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京城轶事 第六十章 万人群殴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正午

        虎烈营

        偌大的兵场上,站满了十个方队,每队都是盔甲鲜明的将士。手持木棒,目视前方,一阵风过,战旗烈烈,李泰和大庆带着丙火成员爬在不远的粮草堆上看着左前方奔来三匹高头骏马,头马雪白。没有一丝杂色。马上端座一人,年纪五十左右,白眉胡须,一双三角两眼泛光,嘴唇微薄,李泰看在眼里想起打猎之时的双胞胎心道,果然是父子。呵呵,眼睛长的真像啊,只见他身穿白甲,头带白盔,脚蹬八宝琉璃靴,右手提着马缰,左手按在佩剑之上,环视众人。

        此人身后。跟着两员大将,其中一人是李泰昨天见过的。另一人身材与他相仿。穿戴一致,鞍前却挂着一展大刀。大庆指着那人道:公子。那把刀不错。”

        李泰笑道:“潘哥喜欢用

        大庆摇了摇头:“除了刀实在没啥用的。”

        “潘哥,你这身板,用狼牙棒合适啊。这样。你做一个像他那么长的狼牙棒,然后这棒子上面还是朝天尖,这样,可以砸人。可以刺人,碰到他那样的大刀,一个照面就给他砸下去。不用停留就是一***。怎么样。帅吧。”

        大庆想了想,笑道:“公子。此样兵器甚是怪异。狼牙棒头上哪有带尖的。不过让公子一说,想来却是好用。嘿嘿,等俺有银子了,去京城打把浑铁的。那才是嘞!”

        李泰笑了笑:“银子我掏,只要回京咱们就找个好铁匠打一个。快看。好像要开始了。”

        程元爬在旁边笑道:“似兄弟这样的身板,用那物件当真是威风的紧呢。”

        大庆嘿嘿一乐:“行啊。等俺回京了就打一个。快看,那个将军来了。”

        “护国将军到……”

        唰,万人单膝跪地高喊:“参加护国将军!”

        年顺天点了点头:高声喊道:“诸位将士。今日乃选兵之日。杀入前二者,当随本将***与陛下献武。汝等要全心齐力。待选出前二之时。本将军有赏!”

        “喏!”

        年顺天看了看左右高声喊道:“鼓声止。尔等开战,监军站于台前。有打胯下之举者!有临战不前着,有鸣金不停着,重罚一百军棍。击鼓!”

        “必胜……必胜……必胜……”万人齐声呐喊。声彻九霄。大庆看在眼里,激动的满脸通红。

        瞬时。满场黄土翻滚。各组兵卒跑回自己地位置。李泰望向丙组。只见丙组手持木棒,警惕周围。鼓声一停,顿时杀生震天。万人从十个方向高举木棒向场中杀去。顿时。黑压压的人群汇聚到一起。十组相遇,举棒就打,一个照面,最先冲进战圈之人便倒下了一半。

        李泰心道。如此下来。每组都是一对九。如此混战,能留下来的都是精英了。

        渐渐地,场上之人开始慢慢分开。彼此都在挑选对手。但是不管是谁。刚***一个,就被后面一闷棍***。还未起身,就被淹没在人流之中了。”

        李泰望去。只见丙组之人事先想商量好一般,在混战之中慢慢围成三个大圈。脚下一动。三个圈便开始在阵中转动起来。然而,多余九倍的人流丝毫没给他们机会。彼此地混战。马上就将他们再次冲开。李泰叹道,看来我还是忽视了别人的力量。唉。没见过世面的人就是不行啊。

        大庆在边上急的直拍粮袋:“你们到是围成圈啊,公子不是告诉你们要喊吗。一路看中文网首发到是喊啊。往外冲啊,哎呀,怎么又给冲散了。”

        此时,丙组之人都在刚刚围成的圈被人流再次冲散,只有一百多人围成一个小圈不断地在阵中左右摇摆。李泰心道,没有训练过。怎么讲都是不行啊,唉。昨天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这可是一对九啊。

        场中杀声震天。外面战旗飘扬,年将军座在台上,缕着胡须不住的点头。身后两人看来也是明显的稳不住,估计将军要是不在。早就杀进重围了。

        就在此时,丙组的千总已经被打翻在地,眼看着一个棒子当空而下,突然,身边冲出一人用肩膀迎了上去。千总拿起棒子对着敌人的脚根扫去。待敌人倒地,千总回身说道:“兄弟,谢了。”

        李泰看在眼里,点了点头,因为替千总硬抗的不是别人,正式昨天第一个要往后倒的大汉。

        那大汉道:“千总不必谢我。只要咱们组能挺住,俺就是死了也愿意。:”千总激动的点了点头,高喊道“丙组地兄弟,咱们年年进不去前二。今天一定要冲进去。兄弟们。杀啊!”

