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京城轶事 第五十六章 踏入军营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两人骑在马上奔驰,李泰道:“潘哥,不对啊,怎么说咱们也是从相府出来的。为何连个引路的人都没有?”

        大庆道:“夫人说了,别的子弟都是自己参军。相府自然要这样。”

        李泰笑了笑。没说什么。骑在马上,不时观察两边的景色,此时已经严冬。路上的树枝都已枯黄。骑在马上感觉寒风刮脸而过。虽说不算罡风,却也刮的较疼。

        “公子,快看,咱们到了。”

        李泰随着大庆看过去,只见前面青番成片,延伸几里,旌旗飘展,杀声入耳。周围用木头围起栅栏。栅栏中间有一道可以移动的木墙,上书三个火红大字---虎烈营。木墙两侧八人站立。身后有两个高三丈的木塔。不时的有人向远处眺望。李泰望着前方笑道:“潘哥,咱们到了。哈哈,脱离了相府,我李泰又回来了。”

        大庆嘿嘿一笑:“公子。俺觉着你现在跟在海州的时日很是相像。但俺还说不上来。”

        李泰笑道:“我也说不上来。哈哈,反正就是高兴,兄弟,咱们要进军营了,跟着我唱,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

        “来者止步,此乃虎烈营要地。闲杂人等回避。”

        大庆连忙掏出书信递了过去,那人拿过信后走回营中,不久带出一人。只见此人身高六尺。腰圆体胖。脸色黑红,肥头大耳,大眼浓眉。酒糟鼻子。貌似体重得尽三百近,穿着青色大褂。大褂上印着一个总字。上面布满油渍。肥厚的嘴唇见到李泰到来露出一口黄牙。“尔等便是新来的火头军长?”

        大庆刚要张嘴,李泰连忙下马抢先道:“正是。正是,出来贵地,还请多多关照。在下姓李。单名一个泰字,不知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

        那人笑道:“李泰。呵呵。好像跟陛下封的平食郡王一个名字。呵呵,我姓孙,单字一个吴。你就叫我孙大哥便可。你们跟我来吧。”说完,带着李泰进了军营。

        孙吴在前面走着,李泰不时的左右看了看。.崭新地旌旗高高飘扬。前面杀声震天,李泰紧走两步跃过一个木墙,只见这院子占地最少几百亩,地下黄土翻腾,上面兵马骑过。只见当中一人披着红色的披风,骑着高头赤马,双手握着一对大锤子,高声一喝,后面士卒齐声呐喊。呼啸着向对方冲去。李泰看到这里一拍手:“好一员大将!当真是威猛的紧呢。”

        孙吴笑了笑:“那是,这可是咱们虎烈营地小将!呵呵,这些可不是你看的。走吧。你看地在里面呢。”

        李泰一笑,没有言语。跟着孙吴来到最后一片帐篷。只见此处到处摆放着粮草。周围放着几十辆大车。还未等看完,就听孙吴喊道:“丙火的人出来。你们的火头来了。”

        话音刚落,中间的五顶帐篷中走出二十人。身高各异,年龄不一。见到孙吴来到,都点头招呼,孙吴指着李泰说道:“这便是你们新来的火头。叫李、嗯,李泰。大伙以后就听他地吧。”

        大伙一一跟李泰见礼,李泰回礼后,孙吴道:“李泰,你们就住这吧,咱们虎烈营每个***有五顶帐篷,这五顶帐篷是你们的。前面往后的帐篷是甲火,乙火、丙火、丁火、戊火、己火、庚火、辛火、壬火、癸火、知道了吗?有什么不明白的问这里的火记。话音刚落,就见人群中走出一个年纪大约四十的老者。走到李泰身边施礼:“小人便是火记程元,专管一些丙火的琐事,火长要是有什么不明之处,小人定当给火长解答。”

        李泰心道,嗯,这个职位类似于副***长嘛。呵呵,有点意思。见到那人施礼,李泰连忙还礼道:“在下初到军营,还请多多几位多多照顾。”

        “小人不敢……”几人附和道。

        孙吴笑道:“尔等再此闲聊,一会别耽误了起火的时辰。要是耽误了时辰。哼,可别怪军法无情。”说完,转身离去。

        众人见到孙吴离去,纷纷接过李泰的行囊请进帐篷。程元道:“都别忙活了,与我见过火长。”众人在程元身后站成一排,鞠躬抱拳道:“见过火长。”

