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九章 全民总动员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州城门

        几十人围着告示在彼此交流着河州城最近的信息!

        “他三叔,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呀?您老给念念!”

        “是啊,是啊,您老给念念!”

        “就是,就是,念念!”

        人群中一个花甲老者,拈着胡须笑了笑:“成,那咱们就念念!嗯嗯!”老者清了清嗓子念道:“河州百姓们,你们好。”老者念完第一句拈着胡须点了点头:“这个大人好啊,老夫活了这么多年,还第一次看知县给百姓问好的呢。”

        “是啊,是啊,大老爷问咱们好呢!”

        “嘿嘿,好,好。”

        “都别吵,听三叔念!”

        老者清了清嗓子念道:“有道是有国无防,鼠辈盗粮。河州乃边远小陲,隔水望番,如有朝一日番人南下,其一便是攻克河州,为我大炎江山,为我大炎百姓,为了咱们即将建好的家园不被践踏,为了了大伙的妻儿老小,本县决定,号召河州百姓去河边运沙。其一,清理河道。其二,巩固城墙。大伙如今还未曾翻地播种。本县希望大伙能出一把力气,当然了,是不会让大伙白忙活的,每人运沙满一大车。便可给铜钱两文,运得多赚得多啊,老少爷们快来啊。先到先得,与运从速,本告示截止到后天正午。请大伙互相转告。谢谢大伙了。”

        三叔一口气念完,又点了点头:“你看看咱们的大人。说地句句在理,怕咱们百姓听不懂,还不说官话,咱们还没运呢,就先谢谢大伙了。呵呵。这个大人好啊。可惜老夫老矣,不然当真是想去河边运沙、为国尽一份力,为妻儿老小换点钱啊!”

        底下的人开始嘀嘀咕咕的商议,这年头。官府用百姓都是白用。河州还好些。前任的关大人对百姓就是说到做到。如今这个李大人看来也不错。要是真能给钱,路程远点也就罢了。就怕他不给钱啊。

        有个壮汉想了想说道:“俺看这样如何?咱们先去县衙问问。看看这个钱怎么个给法,要是好钱,咱们就互相转告一下。能动弹的,就尽量赚点。咋样?”

        “成,走,去县衙!”

        “走。去县衙!”

        几人在前面领路,后面跟着一些老人和瞧热闹的妇女,还未走到县衙,就见到满满两大车的铜钱在门前放着,大庆站在那里看着百姓而来。嘴角扬起一丝笑意,手一挥:“将铜钱抬进县衙!”

        看见铜钱,大伙急走几步,来到大庆身边问道:“这位小哥。如此多的铜钱是做甚地?”

        大庆哈哈一笑:“便是为了告示上地运沙之用。咱们大人说了。一车算一车地,不让大伙白忙活。但大人也说了,这大车必须是县衙定下的五十斗的大车。别的车可不行。”

        百姓一听。乐的直点头:“成啊,成啊,咱们的车都不小,就是牲口太少。这些年都让土匪给祸害没了。不过也没事,只要衙门给钱,咱们大伙累点也行。”

        大庆言道:“大人说了,上次匪人来犯,咱们还缴获了一百多个马匹呢,谁家要是没有壮丁,就借给谁家,不要租钱,运沙子还给钱。”

        “哎呦?真的啊,那可太好了,大人,那家里没有壮丁,寡妇也行吗?”

        “行啊,只要能运沙子就行。等咱们城墙修好了。大伙就不用怕了,你们瞧瞧现在地城墙,打马都能过去,咱们大人说了。咱们要修一个二十丈的城墙,除了鸟,谁也别想过来,呵呵,这沙子可是不少用啊。大伙还是赶紧去吧,早干一天,早赚钱不是?”说完,抱拳对大伙言道:“诸位,告辞!”

        先到大庆离去,百姓们高兴的互相转告,这下可好了,没有壮丁的人家,大人还给马呢。消息一传出,众人开始奔走相告。

        大庆一进,就见李泰拿着树枝在地下乱画,走近问道:“公子干嘛呢?”

        李泰看着地面叹道:“不对啊,这个角度不对,我的好好想想。”

        “公子干嘛呢?”

        李泰一回头笑道:“潘哥回来了,这次多少铜钱?”

