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五章 土匪进城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于有了粮食车队,李泰这几日走的缓慢。见到河州家视线,李泰笑道:“潘魁!马上进城,多找些人拿着铜锣吆喝,就说有粮食了。让大伙都过来取粮!”

        “好嘞,俺这就去!”

        见到潘魁远去,李泰望了望身后的粮食,不由的对大庆笑道:“潘哥,这些粮食怕是够百姓吃上一个月了吧!”

        大庆言道:“是啊。如此一来。百姓就能过了这个冬天了。嘿嘿,公子。你说,刘大人下个月还能给咱们凑齐粮食吗?”

        李泰摇了摇头:“不可能了。咱们在兆洲转了两天,你也看到了。那里的人也可比河州多了去了。那里年景也不好,刘大人怎么可能还给你粮食?呵呵。咱们也没有证据。说他刘大人扣下咱们多少粮食。再说了,就陛下那样,会管吗?也就是用圣旨先忽悠他一阵子吧。接下来。咱们还是靠自己!对了,购置炮仗的物件都准备齐了吗?”

        大庆嘿嘿一笑:“齐了,齐了,哈哈,想起就有意思,这满满尽十车的物件,可都是他刘大人给的。”

        边说边聊进了城,见到凝儿等人与百姓都在城门口等着。与凝儿对视一眼,李泰微微一笑,忽然有种养家的感觉。回头看着大伙抱拳言道:“诸位乡亲。本官是新来的知县。在下姓李,叫李泰。呵呵,前几日有人见过在下,那时候耳朵都不好使唤。今天咱们算是见面了。废话也不多说,大伙排好队,咱们现在开始发粮,这里有白米和粟米。家里有老人孩子的,上前领取粟米后再领取一些白米。咱们先说好了。这白米是给老人和孩子吃地。河州粮食不多。大伙先担待一段时日吧。年轻之人吃些粟米。领取白米之后。本官要随意的抽查,要是发现谁家没有老人。或者是老人吃不到白米的。可别怪本官手下无情!来,大伙排好队。咱们现在就开始发粮食!”

        众人看着李泰,心中存了一丝感激。如今这年景。谁能给粮。谁就是父母。新来的知县刚刚上任。就给百姓弄来这么些粮食。大伙心中燃起一丝希望。是不是李大人来了。好日子就到了?

        在衙役的指挥下,大家都在有条不紊的发放着粮食,衙役都是本地人,知道谁家有父母孩子。发粮食的时候也都尽可能的多给些白米。不时地,还从别地车上拿出一块肉。

        李泰看着大伙拿粮,心中不免惆怅,虽然有了粮食。但是跟现在地情况想比。却是杯水车薪啊。走到凝儿的身边,看着凝儿在帮忙分发粮食。拉到一边:“凝儿,商会还有银子吗?”

        凝儿摇了摇头:“已经不多了,还有不到两千两了。咱们被皇上抓了。商会没了人。大伙连个主心骨都没有了。弄不好。各地商会连银子都收不上来了。”

        “唉,这可如何是好啊。还有尽一个月虎烈营的两千兵卒才能过来。现在我手上就那么几万两银子。这河州将来处处要钱。咱们才来几天。对河州当真是不熟悉啊,你去忙吧,忙活完了,咱们去城外转悠转悠。看看这河州倒地有多少亩田地!”

        凝儿看着李泰言道:“泰哥儿。千万别愁坏了身子。这一万多张嘴还等着你呢。有道是好事多磨,商会起初太顺利了,想来会有场恶事。否极泰来。什么都会慢慢的好起来的。到时候咱们把总部迁到河州。让各地商会全力支持泰哥儿治理河州。泰哥儿大才。凭着泰哥儿的智慧。定然让河州响遍天下。泰哥儿是做吃食起家的。自古民以食为天,有了泰哥儿,说不上河州就是咱们大炎地美食之乡呢!”

        凝儿的几句话像细雨般融进李泰心里。是啊。老天爷给咱个机会,现在商会也成立了。海州难民咱也救了。京城生活咱也体验了。连皇帝咱都见了。还有什么***呢?妈的。不就是没粮食吗?小爷还偏要在这方面下手。喂饱了河州百姓去喂大炎的百姓,以后。所有的吃食都叫河州。什么河州烤鸭了。河州抻面了。河州这个。河州那个,妈的。把老子逼急了。从新做个城门。在上面全画上美食。我叫你进。不把你腰包给你刮空了。就算河州没本事。想到这里。一把抓住凝儿言道:“好凝儿,你真是泰哥儿的好凝儿,没有你在身边的日子,泰哥儿就知道混吃等死,如今你来了。咱们就像海州时候一样。你要天天陪着我。看着泰哥儿怎么把河州治理出样子。让他们都看看,两年之内,泰哥儿要把这个穷地方,变成大炎地美食之乡!”

