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京城轶事 第六十四章 一切行动为了吃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兄弟。想到办法了吗?”程元走过来问道。

        李泰笑道:“还可以,先试试再说吧。”说完,站起身喊大庆:“潘哥。小潘。金莲啊。”然而大庆当真是刻苦训练。一边高唱团结。一边练习双截棍。全然没听见。而且,居然还很投入。居然自己会这么唱。“团结就是力量,哈!团结就是力量,哈!这力量是铁,哈!这力量是钢,哈!”

        李泰哈哈大笑。心道,这也不合拍啊,你应该这么唱,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嘿,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嘿。哈哈,可乐死我了。“潘金莲的潘、武大郎的大,西门庆的庆。潘大庆。”

        “嗯。公子。您叫我?你刚才喊那三个人是谁啊?”

        李泰笑道:“是谁不能告诉你。嘿嘿,我说潘哥。能不能借你手下兵卒用一下。嗯。五百人可好。而且咱们要出军营。”

        大庆一愣:“公子。不可啊,军营哪是随便出入之地。咱们火头军到也罢了。可是兵卒没有主将命令。谁敢出去啊。公子。不是俺不帮你。实在是……”

        李泰一笑:“潘哥。放心。哪能难为你呢。你这样。你去找将军,就说为了让将士吃饱饭。打算用五百人去江边挖上五十个大坑。每个坑都跟江水相连。然后将鱼饵扔到大坑之中。本为冬季。虽未冰封,鱼儿吃不到食,这样,便可将鱼儿引到坑中。呵呵。每天派人带着网去捞鱼,咱们丙组就能吃到鱼了不是。嘿嘿。如何。而后你在说为了教他们练习箭法。打算每天再派二百人轮流上山打猎。反正现在毫无战事。咱们丙组还要***。既然有了吃食。还能练习箭法。将军肯定能让咱们去。要是这个法子好。说不定将军要让全营都效仿呢。呵呵。这么多山。这么大的江。咱们天天吃这菜。对得起谁啊。”

        大庆嘿嘿一笑:“行。那俺跟将军说说。嘿嘿,俺就知道。跟着公子肯定能吃上包饭。俺现在就去了。”

        看见大庆离去的背景。李泰心里感慨。唉。潘哥如此身手。为了我竟然如此委屈自己。如今当了小将。我要是不为他手下考虑。当真是不够兄弟了。

        收回思绪。李泰回到自己帐篷之中,开始琢磨还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吃食。

        “李兄弟,李兄弟!”程元进来打断了李泰的思路。

        “程大哥。什么事?”

        程元一脸兴奋“兵部给咱们送***肉和白米白面来了。您快出来呀。“今日什么日子?”李泰问道。

        “今日腊月初一了。”

        李泰点了点头:“唉,天要大冷了。走吧。出去看看。”

        来到外面。看见满满四车地食物,李泰当真是高兴,满满的一车***肉。两车白米,一车白面,李泰心道。这样还有点架势。天天吃那破白菜有什么意思啊?”程元问道。“程大哥,此事不必问我。你自己瞧着放就是。这些够咱们吃几天的。”

        “要是省着吃怕是够吃五天地了。李兄弟啊,一会多留一些于你。整个月都不用吃菘了。呵呵,咱们在给你和大庆,哦,现在该叫潘将军了。给你们俩单做如何?”

        李泰一笑:“程大哥,还是跟别人一样吧,大庆,嗯。潘将军饭量太大。不留。我着身板留了也是浪费。算了。都卸下去吧。晚上咱们就吃。”李泰心道。妈的。那五天以后不还是要吃***食不成?靠。可要了我地亲命了。昨天晚上都没吃饭,饿的我半夜都醒了。做梦都梦到牛肉干了。那味道。妈的。越想越饿。嗯?牛肉干?回头又看了看车上的***肉。又看了看白面。脑中一闪灵感而过。哈哈大笑。妈的。老子不用过苦日子了。

        程元正要找人卸货,看见李泰大笑。走上前去问道:“李兄弟,笑什么呢?”

