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京城轶事 第八十五章 雪花爱上梅花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人一路行来。看着遍山梅花心情大好,不时的吟诗做对。好不快活,不时嬉笑的声音流荡在梅花之中,让人感觉越发的清新。

        芝萌两眼发亮,看着哪里都新奇,李泰笑道:“芝萌,为何如此高兴啊。”

        芝萌站在梅花旁边,转身看着李泰,轻启朱唇:“哥哥,小妹心里当真是高兴的紧呢。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自从与哥哥闹别扭,这么些年来,小妹心里总像压着一块石头,见到什么事情,都高兴不起来。那天与哥哥钓鱼之时,哥哥对芝萌的一番话语,让芝萌感觉到呼吸都有了清爽。李家爷爷罚你去做火头军,而你欣然前往,倒是让小妹有些担心,虽说哥哥去军营不足一月,但是小妹却是想的紧。小妹说句实话,从小到大,也只有近月,才感觉到哥哥的真诚。刚才惜花与哥哥的几个对子,让小妹见识到了哥哥的大才。现在看起来。哥哥虽说不会武艺,但却是能进了军营。做出成绩。而且。却有县令之才。也可造福一方。小妹看着哥哥如此长进,以后断然不会有人在奚落小妹了。呵呵。”

        看着芝萌在梅花中游走欢笑,李泰能感觉到他的轻松与喜悦。这就是她脱下包袱之后的面目吗?芝萌,我会对你好的。想到这里,笑道:“芝萌。你会玩什么?”

        “玩?”芝萌想了想,摇了摇头:“不知道。但是女子技艺芝萌还可。自信不输于别人,玩嘛?看玩什么吧?”

        李泰一笑:“这样吧,咱们比试一下。什么都可以。只要你认为可以赢得过我的便好?但是要有些彩头哦?”

        芝萌笑道:“什么彩头?”

        “呵呵,你要是输了。以后就不要叫哥哥了,就叫。嗯,就叫我老公吧?我要是赢了,也没什么要求,随你了。如何?哈哈。可敢比试?”

        “老公?老公是何意?”芝萌问道。

        李泰一笑:“老公便是一种尊称。形容这个人的学问很高。或者是很让你敬佩。”

        芝萌点了点头:“哦。那便是跟咱们的先生差不多。”

        “嗯,对,对,也可以叫先生,但是我比较喜欢叫老公?”

        芝萌点了点头:“行,那咱们比试什么?还是哥哥挑吧。”

        李泰心道,小妞。不给你点厉害瞧瞧。当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借着这次机会,便要好好的管教与你。呵呵,既然想比试。那么就比试你的强项。想到这里,李泰一笑:“这样吧。芝萌。哥哥也不欺负你。咱们三局两胜如何?这第一场,便是比试武艺可好?呵呵。没欺负你吧!“

        芝萌一愣,随即笑道:”哥哥当真是糊涂了,小妹的武艺虽谈不上高超,但军中小将中都少有敌手。哥哥这不必比试。”

        李泰一笑。拿出双截棍:“听闻妹妹精通十八般兵器。如今哥哥这里有一个。此物命为双截棍。怎么样?你来试试。要是你能耍的出来。便是哥哥我输了。如何?”

        芝萌看着李泰手上地武器,拿到手里想了很久不曾参透,摇了摇头:“此物小妹不会。看样子和三结棍相似。但却少了一截。如物用如此细小。呵呵。小妹不会。哥哥可会?”

        李泰拿到手里。也没废话,唰唰唰一套棍法,外加踢腿,散打。一套行云流水而过。笑着对芝萌说道“如何?”

        芝萌看着李泰良久,摇了摇头:“哥哥,可惜这身功夫了。如有内力相伴。必然成为一代宗师。要是内力可以传输,小妹就是废了这身内力也要全给哥哥。凭借这套功夫。大炎显有敌手啊。”

        听见芝萌的话语,李泰满心感动。是啊,来了大炎这么久,天天想着练内功,可是坚持不住啊。唉,要是像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可以传输内力。那该多好啊。自己感慨了一会,芝萌拿着双截棍把玩着。抬头问道:“哥哥,可否将此棍法和腿法传于小妹。看哥哥的踢法,不似我中原武艺。却是凶猛异常,看着脚下好乱无章,却跟身法配合的异常巧妙。当真是不可多得的功夫呢?”