        此时,李泰已经满腹希望,雄心勃勃。放佛所有地美食都已经摆在自己的眼前。一张五米长的

        上,李泰嘿嘿傻笑地看着上面的美食。吃口抻面,整根大葱粘酱。摸上煎饼。左手那起咬一口。扔掉,右手拿起水晶肘子。咬一口。扔掉。粮食嘛?城内一百个粮仓都是满的。想要多少拿多少。剩下就弄爆米花吃。我看到时候谁过的日子最***。靠。

        就在此时,突然听到锣鼓大震:“土匪来了!”

        “土匪来了,大伙快跑啊!”

        谁?土匪?李泰看着四处逃脱的百姓,连忙喊道:“乡亲们。慢点。慢点。别踩着人。慢点。

        大庆转身上马:“公子等俺,俺去取家伙!”说完,一转马头。向着县衙跑去。

        凝儿脸色苍白,抓住李泰衣襟,声音越发颤抖:“泰哥儿,匪人杀到,咱们如何是好?”

        李泰抱着凝儿笑道:“匪人?哼,他们还不配。一群乌合之众而已。凝儿莫怕。泰哥儿虽说胆小,怕是却是家人。这些杂碎。泰哥儿还不在乎!”

        说话间。城门口传来吆喝之声,尽两千人浩浩荡荡的向城门而来。李泰看着架势,心中也不免一惊,百姓已经跑干净了,现在就剩下没有发完地粮食和几名高度紧张的衙役。将凝儿往身后一藏,几名衙役抽刀护在胸前。见到势头不妙。众衙役喊道:“大人快跑!”

        李泰朗声道:“本官今天就在这里,看他们能怎么样!一会潘哥来了,就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话音刚落:就听到大庆一声大喝:“公子莫怕。俺来了!”

        李泰大喜。回头见到潘哥一身盔甲。手持狼牙朝天***。身后跟着四獒。好似天神一般向这边杀来。转眼间路过李泰身边,没有废话,举起家伙,大喝一声:“来人何人?敢在河州撒野。看俺来会你。”说完,直奔城门外去!

        此时,土匪已经离城门不到五十步,大庆夹马而上。持***冲到人群之中。一根巨大的狼牙棒虎虎生风,招招碰人,所过之处,泛起一层血雾,李泰紧随其后,盯着人群中喊声最大的那人,用手一指,对着四獒下了命令:“咬!”

        忽!四道黑影顺势而出。直奔那人。还没等那人看清楚,青龙一扑上前,咬住战马的脖子。向后一歪,就见战马一声嘶鸣,转身倒地。骑马那人也不简单。见到四个大物扑向自己坐骑,单手一按马背,腾空而起,手上一柄开山大斧对着青龙砍来。就在此时,突然一条黑影对着自己咽喉而来。不由一急。发出全力打出一掌打中白虎的前胸,然而,让他意外的事情发生了,白虎虽然中掌,却是没退,血盆大口对着那人咽喉一口咬下,虽然没咬到,却是吓了他一身冷汗,就在他连口气还没喘上的时候,突然觉着脖后一阵疼痛,玄武已经扑上,咬住那人脖子往地下一摔。瞬间。便被再次扑上地四獒给分尸了。满地地肠子鲜血让李泰甚是反胃,看着四獒地血腥大口,连忙喊道:“靠。别吃了。赶紧去咬啊!”

        随即,李泰拿出临行前芝萌送的***,身上穿着软甲。对着几名衙役喊道:“兄弟们。河州的百姓看着咱们那,今天就是死,也不能让他们将粮食拿走。众志成城,保卫河州。杀!”

        衙役见到大庆没有言语就冲了上去。随后四獒更是奋勇当先,不觉已经热血沸腾,见到单薄的李泰抽出一把***也跟着冲了上去,大人尚且如此,衙役安能落后。看着尽两千人渐渐的靠了上来。关魁喊道:“兄弟们,别怕,当了河州的衙役就会有这天。老少爷们不会忘记咱们的。李大人已经冲上去。咱们还等着什么?谁也不能落后。众志成城,保卫河州。跟着大人杀!”

        此时,关魁带着两人,潘魁带着两人,抽出大刀向人群中杀去。潘魁见到其中一人手持狼牙棒,心中羡慕地紧,见到大庆在马上如天神一般,不由的一股豪气,见到匪人中也有那狼牙棒的喊道:“拿狼牙棒的。可敢跟俺一战?”

        话音刚落,顿时扑上十多个,潘魁也不在乎,见人就砍,浑然不惧。

        李泰更是英勇,拿着***往前冲了几步就后悔了,人家可是两千人啊,自己这里才有八个战斗力。这他妈都是哪跟哪啊。擒贼先擒王。李泰转悠半天也没找到谁是王,实在是他们穿的太不正规了。正在犹豫,身边已经被十多人围住,李泰拿着***看着他们喊道:“别过来,都别过来。靠,你们二百五十人欺负一个算什么本事?不服约在两月以后?如何?要不我先回去?”

