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京城轶事 第八十四 竖立大炎的自由恋爱观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随着李泰慢慢的展开。大家都被这个故事所吸引,从三年同窗,到十八里相送,从马文才逼亲,到墓前祭奠,从坟墓分开。到双双化蝶。李泰此起彼伏的声音将大家带到了一个从未听说过的世界,也让大家见证了一段千古凄美的爱情故事。

        待李泰讲完后。饮干了茗茶,看着众人通红的眼眶,问道:“几位觉着祝英台可是不孝之女”

        看见大家良久才缓缓的点头。李泰又问道:“诸位觉着祝英台可是不知廉耻的女子?“

        大家摇头,李泰又问道:“诸位可想有那么一段轰轰烈烈的事迹?”

        惜花擦拭着眼泪说道:“英台眼见马家迎亲将至,苦思山伯,情深意切,遂舍身取义,悲伤而死,我等都赞其令节,如有一人如此待我,便是死在他的坟前,也是无怨无悔了。”

        吴楚白言道:“梁山伯当真是用情至深啊,能如此相恋一女子。真不知道是对是错。在下也向往有那么一段轰轰烈烈的事迹。但自信不能守一人而独终啊。唉!”

        看着芝萌擦拭着眼泪。燕儿哽咽无声,李泰叹了口气问项霜:“你觉着如何?”

        项霜哽咽道:“霜儿相信良文哥哥会如此待我,良文哥哥说了。他定要在腊月二十五前赶到京城。霜儿也想好了。既然生不能同榻,死后必然同穴。”

        李泰看着大家:“诸位,人的一生都是缘分。能与其相知,相识,相容到相爱。是一段美好的旅程。同时,也是人生中最美的一道风景。有的人,鲜衣怒马,权掌一方,自认高高在上。美貌女子垂手可得。却不知道他正在丢失一份情感。而贫贱的夫妻,柴米油盐,精打细算的度日。相公夹给娘子一块肉,娘子给相公多夹一口饭,这些,在咱们之间是不能感受得到。万物有情,人本灵长。权势与财帛蒙住了人的双眼。长辈地强制扼杀了一段美好的姻缘。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便是青春老去,音容不在,回想当初,可否有一段甜到心里的情感。是否当真是要过着锦衣玉食,同床异梦的生活呢?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在下当初被陛下发配海州。正赶上几万人往海州迁徙的灾民。在他们身上。在下看到了贫贱夫妻之间的相守,唯一的一碗鱼汤。相公忍着肚子将它留给了自己地娘子与孩子。而唯一的一条小鱼,也被娘子送到了相公的口中。在下也见到逃难之时,小妾偷着老爷的财宝而去。难道这不能说明什么吗?依在下看。贫贱的夫妻。他们相守地是一份在磨砺共同患难的情感,而富足之家,却是享受着纸醉金迷的岁月。呵呵。情感与岁月相比较。孰轻孰重啊。”

        李泰的话说的众人沉思不已。突然发现。原来世间竟然有着如此美妙地感情。为何却没有想到呢。

        芝萌沉思良久,看着李泰说道:“哥哥,自古便是父母之命。向来父母是不会将自己的子女往火坑里推的。”

        李泰笑道:“芝萌说地对,天下父母哪有不疼惜自己的孩子的。但是也有不少是为了以后的显赫而出此下策。换句话说,强扭的瓜不甜,为什么要逼着自己心爱的女儿去嫁给一个他不喜欢的人呢?霜儿的才艺以工笔著称,必然喜欢有共同语言之人。嗯,所谓共同语言便是可以在一起探讨人生。探讨理想。试想一下。霜儿嫁给了那个小将,会得到什么?孙良文一代才子。假以时日,必当名震大炎。霜儿地才艺不在他之下。难道大家就不想看到我大炎画坛上的一对神仙眷侣吗?”

        看着大家不语,李泰心道,如今的***。这样的问题太多了。今天既然让我碰上。少爷就要打破你的框架。哼。从此后。号召自由恋爱也是咱一个奋斗地目标。

        项霜抓着李泰的衣襟:“姐夫,好姐夫。求你帮帮霜儿吧。霜儿真地不想嫁给军中小将呢。呜呜呜……”

        “小姨子。别哭。你当真能为了良文哥哥不要父母吗?”

        项霜摇了摇头:“霜儿不是不孝之人。但要是硬逼着霜儿。霜儿不会跟良文哥哥一起。更不会为了与平元吉在一起。如若让霜儿选。那么也只有让霜儿离开人世,别无它途了。

        李泰笑了笑:“小姨子。姐夫告诉你。人这辈子,死是最无能的表现。将士的死是一种挑战,而你的是却是逃避了。呵呵,死有轻如鸿毛,有重于泰山,你想学鸿毛吗?”