        “共计八大车,兆洲钱庄也没那么多,先兑付六车,其余两车三天后送到。公子给的一万两银子也用没了。”

        李泰起身拍了拍衣服:“没就没吧,给百姓了就不亏,咱们要是想要银子还难吗?呵呵,等这阵子熬过去了,什么钱咱们赚不来?走,咱们进屋,过一会吃饭。咦?对了,潘哥,你说哪有大钟?”

        大庆一愣:“大钟?除了京城与军营,怕就是寺庙之中了吧。”

        “嘿嘿,那哪有寺庙?”

        “俺不知道。公子要作甚?”

        李泰笑道:“咱们应该弄个大钟,万一匪人来了,咱们一敲大钟。百姓就都知道了。是吧。”

        “不成啊,公子,现在的铜价太高了,要是打一个大钟,怕是费好些银子!”

        “***,我说打了吗?找个寺庙借不成吗?”

        “那寺庙用啥?再说,人家要是不借呢?”

        “晚上借呗!哈哈!”

        大庆看着李泰笑道:“公子这是想去偷啊,可别忘了,你可是知县啊,要是让人家知道河州的知县是偷盗之徒,怕是……”

        李泰一挥手:“怕啥?拿回来咱们再改总成了吧。再说了。咱们不是没钱吗?有钱谁去偷?河州处处用钱,哪有闲钱去铸它?”

        “可那寺庙有武僧啊,三个两个还成,多了咱们可不成!”

        李泰嘿嘿一笑:“嘿嘿,我跟你说,知道咱们河州那个老道干嘛呢吗?那可是个高人,兄弟我正琢磨着怎么跟他商量呢。潘哥。你要没事,就先去找找他。就说知县有请。我跟他谈谈?”

        大庆惊呼道“

        个道士去和尚那偷东西?公子,先不说那道士行不?毛病吧。来,我摸摸!”

        “切,别摸,你也不想想,那钟那么大。谁能拿走?咱们要先踩点才成。哈哈。嗯!再酝酿酝酿!走。吃饭去。

        看着李泰离去地背景,大庆摸了摸自己地脑门:“俺不烧啊,看来是公子烧了!”

        饭后,李泰爬在桌子上画着图纸。凝儿在边上瞧了半天:“泰哥儿,你画的是什么呀?”

        “这是打井用的东西,打出地井很小,然后再上面加上铁管。上面再家上一个压力桶,喏,就是这张纸上的物件,有了他,咱们就不用辘辘大水了,看见这个把没有?往下一按,多则三四下,这水就顺着管子流出来了。看见没

        凝儿惊呼道:“泰哥儿是说能让这水自己往上走?这怎么可能?这万物都有其规律。水往低处流那是古来不变的道理。为何会往上走呢?”

        李泰笑了笑,本想给她讲大气压的原理,但是怕她听不懂。算了,还是琢磨琢磨这钻头吧,历史老师教过的,这是宋朝时候发明地方法,各国在后世依然效仿,无非就是不用人力而已。如今河州要种地,要是提金,水少了怎么行?望着自己地图纸,李泰冥思良久,随后找来一段木头一一实践,看着角度如何?忙活了一个时辰,才算搞明白。看着画完地图纸,李泰哈哈一笑。这下好喽,咱们也算有自来水了。

        “公子,公子,城外已经有人开始运沙子了。大伙想问,今天就干成吗?”

        李泰大喜:“成啊,现在是中午,还有半天的功夫呢,走,拿出一车铜板,咱们现在就上城外。”

        带着满满一车铜板,李泰亲自在前面开路,见到不少百姓纷纷拿出自己家的大车,正往城外拉,还有不少车子小的人在那里唉声叹气。见到李泰带着铜板走出来,大伙围了上去问道:“大人,咱们现在就开始吗?”

        “嗯,现在就开始。大伙辛苦了。”说完,看了看这里的壮丁。又补充道:“谁家要是有孤儿寡母的,.点水喝,县衙一天给十个铜板。但咱们说好了,只要孤儿寡母之人,家有壮丁的不在其内,要十位便好。衙门也没多少钱了。走吧,大伙一块去城外!”