        “杀啊……丙组的兄弟们。杀啊……”

        一石激起千层浪,丙组之人高举木棒奋勇向前,千总高喊道:“围成圈,围成……啊!”

        “千总……千总……”刚才的大汉见到千总倒地,高声大喊:“兄弟们,围成圈,围成圈,把后背交给兄弟们。快围啊。”

        然而,不管怎么喊道,在万人呐喊声中始终是沧海一粟。不是丙组不勇猛,实在是敌人太多了。李泰叹了口气,低头不语。好虎架不住群狼啊!

        “公子,快看,围成圈了。快看。那几十人围成圈了。”

        李泰抬眼望去,只见丙组地人慢慢的向刚才地大汉靠拢,而刚才他已经是遥遥欲坠了。

        李泰只是一个大学生,即使再幻想自己征战沙场,不过也是想一想罢了。然而,今天见到如此万人手持木棒混战在一起。激动,慌乱之情油然而生。

        “公子。快看,快看啊,围成第二个圈了。”大庆推了推李泰。李泰一笑:“看见了。看见了。他们当真是训练有素,在这么多人里还能围成圈。着实不易。”

        渐渐地。场上丙组之人迅速的向圈中靠拢。不由自觉地都将后背交给了自己的战友。虽说外面地压力很大。但最起码他们一部分人不用腹背受敌了。

        李泰长长的吸了口气,爬在食袋子上看着场内的情景,这些人中,当真有些猛将,被人围在中间依然斗志不减。有地人已经被打到在地,有的人更是被当场打晕过去。看着他们。李泰才真地明白了气势的重要,如此简单的兵器,就是人与人的抗争。看来,能想出让他们手持木棒相斗之人,必定是了解战争的根本,李泰一笑,靠。人家都是沙场老将。能不明白吗?

        场中丙组之人慢慢地围成了圈,不时的与外面厮杀。这时候。不知从哪里冲出一百多人,对着丙组就杀了过来。那人力大的紧,只是一个照面就能把对方的棒子打掉。一手抓住脖领就能将人扔了出去。几棒横扫而过。圈中立刻被撕出一个大口子。口子一破,整个圆圈都被瓦解。在人流的攻击下。丙组之人再次分解。

        “唉!”大庆一拍袋子:“***气死人了。刚要成圈。现在又散开了。”

        丙组之人此时已经被打的分不清东西了。千总被人搀扶着苦撑。见到丙组之人节节败退,不由大急喊道:“兄弟们。杀啊。咱们丙组不能输啊,不能输啊。杀啊。杀啊……”说完,甩开搀扶之人。拿着木棒向前面冲去。然而,刚刚举起木棒,就被人家拦腰一棒,随后脚下一个横扫。千总被***在地。

        台上的大将看着人群点了点头,不时的跟后面两人说上两句,身后之人虽说是跟着点头。但眼睛却是死死盯着战场之上。

        此时,场上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已经有尽千人倒下,丙组的人此时也大部分体力透支。前后围了三圈都被别人冲开,有不少已经拿着木棒支着地面,摇摇欲坠。然而,战争就是这么残酷。还没等缓解一下就被他人一棒***。李泰仔细地看了看场上,几乎每组之人都是奋勇向前。有不少已经打红了眼,躺在地上来回的翻滚。有的人虽被打翻在地,却是拿着木棒横扫。不时嘴里大喊,表情甚是狰狞。

        让李泰意外地是,丙组的千总当真是抗打,两番被***在地,依然可以站起身来。看着丙组之***多数都被打地节节后退。脸上地焦急溢于言表,他紧皱着眉头盯着场上,良久大声喊道:“兄弟们,是爷们的跟我冲啊。咱们就是死也要杀进前二,争取回家看老娘啊。”

        “回家看老娘啊,甲组地兄弟们。冲啊……”

        “杀啊……丁组的兄弟们。杀啊……”

        “壬组的兄弟们,杀啊。

        “兄弟们,要是让他们赢了,咱们戊组就会不去了。杀啊。”

        渐渐的,众人似乎都被点起了回家的***。高举木棒,对面厮杀,一时之间杀声震天。黄土扑腾。站在大将身后的两人明显压抑不住,不断的向将军抱拳。将军点了点头。拿两人对视一眼,将兵器放在一边,扔到上衣,手持木棒,高喊一声杀进重围。一个照面。木棒一扫,丙组之人顿时倒下四五个。众人见到小将杀入重围。马上就有几个胆大的之人冲了上去。那两位小将拿起地上的木棒,双手挥动,左右开工,一时之间,***数人。

        而就在此时,其中一员小将哈哈大笑:“甲组随我冲啊。”

        另一人一笑:“乙组随我杀敌!”

