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京城轶事 第五十五章 被逼入军营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芝萌躺在李泰的怀里笑的脸都变色了,捂着肚子良久说不出话,“扶、扶我起来。”

        李泰将她扶起,芝萌抱着边上的柱子狂笑不已:“哥哥、当……当真是……是绝世之作,哎呀,笑死我了,肚子

        好疼,你今天可让人家笑坏了。你别说话,千万别说话。哈哈,芝萌一定记着哥哥大作,可……可笑死我了。快、

        快,鱼、鱼咬钩了。”

        李泰见到羽毛沉到水中大喜,连忙往起拽,慢慢的,一条尽二斤的锦鲤浮现在眼前,李泰心道,这东西怕是值不

        少银子,嘿嘿,我先尝尝。说完,将鱼拿起,拉起芝萌便跑。来到自己的院子中,见到燕儿已经回来了,笑道:“

        来,给你,收拾一下,咱们烤着吃燕儿看见锦鲤惊讶道:“我的好少爷,这可是锦鲤啊,这是陛下御赐的。”

        李泰道:“切,我看咱们府上什么都是御赐的,少一条谁能看出来,快,收拾一下,***弄……不好,有人,快

        藏起来。”

        可是为时已晚,只见史湘云站在院子外面指着李泰说道:“哦,你们敢偷鱼吃。还是陛下御赐的。哼,我告诉师

        叔去。”

        李泰连忙一把拉过来:“史家妹妹,你吃不?我知道一个秘方,烤出来的鱼香着呢,你一辈子都没吃过。信不?

        要不咱们一起尝尝?就算我给你赔礼了,行吗?”

        史湘云眼睛转了转,舔了下嘴唇。今天和他闹了一天,还未进食,让他一说。却是饿了,刚才父亲点头道:“哼

        。那就下不为例。”

        李泰笑道:“请,请进,我出去弄点韭菜。马上就回来。”

        不一会,李泰又拿了二条锦鲤回来,燕儿道:“少爷。您怎么还拿呀。”

        李泰一耸肩:“这时候哪还有韭菜了,我怕不够吃,便又钓了两条,嘿嘿,我告诉你们啊,我已经喂完窝子了,

        以后你们想吃鱼,就到那里去掉。燕儿,来。收拾一下,***叫大庆,岚儿也很久没吃了。都叫来,”

        李泰边走边笑。嘿嘿。只要吃的人多,被抓到了也不怕。哇哈哈。太爽了。对了。最近天气不好,炭潮,嗯,先

        去弄点纸来引火。

        叫好众人,李泰拿出一本书,撕下一半点燃,放到木炭中,芝萌问道:“哥哥用何物引火?”

        李泰边忙边说道:“我本想找点纸,翻了半天也没有,见到大厅有本书就拿回来了。”

        芝萌捡起地上的书看了看大惊:“呀,这是……”

        “哎呀,管他是什么,反正也没人看见,你不知道,打从我进相府开始我就惦记这个鱼,哎呀,今天一定要好好

        的尝尝才是。嘿嘿。看,火多好,不用可惜了,让你们见识见识海州盛宴头名状元地手艺。大庆,酒呢。”

        大庆嘿嘿一笑:“放心吧,两坛子呢。够了”

        李泰拿出所有的佐料,将鱼串好放入火上烤着。没过多久,在大家的等待中,香味渐渐开来。

        众人闻道无不新奇,岚儿更是叫嚷着要吃,芝萌看着手里地半卷摇了摇头,罢了,反正家中还有一本,拿来便是

        ,实在不忍心打断他的兴致,想着他做地诗,不觉低头又笑。

        见到火候不错,李泰尝了一下,大赞,随之分给众人一起分享,他们哪吃过用孜然烤出的食物,顿时叫好连连,

        微微的辣味,更是让人过瘾。一时间,风气云涌。残骨满地。”

