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四章 兆洲取粮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晨,李泰精神焕发的来到院子当中,对着天空大笑三的,凝儿居然同意跟自己睡在一个屋子里。虽说不是一张床上。但是心情很不同。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对。屋都进了。***还会远吗?

        “大人!”潘魁带着两个与自己身材相仿之人来到李泰面前:“这两人就是我兄弟,这是大哥潘龙。这是三弟,潘虎!”

        李泰随眼望去,两人穿着和潘魁一样,如今刚过完年,都是一层单衣。结实的身体,宽阔的胸膛,李泰笑了笑:“原来你们是双胞胎啊。”心道,这哥俩一看就憨厚耿直。长的也比平家兄弟强出许多。最起码。跟人的感觉敦实。又看了看潘魁笑道:“别说,你们兄弟长的都瞒像的。既然你们到了县衙。咱们就先说道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的任务就是负责城中所有枯井之事。至于月俸嘛。暂时还没有。但是你们放心。别县的衙役多少月奉,你们一点也不会少。但眼前便先在县衙吃饭吧。但是咱们先把丑话说在前面。我李泰要的人,绝对不能欺负百姓。谁要是敢欺负百姓。哼。别怪本官手狠!”

        三人抱拳齐声道:“我等定然跟随大人,鞍前马后。在所不辞!”

        李泰点了点头:“如此甚好。那你们就去忙吧。”

        潘魁拿出一张纸:“大人,咱们都看好了。这是我大哥昨夜画出的河州地图。所有地枯井都标记在上面了。请大人过目!”

        李泰一愣,随即笑了笑,接过来仔细的看了看,点了点头,不错,地点和数量都很好,想来是潘魁听说去当衙役。连夜便找兄弟们说了一下,这哥几个连夜画出来的。见到三人看着自己。李泰笑了笑:“嗯。很不错。你们知道兆洲离咱们多远?”

        潘龙言道:“如现在去。怕是半夜就能到”

        “好。你们先留下来吃饭吧!一会咱们去兆洲!”

        此时。燕儿已经将早饭做好。大庆已经开始吃了。李泰看着站在桌子边上的潘氏兄弟笑道:“怎么不吃?过来。坐下吃饭。”

        潘魁摇了摇头:“不了,不了。大人先吃。咱们一会再吃。哪有衙役与大人一起吃饭的。”

        李泰笑了笑,拉着三人坐下:“记住,大人这里没那些习惯。有饭一块吃。有罪一起受。来。吃饭。一下。姓潘。是你们本家。他叫潘大庆!以后,你们叫他潘哥也好。潘将军也可!”

        “将军?”三人彼此看了看。很是不相信的样子。

        大庆对于吃饭甚是热衷,很不情愿的放下饭碗。本想说两句,谁知他将令牌往桌子上一扔,端起大碗继续吃。李泰最近被他***够呛。现在也开始用大碗吃饭。唉,这大腕甚是豪迈。连喝粥都这么豪迈。这气势,牛!

        三人接过令牌看了看,递给大庆说了句话后,李泰大庆同时愤饭。潘魁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俺们,俺们真不认字!”

        何大叔进来说道:“公子。昨天那三个衙役来找您了。”

        “行,让他们进来。先吃饭再说!”

        三人进来后。李泰也没废话,让燕儿把粥盛好,递给他们:“先吃饭,有事路上说!对了。燕儿,一会让凝儿写个告示。就说咱们要用师爷。看看有没有人能干。等少爷从兆洲回来。咱们再说。”

        用过早饭,李泰带着大庆与六个衙役一起直奔兆洲。

        **********************************************************************************************

        “大人,您看。举火把地城墙就是兆洲!”

        黑夜中,李泰也没说什么。这路上连个饭馆都没有。八个人在马上跑了一天,腿都要折了。如今见到城墙,李泰言道:“潘哥。上前叫门。先找个酒店住下。明天去兆洲县衙!”

        大庆打马而去。待李泰到来之时也不曾看门,李泰问道:“潘哥,为何不开城门?”

        “他们就是不给开。”

        李泰向四周看了看,这城墙要比河州高出不少。但也不高,随即抬头喊道:“喂。守城地。本官是河州知县,将门打开。本官明日要见你们大人!”

        拿着火把地兵卒言道:“不是明天见吗?今天就先别见了。等着吧。”

        ***。李泰心中一股子火气。这几人都跑了一天了。寒冬之时,骑马狂奔。又饿又累。居然还不给开城门?但是现在人在外面,

        狂,于是又喊道:“守城的,我找你们大人有大事,你麻烦!”

