么了不起。”说完。扔下两定银子“此银五十两,够赔所毁之物了吧。哼!驾!”

        李泰见她要跑。嘴角扬起一丝坏笑,看见摊上地鸡蛋,拿起两个照着后背砸去。

        那女子不曾防备,没有回头便将鸡蛋打碎,飞溅一身蛋液。一怒之下,打马而回,银***一指李泰:“为何打我?”

        李泰哈哈一笑:“如今飞溅了姑娘一身,本王便将银子还于你便是,有空在买件衣衫如何?”

        “你、你我素为蒙面,为何如此羞辱于我?”

        李泰嘿嘿一笑:“唉,谁让你长地那么漂亮呢。本

        燕儿忙将李泰拉了回来:“少爷,您别惹她了。此人回家甚急,莫不是想念亲人。便是家中出事。少爷别难为她了。”

        李泰想了想,点头对女子说道:“你先回去吧,等本王有时间去找你玩。拜拜……”

        那女子一喝:“想走。没那么容易,看***!”

        李泰转身就跑。心里不住的后悔。妈地,光看人漂亮去了。怎么就没见到人家拿家伙呢。见到银***刺到胸前,猛地往前一扑,就地一滚匆匆躲过,起身已是一身狼狈。

        燕儿连忙挡在李泰身前:“姑娘,我们少爷惹了姑娘,燕儿在此给您赔礼了,姑娘事急,切回家中吧。少爷,咱们走吧。”

        李泰眼睛转了转,暂时惹不起,等大庆来了再说:“这位姑娘,本王念你归家心切,早些回吧。本王……嗯,本王也回去了。”说完,带着燕儿转身便走。

        那女子骑在马上冷笑一声:“哼,京城纨绔,姑娘见的多了。接我一标。”说完,拿起边上的鸡蛋冲李泰打去,李泰哪有人家地本事,整个鸡蛋砸在脑后,顿时,***的蛋液从后脑慢慢地留下。接着就是姑娘的一阵娇笑。

        李泰顿时火冒三丈。掏出唯一的六两银子往小摊上一扔:“银子给你了,鸡蛋我要了。”狠狠的看了一眼女子,抓起几个鸡蛋便砸了过去。

        那女子飞身闪过,跳下马,放下***拿起边上的鸡蛋便和李泰对砸起来。

        一时间,起哄与打骂共响,蛋清与蛋黄齐飞,反正也打不死人,面子决不能丢,李泰边想边拿起鸡蛋向对方砸去。不时还能躲过几个。

        女子身手也是矫健,竟然连躲开好几个,李泰一手拿起三个,一甩手地工夫便用左手扔出一个。女子被他所迷惑,刚躲开一个,另一个便砸在脸上,顿时愣在哪里。李泰见到哈哈大笑,用手一指:“小妞,如何?敢惹本王,……救命啊。”

        女子当街被辱,羞愧难当,拿起银***便向李泰追来,李泰知道自己的本事,连想都不想,抛下燕儿独自逃跑,跑着跑着,忽然想起早上娘教的功夫,转身道:“停,本王有话要说。”

        女子摸了下脸上的蛋清言道:“你说,不管你说什么。今天本姑娘定不饶你!”

        李泰笑道:“你先将***放在一旁,我与你比试三招,为了不伤及性命,你我不用内力如何?如本王赢了,便放你而去,如本王输了,便自行回府。如何?”

        那女子哪细听李泰的话语,将***放在一边,抱拳道:“那湘云便领教阁下的高招了。”

        李泰摆出黄飞鸿的架势,右手往里一挥了挥:“来吧。”

        女子欺身而上,一掌对这李泰前胸打来,李泰向后一退,大喊一声:“望雪凝花”随后,左手将女子的手掌滑开,一个转身对着咽喉便是一掌。女子一笑,挡住右手,顺势向李泰的软肋打去。

        “哎呦!”李泰中招大叫。往后退了一步,双眼微闭,此时脑中甚乱,根本想不起英地招数,不行,失贞是小,面子是大,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赢她一招半式。要不实在太对不起我平食郡王的名头了。嗯,勇气,只要有了勇气,不管对方是谁。定可吓唬住她。想到这里。李泰仰天大叫一声,眼睛一闭,两手乱轮,脚下生风,扑向前去。

        那女子一惊,这是何等招式,为何如此杂乱,莫非他不会武艺?正当想之时,忽觉胸前一麻,低头一看,原来李泰的一只手正好抓在她玉峰之上,李泰闭着眼睛捏了一下,暗道,什么东西,如此手感,睁开一眼,心中窃喜,往上看,只见那女子银牙咬碎地看着自己,没等反应过来,便被她一掌打了出去。

        “登徒子,今天我要杀了你。”

        “完了,玩大了。救命啊!”李泰连想都没想,转身便跑,那女子手拿银***飞身而追。

        一时间,满街上演了追杀闹剧,一男一女,一身蛋液。男的在前没命地奔跑,女地在后面满脸羞怒,持***追赶。

        转了个弯,见到自家大门,李泰见到管家站在门外,喊道:“快关门,快关门。”

        然而,时间来不及了,那女子未等管家反应过来之时,便已经追进门内,李泰见事不好,忙向大厅跑去。“娘啊,救命啊,有人要杀我啊。救命啊,您教的招式不好用啊……”

        那女子见到距离拉进,一咬牙,银***脱手而飞,对着李泰后背刺去。

        一道红影从大厅中飞出,一脚踢开银***,院中站定。抱拳道:“这位姑娘,何事如此发怒?”

        李泰往她后背一躲:“娘……她、嗯,你怎么在这里?”

        芝萌瞪了她一眼,对女子说道:“这位姑娘,可是他轻薄于你?”

        那女子咬着嘴唇,良久不语,眼泪渐渐落下,未理芝萌。掏出腰间***喝道:“登徒子,本姑娘要杀了你。”话音一落。飞身刺向李泰。

        芝萌英眉一皱。双掌蒙上一层寒气,将李泰往身后一推,借着反力冲向那女子:“何方女子,敢在相府行凶伤人,我芝萌来领教阁下地高招。”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