        看见项霜欲言又止,李泰一笑:“小姨子。放心吧,姐夫帮你,你一定不会嫁给平元吉,你现在该玩便玩。腊月二十五,姐夫亲自带着你良文哥哥去府上提亲。”

        “真的?”项霜问道。

        “骗你干嘛。拉。拉钩!”

        项霜疑问道:“什么叫拉钩啊!”

        李泰一笑:“拉钩就是姐夫和小姨子之间的承诺啊。这样,我教你,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项霜看着好玩,跟李泰连拉了几次,李泰心中笑道,这小妞,手好滑啊。哈哈!

        吴楚白看着李泰,想起他刚进亭子的洒脱。自己嘲笑于他却是不闻。想到这里,不觉一叹。此人洒脱,我不及也。于是,抱拳问道:“李公子。在下觉着你甚是别致。你可知道,你要是帮了霜儿,便是与咱们大炎的伦理较劲。何况。大多成婚之人也是相敬如宾。虽淡不上举案齐眉。却也是相守携老。难道这不是好事吗?”

        李泰将茶杯递给燕儿笑道:“吴公子说的好。其实。万物皆有情谊。男子与女子在一起时间久了。都会产生感情,老子曾说过道生之,德蓄之,为什么孩童之时不懂男女之事。而渐渐情窦初开之时却有面红心跳呢?这便是老子所说的道人道之中,必然有此时刻。而父辈们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将自己的女儿找个好人家嫁掉。虽说当时不满意。但是时间久了。女儿经守妇道。必然会得到夫婿的疼惜。此后,才会慢慢的挖掘出各自优点。彼此爱慕。白首偕老。但是这样的毕竟是少数。咱们父辈也都是这么过来的。即使女子在不喜欢,也不能抗命,如若抗命。便是不孝。呵呵。在下想问问。难道孝顺便是如此吗?依在下看。子女地幸福才是对长辈最大的孝顺。试想一下。到了洞房花烛之时。霜儿便要面对一个完全陌生之人。将他的衣服慢慢拖下。然后、嘿嘿,有点过了。在下的意思是想说。吴公子说的毕竟是少数。因为他们还没有认识到自我。没有认识到爱!”

        “爱?”几人懵懂的看着李泰。惜花脸红道:“哥哥,切莫再次谈。都是未出阁的姑娘。好不羞人。”

        李泰哈哈大笑:“妹妹。你错了。爱乃是人地一中情感。对祖国的爱。对百姓的爱,对父母的爱。对情人的爱。对万物地爱。呵呵。这都有什么说不出口的。来。妹妹。你帮个忙,写两个字!爱情!”

        惜花沾了下茶水。轻轻在石桌上写下爱情两个字。李泰笑道:“诸位请看,这字,里面有一个心。情字,左面也有心字。情两字便是心与心之间的情感,心与心的沟通,心与心的融合。老子所说地德蓄之便是用心来蓄养,又要用德来蓄养两颗心。”说完。李泰在两字中间画了一条横线笑道:“如今,霜儿与孙良文可是心心相映,为什么偏要她嫁给平元吉那种无心之人呢?换言之,如那平元吉,不喜欢霜儿。其后纳妾。冷落了霜儿。那么霜儿是不是同样掉进了火坑呢。到那时。便是霜儿孝顺了吗?”

        众人低头不语,良久芝萌说道:“哥哥,如是它事。咱们必然会鼎力相助,但这婚姻大事。怕是不行呢。霜儿,你切宽心,在座几位哥哥姐姐都会帮你。但不可是明面。也只能在暗中了。”

        霜儿听了大喜,擦着眼泪点头道:“谢谢诸位哥哥姐姐了。如真有那么一天,霜儿一定跪谢各位!”

        惜花笑道:“好妹妹。别哭了。什么跪不跪的,如真逼到那时,姐姐便是抛了脸面也找人将他双腿打断。段不会委屈了霜儿。”

        李泰言道:“干嘛啊,能不能有点技术含量了。动不动就打人,这是女儿家所为吗?真是的,小姨子,听姐夫地。不行你就先成婚,新婚之夜拿把剪刀剪了他。然后姐夫带着孙良文在墙外等着你。私奔!”说完,拉着芝萌转身走出亭外。

        三位才子身子一激灵,看着李泰的背影心道,这人!忒歹毒了。

        找个干净点的地方坐下,笑着对芝萌说:“我说萌啊。此处没人。你看着满山的桃、梅花、是不是咱们该做点什么?”

        “做什么?”

        看着芝萌懵懂的眼神,李泰望着她的樱唇笑了笑。慢慢的靠了上去。感觉到芝萌的心跳,看着芝萌望着李泰地嘴唇慢慢的向后退。李泰一笑:“你饿了。”

        芝萌一愣,急忙往后坐了坐:“不饿,芝萌不饿?哥哥,咱们回家吧。”

        “哈哈,刚刚出来。干嘛回去。咦,芝萌,下面几个人是谁啊?呦,后面还有呢。少说十几个呢?”