        李泰一笑:“好啊,既然妹妹想学。那哥哥回去就给你写本拳谱,将此棍法也做成棍谱,如何?”

        “好呀。.好呀,小妹谢谢哥哥了。”

        “叫老公?”

        芝萌眼睛一转:“不,咱们才比试完一场。哥哥取巧赢了我。我定要搬回一局才是。”

        “好,你说吧,比试什么?”

        芝萌想了想言道:“比试女红。哥哥。必然不是小妹的对手。比试烹饪。小妹不如哥哥。琴棋书画哥哥会什么?小妹自信还可以与哥哥一较高下!”

        李泰哈哈大笑:“芝萌,疯了吧,江南四大才子都掉哥哥手里了,你还要比试?呵呵。罢了。选个别地吧。”

        芝萌道:“哥哥,听燕儿说是在江南胜了四大才子,你可知道那四大才子在京城也算是响亮呢。几乎与京城四大才子比肩了。哥哥能凭借一人之力将他们降住。怕是以讹传讹了吧。李泰一耸肩:“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赢了。呵呵。如你实在是不服,那么便比试一场如何?”

        芝萌言道:“哥哥既然如此,咱们便比试棋艺可好?”

        李泰一愣,尴尬的笑道:“这棋艺嘛?还是别比试了。你、你会得太少了?”

        芝萌言道:“哥哥好不知羞,难不成怕我?世人皆知,棋艺之道乃进取之道,岂有它途”

        “呵呵,如何没有,远的不说,单说这棋,便不下十余种,除了你说的围棋。还有象棋,我想象棋现在已经开始流行了吧。出此之外,还有军旗,五子棋,跳棋,黑白棋,暗棋。四国棋,飞行棋,六子棋,双陆棋等等,呵呵。你说,你会哪个?”

        芝萌惊讶的看着李泰:“哥哥怎会知道如此多地棋种?”

        李泰笑了笑:“哥哥的棋艺一般,但是会的却多。怎么样,还比试吗?要不哪日有闲暇,哥哥把其余的几种做出来。咱们在比试?”

        芝萌摇了摇头:“还是不比试了。小妹心都凉了。叫哥哥这么一说。小妹当真没什么可以赢哥哥地了。嗯?不如这样,你出对子,我来对如何?”

        李泰看着满山地梅花点了点头:“好啊。那哥哥便出几个与这梅花有关系的对子吧,听好喽,上联是梅花七八朵。呵呵,接来!”

        芝萌一笑“哥哥,上联是梅花七八朵,小妹对茅屋两三家!”

        李泰笑道:“不错,不错。呵呵,再来一联。处处显诗境,随时有物华!近看七八朵,远眺一岭花!”

        “你……这是诗呀。不算。”

        “呵呵。按照格律我这应该也可算是联哦?怎么样。接来?”

        芝萌一翻白眼:“耍赖。”

        “呵呵,认输不?”

        看着李泰坏坏的,芝萌点了点头。心道。让他又有何方。随即点了点头:“认输便是。”

        “哈哈,叫老公?”

        “老……公。”

        李泰哈哈大笑:“再叫一声。老公我最愿意听了。再叫一声?”

        芝萌看着李泰高兴地样子,甜甜的叫了一声:“老公!”

        “好。好,哈哈,好。哈哈”李泰越想越开心,靠在梅花下仰望着天空。良久对芝萌笑道:“芝萌,过来。坐这!”

        “嗯!”芝萌贴着李泰坐下。看着李泰仰望天空笑道:“老公。莫不是想凝儿了?”

        “啊!”李泰一愣:“芝萌,你怎么知道”

        “呵呵,芝萌也不知道。像哥哥说的。感觉吧。”唉,是啊。女人地感觉都是很准的。芝萌。你知道凝儿是谁吗?”

        芝萌点了点头:“听燕儿说过。”

        “你会不会不高兴?”

        芝萌摇了摇头:“哥哥……”

        “叫老公!”

        “老公,芝萌不是那么不识大体的人。你放心,只要他是真心爱着哥哥,芝萌一定好好的待他。女子都不容易。尤其听完梁山伯的故事。能与相爱地人一起白首。当真是美好!”

