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京城轶事 第八十一章 相聚的感觉太好了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行人跟着国主返回含元殿,看着满朝的文武。天子言道:“诸位爱卿,都散了去吧。三弟、四弟,泰儿,跟朕来。”

        来到祥鸾阁,李泰边走边看。这个地方以前没来过。不错嘛。呵呵。当真不错。

        “泰儿,看什么呢?”

        听见李景问话,李泰笑道:“爷爷,想没想我?我可想你了。”

        李景一愣,对李泰这种直白的表白很是不习惯。但却是感觉心里暖暖的。摸着李泰的头一笑:“一会陛下问话,定要据实相告。”说完,叹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好端端的叹什么气啊。真是的。跟着李景走进房间,四处打量了一下。嗯。这个地方应该就是这些老头子秘密商议之所。给人的感觉很隐蔽。很不错,这桌子都是红木的。

        天子看着李泰笑道:“泰儿,你立下如此军功。想让朕怎么赏你啊。”

        李泰嘿嘿一笑:“陛下,臣……嗯,孙儿不想要什么赏赐。嘿嘿,孙儿连营中的兵卒都打不过,就会做些吃食。陛下时才已经赏赐完了。孙儿也拿到四十两呢。还能回家过年,多好了。”

        天子笑了笑:“你说的是真话。”

        要赏你就快点。这人怎么这么墨迹呢。看到天子问话,李泰笑道:“不用了,不用了。谢谢皇爷爷了。”

        天子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么便将做肉干,还有什么面的配方交出来吧。”

        “行。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请给孙儿一张纸和笔。”

        “自己去写,笔墨纸砚都在那里,没看见这房中没有下人吗?你想让谁伺候你?”

        李泰看了一圈,也是。房中一个天子,一个元帅,一个宰相。谁都不合适,还是自己来吧,都在桌子旁边。李泰羡慕的摸了摸桌子。唉。太好了。太漂亮了,你看这手工,你看这纹理,天呢。这纹理是天然的啊,这得祸害多少木头啊。唉,就是没有抽屉,失败,。太失败了。

        看见李泰贪婪的眼神,李景喝道:“快写!”

        “哎。哎,这就写,这就写。”自己研磨,自己写。拿着蘸饱墨的毛笔,微微颤颤的在纸上写下了一个方字。挺长时间不拿笔了。生疏了。以前一个手就能拿住地,如今弃笔从戎,廉颇老矣啊!随后。两只手死死握着毛笔,歪歪扭扭的开始在纸上奋笔驰书。一炷香过去了。李泰头上已经涔出了汗水。李景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走到身后见到李泰写字如此难看,抬手就是一巴掌:“混账东西,让你练字,你何曾练过?”

        看着自己写的几个字,李泰哈哈大笑:“唉,爷爷,孙儿我投身军旅。已然不是舞文弄墨的轻狂之时了。想当初我……别……别打……”看见李景又要动手,李泰嗖的一下站了起来。跑到桌子后面:“爷爷,孙儿我当真是不会写字了。从军之时将笔留在家中了。这样,麻烦您老找几人给孙儿拿几根鹅毛来吧。嗯,这不是咱家。你说的也不算。爷爷。您跟陛下商量商量吧。“

        天子哈哈大笑:“三弟啊。有此孙儿,当真福气啊。哈哈。泰儿率真。不必过于管教。字也是慢慢练的嘛。来人。去拿些鹅毛来。”

        皇上就是好啊。让谁出去谁就得出去。看见太监给自己送上洁白地鹅毛。李泰稍微加工了一下。蘸了蘸墨,在纸上刷刷一阵。嗯。很不错。很是不错,看来我还能当才子嘛。明天靠这手字去糊弄小姑娘玩去。

        拿起纸吹了吹,交给李景:“爷爷,给您。就算是您写的吧。”

        李景拿起看了看,送到陛下手上。天子端详了一阵子:“泰儿,可还有这种吃食李泰连忙点头,各自拿出一些放在桌子上。天子走进拿起看了看,闻了闻,看着灰黑色的肉干问道:“此物能食?”

        李泰也没言语,直接拿起一块放到嘴里。笑道:“皇爷爷。好吃的紧呢。来。您尝尝,爷爷,方爷爷,您们都尝尝。”看着李泰吃的样子。李景先是拿起闻了闻,元帅没犹豫,直接扔到嘴里。片刻后,点头言道:“嗯,嗯,此物甚好。甚好。下酒佳肴啊。哈哈。甚好。泰儿,明日在给老夫做些。哈哈,以后行军就吃它了。”

        天子和李景对视一眼。皱眉将肉干放到嘴里。脸上渐渐露出笑容,天子点了点头:“嗯。却是下酒佳肴。不错。不错。明日再做些吧。吃着有点软。再硬些便好。”

        这帮老家伙,真会吃。李泰笑了笑:“皇爷爷,此物当用牛肉做最好。”

        “嗯,明日送去相府一头便是。这面食如何吃法?”