        芝萌向下望去,冷哼道:“不过是江南别院的人罢了。怕是一会要抢亭子呢?”

        李泰一笑:“唉,又是文人相斗。真没劲!燕儿、燕儿、少爷的小燕儿……“

        燕儿急忙跑过来问道:“少爷,什么事?”

        “嘿嘿。饿了。把食盒拿来,咱们烤肉吃。对了。把人叫过来吧。”

        不一会,燕儿带着食盒与众人来到此地,李泰从食盒中拿出一块铁盘,在下面引火,上面唰上一层牛油,然后把上好的两片牛肉放在铁盘上烘烤。惜花看在眼里问道:“哥哥,你这是什么呀。”

        “呵呵,几时不见妹妹了。哥哥给你做点好吃地。哦。对了。把你的葡萄酒贡献出来吧。”话音刚落,见到山下之人在亭边喝道:“何人在此?扰了梅海地清香。”

        李泰一抬头,见到亭上几人对着自己怒目而视。突然感觉很像环保人员。李泰起身拍了拍***:“怎么着。愿意。管得着吗你。切!”

        那人一愣:“尔等乃文人,为何在这梅海之中做此俗事?君子远离庖厨。还在此处升起炊烟。当真是……”

        惜花玉指一伸喝道:“我等此处欢娱,管你们何事?亭子已经让给你们了。别欺人太甚!”

        李泰笑了笑,看见烤好的肉也没言语,用布垫好。拿起铁盘想亭中走去:“借过借过,油着,油着。大伙快来吃啊。惜花妹妹,酒呢?”

        惜花跟进亭子将酒递给李泰,轻轻倒了几滴。顿觉异香扑鼻,李泰嘿嘿一笑,在食盒中拿出小刀,切成小块笑道:“诸位,没家什了。咱们也别讲究,下手抓吧。”说完,想都不想的用手抓起两块。一块递给芝萌,一块递给燕儿,笑了笑:“惜花妹妹。是你自己吃呢。还是哥哥喂你,嘿嘿,还是哥哥喂你吧。张嘴。啊!”

        惜花虽是风尘中人,却也经不起李泰的挑逗,自己只好抓起一块。放到嘴里。渐渐地,众人看着三名女子眼神发亮。芝萌赞道:“哥哥,此味芝萌从来没有吃过。甚是好吃呢。肉中带着酒香。嗯。好吃。霜儿,你也尝尝。”

        李泰嘿嘿一笑:“诸位才子。怎么着?不想吃?霜儿,来。姐夫给你拿块好的。我跟你说,人要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美食绝对是一种解脱,来。姐夫喂你。张嘴,啊

        霜儿轻轻接过李泰的小刀,将肉放进嘴里。良久笑道:“谢谢姐夫。当真是好吃的紧呢。”

        几位才子见到女子都拿起来吃。也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其后,对李泰的手艺大加赞赏。

        此时,山下不少人已经陆续到了亭中,看见京城的几位才子才女在那嬉笑,而自己别院地人却在那里怒目而视,不由的对李泰等人没有任何好感。

        惜花望着山下说道:“咱们喝也喝完了。吃也吃完了。不如上山去玩吧。”

        李泰笑道:“哈哈。好啊,好啊,惜花妹妹,许久不见,来。哥哥抱你上山。”

        话音刚落,忽然感觉到背后凉意,李泰一回头,见到芝萌笑眯眯的盯着自己,但本能告诉他,这绝对不是好意,李泰嘿嘿一笑:“芝萌,要不我先背你?”

        惜花眼睛一转,笑道:“谁让你背,芝萌姐姐。咱们走。”

        “站住”身后传来一声轻喝,李泰回头,见到刚才的奚落之人站在那里,负手说道:“难道几位就这么走了吗?满亭的狼藉。熏肉烹酒之味。让我等如何赏梅!”

        李泰一笑:“几位,忍着吧,此地清风阵阵,一会便没了。”

        惜花扑哧一笑:“几位。咱们将亭子让给你们。好好打扫便是。哥哥,走吧。”

        看着亭中地几个气愤之人,李泰一叹,唉。文人啊,怎么就这么酸呢。回头一想,对着芝萌笑道:“我现在很羡慕你。”

        芝萌一愣:“哥哥为何如此?”

        李泰嘿嘿一笑:“你又会武艺,有会诗词,以后,要是见到文人,你就用武力说话,要是见到将士,便用诗词与他们对抗,反正你是女子。他们断然不会说你什么。嘿嘿,自己不吃亏就行了。嗯,听哥哥的,以后谁要是再敢在背后说我坏话,是文人你就揍他。是武将你就骂他。要是能文能武之人,你就先打他。然后再骂他。”

        惜花笑道:“哥哥当真是鬼精,如此一来。你岂不是多了眼线?”

        李泰嘿嘿一笑:“都一样,都一样!”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