        “哼,等着。”

        良久,回话道:“我们大人说了。有事明天再说!我们大人乃六品官职,河州小县,县令不过从六品而已。还是等等吧。”

        李泰嘴角含笑,小声对大庆言道:“潘哥,上去。把门打开!”

        大庆一愣:“能行吗?人家可是守城之人啊。”

        “靠。怕啥,也没让你杀,打晕了,或者是开城门就行!”

        大庆四处看了看,打马绕到城后,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便将城门打开,李泰嘿嘿一笑:“进城!驾!”

        “公子。跟俺走!俺刚才问个兵卒县衙在哪里了。”大庆前面带路,李泰等人跟在后面。拐了几个弯,便来到兆洲县衙。

        看着人家的门面,李泰有些脸红。毕竟河州衙门的招牌都快掉了。人家地瞒新地嘛。见到旁边的大鼓,靠。居然连鼓槌都没有。

        李泰言道:“你看人这衙门。多好。再看看咱们的衙门。唉。没法比啊。我说诸位。咱们应该团结协助。一定要将河州建设的比这强百倍。妈的。敢不让咱们进城。大伙听好了,一会进去。让你们吃。谁都别客气。有用的尽管拿,回去给娘亲。大庆。砸门!”

        跟着李泰来的人不仅捏了一把汗,这位大人。太生猛了。虽说都是知县,但跟人家比还是差了一级。如此霸道。真是少见。

        大庆不管别地。上前就砸,不一会就听里面嚷嚷:“谁啊,这刚走怎么又来了。老爷睡觉呢。轻点,轻点。来了。.见到大庆不觉一愣。大庆将他往里一推,直接走进院子中嚷道:“兆洲知县,出来!”

        “大胆。何人在此喧哗!”此时。门房推开,走出一五十左右地老者。第一印象,短小精瘦,与大庆庞然大物一比,当真是没了。此人留着一缕山羊胡。头发已经花白。满脸地皱纹却是满面红光。见到大庆到来。连忙抱拳:“不知道这位壮士是哪个山头的大王。粮食咱们前日已经送过去了!”

        ***。李泰彻底疯了,堂堂一个市委***跟他妈黑***大哥混一起去了。还要交粮。没等大庆言语,李泰笑道:“刘大人,久违了!”

        刘泉看见李泰连忙抱拳:“不知这位公子是……”

        “呵呵。下官河州知县。李泰!”

        那人眼睛转了转。又看了看大庆,点头道:“既然来了,就请去大厅候茶吧!本官随后便到。”说完,给开门之人使了一个眼色。转而而去!

        一切李泰看在眼里。笑了笑。见到刘大人转身而去,连忙抓住一条胳膊笑道:“换什么官衣服啊。走吧。咱们一起去。待下官给大人汇报一下工作!”

        见到李泰眼色不善,刘知县身子一机灵。刚要喊话,就被李泰拽到身前小声喝道:“老头。不想死就给我快点!过来!”

        也不知道是谁家。反正李泰走的比较仗义。待来到正厅,等下人奉茶后。李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嘿嘿,刘大人,请!”

        刘泉慌忙拿起茶杯。匆匆喝了一口,放下茶杯问道:“不知道李大人深夜到访,有何指教?”

        “嘿嘿,指教不敢当,哦,你喝了?刚才下官没敢喝,哈哈,嗯。现在喝也不晚。”拿起茶杯真喝了一口言道:“刘大人,下官此来目地有二,其一呢,就是对刘大人对河州百姓这么多年来的照顾深表谢意。”

        刘大人笑道:“李大人客气了。咱们都是为皇上办事。你我同僚。这么说不外了吗?李大人年少有才,前途不可***,以后您要是将河州治理好了。本县还要借您的光呢。呵呵!”

        李泰哈哈大笑:“是,是,您说的太对了。治理河州是下官份内之事,既然刘大人这么客气。下官就实话对您说了吧。刘大人,下官不容易啊。圣上信得过下官。派来做河州地知县。可是下官没粮啊。那些人太能吃了。陛下一年给七万斗口粮啊。唉。他们才一万人。太能吃了。这不,下官想找你借点粮食。你放心。下官一定还上!如何呀!”说完,李泰心中一笑。怎么感觉自己跟个公公似的。

        见到李泰提起粮食的事,心道。反正皇上一年给七万斗粮食。他最多给河州四万五千斗。每年自己都能剩下个三万斗左右。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安慰安慰你吧“李大人啊,不是本官不借于你粮食,实在是咱们兆洲也没多少余粮啊,但是既然是李大人说话。本官也不能不给。这样吧。一千斗如何?这可是本官的家底了。李大人上秋之

        李泰笑了笑:“刘大人。下官不愿意跟您说些不痛不痒的话。来。给你看个物件儿!”说完。拿出任命的圣旨在刘泉面前晃了晃,笑道:“如何行事。大人看着办,我河州一年七万斗的口粮。陛下都运到你这,你往下发了多少。心中还有数的吧。呵呵,废话不说。赶紧给咱们预备一桌子酒席。安排好客房。下官要歇息!”