        酒过三巡,鱼过三条,众人坐在屋子中饮茶,史湘云笑道:“李家哥哥真是好本事,鱼当真好吃的紧呢,就连这

        茶,云儿都是没喝过。当真好喝。”

        李泰笑道:“喜欢以后常来。哥哥这里好多的东西呢。”

        芝萌道:“哥哥,你给咱们讲讲你在海州地事情吧。”

        李泰摇了摇手:“那些有什么可讲的,不过就是一些杂事罢了。咱们吃完了,就该找点东西玩了,唉,天天这么

        吃喝玩乐当真浪费时光。嗯?云儿呢?”

        燕儿道:“小姐吃完便跑出去玩了。”

        大庆道:“好玄忘了,院子中还有鱼骨呢。***收拾一下。”李泰笑道:“不用,獒犬在外面呢。放心,一点骨头都留不下。唉,岚儿千万别说露嘴才是。唉,就是鱼太小了

        ,要是五斤多的,咱们吃着更爽。哈哈。嗯?这眼皮怎么总跳呢?”

        芝萌笑道:“怕是做了亏心事吧。”

        “切,平身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鬼不惊!对了,你们给我讲讲咱们大炎朝的新鲜事吧。”

        话音刚落,就听外面管家叫道:“史小姐,史大人催您回府”

        云儿起身告辞,李泰连忙让燕儿包了些茶叶带走,随后来道大厅与史大人作别,众人将史维龙送出府邸,李景言

        道:“泰儿,要上哪里去啊。”

        李泰停下身,露出比天使还要真诚的脸,比婴儿还要纯洁的目光言道:“孙儿要去回房,不知爷爷有何教诲?”

        李景冷笑道:“这么快就回房?呵呵,莫不是做了什么事情吧。”

        李泰脑袋一仰:“哪有?”

        李景脸色越来越沉:“锦鲤好吃吗?”

        “好……呃……”李泰一捂嘴,心凉了半截!

        李泰看了看左右,发现岚儿在英的怀里看着自己,芝萌刚要说话,被李泰挡住。李泰笑道“爷爷,您不会因

        为孙儿吃了几条鱼便打我吧。”

        李景喝道:“不打你,看我不打死你。那是陛下御赐的锦鲤。”说完,就要上前。

        李泰连忙跑到英身后:“爷爷。你讲不讲道理啊,那池塘里鱼那么多,少一条两条谁能看出来,你不说,娘不

        说。不就没人说了吗?就算是别人说了,要人证没有,物证更没有。又能如何?”

        “你……你……好啊,好啊。你身子弱,老夫不打你,明天就把你送军营。给我好好锻炼锻炼。我叫你……咳…

        …咳……”

        李泰大惊,连忙跑到李景身边轻轻的捶背:“爷爷,您怎么了?您别为我气坏身子。您要实在生气,就打我几下

        。不过爷爷。不是孙儿说您,为了几条鱼,您不值得那么生气。是不是?您自己说,咱们相府大半地东西都是御赐

        地。难道什么都不能用吗?这样。爷爷,您别生气。我再去钓两条,亲手给您烤着吃。如何,哎呀,那味道。真好

        啊。”

        岚儿点了点头:“爷爷,二哥做的鱼真地好好吃呢。”

        李景深深地吸了口气:“你还想脱老夫下水?哼,小小地伎俩还敢在老夫面前卖弄。别以为老夫不知道,还作诗

        ?什么,为你我把黄河捞干,为你我把长城加宽?我呸!”

        “哈哈,

        “哈哈……”

        “哈哈……”

        李泰地脸唰就红了,看了看芝萌,见芝萌跟自己的表情一样,英抱着岚儿笑地前仰后合。大庆的声音最大。

        李泰嘿嘿一笑:“爷爷,谁告诉您的?”

        “哼,是老夫自己出恭时听到地。你想如何?”