        李泰拿起言道:“此物名曰速食面。分干吃、泡食、和煮食。”其后,叫人上来热水,泡了三碗,三人尝过后,不由地点了点头,元帅言道:“此面味道一般,但却是在一个快字。此物轻便,不管何种场合架锅便可煮食。嗯,不错。陛下,咱们以后就做这两样可好?”

        李泰吓了一跳:“爷爷。此物不可久食,超过一月,身体便会感觉无力。这肉干倒是可以。但成本太高。嗯,孙儿的意思是比较费银子的意思。”

        天子一愣:“人吃五谷杂粮,为何会无力?”

        李泰心道,怎么着我也不能告诉你需要维生素吧。随后,给三位从油炸食品的坏处一一讲解,听的三人云山雾罩。最后连李泰自己都讲迷糊了。反正就是不能常吃。

        天子思量一番言道:“泰儿,此法甚是便捷。但却不是长久之计。唉。枉费朕白白高兴了一场啊。呵呵,不过朕还是要赏你地。有功则赏,有过则罚,这是朕的掌兵之道。但朕也欣慰,有了此物。粮草的调动却是大大提高,如在战时,必然会有奇效。呵呵,泰儿。咱们大炎不富足啊。将士地吃食朕也头疼,如今你做了火头军,会有什么计策吗?”

        李泰摇了摇头:“皇爷爷。此时青黄不接,纵然有了好的计策也是无用啊。如今将士天天吃着白菜。嗯就是菘。时间久了。当真是乏味之际啊。孙儿已在营中做下酸菜。怕是年后便可食用了。”“哦。何谓酸菜?”

        李泰笑了笑,便从自己入军开始。一点一点的讲给他们听,当然了。全是为国的好话。至于跟别人掐架什么地。一字不提。

        天子听完后一叹:“唉。军队的吃食,朕本头疼的紧啊。泰儿,你先回去吧。让朕想想。”

        李泰心中一喜,连忙告退,走出房中不免伸个懒腰。哈哈。要回家了。

        就听里面帅元喊道:“泰儿。别忘了给老夫做肉干啊,老夫明天也给你送头牛。”

        李泰边走边气。妈的。说给赏赐,一点没有。还要吃牛肉。哼。撑死你们这帮老头子。

        在太监地带领下,李泰穿着火军的盔甲走出皇宫,看着皇宫的四周。李泰嘿嘿一笑,别说,一段时间不回来。还有些想了。快回家。快回家。妈地。这年头连个出租都没有。等少爷自己有地盘的。一定弄一批。

        走到大街上,看着四处地吆喝,李泰不时的观瞧,同时,众人也在打量这他。李泰此时虽然穿着盔甲。但里面却是穿着与众不同地火头军服,两样穿在一起。让京城市民立刻有了一种错觉。咱们大炎又添兵种了吧。

        走了许久,转身看到相府,看见管家正在门前等候。李泰站在街头仰天大笑三声,大步流星地向相府走去。

        管家见到李泰到来。连忙喊道:“二少爷回来了。二少爷回来了。”

        “二哥!”一道娇小的身影扑在李泰的怀里。李泰抱起岚儿使劲的转了几个圈,两人都倒在地上哈哈大笑,亲了一下岚儿的脸蛋:“想二哥没?”

        岚儿使劲点头:“想,可想了呢?”

        “哈哈。二哥也可想你了呢。哈哈。好岚儿。给。肉干。吃吧。”

        岚儿拿起肉干放到嘴里。嚷嚷着好吃。李泰看着自己地妹妹。就是不明白。咋这么喜欢她呢。抱着岚儿来到门口,发现没人迎接。李泰一愣:“福伯。娘亲呢?“

        福伯道:“二少爷,咱们相府规矩。参军回家,必然要请安呢。夫人和二夫人在等着你呢。”

        李泰笑了笑:“谢谢福伯。我这便去给娘亲请安。”

        走进府内,离着好远,李泰便喊道:“娘,二娘,我回来了。”走进屋内,看见蔻英与二娘坐在那里,李泰连忙跪下磕头:“娘,二娘,泰儿回来了。”

        二娘上前连忙扶起,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结实了。结实了。呵呵,好好。近一月不见,泰儿结实了。”

        蔻英走上前摸着李泰的头,笑了笑,李泰望着蔻英,看着他慈祥地目光,突然一种依赖的感觉涌上心头。不觉趴在蔻英的怀里哽咽道:“娘,我好想你。”

        一句话说的蔻英双眼含泪。这是自己最娇惯的儿子。如今去做个火头军,回来没有一丝怨言,还竟然如此懂事。摸着李泰的后背。蔻英点了点头:“嗯。娘也想你。快。让娘看看,呦,泰儿当真是结实不少呢。”

        众人见面喜笑颜开。岚儿走到身边伸出小手:“二哥,还要”

        李泰笑了笑。又掏出一把给岚儿:“还有呢,给。娘,二娘,您们也尝尝。嗯。这些给燕儿。陛下说了。明天给咱们家送头牛。让泰儿给做牛肉干呢。嗯,元帅也说送头牛呢。”

        蔻英一愣:“哦。这是我儿发明的吃食。”

        “是呢,娘,看。好吃不?”