        李泰轻轻的握了握她的手:“芝萌,谢谢你。”忽觉手上一凉,一看,原来是雪花落在了手上,芝萌惊讶道:“下雪了。下雪了。呵呵。哥哥,快看啊,下雪了。这里很少下雪呢。一年都没有一次。”说完,站起身,伸出两手,接着雪花。感受接触皮肤瞬间的凉意。

        李泰看着芝萌。一身白衣。站在梅花从中,伸手接雪花,不由的一笑,此时雪花稀落地飘舞。远远没有北方鹅毛大雪的豪迈。李泰看着芝萌笑道:“芝萌。你可知道,为什么要下雪?”

        “为什么下雪?”芝萌回身看着李泰,想了想,摇头。“哥哥告诉我吧。”

        “叫老公!”

        芝萌一笑:“那老公告诉我吧。”

        李泰笑道:“因为雪花爱上梅花!”

        “嗯?雪花爱上梅花?呵呵,老公好会胡扯。”

        “呵呵,来。坐这。哥哥给你将个故事。话说。在天上,有梅子神,他乃百花中地一位仙子。因为性格傲气。不愿与***花为伍。便经常一人独自居住。后来。他地高傲。引起了一位雪神的注意,时间久了。雪神对梅子的爱慕之情予以言表。而梅子也在心中深处喜欢着他。由于梅子暗生情愫。便被王母娘娘贬下凡间,而梅子不似***仙子一样屈服。每每在寒冬之时迎风绽放。因为只有到了腊月,才是雪神行政之时,梅子想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示给心中最爱的人。而雪神也在此时。撒下雪花。轻抚她。”

        芝萌座在地上,看着李泰:“哥哥,你说的好美。芝萌好生羡慕他们!”

        李泰看着芝萌:“是啊,雪为了梅,离开遥远苍茫的天空为她飘下,而梅也在顶着寒风为她开花。雪本晶莹无暇,梅乃红尘奇葩。梅花风中摇摆的娇艳,便是雪花追寻地梦啊。雪为梅飘洒。梅为雪开花,迎着萧萧北风,吻着红红脸庞,一缕幽香暖天涯,此生至此一刻。与其相拥相偎,何惧阳光融化……”

        芝萌看着李泰仰头望天,心里说不上来的一种滋味。或许是想地太多,芝萌对着李泰只说了一句:“哥哥,芝萌一定会全心的待哥哥!”

        李泰回头笑了笑:“芝萌。我知道。哥哥以前让你伤心了。是哥哥的不是。以后。一定好好地待你。断然不会委屈了你。如果哥哥以后有什么不对。你尽管惩罚便是。哥哥,不会生气的。来。让哥哥、嗯,让老公抱抱。哎呀,别怕,别怕。过来呀。嘿嘿!“说完。也不待芝萌同意,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看着芝萌白皙地脸庞,不由的低头亲了一下。点了点头:“嗯。口感不错!”

        芝萌轻打了李泰一下,不再言语。两人看着飘洒地雪花,与梅瓣相拥。不觉的坐在哪里,感受这那份宁静。

        “呵呵!”一声娇笑,燕儿端着茶杯过来:“少爷,少夫人,冷了吧。地下冷的紧,别冻坏了身子。”

        芝萌连忙起身。匆匆喝了几口:“哥哥。***看看惜花。”

        李泰笑道:“走。,咱们一起去看看。”说完,带着燕儿一起向远处的嬉闹声中走去。来到近处,见到吴楚百正在蒙眼捉人,李泰大是有趣。嗯。这才是王公子弟该享受的嘛。要是此处是个浴池。其后一大票***嬉闹。嗯,要是本少爷蒙着眼睛瞎捉一气。哇哈哈。感觉很是不错嘛。

        看见大家玩地开心。芝萌赶上来言道:“诸位,咱们玩击鼓传花如何?接到花的人吟诗一首。谁要是接的最多。谁就是咱们今天的老公!”

        李泰一把捂住芝萌的嘴:“不许说?”

        看见芝萌懵懂地眼神,李泰本想告诉她,可是回想自己刚刚骗完,不由的心中一叹:“乱套了!”

        惜花一愣:“老公是何意?”

        芝萌笑道:“时才哥哥告诉我。老公便是先生的尊称!是不?哥哥。嗯,老公?”

        惜花看着李泰笑道:“哥哥为何一头汗呢?”

        “嗯。没什么。没……”

        正在李泰要自圆其说地时候,突听山下亭中传来一阵妖孽般的大喝:“平食郡王可在此?”