        李泰抬头仰天:“没事。没事。你看,今晚的月色多美啊。”

        李景此时已经哭笑不得,拍了李泰脑袋一下,转身含笑离去。

        李泰看了看周围,见到大家都在笑嘻嘻的看着自己,连忙拉起芝萌的手要回到自己的院子里。

        而就在此时,听到前面传来一声怒吼:“谁把老夫的书拿走了?”

        看见所有家丁都往李景的方向跑,李泰连忙拽着芝萌藏到假山后面:“芝萌,老太爷在喊什么?”

        芝萌有点惊慌的从后腰拿出一本残破的书籍:“就是这本。”

        李泰拿过来翻了翻,很严肃地点了点头:“看来此书很重要。那他为什么放在明处呢?”

        话音刚落,就不远处的岚儿说道:“爷爷,时才岚儿见到二哥引火,好像是用一本书。”

        李泰心里一凉,完了,这个小叛徒。可害死我了。

        芝萌问道:“这如何是好呀,这书乃是爷爷的宝贝。哥哥别急,芝萌爷爷那里还有一本。咱们再抄一本给爷爷便

        可。哥哥定要好好忏悔,免地收皮肉之苦!”

        李泰点了点头,拉着芝萌走出假山,像没事人一样对着李景笑道:“爷爷,何事如此发怒。说说看,待孙儿帮您

        解决。”

        李景眼里流露出一种愤意,看着李泰说道:“不用了。老夫自行解决便是。泰儿。你过来!”

        对于这个孙儿,李景打心眼里疼惜。可是他太能捣蛋了,一会不见,就把陛下御赐的锦鲤给吃了,回头地功夫,

        用拿书去引火,这书乃是当年大哥地师尊传授下来,他们四兄弟一人抄了一本,如今大哥去了,这也算是个纪念了

        。可是,可是竟然这个小兔崽子给烧了,想到这里,李景当真是恨的牙直痒痒,好啊,你不是能发明吃食吗?你不

        是知道偷东西吃吗?老夫这就成全你,让你吃个够。

        李泰也没言语,转身走进书房。不一会拿出个信封:“管家。”

        “老太爷,您吩咐?”

        “把此信送给护国元帅,咱们相府出个郡王,他也要帮衬一些才是。明日,便让咱们地平食郡王去军中当个

        火头军。哼,别说老夫亏待你。让你当火长。英儿。给他收拾一下,明日进军营!”

        啊?李泰彻底傻了。堂堂的平食郡王,我当火头军长?怎么可能啊,我平食郡王居然去当火头军,李泰连忙走上

        前去:“爷爷,孙

        李景一挥手:“不必言语。老夫心意已决。哼。一天的功夫,你调戏云儿在先,其后偷食锦鲤再后。居然还把老

        夫的书烧了。倘若如此下去。我堂堂相府都被你点着了。多说无异。今天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李泰看着爷爷良久不语。突然觉着自己应当去军队,来到大炎时日不短了,奈何连个目标都没有。说不准到了

        营就能找到。虽然是火头军。李泰相信,自己一样也能做地很好。

        李泰道:“既然爷爷让孙儿去。那么孙儿便去。如此孙儿便回去准备一下。孙儿告退。”说完,也不回头,牵着

        芝萌来到自己的院中。

        芝萌忙道:“哥哥……”

        李泰摸着青龙:“嗯?”看见芝萌不说话,李泰笑道:“你不是想让***军中吗?老太爷也想。娘亲也想。呵呵

        ,家人对我李泰最最重要,既然你们想让***。那我便去了。”

        芝萌道:“可是哥哥并不想进入军营啊?”

