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京城轶事 第八十九章 再遇孙良文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燕儿。这边。嗯。上面。上面。再上面一点。对对对,就是这。哎。舒服

        “少爷,好了没?”

        “嗯。好了。不痒了。”待燕儿抽出手,李泰摇了摇脖子,唉。舒服,两天了。净忙活酒楼的事来着。可把少爷累蒙了。

        燕儿埋怨道:“少爷,不是燕儿说你。又不是咱们自己家的酒楼。您跟着忙活什么呀。今天都腊月二十四了。后天便是小年了。你要是再往出走。万一被老太爷抓到又该挨打了。”

        李泰躺在炕上嘿嘿一笑:“燕儿。过来。让少爷抱抱,哎。就抱一下。就一下。嘿嘿。好燕儿。过来。”

        燕儿低头座在李泰的怀里。羞红不语。李泰左瞧瞧,右瞧瞧。感慨道:“燕儿啊,真不是少爷夸你。你当真是好看的紧呢。看看我们燕儿的手。虽说是干活,却是白皙。摸摸看,嗯!滑不留丢的,太好了,你再看看这脸蛋,粉里透着红,多好。嗯!香一下。哎呀呀,你看这小腰。少爷一个手就能抱过来。你再看看这胸……嗯,这凶狠的青龙在外面叫唤什么。”

        燕儿扑哧一笑,低头道:“少爷,别逗燕儿了。青龙哪里叫了。跟您说正事呢。最近几天老太爷忙。闲暇之时万一见到不你在府上。当真是怕挨打了呢。”

        李泰嘿嘿一笑:“燕儿,不是少爷夸口,你说,从少爷回来。咱们家这冬天过的。棉被,火炕。冰库。嗯前几天还把茅房都修了,多好。嘿嘿,放心。少爷不出去了。就陪你在家玩。”

        燕儿笑道:“燕儿可没那福气。呵呵。少爷莫不是忘了项霜?”

        李泰一拍脑袋:“你瞧我这记性。呵呵。要不是燕儿提,当真是忘了。唉。最近忙啊。嗯。今天都二十四了。他应该来了吧。”

        燕儿点了点头:“如像项小姐说的那般痴情,今天肯定是会来的。不过少爷。燕儿想说,少爷的心是好的。可是、可是万一被老太爷知道了。那该怎么办呢?少爷与夫人是指腹为婚。难道不是和别人一样吗?少爷与别人同样的婚姻,却去挑拨人家,好像不太好了。其一。古人常说。宁毁十座庙。不毁一门亲。少爷。您可想好了。那平元吉乃是军中小将。万一狭路相逢。少爷可是要吃苦头的了。”看见李泰不言语,燕儿问道:“少爷,燕儿是不是说错话了。”

        李泰一笑。摇了摇头:“呵呵,不是,燕儿说地好。虽说少爷与芝萌是指腹为婚,但是少爷和她却是真心相爱。再说了。还有凝儿呢。那可是我自由恋爱的成果呢。嗯,史湘云算不算?嘿嘿。我与燕儿也是青梅竹马哦。燕儿,你看,此时月黑风高。狂风大作。艳阳高照。群星璀璨,哈哈,当真是良辰美景啊。你说,咱们……不如……”

        “二少爷,二少爷。有人找您”

        李泰叹了口气。看着燕儿似笑非笑的眼神,当真想狠狠的上前咬她一口,燕儿连忙跳下。帮着李泰整理好衣服,笑道:“少爷还是去见客吧。呵呵。”

        李泰一咬牙:“周显。少爷我跟你没完。你敢打扰少爷我的好事。你等着,今天让你背十里地!哼,走了。”

        来到外面,见到福伯手上拿着一张帖子,见到李泰出来连忙递了过去:“二少爷。刚才门外有一人送来拜帖!请二少爷过目!”

        单手接过,只见上面龙飞凤舞四个大字----李泰亲启

        “李兄,小弟不远而来,有一事想与兄商议。寻求一臂之力。务必相见,甚慰!良文拜上!”