        众人一愣,不明所以之时,芝萌小声说道:“此人高深厚的内劲。哥哥,小心了。”说完,对着远处喝道:“何方高人。敢在此处喧哗!”说完,牵着李泰下山。

        众人来到亭中。看见此景被吓了一跳。只见刚才与李泰斗嘴的几人纷纷跪在地上。中间站着一位年近六旬的老者,白发白眉。唇皓齿白,修长的身材颇有几分仙气。一双鹰目看着周围。身穿褐色官府。上绣昂首金鸡,负手而立。身后站着五员殿前将军。手握大柄。目视周围。几位才子跪在地上不敢抬头。也不敢说话。

        芝萌小声道:“咦?为何吴公公来此?哥哥,向来是陛下找你。”

        李泰一愣:“找***嘛,靠。这么精神的太监。可惜了。”

        吴公公见到李泰等人前来,抱拳道:“见过平食郡王!”

        “嗯。免礼,我……”忽觉腰下衣襟一紧,看到芝萌抱拳道:“晚辈见过吴公公!”

        李泰也学着样子:“见过吴公公!”

        老者呵呵一笑:“平食郡王。老朽给您道喜了。”

        “哦,喜从何来?”

        “呵呵,时才陛下与吐蕃之人论酒。吐蕃之人说是自己的酒好。陛下说咱们地酒好。可是陛下不知道如何酿制。便让郡王到金殿之上与吐蕃之人比试一下酒技。呵呵。要是赢了,陛下说不上还有赏赐呢。难道这不是喜吗?”

        李泰心道,妈的。这皇上太厉害了。我跑到这么隐秘的地方都能找到。嗯。有两把刷子。

        闲话说完,只见吴公公掏出圣旨:“平食郡王接旨!”

        唰!跪下一片,李泰扬声道:“吾皇万岁万万岁!”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宣相府二子平食郡王李泰,速进宫与吐蕃酒师较技!钦赐!”

        “平食遵旨!万岁万岁万万岁!”

        说完,李泰起身,双手接过圣旨,回头与众人道:“诸位,皇命在身。在下不能与诸位游玩,深感抱歉,如有闲暇,在下当亲当拜访诸位。还请留步!燕儿,回府告诉夫人一声。少爷这便进宫!”

        芝萌道:“哥哥,我陪你去!”

        “呵呵,傻丫头,那是皇宫。不是别的地方。没有陛下的旨意。谁也不敢。”

        芝萌一笑,从腰上拿出一块金牌笑道:“难道芝萌便不是皇家中人吗?呵呵,凭此金牌。皇宫大院自可出入。要是不让***金殿之上,我便说去拜访皇后。哼,看他们能如何?吴公公,您说是吧。”

        吴公公一笑:“合阳郡主说地是!”

        李泰看着芝萌。下巴好玄没掉下来:“你是公主?还合阳?什么时候封的?”

        吴公公一笑:“护国元帅乃当今陛下地兄弟。他的孙女当然是金枝玉叶的郡主了。呵呵,不用封的。想合阳郡主刚降生之时,陛下便赏赐了封地。因为赏赐的地界中带个阳字,所以便叫合阳了。”

        李泰无比郁闷,心道,我说大食国王子怎么找他当老婆呢,人家身份在那摆着呢。妈的。人比人得死啊。老子拼死拼活才弄个郡王,连个封地都没有。她到好。生下来什么都齐,不行,太郁闷了。一会定要好好的说道说道。

        芝萌看着李泰笑道:“哥哥怎么了?”

        李泰看着芝萌喝道:“叫老公,哼。告诉你。别看你是郡主。要是敢欺负我、我……我找我娘去。”

        芝萌扑哧一笑。拉着李泰的手笑道:“自然不会!哥哥多心了。”

        李泰想了想问道:“那要是咱俩成婚后谁大?”

        芝萌笑道:“自然是夫家大了,想人合公主何等身份,不也是一样相夫教子吗?”

        一提到自己的娘亲,李泰心里顿时有底了,就是,我娘厉害还不得听我爹的。哼。心里平衡点了,随即拉着芝萌的手:“走吧。带你喝酒***去。”

        惜花目送他俩离去,心中一种莫名。哥哥如此直白。却是异常可爱。真像个大孩子。想了想不觉一笑。唉。我本风尘中人。哪能有那等福气。平时相聚多说些调情的话儿便是好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