        李泰负手笑道:“芝萌,您知道吗?我自从海州晕厥以后。醒来便没了志向。看见海州灾民如此堪破。建立商会

        便成了我的目标。虽然我也想继续留在那里,但是身份不许。也只有硬着头皮回到京城。如今商会已然成立。虽然

        我不在,但我相信凝儿会做地很好。芝萌。哥哥我自从回京以后。每天向往着飞鹰走狗的日子。可是事与愿违,总

        感觉身上套着枷锁一般,伸不开拳脚。呵呵,名利于我如浮云,平食郡王我根本就不在乎。一个郡王,有什么了不

        起地。第一次调戏女子竟然被当街追杀。呵呵。说出去当真丢人。看来,这个身份一点好处都没有啊。我李泰喜欢

        和百姓在一起。不喜欢与王公子弟为伍。虽说现在本王也是有身份的人了,但却是瞧不惯他们的骄横。呵呵。哥哥

        我最大的心愿便是出去做一个小官。领着一帮百姓丰衣足食的过日子。既然没有当官地机会。我决定去军营,想到

        那里看看,呵呵,即使做个火头军也不错嘛。其一。我可以自由。其二嘛。最起码能吃饱饭。哈哈。”

        芝萌低头道:“可是军中不必庙堂,军中以勇当先。哥哥身子单薄。怕是受人欺凌,芝萌虽说元帅之后,战时请

        缨方可。但如到军营之中也是无可奈何啊。”

        “少爷不会受人欺凌,请少夫人放心。”燕儿从外面回来说道。芝萌一愣:“为何?”

        燕儿笑道:“少夫人前阵子和少爷闹别扭,没在意少爷的变化,燕儿觉着,少爷就是太在意家人了。如果家人不

        在身边。少爷一定不会让自己吃亏。燕儿觉着少爷从海州回来后,特别的依赖家人,无事便去给夫人和二夫人请安

        。时不时还多聊一会。这是少爷以前不曾有的。而且燕儿发现,少爷其实真的很有胆色。面对铁证如山,少爷面不

        改色。面对大食王子。少爷谈笑风生。难道这还不够吗?少爷之所以怕挨打,那是因为都是府上的亲人。前些时日

        少爷在山上,还不是把军中小将打的卧床不起吗?”

        芝萌被燕儿一说,突然觉着眼前之人变化好大,前一阵子被仇恨蒙住了眼睛,浑然不在意他的变化,看到他为夫

        人治腿,看着他为老太太的女儿下定书。虽说心里高兴,却未尝体会到他地心思。如今看着李泰似笑非笑的眼神,

        突然觉着,他变了。变的如此让人着迷。如此洒脱。

        李泰哈哈一笑:“好燕儿,看你把少爷夸地。少爷听着脸都红了。唉,要是进了军营。怕是不能时常回家了,没

        有你们在身边。唉,少爷太不习惯了。燕儿,天气渐凉了。你要多照顾一下府上之人。炉子已经按的差不多了吧。

        回头把人派到元帅府安装。大伙都过个安心地冬吧。呵呵,看你们地眼神,干嘛呀。走。咱们进屋收拾一下。”

        看见李泰离去。李景对蔻英笑道:“英儿,泰儿也该去军营中历练一下了,虽未行冠礼,但咱们相府毕竟也算是

        将门。哪有子弟不参军的道理。泰儿胆小怕事,老夫是想让他锻炼锻炼,你可千万别小瞧火头军,这里面可有大学

        问,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一场仗能不能胜,这火头军便是砥柱之一啊。”

        蔻英笑道:“英儿知道,呵呵。英儿会帮他准备一下。老太爷,您想让他去哪当火头军啊。”

        李景思量一下:“毕竟泰儿刚入军伍。让去虎烈营当个火长吧。那里离着京城有两天路程。共一万精锐,一个火

        长管理一千人地饭食。咱们相府要的是帅才。必然要顾虑全局。元霸虽是军中猛将。但刚猛有余,智谋不足啊。老

        夫想让泰儿从军中粮草调配开始。逐步纵览全局。”

        大庆过来道:“能不能让俺和公子同去啊。”

        李景见过大庆的身手,对大庆点了点头:“如此也好,老夫保举你做个小将如何?”

