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十二章 县官当法师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泰等人随眼望去,只见一老者,身穿青衣,身材精瘦尺,鹰眼白眉,一双干枯的手合在胸前,看上去血管分明,筋骨坚韧,嗯,与别的和尚不同,他的头上有一层薄薄的白发。

        老者走到李泰身前,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时才门外听到施主对联,一时好奇,打扰了施主,还请施主海涵。”

        李泰赶忙还礼:“大师有礼,我等此时打扰,还望恕罪!原因无他,在下听说这里香火灵胜,与内子前来欲寻得一子,人家说求观音不如求弥勒,。这不……啊!”

        见到凝儿在身后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李泰尴尬:“呵呵,还望大师恕罪!我家内子性情暴烈,嗯!对,是暴烈!”

        老和尚呵呵一笑:“本寺虽说不大,却也是香火不断,时常也有不少善男信女在此求子,也多有灵验。不知道施主是想求得一位童男呢,还是玉女

        李泰嘿嘿一笑:“随便,随便,只要是我家内子生的便可,但是可说明,必须是小爷我的种才可以,啊……”

        回头看见凝儿咬着嘴唇低头不语,但眼神却几乎要将李泰掐死,李泰嘿嘿一笑,没有言语。

        老和尚言道:“如施主想求子,不如去求子殿吧,请!”

        李泰连忙点头应诺,拉着凝儿赶忙跟了上去,燕儿在后面想笑还不敢笑,一声不响的慢慢跟着,心中想到。少爷真有意思。这还没成婚呢,就先求上子了。

        几人来到边上一个不大地房间里,正面供奉着一个中年妇女,身穿红衣,脚下踩着云彩,手上抱着一个孩子,老和尚言道:“施主,这便是本寺的送子娘娘。但凡来此地求子。多是在此!这送子娘娘坐下的小泥人。都是天天闻听佛法。甚有灵性,若是女施主想求一童男,便将突出之物用水服下即可。若是玉女,则焚香多拜,吟诵送子经百遍!即可所求灵验!”

        李泰点了点头,自己走到送子娘娘身前瞧了瞧,拿起前面供奉的小泥人笑了笑。别说,这玩意弄的甚是别致,活灵活现的,仔细看了看,不禁大笑,所谓的突出之物便是小JJ。,这个在电视中见过。想到真有这样的说法啊。想到这里,连忙掰下一个小JJ递给凝儿:“来。吃吧。然后再背百遍送子经,咱们生下一对龙凤胎!”见到凝儿眼色不善,李泰慌忙改口:“嗯。还是别吃了,这东***地紧,万一吃完闹肚子可不好了。”

        老和尚连忙言道:“施主不必担心,此物乃被佛法净过。即使不用求子,也可强身健体!但吃无妨!”

        李泰摇了摇头:“非也,非也,大师所言不佳尔,常言道‘你看一碗水,佛看千般虫’这泥丸之上,细菌也是不少啊。”

        “细菌?”老和尚想了想,低头施礼言道:“阿弥陀佛,老衲愚钝,还请施主明示,何谓细菌!”

        “呵呵,这细菌便是咱们肉眼凡胎都看不到地,万物没有一尘不染地,都带有细菌,然细菌有善有恶,有的细菌利于凡人,有的细菌残害肉体,因为肉眼看不到,所以,便要处处留意。”

        “那施主如何断定万物皆有细菌呢?”

        “嗯,这个呢,这么说吧,咱们将一碗粥放在外面,表面看上去没有任何变化,一天后,这粥就酸了,这个酸味就细菌,吃了他,就会让人闹肚子,一块大饼,放在外面,时间长了,上面会长出一层绿毛,这层绿毛便是细菌。呵呵,所以,小到一口水,大到万物,都是存在细菌的。这点佛就看的很清楚。在下想来,或许等大炎再过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人们才能认识到吧!”

        满屋子中的人听着李泰匪夷所思的讲解,本想反驳,但他说地确实存在。老和尚低头良久,抬头问道:“既然我大炎无人知晓。那施主如何得知?”

        “嗯!这个嘛……呵呵,还是……嘿嘿!”

        老和尚言道:“既然施主不愿提起,那么老衲也就不强人所难,但请施主留下名讳,让老衲铭记!”

