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京城轶事 第八十六章 大炎第一位调酒师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人一路急行,很快便来到皇宫,验过腰牌,在吴公公的带领下来到紫宸殿。

        “平食郡王再此等候!待杂家去禀告陛下。”

        看见吴公公离去,李泰小声的问芝萌:“芝萌,为何他现在又称自己为杂家了?刚才不是老朽吗?”

        芝萌笑道:“那是公公在宫外。在宫内可不敢这么说。哥哥别瞧那人是太监。一身的功夫,宫中少有敌手啊。”

        李泰点了点头,突然心道:“不对啊,他们是吐蕃,青藏高原那片啊。跟葡萄酒怎么会有关系?”仔细想了一下,吐蕃不是***第一个政权吗?没错啊。这西***应该是青稞酒啊,或是马奶酒。怎么还出葡萄酒了?一想也就释然。妈的。老子都穿越到大炎了。什么事不能发生。万一哪天青藏高原发大水了。小爷都不觉着奇怪。

        “宣平食郡王觐见!”

        李泰整了整衣服。走到大厅门口,回头对芝萌说道:“芝萌,你等……”

        啪!

        李泰再次趴在了地上,看着快到膝盖的门槛。李泰拆了他的心思充满了脑子。妈的。害我丢人。

        芝萌连忙跑进将他搀扶了起来。打扫了一下身上的灰尘,言道:“哥哥可曾摔到哪里了?”李泰摇了摇头,向里望去。只见左右四排大臣。身穿官府站在原地。李景看着李泰狼狈的摸样恨的脸都绿了。双手握着直响,天子看在眼里咳嗽了一声,李泰连忙走上前去跪倒:“参见陛下!”

        “嗯!起来吧。”

        芝萌本来想退出,见到已被看到,只好跪下:“芝萌见过陛下!”

        “呵呵,合阳来了。嗯。起来吧。在旁看着吧。”

        说完,看了看李泰:“泰儿,朕叫你来。你可知道何事?”

        李泰抱拳道:“回陛下。臣知道。来时路上吴公公已经跟臣说了。”

        天子点了点头:“嗯,泰儿,这位是吐蕃国进贡之人,在信中,他们的“朗日沦赞”(意为***如同天那样高明,盔甲如同天山那样坚强的君王)。说是此酒咱们大炎没有。那是吐蕃特产、说是给朕尝尝。呵呵。朕尝过后觉着不过如此。断然没有泰儿所做之酒爽口。时才这、嗯,这叫芒松、嗯。你就叫他芒松吧。这人说咱们大炎的酒性子烈,不精湛。哼。朕都不屑找哪些酿酒的师傅。便找我京城一纨绔便叫你无语。泰儿,给他讲讲!”

        老死头子,你才纨绔呢,本少爷现在是有组织的人了。大小咱也是火头军长。切、听见天子让自己与那人说一说。李泰才算正眼瞧了瞧他。那人负手而立。身后跟着五名身穿藏服之人。每人都腰圆体胖,脸方脖粗之人。头发向后一甩,用布条扎好。露出黝黑地脖子,都不知道几天没洗了。看了看腰间,怎么能没刀呢?***的刀应该不错吧。随后一想。靠,进皇宫你敢带刀。脑瓜子给你打放屁了。再打量先头这人。穿着一身汉服,负手而立。明目垂胆。头额宽厚,嘴唇分明。负手一站,与李泰在一起。顿时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看见李泰瞧向自己。嘴角露出一丝嘲笑。随后扭头不语。

        李泰近来心理有点疾病,就见不了比他帅气的。要是谁比他帅气。脑子中马上就会把它变成***头一般。静了静心,算了。此时大殿之上。不于他较劲,于是抱拳道:“***……公、公子,不知如何称呼?”

        那人回头抱拳:“称在下芒松便可!”

        李泰点了点头,对天子道:“陛下。可否把那葡萄酒给臣尝尝!”

        “嗯!尝尝吧。尝尝吧。来人。给平食多拿几瓶,喝完就拿回相府吧。这玩意朕不稀罕。不过瓶身甚好。”看见有人端上一个金盘,上面防着一巴掌大的水晶瓶子。里面红褐色的葡萄酒随着走路之人慢慢摇晃。瓶子边上放着一个杯子,一看就是做工精细的银色小酒盅。下人给李泰倒了一杯:“郡王请!”

        “有劳了。”李泰接过酒盅,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看着里面地酒皱了下眉头一仰而进,闭上嘴缓了口气。唉。看来此时的水平当真是不行啊。饮食之道还是中原占着主导地位。不知道要多少年后才能研制出昂贵的葡萄酒啊。虽说此酒不错。却是跟中原差了一节啊。

        随后,自己又倒了点,递给芝萌:“你尝尝!”