        带人一大票人,浩浩荡荡地来到这里,看见已经有十多户人已经将沙子拉到城门口,李泰转了大半圈,来到事先查好的地方,这个地方城墙最矮,前面一片黄土大地,正好用来堆放沙子,命人搬来两张桌子,让何大叔,邓健等人分开登记,潘魁了三人分发竹签,没运来一车,便给一个签字,拿签字去换铜板。大伙见到大人雷厉风行,说干就干,也不由的热情高涨,纷纷向河边冲去。往年都是等粮食下来才有钱,如今,冬天也能干上活了。凝儿见到百姓争先恐后的去运沙,心中一叹,对李泰言道:“这河州的百姓都是等着粮食下来才能换点银两,泰哥儿此番作为,当真是让他们有了盼头了。”

        李泰望着人群言道:“现在还刚刚开始。从此以后,我要让所有河州的百姓都有活干,都有饭吃。”看着他们,李泰突然回归了自己,前世自己就是孤儿,今生有了亲人便忘却了孤独饥寒的日子。难道京城当真是纸醉金迷的地方吗?

        此时,已经赶来十多名妇人在另一边开始烧水,天冷,大伙喝点热水。李泰看着他们,招手将潘魁叫了上来,问道:“你可知道咱们河州有多少孤儿寡母?有多少无子息地老人?有多少残废之人?有多少壮汉?”

        潘魁想了想言道:“属下还不曾细查过,孤儿寡母怕是有二十家左右,无子息地老人有百十名吧。残疾之人,属下不知道。”

        李泰点了点头:“行,你去忙吧。凝儿,潘哥,走,咱们回县衙。”

        风风火火的回到县衙,见到月娘正于燕儿在做什么?李泰上前问道:“燕儿,你不是说处处跟着少爷吗?今儿怎么连吃饭就没看见你?”

        燕儿抬头道:“少爷。您看,这是燕儿造您那天说的,做出来一个册子,您瞧瞧!”

        “呵呵,少爷就是随便说说,你这又伺候少爷,又当师爷地。怪累的,呵呵。少爷当真是要谢谢你了。拿来。我瞧瞧!”

        接过燕儿递上来的册子,李泰双眼一亮,没想到燕儿的蝇头小楷写的如此俊秀,打开册子,上面有一些空格,性命、年龄、有无子息、可曾上学、可有田产、可有婚配,职业。职务,等等等等,不下十五种,这要是将此表格填完,便可以根据他们自身,结合一定的劳动力,创造出更多的价值。看着燕儿做的如此细致,李泰一双贼眼闪闪发亮。要不是现在人多。非得好好地亲亲她不可。想起燕儿以前地种种遭遇,如今更是一心一意地跟着自己,心中不由的一暖。对着燕儿说道:“好燕儿,少爷谢谢你。有了此物,咱们可解决大问题了。”

        燕儿低头言道:“瞧少爷说的,燕儿也没做什么。格子是月娘姐姐画的,燕儿就是写了点字,连着册子都是月娘姐姐钉的呢。燕儿没做什么,少爷不用谢,少爷,您累了吧,进屋歇息一会吧。燕儿去给您们沏茶。”

        李泰笑道:“不用了,月娘姐姐,这一册是多少页?”

        月娘笑道:“刚好是一百页!咱们商会的物件不在。这样的册子。咱们商会做出不少呢。会长,您给这册子起个名吧。”

        “呵呵,行,咱们商会地叫人合会员册。这个就叫造福万民册吧,咱们把这里的人分成几大类。壮丁负责建设,女子负责打杂,过段时间运完河沙咱们就开始

        到时候,按照人头都分一分地,大伙都是为了粮食啊子息的人和伤残之人都归到一起。人合商会一定要将他们管到低,这是咱们当初成立商会的宗旨。大伙说,对不

        凝儿点头言道:“是呢,是呢,等过段时间,商会搬过来了,咱们就更齐全了。泰哥儿,咱们先说好了,可要在河州给咱们找一个大点的院落哦。”

        燕儿连忙插嘴道:“少爷,时才与收拾衙门旧物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县薄,您看。咱们河州城的地界不小呢?当年战乱,才将城池筑成现在模样。少爷,等等,奴婢去给您拿来!”