        刘泉见到圣旨,心中咯噔一下。不觉地满头是汗。原来这是李泰来算后账了。其实一想也就明白。皇帝每年给七万斗粮食。河州以前人多,可现在就剩下一万人了。哪吃地了那么多粮食。不管谁上任,都能明白这里面的油水。现在整个大炎虽说不算很缺粮食。但是也不富裕啊。刘大人心里盘算了一下言道:“那李大人的意思是……”

        “嘿嘿,下官也没什么意思,我河州有多少粮食在兆洲大人心里也清楚,要是让你一起拿出来。想来是不容易,再说,大人交友天下。连绿林中地好汉都仰慕大人威名。这个……呵呵。想来陛下是不知道吧!下官能与您这样的大人为邻。当真是、当真是三生有幸啊。哈哈。哎呀,你看我。扯远了。刘大人。咱们凑出一万斗米,要白米哦。然后再凑出五万斗粟米。嗯,下官算算,一斗三十斤,六万斗也就是十八万斤。换算成吨嘛。才九十吨,一万人少吃点一天平均半斤米,那么一天就要五千斤米。九十吨才够吃三十六天。靠,我还以为皇帝给多少米呢。说的那么仗义。算了,先这样吧,下个月再准备出这些,嗯,大约还十个月吧。就算你还清了。如何?刘大人?”

        听着李泰自己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最后几句才听的清楚。就是以后每月都要给这些。刘泉心里这么恨啊,这惠山之上,有不下二十伙地土匪。为了不让他们进城。当真是煞费苦心。每个月都要缴纳一定地粮食,河州干旱,可兆洲也不好过啊。如今眼前之人,见面便是狮子大开口。这可如何是好。兆洲哪来地那么些粮食啊。

        见到刘知县低头盘算,李泰心中一笑,叫你***粮食。妈的。小爷整不死你。见到刘泉刚要说话,李泰忙道:“既然刘大人不言语,下官就当您同意了。这样吧。大人公务繁忙,下官也就不打扰大人了,三天时间。给下官凑出这些粮食。呵呵,不成问题吧。要是下官给陛下上道密折。哎呀……”

        “好好,下官马上去办。马上去办!”

        “嘿嘿,别。别。本官才是下官。对了,刘大人。您看。这一路风寒,几人是又饿又累。您……”

        “马上安排,马上安排!”

        “那就有劳刘大人了,下官不送!”

        见到刘大人退下,李泰嘿嘿一乐,看到几名衙役惊讶的看着自己,李泰一挥手“看什么看。准备一下。马上开饭。”

        三天后,清晨!再次饱餐之后的李大人,带着手下大包小裹的拿着不少物件走出县衙大门。回头见到刘知县笑道:“刘大人啊,下官当真是要穷疯了,下面的人也没见过什么世面。你看。连点***肉都往回拿。”说完,指着下面的人说道:“不是本官说你们。早就告诉你们,出门要注意脸面,你们倒好。足足整了十车,你们……”

        刘泉心中现在狠不得杀了李泰,听到李泰训话,连忙赔笑道:“哎呀,李大人啊。这么说不就见外了吗?你我两县相邻,以后多应该互相帮衬才是。就请李大人不必见外了。”

        李泰见到浩浩荡荡地粮车,心中狂笑,抱拳言道:“刘大人办事当真是列厉风行。下官佩服。这时日已经不早,粮车在路上多有不便。下官这便上路了。大人请留步。”转身上马,对着大庆使个眼色,大庆一挥手:“上路!回河州!”

        第二日

        兆洲县衙

        刘泉书房

        刘泉拿着京城许宽送来的密信,信上将李家之事已经详细道出,此番密信,就是处处干扰李泰。防止抬头。又云:如今李景虽能入朝行走。但权利大不如前。等等不再细表!

        接到上面密信,刘泉笑了笑:“来人!”

        一个***老头走上前来言道:“大人,您吩咐!”

        “去惠山,找三当家的,就说本官有急事。让他速速来见!”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