        妈的,土匪心中一愣,见过逃跑的,见过拼命的。没见过一边拼命一边逃跑地。现

        人围着他,他居然还要约在两月以后?土匪之间彼此哈大笑。有得人已经笑地座在地上了。

        李泰握着***喊道:“靠,就知道你们说的不算。你们谁是当家的。出来。咱们谈谈!”

        几人看着李泰笑而不语,正当李泰心中琢磨该怎么拖延地时候,突然感觉身后一阵子疼痛,回头一看,一个人握着大刀在看着李泰。眼神中装满惊讶。他哪知道李泰身穿软甲。刀斧不惧,见到李泰无事,顿时愣在那里,刀***不入?

        虽然砍不坏,但是不代表不疼,李泰呲牙咧嘴。晃动着后背骂道:“敢偷袭小爷?招家伙吧你!”说完,拿起***对这那人扑来。一刀刺下,那人用大刀一挡。瞬间一声脆响。李泰刀势不变。刺断大刀一挥而下。连声惨叫都没有。那人直直的看着李泰,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地变化。胸前喷出一股子鲜血洒在李泰的身上。缓缓倒下……

        那***上有血槽,所以拔出也不费劲,李泰看着那人倒下,看着自己胸前的一片鲜血,不觉的有些反胃,努力平息自己。转过身,看着一帮目瞪口呆的人一笑:“如何?知道本官乃刀***不入之身,谁还敢上前?”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敢上前招呼的,不为别的,他们都是乌合之众。哪曾有正规军的本事,在他们面前不是跑走就是倒下地百姓。谁见过砍上一刀居然没事地人?

        潘魁这是第一次上战场,面对人数多出自己几倍地敌人。顿时手脚无措。不时的看着大庆变幻招式。心跳涨到每分钟八百八!

        这些人中。最嚣张的就是潘大庆,身骑赤色战马。身穿银色战甲,手持狼牙朝天***。所过之处。匪人望风遁逃,再加上大庆边打边叫。整个一个哇呀呀的造型。甚是让人胆寒。

        此时李泰依然与人对峙,心道,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就跑的宗旨。冷眼观瞧。身上发着寒气(自己觉着)眼中带着轻蔑。***在手上跳舞(手哆嗦)整个就一个笑傲群雄的姿态!

        大庆边打边瞧着李泰这边,见到他与人对峙,心中不面佩服,公子就是公子。连气势都能将人压住,让他们不敢前进半步。不行,俺的帮帮他。想到这里。一转马头,对着李泰杀去,口中大喊:“公子。俺来助你!”

        此时李泰哭地心都有了,大哥,你终于想起我了,对面之人见到大庆向这边冲来,不觉的往后退了几步,待大庆杀到,已经离开几丈开外了。

        “兄弟们。杀啊,杀了那个骑马之人。本大王赏赐百两白银!杀!”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听到百两白银,大伙顿时向李泰处围来,李泰用眼睛一瞄,见到打头之人,把手指放进嘴中一个漂亮的口哨,指着那人命令四獒:“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咬!”

        四獒听到李泰的吩咐,如闪电一般穿出,从四个不同的方向咬马的咬马。撕人的撕人,还未等大家明白过来,刚才喊话的那个大王便丧生在獒口之下!

        见到大王被杀,人心顿时涣散,但毕竟是两千人地队伍,要是怕也就怕大庆一人,其中一个土匪喊道:“兄弟们。三当家地死了,咱们杀了他们给三当家的报仇哇!杀!”

        李泰彻底疯了,这***还让不让活了,回头看了一下,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凝儿不见了。

        在人群中找了半天,终于见到凝儿被一个高头大汉夹在腋下,想要骑马而去,李泰进追几步,冲到那人身后就是一刀,那人万万也想不到,一手捂着凝儿竟然被人在背后偷袭了。不甘心地倒下,连是谁也没看见。

        此时人群已经向李泰这边靠拢,见到李泰抱着凝儿想也不想的大刀冲去,李泰抱着凝儿压到身下,用***在上面乱挥,也顾不上还手。感觉背后的疼痛,唯一的信念便是紧紧抱着凝儿,死也不放手……

        正当李泰觉着要告别这个美好时刻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不知道哪里传来铜锣声响。

        “乡亲们,保护大人。咱们跟土匪拼了……”

        “是啊,大人刚到这里就给咱们带来了粮食,咱们以后还要跟着大人呢,老少爷们,抄家伙,杀啊!”

        “他三叔,等俺一下。俺去取把菜刀就来!”

        “他四婶子,你还是把孩子奶喂了吧,这没娘们的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