        李泰笑道:“程大哥。给我留一快。嗯,小点地。咱们先试验一下。要是好了。把肉全做了。你们先去卸货吧。”

        接过程元给的肉。李泰走进帐篷,找来刀,先切成***,然后做锅烧水。将肉放下去掉血丝。捞起冷却,原汤待用。将汤中放入盐、找了半天,竟然没发现别的调料。李泰转在原地气的好悬没把帐篷点了。“程大哥,程大哥。”

        程元跑来问道:“李兄弟。什么事?”

        “咱们除了盐还有什么?”

        “再没什么了。”

        李泰道:“咱们天天吃饭,就一种调料?”

        程元点了点头:“以前也有,可是火长们都不用。时间长了。总火长就不发了。咱们这也就将军和小将那里还有些。”

        李泰点了点头:“行,把火熄了。我现在去找总火长去。向他要一些便是了。”

        程元拦住:“李兄弟。别去了。那人可是不好说话呢。”

        李泰一愣:“不好说话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向他讨要咱们应得的调料。又没向他自己要东西。真是的。”程元叹道:“李兄弟啊。你等等,我挑几块上好的肉给你拿着,咱们去一趟别空手不是。唉。咱们总火长那人,便是想要一点威仪。送点肉。礼节上好看。要起调料也方便一些。”

        “啥?**,咱们这都吃上***食了。还要孝敬他,老子不上将军那里抢东西就不错了。靠。你今天什么也不用拿,我看看他给不给。妈的。哪怕帮他干点活都成。居然敢管我要吃的。靠。”说完,也不理众人,大步走出院子。

        程元连忙追上两步:“兄弟呀,咱们都出门在外。可别跟着他犯劲了。人家是当官之人。正压着咱们呢。你刚来。还不熟悉。要是那调料可用可不用。咱们便不去寻他地晦气。要是非用不可。依我看,还是拿点肉吧。咱们这也没别的物件。这肉还说地过去。”

        “不行,他要是敢这么做。待咱们丙组没粮之时。小爷我敢把他煮了。你信不?妈地。”任由程元如何劝说。李泰怎么也是不干。最后没办法。只好跟李泰一起来找火长。

        两人走出院子。在程元的带领下来到火长这里,李泰心里笑道。我说这么牛呢。原来人家是给护国将军做饭地啊。呵呵。给司令做饭地。是应该牛点。咱们必定是在人家手下嘛。还是说点好话吧。反正好话也不要钱。

        两人走了进去,看见孙吴在座在椅子上喝茶,程元连忙上前施礼:“小人见过总火长。”

        李泰走过去抱拳:“见过总火长。”

        孙吴点了点头:“尔等前来何事啊?”

        李泰上前两步笑道:“火长啊,丙组没调料啊。就一种盐,咱们想跟您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给点别地调料。”

        孙吴一抬头:“嗯?能***城八营了,口味还变刁了呢。李泰,我是看在你是我好友侄子地份上才给你这么个管事。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当初给你们你们不用,现在还要来了。没有。”说完,挥了挥手。

        李泰一愣,回头也就释然,肯定是家人不想让他们知道。算了,反正李泰也没想过用郡王的身份到这里来招摇撞骗。不过看见他居然说句话就赶人家走。心里很不是滋味。李泰想了想,今天主要是要调料的。不跟他犯难。还是哄哄再说吧。

        李泰嘿嘿一笑:“总火长。您就体谅一下咱们吧。天天吃那个饭菜。那些兵卒实在是有点腻了。给点调料。顺顺口味。您看。他们也知道您老的好不是。”

        孙吴看了看李泰,又特意看了看他地手上,笑了笑:“呵呵。李泰,你行啊。你们火头军和丙组是一灶之兄弟。别的火头军都不是。呵呵,你知道吗。现在人家火长对你可不满意啊。昨天就有人过来说你。我是看在你刚来才原谅你的。谁知道你竟然这么不懂事。来这里。一点诚意都没有。还想回去收买人哼,回去吧。哪天再说。”