        李泰此时高兴的不知道改说什么才好,跟着燕儿跑进屋里。打开黄旧地县薄,李泰哈哈大笑,指着上面地地界与大伙说道:“大伙快看。这是河州的地界,比这城外大多了,你看,这横着就三十里啊,哈哈,看,这就是那条河,嗯,那边是林子,***,这地界不小啊,我还琢磨着呢,这以后开荒外衣开到别县了咋办。哈哈,不会了,不会了。燕儿,好燕儿,上次少爷跟你抢着写告示,人家都说前几句写的好呢。嘿嘿,你比少爷厉害多了。这次你来写,嗯,不用了,咱们豁出去银子,费点纸张,咱们印点传单,等过段时日,河沙运完了,咱们就派点人出去,走地越远越好。所有的州郡咱们都得去。告诉他们,只要到河州来。不管干什么,只要不犯王法。咱们给出地界盖房子,这房子不要钱,是衙门的。三年之内不收租金,而且告诉他们,要是做吃食的,本县不仅给他们房子,还免两年的税,愿意到河州开荒的,咱们都给田地,每人至少两亩地,咱们说好了,是每人,可不是一家。要是人多,尽管来。只要每人开荒三亩以上,咱们就给他两亩地。剩下的是县衙的。铁匠、木匠、郎中、农夫、有多少要多少,两年之内都免赋税。只要地界大了。不行咱们就扩城。

        咱们还要开几个大学堂,不像别的州县都是一个先生带着,这次咱们一起弄个几十个先生,把学生都分成年级,不同年龄学不同的,咱们开设药铺,开个最大的,拍出最好的郎中,全都在一起,不让他们任意开设,嗯,就要百姓医院。还有……嗯?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

        大伙盯着李泰良久,大庆才算喘过一口气:“俺的娘嘞,要是这么整,岂不比京城还大?”

        凝儿高兴的就剩下点头了“好,泰哥儿,这是就教给咱们人合商会吧。咱们人合商会现在哪都有人,大炎穷苦之人甚多。只要不怕背井离乡的都能来。泰哥儿,真是好主意呢!”

        月娘言道:“是呢,是呢,道时候河州就不这么冷清了,咱们人合就是专做吃食的。道时候再把各地的师傅都请到河州来。咱们河州真的是天下闻名了。”

        李泰嘿嘿一笑:“那算啥,实话告诉你们吧。大人我正在京城策划一个大炎最大的酒楼。嗯,名字就叫河州荟萃楼,以后,那楼里所有的小吃都有河州两字。呵呵,我要让京城的人都知道,河州的百姓要赶超他们了。哈哈!”

        燕儿激动的良久不语,抓着李泰的衣襟都快跳起来了,突然一愣问道:“少爷,这么大的手笔好是好,可前期投入的银子太大了。咱们没银子啊。”

        李泰一拍脑门:“靠,又让银子难住了!”

        燕儿的一句话,让大家都深思了下来,凝儿最先发话:“泰哥儿,咱们算一下,共有多少银两!”

        李泰点了点头,拿出身上所有的银子递给凝儿“喏,就这么多!还是走的时候二娘和周大哥给的呢。芝萌的我没要。你看看是多少?对了,刚才还给大庆一万两去换成铜板了。好像能有五千两。”

        凝儿一笑:“泰儿别气馁,当初泰哥儿就四两银子,就把大伙救了,咱们还成立了商会,凝儿这里还有一些,算算看,咱们还能做些什么?”

        李泰嘿嘿一笑:“对,算算。咱们还能敢点什么。不行接着做吃食。哈哈!来。快算算”

        算了算,包括凝儿商会所剩的银两,合计才一万一千两白银,凝儿低头言道:“没想到这么大的河州,县衙连一两银子都没有。这陛下也是,也不说给点银子。”

        大庆叹道:“俺琢磨着,起先肯定是有银子的,后来兆洲接手。有多少银子也没了。”

        李泰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看着大伙,又笑道:“唉,都别气馁,凝儿说的对,当初咱们四两银子救了三万人呢,现在一万多两银子,干什么不行?凝儿,你说说,咱们做什么吃食来的快?大伙也想想。”

        燕儿摇了摇头:“少爷,不是燕儿说,这吃食怕是放不了多长时间,到了外县都坏了。本地的百姓还买不起,这条路行不通的。再说,河州也没粮食。更没有肉食,哪能做出这么多的吃食?依燕儿看,做什么都不行啊。”

        李泰其实自己也知道,就是想让大伙帮着想想,虽说自己有点小本事,可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呢,一个人的智慧是比不上大伙的,但是让燕儿这么一说,不觉的都心都凉了,是啊,要啥没啥。连原料都没有。咋办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