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京城轶事 第九十四章 命悬一线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城!

        紫宸殿!

        天子冷冷的看着下面的大臣。良久不语。

        此时,李景心中依然悲愤难当。难道今天,皇上要向李家下手?

        往常早朝都是臣功启奏。无事便退朝。可今天皇上上朝第一件事情就是为冷冷的看着周围。只找出平章政事许观问道是否查清。那许观向来刚直不阿,也不知道皇上要他查了些什么。弄的所有大臣心都跟着发毛。带皇上问完话。便要下旨将泰儿抓来。这是要干什么?一时之间。满朝人心惶惶。表面上站的笔直,眼观鼻,鼻观心,可谁的心里也不轻松。大家都明白,皇上今天要有点什么事!

        没一会的功夫,吴公公进来跪倒:“回陛下!平食郡王带到!”

        “嗯!让他进来吧!”

        “遵旨!宣平食郡王上殿!”

        “别拽我,别拽我。本王自己会走!”此时,李泰被人五花大绑,推推搡搡的带进殿上,见到天子面色沉冷的看着自己,李泰跪倒:“平食参见陛下!”

        良久!天子不语。朝堂之内静的可以让李泰听见自己的心跳。来的路上,李泰也是不断琢磨。这是怎么了?为何皇上要向海州下手?怎么还会有皇冠、龙袍呢?

        见到天子看着自己不语,李泰再次喊道:“平食参见陛下!”

        天子座在龙椅之上,看着李泰良久言道:“平食。你可知罪?”

        “嗯?臣不知!”

        “嗯?不知?好!列为臣功在此。朕便让你死个明白?许爱卿,你是平章政事,你将事情说清楚吧!”

        “臣遵旨!”说完,走出一个年纪大约五十地老者。身材瘦小,一脸的皱纹,李泰看在眼里。那就是一个老猴子。包括那双眼睛。猴精猴精的。

        许观走上前抱拳说道:“诸位!腊月初一,宗人府接到密报,有人在海州密制皇冠、龙袍之物。要密谋***。待宗人府将此事诚达天庭后,陛下降下密旨,派执事院暗中彻查,臣等幸不辱命,于腊月十五日查清,带人亲去海州。抄了人合商会,将皇冠与龙袍搜出,并找到一快巨大匾额。上书再造万民四字。臣恐事大,便将一干人等已经带回京城,请陛下发落!”

        天子点了点头。看着李泰,面无表情问道:“李泰。这次你可明白了?”

        李泰跪在地上,细细回想,腊月初一自己在虎烈营当火头军,腊月十五在八营会战,而前番进宫斗酒。陛下均然没提此事。也一点征兆都没有。难道是有人陷害自己?这龙袍什么的,纯属胡说八道。但是李泰也知道这东西是怎么来的。古往今来。诬陷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这个了。找帮人进去搜查。然后自己拿出来。就说是搜到地皇冠龙袍。妈的,小爷得罪谁了?这么下手整我?不管了。只要不伤及家人就好。希望凝儿他们都能无事。待小爷翻身之时。弄死你们。

        “李泰。陛下问你话呢?”

        “啊?”李泰一抬头:“陛下。臣不想多说。臣只说一句话,我李家无论何时何地。永远忠于我大炎君主。要是臣有过失的地方,还请陛下明言。臣还未行冠礼,年幼不懂事。要是有什么过错请陛下明言,臣前段时日踏入军营,参加八营会战。其后进宫斗酒。这些都是陛下知道的。想来陛下是知道有人诬陷臣,但不管***如何,李泰家人当是无辜!还请陛下放过臣的家人与朋友!”

        “哼。你的意思是朕逼着你承认了?”

        “臣没……!”

        “护国元帅到……”

        话音刚落,见元帅带着芝萌来到金殿之上跪倒:“见过皇兄!”

        “合阳参见陛下!”

        “嗯,你们怎么来了?”

        芝萌抢先言道:“请陛下明察,李家哥哥不可能在海州密谋***。定然是有人诬陷他!陛下。合阳……”

        “住口!”天子一拍龙桌:“此乃金殿之上。焉有你说话的地方?见你年小,朕不与你计较,皇弟。将合阳带下去吧。好生管教,再有下次。朕定当不饶!”

        元帅言道:“陛下。这肯……”

        “退下!”天子大喝一声起身言道:“怎么?朕抓一个京城纨绔,还有你等同意不成?李泰。别以为有人护着你便是有恃无恐,你将兵部尚书之子杀害。发配海州之时用***灾民说什么要建让天下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蛊惑百姓跟着你。回头京城在金殿之上又向史维龙提亲。当初朕还以为你是诚心悔改。哼,幸好有人提醒朕,李泰啊李泰,你乃相府二子,其祖当朝一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父手握兵权,其兄又

        猛将,其母乃是朕之义女帅孙女指腹为婚,其次又在朝堂之上向兵部尚书提亲。好深的计谋啊。呵呵,执掌大炎兵马之人都在你李泰周围。实权人物尽握你手。你意欲何为?如今在海州搜出龙袍,你还有何话可说?当真以为这大炎是你李家地不成?朕今天告诉你们。谁要是再敢插手此事。别怪朕下手无情!”