        李泰合上帖子哈哈大笑。嗯,有点意思。还有人给我送拜帖呢。哈哈,这个孙良文啊。太有意思了。随后对福伯言道:“福伯。麻烦您给准备一个房间。我有一位挚友来访。”说完,向府门走去。

        远远的见到一个枯瘦的身影在门前负手徘徊,李泰心中一惊,这才多久没见,便瘦成如此摸样。当时见到他之时当真是气宇轩昂,白衫笔直。身材修长。为何如今远看如鬼魅一般,连忙走上前去喊道:“可是良文?”

        那人一抬头,见到李泰,连忙双膝跪地:“草民参见郡……”

        “起来!”李泰上前扶起:“你我兄弟。别在意那些俗套,快些进来!”

        “还是不进了。如今我……”

        “你个屁,看看你那摸样,眼圈都黑了。脸色铁青,弄得跟个半死之人似地。赶紧随我进来。”不由分说,将孙良文拉进府内,叫下人备好洗澡水,先洗个澡再说吧。随后。让燕儿给找件体面的衣服。在李泰自己的房间里摆上酒菜,燕儿端着酒壶给两人斟满,李泰在孙良文对面座好:“良文兄,请!”

        孙良文看着李泰,久久不曾言语,站起给李泰施礼道:“郡王爷大量,不与我等一般见识,真…“你有完没完?不喊郡王你能死啊。看看你那样。赶紧吃饭,吃完饭好好的睡上一觉,明天你不去抢媳妇了?”

        孙良文惊讶的抬起头:“哦?原来郡、李兄都知道了?”

        李泰笑了笑:“我说兄弟,你那媳妇一口一个姐夫叫着,我能不管吗?这么说吧,你有没有胆量跟本王去!”

        啪!孙良文拍桌而起:“有李兄帮我,如何不敢?即便与霜儿鸿雁相离,也定铭记李兄弟之情谊。”

        李泰笑了笑:“行,但你必须听我地,先睡一觉再说。嗯。燕儿,去派人到将军府给大庆带个信,就说我找他。嗯,再去雇一百个嗓门大的人。我有用!”

        说完,看着孙良文道:“快吃,快吃。睡醒了还要找你呢。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没了精神。谁都帮不了你了。兄弟。为了你,我算是要得罪大人了。呵呵,你可要挺住啊,别让我小姨子看走眼了。吃。”

        “嗯!”孙良文彻底抛弃了文人的架势,撸起袖子抓起就吃。几乎没怎么嚼就咽了下去。弄得李泰看着胃都疼了。

        李泰笑道:“孙兄。慢些吃。来。给兄弟我讲讲你的艳史吧。”

        孙良文一抬头:“嗯?艳史?”“哦。就是、就是你与项小姐怎么认识的。”

        孙良文端起酒盅一仰而进,长叹一声:“唉,李兄。此事说来话长啊。前年,哦,就是我与李兄未相识以前。小弟想到京中寻位画工高超地师傅。来此京中半月有余。逢人介绍。见过不少当代大儒,可是谁知道,那些大儒只知治国。哪有几人精通工笔。在下见到其作也多是浪得虚名。

        待日近。盘缠用尽。便在京中卖画为生。想凑够盘缠便回故里。奈何兄弟我人微言轻。京中没有几人认识兄弟的画功。三日才卖出一副。唉。想起那段岁月。当真是不堪回首啊。那一日,弟在荣德坊作画。遇一年轻小哥。嘲笑在下画技,诚然。街边卖画都是一时即兴之作。但也不如他说地那般不堪,一气之下便扬言与他较技。那日晴光大好。他便带弟去了芙蓉园。呵呵。说来也蹊跷。当时离着他近些才发现原来是个女儿身。

        其后,我俩便在一朵芙蓉花前作画。待未作完。她便认输了。呵呵。还夸奖弟画工之精湛。随后。送给一枚金瓜子作回乡之资。当时弟傲气十足。不想受他人之恩惠。大笑而去。

        三日后。一个丫鬟给送来纹银百两和一个相思扣。丫鬟说。如弟能将此扣打开,取出里面之物。便可归还银两。要是打不开。便回乡去吧。弟当时新奇,便收下。谁知三日不曾打开。至此。离家数月。恐家中爹娘惦记。便去府上于她拜别。到了府上才知道她竟然是第一国手项阳之女。见到她扮回女儿之姿,在下恍如天人。一颗心便收不回来了。