        李泰吸了口气,心道,***这是明面就要东西了。妈的。再忍忍。李泰走上前去,抱拳道:“火长,您看……”

        啪!孙吴将茶杯往地下一摔。喝道:“滚!出去。黄口小儿,竟安敢如此?别的火长都不用,为何独你要用。莫非还想结党不成。待我禀明将军,将你乱棍打出军……”

        “乱你妈!”李泰大叫一声,飞起一叫踹向孙吴脸面。***。小爷忍你很久了。向你要点调料都如此困难。还能求你什么事。居然还敢骂我。别看你胸肌鼓鼓,你未必会武,别看咱们胸肌平平,打你未必不行。娘的。少爷我是小腿精细,身怀绝技之人,岂容你骂我那孙吴本就臃肿。没想到李泰突然发难。但孙吴也是会武之人。见到李泰动手。两手向上一举,将李泰右腿抓住。顺劲就扔了出去。

        李泰心中一惊。没想到此人竟然也会功夫。看见自己飞向墙壁。不由的一抱脑袋。顿时。浑身传来剧疼。整个屋子仿佛都在转悠。“李兄弟快跑!”程元看见孙吴还要上前,连忙抱住他的腰。

        李泰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下。妈地。胸肌鼓鼓,他当真会武啊。掏出双截棍“***。敢打小爷。”说完,拿出双截棍冲了上去。

        此时。

        护国将军帐!

        年顺天听着大庆说的想法,拈着胡须笑了笑:“不错啊,当真是后生可畏啊。哈哈,看来老夫将丙组交给你当真是对了。昨天刚带兵,今天竟然想到为兵卒谋吃食了。呵呵。老夫甚慰。还有你那兄弟,竟然想出如此捕鱼地方法。呵呵,着实不错。如此也好。先带人去挖坑去吧。其后,每天带出二百人上山打些猎物。如此一来。将士们还可吃些肉食了。唉。咱们大炎不富足啊。京城八营算是陛下精锐了。那不过也是一个月才吃两回肉。火长要是仔细,怕是能吃上两天。要是赶上战事。怕是一月也不占荤腥呢。要是所有的火长都像你兄弟那样便好了。有情有意,你可知道。昨日一战,与你相斗地那两位小将对你当真是赞不绝口呢。呵呵,他们还说,底下地兵卒现在都羡慕丙组之人呢。能与火头军如此相处。当真不易啊,老夫也是年少当兵,自然明白其中道理。有的兵卒常常刁难火头军。这个差事也不好做啊。哈哈,对了。今天军中到肉食了吧。让你兄弟好好给大伙做一顿吧。告诉他。要是他做地好,老夫把两队的伙食都交给他。做的再好,给五队。不行老夫让他当总火长,专门管咱们虎烈营。呵呵。去吧。”

        大庆喜上眉梢。抱拳道:“我替我兄弟谢谢将军了。末将告退。”

        “哦,等一下。老夫给你一令牌,拿他可以带兵出入军营。但切忌。每次不能多于两百人。今天现代五百人去吧。如果此法可以捕鱼。老夫让全营仿效。呵呵。”

        大庆领命而去。谁知道刚走到军帐门口。就听到外面喊道:“报!”

        “进来!”

        一个兵卒挑帘而入,跪倒在地:“报大将军。总火长和丙组的火长打起来了。”

        大庆连忙跑到将军那里。刚要抱拳为李泰求情说。就见将军一摆手:“去,把两人带过来。妈的。先每人五十军棍。然后带进问话。混账,敢在老夫军营撒野。看老夫怎么收拾你。”

        大庆一惊,心里说道,俺的娘啊,我的活祖宗啊。这么一会不见,你咋又惹祸了呢。

        啥也不说了。求点推荐和推荐票,实在是太少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