        两人尝了一口。顿时连连点头,二娘道:“泰儿,快去梳洗一下。老太爷回来咱们便用膳!”

        告别二老,李泰还没来到自己的院子,就见到四条身影向自己跑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哈哈。可想死你们了。”

        一个照面。四獒便将李泰扑到在地。说不上来地亲热,燕儿走上来拉起李泰。施礼道:“燕儿恭贺少爷回府!

        李泰挑起燕儿的下巴笑道:“燕儿,想少爷没?”

        燕儿脸色羞红、良久点了点头,李泰哈哈大笑:“不说我也知道你想了。哈哈。少爷也想你啊。走,快进屋!”

        坐在温热的水中。燕儿轻轻的搓着后背,李泰长叹一口气,太美好了,一切当真是太美好了。回家真好啊。

        “少爷。想什么呢?”

        “呵呵,少爷想回家真好。对了。怎么没看到我爹和大哥。”

        “哦,燕儿不知,只听说突厥***我大炎边界,皇上让老爷和大少爷带兵去了丰洲。走了才几日。少爷不必担心,老爷乃是军中翘楚,少爷更是军中虎将,都说打仗父子兵,此去没有战事则罢。如有战事,必定拿得军功而回。您就别担心了。”

        李泰叹了口气:“唉。能不担心吗?刀剑无眼啊。呵呵,不说了。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汪……汪……”

        听到外面犬吠。李泰一愣:“谁?”

        燕儿笑道:“是少夫人来了。呵呵,说来也怪。自从少爷放狗咬少夫人之后,青龙好似于她接下仇怨一般,见一次咬一次。有时给少夫人气的想杀了他。回来怕你生气。便忍了下来。少爷,您不在这几日,少夫人闲来无事边与燕儿聊起你。燕儿便从海州盛宴开始讲起。现在少夫人当真是想你想地紧呢。呵呵。快,快***吧。”

        李泰连忙***,对着燕儿笑道:“唉。燕儿啊。少爷我也想他。真的。呵呵。不和你说了。我先……”

        一声牛鸣。李泰一愣,心道,老死头子。有完没完啊。这就牵来了?

        推开门。见到福伯正在牵着一头黄牛,见到李泰出来忙道:“二少爷,元帅府送来一头黄牛。说是给您地。”

        李泰一挥手:“福伯,麻烦你找个僻静的地。杀了。皮要整张的留好了。所有的下水都留着。真是的。不把芝萌送来。偏偏送头牛。切。”说完,转身回屋。

        “哥哥!”一个娇美地声音传来。

        李泰原地站住。慢慢的回过头来,看着眼前之人柳眉舒展,却是杏眼含泪,贝齿轻咬着唇边。似悲似喜,身穿紫色紧身缎子,双手十指轻扣。给人一中急切的思念。李泰愣在原地,难道这就是相思的感觉吗?当见到她时,突然有种要抱住他的冲动。李泰紧走两步,一把将芝萌抱紧怀里:“芝萌。我想你了。”

        芝萌趴在怀里点了点头:“芝萌也想你。”

        摸着秀发,闻着体香,李泰用力地抱住她,良久才推开看了看。芝萌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就是忍着不掉泪,死死的抓住李泰的衣角。没有丝毫的放松。李泰看在眼里。心道。当真是倔强的丫头啊。

        转身看着福伯正在看着自己。李泰问道:“福伯,。还有什么事吗?”

        福伯看着天上。放佛没听见李泰地问话:“唉。上哪里杀牛呢。是用刀呢?还是用斧子比较好呢?”

        看着福伯渐渐远去,李泰拉着芝萌的手笑道:“怎么瘦了?”

        芝萌低头看着地面:“没、没什么。近日没了胃口。吃的少些罢了。哥哥却是壮了一些呢。呀!”话音刚落,只见李泰抱起芝萌,原地转了好几圈,李泰看着她哈哈大笑,大喊道:“芝萌,我好想你啊。我想你。哈哈。”激动地声音覆盖了方圆N米。燕儿捂着嘴笑。芝萌被李泰抱着,心里说不上来的甜蜜,看着李泰如此洒脱的抱着自己,想起燕儿跟自己说的种种。当真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开心。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