        顿时,众人好似有了主心骨一般,一部分***喊着:“跟着将军,杀啊。”

        两个小将的掺入,让杀声更大。士气更浓,甲乙两组士气如虹,对着周围之人奋勇杀来。士气锐不可当。

        李泰看了看周围的人,各组之***多数都没有力气,见到甲乙两组有主将带领,立刻有了一丝慌张。李泰不觉叹道,将士当真是兵之魂啊。就在思路还未停下之时。突觉身边一道身影而过。李泰一抬头,只见大庆冲向战场,边跑边脱掉上面的衣服。从地上捡起两根木棒。赤着上身,对着阵中大喊道:“丙组的兄弟别怕。俺来助你们。军中小将,可敢前来与我一战。杀啊……”说完,高举木棒,脚下生风,对着场中杀去。

        李泰苦笑道:“大哥。您是干嘛呀。咱们是火头军啊。”可是看见自己的兄弟冲了上去,李泰看了看自己地身板,一咬牙,站在粮草堆上喊道:“兄弟们,虽说咱们是火头军,但是咱们都是丙组之人,如今丙组被人欺压,诸位可敢跟我上场杀敌?”

        丙火人员看了看李泰,又看了看场上问道:“火长。咱们上场行吗?”

        李泰一笑:“妈的,他们连小将都上来了。咱们火头军凭什么不能上。你们不去。我自己去。”说完,跳下粮草堆。奔着场上杀来。

        丙火之人见到火长如此英勇,一咬牙。都跟着跳下。程元喊道:“火长,等等。咱们一起去,兄弟们,跟着火长杀啊。”

        此时,将台之上,年顺天看着大庆光着上身向场中奔来,手下全无一合之人,在他身后,跟着一群青衣,打头的是一身子单薄之人,身上印着一个大大地丙字。他们在地上捡起木棒向场中杀来。年顺天眉头一皱,这火头军上来干什么?

        大庆在前面开路,手下全无一合之人,回头看见李泰到来,连忙跑到身边问道:“公子,你怎么来了?”

        李泰笑道:“靠,你都下来了,我怎么能在上面看,既然下来了,索性就闹大。兄弟,你嗓子大,告诉丙组的兄弟们向这边靠拢。”

        大庆点了点头,对着场中喊道:“丙组地兄弟们,火头军来了,快往这便靠啊。”

        丙组之人看见大庆入场,士气顿时激扬,看见火头军手持木棒跟在身后。而打头之人就是丙火的火长,丙组兄弟高兴的哈哈大笑:“火长,火长。俺们来了。兄弟们。火长来了。火头军来了。杀啊。大庆一声大喝:“兄弟们向火长靠拢。剩下的交给我。军中小将。别跑。吃俺一棒。”说完,对着场上一个赤身之人冲去,那人听到大庆的喊声,回头一喝:“如此狂徒,本将军来了。”

        话音刚落,两人战在一起,木棒交错而碎。大庆飞起一脚直奔对方脑袋。那人毫不示弱,本想硬炕一下。身体向上一跳,用肩膀对着大庆地膝盖而来,奈何大庆脚力千斤,刚碰上就被踢了出去。大庆落在地上哈哈大笑:“如何,军中小将,不过如此。”

        小将狼狈落地。对着大庆喊道:“尔是何人。为何没有见过?”

        大庆笑道:“俺乃虎烈营丙组火头军。”

        “什么?”小将一笑“火头军也敢来此撒野。难道不怕军法吗?”

        李泰赶上前说道:“怕个屁。本来是兵卒厮杀,为何你这军中小将也要上前。欺负我们丙组没有吗?”

        “甲组势弱,将军派我鼓舞士气,我乃奉了将军之命。”

        李泰道:“我呸,你就是想过手瘾,谁不知道啊,你看你刚才憋那样。今天让你好好过过瘾,大庆,揍他。”

        大庆紧穿两步喊道:“俺受了丙组火长之命。你可敢迎战?”

        小将不甘示弱:“本将会怕你。杀!”

        话音未落,两人又战在一起,李泰看着场上喊道:“丙组兄弟,聚在一起,聚在一起。别散……啊!”

        “公子……”

        腰间传来一阵疼痛,李泰咬牙往去,只见一个兵卒拿着木棒对着自己奸笑,随后当头一棒落下。李泰向后一滚,“潘哥别管我。”李泰边喊边跑,瞬间拖下青衣大褂,待那人追上前来,一回身,将衣服扔在那人头上。那人用棒子一顶,李泰对着那人手腕就是一下。只听一声惨叫,那人捂着手腕蹲在地上,李泰的青色大褂刚好从头蒙下,趁你病,要你命,李泰拿起木棒就是一顿神打。奈何体力不支,瞄向身后丙组***之地。一口气跑向圈里。看见周围都是自己人。不由的喘了口气。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