        大庆摇了摇头:“俺爹就让俺跟着公子,公子不做将,俺也不做,俺跟着公子做火头军。公子身子单薄,万一有

        人欺负他咋办。俺要跟着公子。”

        李景点了点头,对大庆的人品很是满意:“如此就暂时委屈你了,。呵呵,军营之中。以猛当先,不问出身。京

        中八营乃是军中精锐,贵胄子弟在那里也都多任偏将。有些将门之后特意做兵卒。军中不比庙堂,即使出身再高,

        没有胆识,人家也瞧不起。大庆,泰儿就拖你照顾了。”

        大庆点了点头:“老太爷放心。有俺大庆在,俺就不能让公子受委屈。俺先去收拾一下。”

        看着大庆离去的背景,李景心中叹道,泰儿,你性情顽劣。遇强则强,回京之日便斗赢大食国王子。风头太胜了

        。如今朝中太乱。多少人都盯着你呀。老夫是怕你年纪太小。万一卷入其中。祸福未知啊。还望你体谅老夫。切莫

        再给老夫惹麻烦了。

        清晨,燕儿伺候李泰穿戴妥当,看着李泰,燕儿眼眶欲红:“少爷,军中不比相府。如不适,便回府上。老太爷

        自会担待。”

        李泰摸着燕儿地脸笑道:“燕儿,其实从军对少爷来说是好事,说实话,在相府虽然有家人。但少爷总觉着不能

        让自己随心所欲。少爷想打破这个框架,可是还怕家人伤心,如今从军了。便是让少爷解脱了一般。燕儿应当高兴

        才是。来。把弩给我放到包袱里。”

        “公子。怎么样了?”大庆进屋问道。

        李泰看着大庆:“潘哥,兄弟对不住你了。没想到你也要当火头军了。”

        大庆嘿嘿一笑:“公子无需内疚。只要给口包饭吃便可。嘿嘿。跟着火头军长。必然会吃的饱啊。哈哈。”

        李泰笑道:“如若这样,潘哥定可放心。兄弟一定照顾好你。哈哈。燕儿。少爷该走了。平时多照顾自己。别让

        少爷担心。等少爷回来看见你瘦了、哼,家法伺候。”

        燕儿眉目含泪,强笑道:“燕儿等着少爷回来。少爷,燕儿有些不适,就、就不送少爷出门了。”

        李泰点了点头,替她擦掉眼泪,看着燕儿的一双美目:“燕儿,等少爷回来。潘哥。咱们走。”

        两人来到大厅,见到蔻英与二娘。李泰施礼道;“娘,二娘,泰儿去了。”

        让李泰意外的是,蔻英与二娘并没有哭泣,蔻英笑道:“娘一直担心泰儿不能从军,如今踏入军营,必要忠心为

        国。不可懈怠。泰儿虽被陛下封为平食郡王。奈何军中不比庙堂。你这郡王的身份还是藏下来得好。老太爷特意安

        排到虎烈营,便是不想让你们跟京中之人有所瓜葛。泰儿,大庆,你们两人在海州便已相识,一路来到京城实在不

        易。如今入了军中,可要互相帮衬啊。呵呵,看我,话又多了不是。门外备有两匹快马。你们去吧。”

        李泰点了点头“娘,二娘,孩儿这便去了。泰儿不能承欢膝下。还望二老保重。大庆,走!”

        见到李泰离去,二娘忍不住掉泪:“泰儿身子骨单薄,怕是要被欺负啊。老太爷也是,如今快过年了。天又如此

        寒气。当真怕泰儿承受不住。”

        蔻英笑道:“老太爷自有打算。呵呵。妹妹不必担心。唉。现在担心的应该是泰儿千万别惹祸啊。这孩子。想做

        什么便是什么。在相府里还好点。也就是偷食锦鲤。要是到了军中。怕不知道惹出什么乱子呢。唉!”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