        芝萌连忙摇头:“不可。.这是陛下赏赐给你的。”

        “让你尝尝是有用处的。快!”

        芝萌看了看天子。小口地尝了一口。皱眉道:“此物青涩的紧。但喝后也是满嘴留香!”

        李泰笑了笑。对着芒松笑道:“这位公子。既然是进贡之物。可否说过喝法?”

        那人一愣,:“这酒拿来喝便是。有何方法?”

        李泰大声喝道:“连如何饮酒都不知,还敢说是你吐蕃之物?哼。荒唐!你将他国之物冒充你们吐蕃之物来蒙骗我大炎郡王。你意欲何谓?”那人一愣:“这……在下不曾蒙骗!我们朗日沦赞便是如此饮法啊!”

        李泰也没理他,把玩酒盅笑道:“陛下,可有夜光杯?”

        “夜光杯?什么东西?”

        李泰一笑:“臣也没见过。但却听说过,夜光杯用上等的祁连山玉与武山鸳鸯玉精雕细琢而成,纹饰天然,杯薄如纸,光亮似镜,内外平滑,玉色透明鲜亮,用其斟酒,甘味香甜,日久不变,尤为月光下对饮,杯内明若水,似有奇异光彩。此杯盛烫酒不炸,斟冷酒不裂。碰击不碎。如在夜晚,对着皎洁月光,把酒倒入杯中,杯体顿时生辉,光彩熠熠,令人心旷神怡,豪兴大发!正所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呵呵,据说此杯还有镇宅辟邪之功效!”

        天子一愣“朕乃马上得天下。奇珍异宝也不曾见过许多。嗯,来人。传大内总管!”

        李泰一愣,进来得竟然是吴公公。嗯。官不小嘛。吴公公施礼道:“参见陛下!”

        天子道:“听泰儿说有个夜光杯。咱们库中可有?”

        “自是有些。其中以周穆王的白玉之精最为名贵。如陛下想看。这便去拿来!”

        李泰一愣,嗯。还竟然敢用“些”字。看来不少啊。一会也弄一个再说。

        不时,见到吴公公端上一对洁白无暇的杯子,李泰眼睛好悬没掉下来。天啊。传说中地夜光杯!

        天子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会,不断的点头:“不错,此物不错!泰儿。你要用此杯子盛酒?”

        李泰点了点头,接过杯子,往里面倒上一点酒。在手上轻轻的晃动,随着李泰手温地不断升高。葡萄酒慢慢散发出芳香。放在鼻下闻了闻。嗯,明显比先前强上不少。但是却未到最高境界。随后拿到芝萌嘴边:“尝尝!”

        芝萌刚要摇头,李泰一瞪眼睛:“这是与陛下试酒。男女不同其味。快。”

        芝萌尝了一口,脸上慢慢的发出笑意:“嗯。果然是果香浓郁。满齿留香!但却是还有青涩之味。”

        李泰点了点头:“看来酒该醒了。”

        此话一出,满朝惊讶。什么?这就还分睡着和醒着不成?天子问道:“泰儿,为何如此说法?”

        李泰一笑:“陛下。其实这葡萄酒也称红酒,拿着此酒。便给人高贵、浪漫地感觉。葡萄从青涩的果实。经过磨砺的岁月,变成一杯香醇的陈酿。看着杯中那红宝石一样的酒轻轻荡漾。这是便是红酒,带着微微的果香,有点迷人。从舌尖轻轻抿一口,让它缓缓地流过两侧。感觉那浓郁地醇香和丰富地层次,一瓶好的红酒。在一个懂酒的人面前,除了可以品出是什么葡萄酿的,哪一年储藏地,还可以品出酿酒师地爱好与性格。品饮红酒应当从欣赏开始,陛下请看,这酒瓶地木塞有许多极小的细孔,适量的清气渗进去,会促进酒的成熟。红酒是有生命地,从酒瓶里的高度,可以看出一瓶酒的生命状态。读酒、检视瓶塞、握酒都是一门学问!唯有将红酒看作是有生命地,红酒才会为你展示瞬间的完美。比酒是潇洒,玩人是痛苦。品酒讲品位,亲情讲深度,友情讲广度,爱情讲纯度。喝一小口,含在嘴里,是凉凉的、甜甜的、酸酸的味道,会变成暖暖的、醇醇的、厚厚的、甘香。”

        李泰地一番话让众人惊讶,芝萌看着李泰边说边摇,说不出的洒脱。心里顿时明白了,原来他是想将此酒给自己喝,并不是什么试酒。想到这里。不觉的异常甜美。可能是心情的问题,顿觉果香扑鼻。还想再喝一口。

        天子点了点头,对着芒松笑道:“如何,我京中纨绔都比你们国君会尝酒。哈哈。泰儿。此酒能喝了吗?”李泰点了点头:“能喝了,。可是陛下再等一下。待臣从新给陛下倒上一杯!”