        李景心中咯噔一下,仿佛整个庙堂都跟着晃动起来。难道今天李家要满门进尽诛?然而,还没等到他清醒,有人来报:“陛下。天合公主与相府二夫人与次女抓捕归案!”

        “带上来!”

        

        李泰转头望去,只见自己的娘与二娘还有岚儿都被绑上金殿,岚儿已经吓傻了,小脸煞白,惶恐的看着周围,待到金殿之上跪倒在地。良久才哇的一声哭出来。

        “岚儿。莫哭。为娘在此!”蔻英轻声安慰岚儿。其后,磕头:“天合拜见父皇!不知抓天合前来何事?”

        “住口!谁是你父皇?你父皇已在玄岭殉国,天下都知道这大炎是你蔻家送与朕地。朕承你们情,处处将你们放在高处。然而你们却是狼子野心。竟然教唆二子在外面预谋***?哼,有此义女。当如蛇蝎!”

        几句话说的蔻英泪如雨下,对着陛下哭道:“父皇。泰儿怎么了惹您生气,你跟女儿说,女儿定然好好管教于他。泰儿。你这究竟是怎么了?”

        李泰见到自己的家人跪在金殿之上,心中好像被一把尖刀挖空一样,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对着蔻英摇了摇头:“娘,孩儿什么都没做。陛下说孩儿在海州成立商会是要***!还说搜出龙袍,孩儿……孩儿……娘……孩儿什么都没做啊。”

        蔻英看着李泰点头:“泰儿,娘信你。我儿虽说行事顽劣,却是忠直,娘信。父皇。此事定然有人陷害泰儿。还请父皇给咱们做主啊。如若泰儿真是如此。天合愿意陪他共赴黄泉!”

        “合阳也愿意。李家哥哥不是那种人!”

        元帅喝道:“芝萌。回来!有你什么事?没看见满朝都没一个替李家求情之人吗?”

        芝萌走到蔻英身边摇头:“爷爷,哥哥必然不会***,还请爷爷求求陛下吧。”

        天子看着下面冷笑道:“呵呵,好啊。好啊。口口声声的表忠心。朕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忠心!来人。把人合商会主事之人都跟朕带上来!”

        “遵旨!”

        盏茶的功夫,听到外面铁索拖地地声音,一会,几个人在侍卫的搀扶下来到金殿之上……

        李泰回头,看着众人眼泪滚滚而下:“凝儿、何大叔、月娘姐姐、邓兄……你们……你们”看着四人被打的遍体鳞伤。李泰的心都要碎了。这是在海州难民跟自己结下情缘之人。大家为了一个梦想走到一起。为了商会尽心尽力,如今,更是为了李泰被连累,一个个遍体鳞伤。神志已经不清了。

        凝儿缓缓的睁开眼,见到李泰泪眼蒙蒙看着自己,惨然笑道:“泰哥儿。凝儿来看你了!”

        见到昔日的凝儿如此凄惨,李泰点了点头:“凝儿,委屈你了。委屈大伙了,是我李泰连累大家了。”

        邓健笑道:“李兄不必如此。咱们都是愿意跟着公子。难怕刀山火海。在下愿意陪着李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李兄,在下准备好了。呵呵,想当初在旗下宣誓。我等永不背叛信仰。今日便是见证之时。”

        岚儿被眼前死人地样子吓的哇一声哭了起来:“凝儿姐姐……月娘婶婶……何大叔……”

        岚儿地哭声好像锥子一样扎进几人心里。凝儿笑道:“岚儿不哭。姐姐吓到你了。”

        “闭嘴!”凝儿身边的侍卫一脚将凝儿踹倒:“金殿之上,岂容你们……啊……”还未等他说完,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之时,李泰在地上跳起。扑向那位侍卫,身体被绑,用嘴一口咬住侍卫的脖子,死死不肯松嘴,看着鲜血从那人脖子上喷出,众人连忙上前拽开。只见那名侍卫捂着脖子,欲欲倒下……

        许观走出喝道:“来人,将平食郡王拿下。”

        “滚,***妈!”李泰回头,面目狰狞,嘴上叼着一快肉皮,鲜血已经渗透自己的前胸,看着庙堂之上的大臣们,吐掉肉皮大笑:“哈哈,哈哈,尔等记住了。谁敢动我人合商会的人。我李泰做鬼也不会放过他!”看着金殿之上地天子,李泰悲愤难当,郎声道:“人合商会听令,与我宣誓!”