        “大师严重了,在下姓李,单名一个泰字。”

        “哦!”老者点了点头,突然看着李泰一笑:“原来是河州新来的知县!老衲有礼了!”

        “不敢当,不敢当,还未请教大师法号!”

        “老衲平远!是本寺的方丈。呵呵,今朝听闻施主将的细菌,当真是受益匪浅,唉,可惜本寺离河州甚远,不然便可时常听闻施主***了!”

        李泰哈哈一笑:“大师不必如此,看着寺庙不大,不如就全体迁徙河州吧。本官给你个找个大点的地方,等以后河州的日子好了,本官给你们盖个恢宏的寺庙。让方圆千里之人都到这里来上香。到时候这香火钱定然不少,咱们一人一半可好。大师放心,定会比兆洲强上百倍!如何

        “呵呵,施主好意,老衲心领了,兰若寺在此地颇有微名,来往善男信女络绎不绝,虽说本寺狭小,却满是拳拳向佛之心!”

        “呵呵,大师,依据在下看,这佛是用来学的,不是用来拜地。佛地境界乃人生的追求,佛是能保佑人,但却是保佑信佛之人,这个所谓的信,便是处处依据佛地道理来行事,并不是天天的上香叩拜,如有恶人,天天做恶事,却天天烧香,要是信佛,岂不是连佛祖都保佑他了吗?”

        “呵呵,施主一张巧嘴。老佩服,但我等信佛之人,却是秉承佛的旨意,处处以佛的标准行事,施主所言不差,但善男信女也是不差!”

        听着主持的话,李泰哈哈一笑:“那么便是在下多嘴了。还请大师海涵!”

        话音刚落。见到一沙弥进来言道:“方丈,大师兄不吃饭啊。时才所做之斋饭一口不吃啊。”

        主持一叹:“唉。这都是冤孽啊。当初老见他尘缘未了,本不予收他为徒。念他一心向佛。苦苦哀求,一时心软便收下了他。谁知道……唉!施主自行请便,老衲告退!”

        李泰一愣,你这方丈要是走了,我怎么把所有地人***起来?见到方丈要走,李泰连忙问道:“大师。请问贵寺可有病入膏肓之人?”

        方丈摇了摇头:“非是疾病。乃是老衲首徒。尘缘未了。年前被一女子迷惑。堕入魔道。为了那女子,他竟然偷偷还俗,奈何那女子在新婚前又和他人私奔,这么一来。劣徒便一***。回到寺中,欲求解脱。老也无它法,曾令全体僧众念了三百六十遍孽缘经。还是不曾见效啊!”

        李泰盘算了一下,嗯。不出所料,应该是失恋,这个病还真不好治,就是过了几千年为这***的人也不少啊,娘的,为啥感情这东西就这么折磨人呢?不行,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将他们都***在一起。也好方便大庆下手,看看有什么情况再说。想到这里。对着方丈施礼:“大师。在下倒想见见令徒,看看是否有缓机!”

        方丈看了看,叹口气:“既然施主想见。那便见见吧,施主聪慧,怕是能解除劣徒魔障也说不准!施主请!”

        “大师请!“说完,对着凝儿眨了下眼睛:“夫人,在此地稍后,为夫去去便来!燕儿,照顾好夫人。”

        随着方丈左拐右拐,来到大雄宝殿身后的一排僧房之中,老衲上前推开门:“施主请!”

        “大师请!”

        进来房中,周围阴暗,此乃寒冬之时,房中的炭盆拼命挣扎着,想要靠自己的最后地一点热量来证明自己地存在,尔在李泰眼里,却是萤火之光!

        阴暗地房中,没有一丝声响,见到一个干瘦的人趟在床上,还没等李泰反应过来,就听身后一个沙哑的声音:“师傅,救我!”

        “***,鬼呀!!!”

        李泰一声大喝,吓的自己一身冷汗,回头再看床上,哪里还有什么人,不过是一个被子放在那里罢了,回头见到门后,蹲着一个精瘦之人,双手抱膝,低头不语,半长的头发凌乱的撒在面前,一抬头,脸色苍白,弄得李泰抄起身边的凳子就要砸他,看清是个人才算罢手!自己却也出了一身冷汗!妈地,老子以为又回阴间了呢。这身行头比鬼都吓人。

        方丈走上前,摸着那人的头,声音哽咽道:“明智啊,当初为师早就言明你尘缘未了,你这又是何苦呢?唉,你我师徒……唉!”