        “不必了。拿来与朕尝尝便是。”说完,接过李泰的杯子抬头道:“怎么就这么点?你们也不说给朕留点?”

        李泰一头虚汗:“陛下,此酒不能大口饮,只可用舌尖轻轻一抿。”

        天子按照李泰地说法品尝了一下点头道:“别说,泰儿这么一说。朕却是觉着芳香一些。此酒与女子相仿。不善男子痛饮,不痛快。泰儿,还有何法能让朕喝上大口的。:”

        李泰心中一叹,对牛弹琴不是最难受地。最难受的是牛对着你弹琴啊。唉。这牛还是头***的牛。算了。那就让你喝个够。:“陛下,臣有一法可让陛下喝的尽兴!”

        “快说!”

        “只需将此酒中放入冰块,其后放些口碱便可!”

        “哦,来人,立刻给朕拿来。快!”

        拿来冰块和口碱,李泰心道,让你喝个痛快。妈的,苏打酒提前问世!说完。对着陛下说道::“陛下,此酒需在无人面前调制。”

        “来人,带泰儿去内房。泰儿,速去速回!”

        李泰拉着芝萌来到无人之处笑道:“哥哥给你做点好东西!”说完,将口碱放入瓶中,加入冰块,拿起晃了晃。走到殿上,“陛下,已经做完了。”

        此时一声大喝:“胆敢给陛下喝毒酒?”

        李泰一抬头:见到一老者,身穿褐色官府。看样子是个不小的官:方脸宽额,正对着李泰怒目而视。李泰道:“您是那位?”

        “本官乃是大内御医。陛下。平食郡王所配之酒,上泛层层气泡。乃是毒性的征兆啊。”

        啊!满朝大惊,李景脸色惨白,看着李泰,心道。如有异动,老夫只有将你亲毙掌下了。李泰看着大伙笑了笑,自己倒出一杯喝了一口。良久才喘上气,心道。妈的。口碱放多了。气太大了。回头递给芝萌:“来,有人说是毒酒。芝萌啊,咱们俩来个双宿双飞吧。”

        芝萌一笑:“哥哥断然不是那种狼子野心之人。”说完,仰脖一口全干,李泰吓地:“你少喝点,呛坏了。”

        芝萌良久才喘上气,咳嗽几声。缓了一会:“此酒甚烈!”

        李景走上前道:“陛下。容臣先试。”说完,自己走到跟前倒了一大杯酒,一仰而进,随后看着李泰脸色慢慢的变红,呃

        “哈哈。好酒。好酒。”李景也不言语,直接拿起瓶子走到陛下身边。倒了一杯:“陛下。请!”

        “陛下,不可?此酒……”

        天子笑道:“爱卿不必多言,泰儿乃是朕的干外孙,芝萌更是不会骗朕。朕的兄弟更是不会。哈哈,来。朕尝尝!”

        李泰心里无比鄙视,靠。老死头子。刚才你怎么不说,等都他妈喝了你才说话。看见天子一仰而进,闭上眼睛良久不语,打了一个长呃笑道:“哈哈,此酒甚好。甚呃……甚好。来人。给他一杯!叫他尝尝。什么叫酒!”

        太监倒了一杯给芒松,芒松喝了一口,良久才缓过劲来说道:“没想到此酒还有如此喝法。当真是受教了。但如此喝法,却是失去了本意。这红酒如公子所说的。当真是要绵长才好。”

        李泰一笑:“呵呵,想喝绵长的不难,原来是客,在下便给你酿制一杯。还请陛下给臣几样调酒所用之物,”

        天子欣然点头:“好。好。来人。带泰儿去御膳房!”

        拉着芝萌来到御膳房,李泰顿时被这里的景象给镇住了。满屋子地山珍业味。飞禽走兽。当真是让李泰惊讶不已。随后定了定心情,摆开五个大碗,找来些糖,用水化开。其后把牛奶烧开。找来一些干果,捣成泥,唉。没水果啊。怎么办呢。“那谁?咱们这山上可有山里红?”

        一位师傅走过来问道:“郡王爷说的可是冬季还红彤彤的小果子。味酸甜?”