        几人缓缓站在李泰身边高声喊道:“我宣誓!我志愿加入人合

        拥护商会的纲领,遵守商会的章程,执行商会的决定地纪律,保守为民的宗旨,对商会忠诚,积极工作,为大炎鼎盛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大炎为商会为百姓牺牲一切,永不背叛!”

        铿锵有力的誓言,在满身伤痕的众人高声中显的更是庄严,待念完,李泰看着天子说道:“陛下。这便是臣当初在海州带领海州灾民立下的终身誓言。一朝宣誓,永不背叛,让天下老有所养,老有所依,乃是我等毕生信仰,我等不曾密谋***。只想让大炎少一些流离失所地灾民。少一些无人赡养的老人。少一些被扔在草丛中嗷嗷待的婴儿。难道这一切。都是我们错了吗?我李泰成立商会,就是不想再看到有人为饥饿,为贫穷再次的倒下。大炎开国二十余年。四海尚未平定,虽说物产丰饶,但放眼天下,却是捉襟见肘。大炎百万军队。朝廷供养如此艰难。难道臣就不能带着他们再找出路吗?我人合商会无愧于陛下。无愧于百姓,无愧于天下!”

        满朝听着李泰的话语,有激动的。也有讥笑地。他们心里明镜似的。陛下这就是要找机会。瞬间拔掉李家这棵大树。此时,李家长子长孙领兵在外。这么好地借口焉能不用?

        天子看着李泰冷言道:“李泰。朕现在才看出来。你藏的好深啊。呵呵。要是这么杀了你,满朝臣子当是不服。来人,将证物呈上来!”

        几名太监抬着一个巨大匾额,走上前来。一个太监将龙袍与皇冠放在地上退下。天子一挥手:“来人,将此匾打开!”

        几名太监上前扯下红布。满朝大臣惊讶的看着这巨大匾额上的四个大字再造万民!

        “哎呀……再造万民,好大地口气啊。”

        “是啊,难怪陛下要发怒……”

        “这李家要倒了……”

        “快看,那地下的是龙袍。哎呀……哎呀呀……当真是狼子野心啊,陛下这么对李家。李家当真是狼子野心啊……”

        见到证物在此。李泰不急反笑:“陛下、臣本单薄。不会武力,能否先给臣松绑!臣要与陛下说道说道!”

        啊!满朝大人看着李泰,其中也有不少幸灾乐祸之人。心道。如此时期。看你怎么扭转乾坤!

        李景看着李泰,脑中回想这李泰回来地一幕一幕。心中不由一阵悲愤,但作为臣子。此时断然不可多语。

        蔻英与芝萌看着李泰生生咬下侍卫一块肉皮。胸前一片鲜血。满脸悲愤。心中不由的一丝紧张。他要干什么?看着不远的柱子,芝萌忙道:“哥哥不可做傻事啊!”

        李泰笑了笑:“我李泰如何会做此俗事。要是真的一头撞死了。怎堵上他们的嘴呢?不会。不会。陛下。给臣松绑吧。”

        天子一挥手。侍卫上来给李泰松绑,李泰晃了晃肩膀,走到匾额前,摸着上面的金子。回想着在海州之时,于九月初九人合商会开业之际。大庆一亮铁箭,九九八十一支响天雷冲天而起。千万朵缤纷的纸屑满天撒下。那是何等的热闹。摸着匾额良久,李泰笑道:“诸位。此匾乃是海州人合商会第一批学员见到商会成立。在附近几县匆忙所制。再造万民四字李泰愧不敢当。放在人合会议室。用于人合商会自勉。没想到。呵呵。到竟然是……哈哈,天意弄人啊。

        想当初。在下与妹妹和娘亲失散,日久不曾进食,便在来海州的路上晕倒。天可怜见。让李泰从反阳间。待见到灾民疾苦度日,襁褓中的婴儿更是连啼哭地力气都没有了。岚儿已然瘦的皮包骨。于是。在下便领着大伙下河捕鱼,鼠口夺粮。

        到了海州,将些杂物当成四两银子,便将与我一起的月娘姐姐及诸位姐妹和子女接进海州。其后,在下发明油条。麻花。赚了一些银两。月娘姐姐们见到在下传了他们手艺。自然感恩戴德。后来。几位姐姐商议成立商会。帮助城外三万灾民脱离苦海。本着受人于鱼。不如授人于渔的理念,在下传给他们糊口的手艺。

        在后来。灾民中出现瘟疫。幸好没有酿成大祸。为了给灾民发放银两,在下巧进***。鉴得无人相识之宝。弄得几万两赏银。又与凝儿在海州盛宴上一举夺魁,总算是解决了燃眉之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