        此后,我与霜儿便在鸿信中往来,一吐相思之苦。同时也许下盟身之约。然、十日前收到霜儿音信。说要嫁给军中小将之事。要弟断了这念想。可是弟安能如此。霜儿待我情真。我孙良文岂是无心之人,便是拼了性命,也要去项府上与霜儿一诉衷肠。还请李兄助我!”说完。站起来对着李泰一躬到底。

        “嗯,那什么。咱们就是说说话。不必如此。不必如此。呵呵。没想到江南四大才子也有此落魄之时啊,哈哈。我还以为只有兄弟我有呢。孙兄。你放心。我与孙兄乃是不打不相识。与霜儿却也投缘。放心。兄弟一定帮你。对了,把你们地定情信物给兄弟瞧瞧。孙良文从腰上摘下一个红色的相思扣,李泰拿在手里把玩良久。始终不得要领,回头一想也便释然,那孙良文都琢磨好几年都没打开。自己更是白扔。良久抬头问道:“孙兄。你几位兄弟为何没陪你前来?”

        “大哥在人合商会忙碌至今。前些日子见到他。虽是人消瘦一些。却能看出,心里高兴的紧。三弟周云已经出门寻访良师。四弟给其师尊守灵。呵呵。弟也不曾只会他们。一人前来便是。说真话。弟从未想过李兄能帮助小弟。刚才在相府前见到管家。才知道李兄被陛下赐为平食郡王。弟更是、更是无颜面来此。奈何到了门前,霜儿之事急切。便想一试。谁知、谁知李兄不以我等当初搅饶商会,竟然把刀相助。在下定然感激不尽!”

        “没完了是吧。怎么着,我当了郡王就不能有朋友,有兄弟了?呵呵,快吃的吧。喏!这相思扣还你。”随后。便将相思扣还给孙良文。吃完后。安慰了一会,便让在偏房休息。自己也开始忙活起来。

        “公子、公子!您找我?”

        李泰嘿嘿一笑:“潘哥,怎么着?有了蓉儿忘了兄弟了?”

        大庆挠了挠头。嘿嘿一笑:“哪能呢。哪能呢。公子。找俺啥事?”

        “看潘哥嗓子挺好的。明日随***唱歌吧。”

        “成啊。成啊。嘿嘿,公子。咱们学什么歌?”

        “呵呵,一会告诉你。我要雇的那些人带来了吗?”

        “就在门外!”

        与大庆来到门外,只见一百人聚拥在街头,为什么。因为他们不敢到相府***呗。见到大庆出来。众人连忙围了上去:“这位军爷,您找小人们何事啊?”

        大庆言道:“嗯,是我们公子找你。”

        李泰看着这帮人,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黑有白。有俊有丑,不由地心中一叹,唉,要是想找齐如此阵势。还真不容易。想到这里一挥手将大庆叫到跟前:“潘哥,我叫你唱首歌,嗯。这么唱美丽的小才女……”

        半个时辰,大庆记得牢牢地,便带着一大帮人去人少的地方开始练习。李泰看着周围的人来人往。心里开始琢磨步骤,嗯,第一步进门。第二步唱歌。不对,不对。应该是第一步唱歌。第二步进门。但是先唱歌再进门。给人挑衅地嫌疑。要是先进门再唱歌。给人感觉不强悍。妈的。老子从小到大连个老婆都没有。怎么能会抢亲呢?再琢磨琢磨吧……

        “少爷,少爷,孙公子醒了。”

        李泰急忙走回相府。来到孙良文休息之所:“哎呀,不是让你多睡一会吗?”

        孙良文忙道:“李兄,在下当真是睡不着啊。还请教李兄,有何高招啊。待良文与霜儿结成眷属,定不忘李兄之大恩大德!”

        李泰挥了挥手:“先别说那些。过来。良文兄,兄弟跟你商量件事。咱们应该这么办……”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