        “正是。正是!”

        “有,有,新鲜着呢。平常都是给陛下泡着喝。给。”

        抓来一把,李泰连忙捣成泥,随后用水调开。后又蒸馏出一些烈酒,看着准备完毕。找来五个晶莹剔透的杯子,按照不同比重沿着筷子轻轻倒入。奇迹发生了。

        只见这杯酒,下层是***的干果泥,上面一红色地山里红,中间是一层透明的糖水,上面是一层牛奶。再上面是刚刚蒸馏出来的烈酒。李泰满意的点了点头。唉。没吸管啊。算了。拿起一杯子递给芝萌:“尝尝!”

        芝萌惊讶的张着嘴,看着李泰:“哥哥,这、这还是酒吗?如此漂亮!”

        李泰笑了笑:“当然是。不过应该是凉地。呵呵。既然热了。就热喝吧。”随后,自己拿起喝了几口。感觉太好了。哈哈。嗯。这是保留项目。看着芝萌不知道如何喝法,李泰用筷子搅了一下:“喝吧!”

        “嗯!”芝萌点了点头,轻轻喝了一口。良久点头:“好喝。好喝的紧呢。哥哥。比那葡萄酒好喝多了。好喝。好喝!”

        “呵呵,好喝便可。”随后,将酒杯点缀了一下。用金盘拖出。

        来到金殿之上,李泰端着盘子进去,顿时引起一片惊呼,看着五颜六色的酒,众人心道。这还是酒吗?如此多彩。如此缤纷。

        天子惊讶不已:“泰儿,这是什么酒?”

        李泰一笑:“此酒名为鸡尾酒。便似雄鸡锦尾之意。”说完。对着芒松笑道:“远来是客。尝一杯吧!”

        此时,芒松已经惊讶地说不出话来。慢慢接过鸡尾酒,良久道:“如何喝法?”

        李泰一笑,用筷子一搅:“这么喝便可!”

        芒松轻尝了一口,随即又是一口,感慨的点了点头::“此就有奶之香气,干果之香气、还有酸甜之味,还有烈酒之气,唉!此生,能喝到此酒已然无憾。天朝果然人才济济,我邦不如啊”

        看见皇帝的两眼绿光,李泰连忙拿起一杯子:“请陛下品尝!”

        陛下心道。嗯。不错,会来事,知道朕心急了。哈哈。接过鸡尾酒,仔细的看了看,不时的称赞手法特异,还不忘看了芒松两眼,意思说,怎么样,不错吧。切。弄点破酒还敢到我天朝耀武扬威。这酒不比你们的强多了。嗯,朕还没喝过。也尝尝。随即,浅尝一口,看了看李泰,又尝了一口。回头一口气干掉。哈哈大笑。不曾多言。良久才说道:“芒松,你还有何话可说?”

        芒松施礼道:“还请陛下赐酒,带芒松回到吐蕃。将给我们国主品尝!”

        天子点了点头:“如此也好。便将此酒拿回去吧。呵呵,芒松,回去告诉你们国主。小小的葡萄酒还敢如此猖狂。哼,不自量力。泰儿用你们的葡萄酒便将尔等击退。更何况是、嗯,是鸡尾酒了。回去告诉你们国主,将百姓治理好才是正理,切莫一天寻些是非,哼。你们没那人才!别看泰儿乃是京中纨绔。朕随便挑出一个纨绔都比你们厉害。回去吧。”

        李泰听着不觉脸红。为什么人家能当国主。妈地。撒谎脸都不红啊。太没素质了。

        芒松也没废话,悻悻退出紫宸殿,看着芒松退出,众人无不拍手称快,李景看着李泰怎么看怎么喜欢。天子笑道:“泰儿啊。你前番发明吃食,朕给你记着呢。呵呵,今天又为国争光。呵呵。你让朕如何赏赐于你?”

        李景连忙走出道:“陛下。平食不堪顽劣。此时赏赐必然轻浮。还请陛下收回成命,待他日再立功,一起赏赐便可。”

        李泰本来想要说道说道自己封地的事情。见芝萌拽了自己一下。知道李景此去必有深意。但却是按不下心中怨气。天子看着李泰笑道:“泰儿。可不是朕不赏赐于你啊。呵呵。切莫怪朕。嗯。如此。先回去吧。”

        李泰告退,与芝萌走出大殿。谁知道,脚下一绊。又被门槛绊倒,李泰起来喝道:“陛下。臣啥也不要。把这门槛给我砍了。给我砍了。芝萌别拽我。陛下……切忌。把门槛给我砍……唔唔……砍……唔唔”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