        李泰一笑,连忙一一扶起:“大家都是出门在外地兄弟,别火长火长的,听着好生别扭。如不嫌弃,咱们当兄弟相称如何?程大哥,这里就你年长,咱们都叫你程大哥吧。呵呵,兄弟刚进军营,没见过什么世面,还请大伙帮衬着些。我在这里谢谢大伙了。”李泰几句话说到大家心里高兴,纷纷与李泰见礼。接着又介绍大庆给大家认识。大庆虽说***,但却是憨厚。没一会便和大家称兄道弟。程元看在眼里高兴,但心里却是不怎么舒服,按说前面的火长走了之后,应当轮到自己。谁想到上面居然有调来一个。唉,也怪自己没有门路。要是也想眼前之人那就好了,年纪轻轻便当上了火长,前途不可***啊。如果李泰此时知道了他地想法,当真是不知如何是好。

        程元道:“李兄弟,咱们快到起火的时辰了。你今天刚来。先坐着,看着咱们干,要是哪里不对,您就言语一声便可。如果无事,还请李兄弟把军令背下来。如检官提点未答,可是要挨鞭子地。”军令?李泰一愣。什么东西。我一个做饭地还要背军令,转念一想也就释然。接过程元递过来的纸一看,原来有十七条,李泰一笑问大庆:“潘哥,你也是将门虎子,可曾会背?”

        大庆笑道:“这有何难,听我背于你听。

        其一:闻鼓不进,闻金不止,旗举不起,旗按不伏,此谓悖军,犯者斩之。其二:呼名不应,点时不到,违期不至,动改师律,此谓慢军,犯者斩之、

        其三:夜传刁斗,怠而不报,更筹违慢,……

        其四:多出怨言,怒其主将……

        其十六:主掌钱粮,给赏之时阿私所亲,使士卒结怨,此谓弊军,犯者斩之其十七:观寇不审,探贼不详,到不言到,多则言少,少则言多,此谓误军,犯者斩之。

        如何?俺背地可对?”

        李泰点了点头:“潘哥当真好本事,呵呵,让你背得我头都晕了、当真是不简单啊。”

        大庆嘿嘿一笑:“俺从小便背诵军令。自然会背。”

        正和大庆聊着,发现众人已经开始忙活了,李泰也不好闲着,不时的走走瞧瞧。见到程元在忙,笑道:“程大哥若是无事,咱们边做边聊如何?”

        程元笑道:“行啊,咱们边切菘边谈如何?我叫他们多搬些进来。”

        菘?什么东西。看到程元拿出此物,李泰心道,原来是白菜啊。呵呵,还以为是什么呢?

        程元道:“兄弟,你问吧。李泰道:“咱们这平时都吃什么?难道只有白……嗯,菘吗?”

        程元笑道:“哪能呢,咱们这还有芸苔菜呢,若是道了打春之时,还可吃上笋呢。平时咱们都吃黍米。”

        李泰点了点头,心里有了计较。又问了一些日常生活,程元也都是对答如流。这让李泰明白了很多军营的事情,闲来无事。便与大庆帮帮忙。大家伙也都乐呵乐呵。

        李泰笑道:“潘哥,今日是咱们第一次踏入军营,咱们可是要管一千人的伙食呢,这样,你去山上打点猎物,咱们炖上,多少是个心意。也好让他们知道。这里换人了。”

        大庆点头:“哎,那俺现在就去。呵呵,刚才来的时候就看见这山上猎物不少。俺去打只***吧。”说完,转身而去。

        程元道:“这人身手竟然如此了得?单人便敢上山猎此大物?”

        李泰笑了笑:“我那兄弟本事大着呢。片刻之间就能回来。对了,咱们管哪些人的伙食?”

        程元笑道:“京城精锐之营一共八个。每营一万人,每千人一组,分别按照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分成十组。咱们丙火组就管丙组的吃食了。”

        众人聊了一会,便见大庆抗着一只***回来。大家伙一看果然如此,不觉对大庆高看一眼。李泰也没含糊,赶紧命人将***开膛,二十多人同时将着大***切成小块放进菜里。待火候一到,顿时满屋生香,李泰笑道:“今天潘哥当算首功,来,这几块大的都归你。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