        那人蹲在墙角哭道:“师傅,徒儿自知罪孽深重,误入红尘,徒儿不求佛祖宽恕,还望师傅一掌将徒儿毙在掌下,摆脱这相思之苦啊。呜呜呜……师傅,徒儿眼前都是媚娘。徒儿生不如死啊。呜……求师傅成全徒儿吧。徒儿愚钝,参透不了这痴苦之心啊!”

        方丈摸着自己爱徒头顶,说不上来的慈爱,哽咽道:“明智,你是我平远最得意的***,平时寺中属你聪慧,全寺的僧人都敬你为长,为师更是对你另眼相待。如今你让为师将你掌毙。你让为师如何下的去手啊。”

        李泰看着人家师徒情深,突然鼻子有点酸,他也想有个这样的师傅。就算不学习武艺,有个师傅教导自己,关怀自己,何尝不是一种温暖呢。前事的孤儿,今世所有地情感李泰一个都不想错过。但一想自己,哪有人愿意做自己地师傅啊,自己的脾气自己知道。不用自己苦求,用不上一年。肯定将自己毙在掌下,气也能气死他!

        想到这里,不觉一叹,上前言道:“这位师傅,地下寒气大,快起来吧!”

        那人看了一眼李泰,挣扎着站起,对着李泰施礼:“明智见过施主!”

        将明智扶在床边坐好,见到桌子上还有一碗稀饭一张大饼,李泰言道:“师傅为何不吃

        了岂不是罪过,据在下所知。自己折磨自己也是要:)不杀生,杀自己也不行啊。”

        那人见到李泰将稀饭端在眼前,一捂嘴,跑到门后哇哇开吐,但都是干呕,没有一点吃食,看这画面。弄地李泰都想吐了。

        那人良久才换过劲来。可能是吐的难受。声音更加凄惨:“不瞒施主,小僧偏离佛道,佛祖惩罚小僧,如今,见到吃食,小僧便是巨呕难当。”

        李泰点了点头,嗯。这是失恋伴着厌食啊,这可不好治,上前将那人扶起。李泰与方丈座在椅子上,李泰言道:“这位小师傅,如不嫌弃,可否将心中疾苦缘由说与在下听听?吐出心里话,也许会好过一些!”

        那人看着了李泰,又看了看方丈。小声问道:“师傅。施主不是空门之人。我能说吗?”

        方丈点了点头:“但说无妨。”

        明智点了点头,便将此时一一到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李泰也听完了他的故事。很简单,就是一个女子前来上香,正好是明智负责接待,随后,那女子与这明智一见钟情。还说什么非君不嫁,非伊不娶的山盟海誓。后来。那女子被家人逼迫,嫁给了远在外地的一个员外。这个明智就便成这样了。嗯,典型的失恋。

        李泰叹了口气,心中一叹,虽说此来目的不纯,但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咱们也尽力吧。想到这里,对着明智笑了笑:“明智,我可以将你的魔障驱除!但还望方丈配合

        出家人不打诳语,方丈本身也是老实之人,听到李泰有办法救治自己地爱徒,不免面露喜色:“如施主能救出劣徒于苦海。敝寺上下定当感激施主大德!”

        嘿嘿,感恩戴德就不必了。偷你们一个钟也就够了,本来还想套你们点香火钱,看你这寺庙也不大,估计也没几个钱。算了。你这要是个大点地庙,小爷让你一两银子都不剩,反正也是普度终生,不如让俺去普度多好。

        看着方丈焦急地眼神,李泰言道:“请问大师,咱们这寺庙中一共有多少僧人,嗯。包括拿下做饭的,倒夜香之人。”

        方丈笑道:“敝寺上下不过二十一人,多了一个没有。除去老衲,整二十人?”

        李泰言道:“就这么点?”

        “出家人不打诳语!”

        李泰点了点头:“成,这样,你们不是有那什么经吗?嗯,孽缘经是吧。全体***到门外念他三百遍。伴着佛音,在下与方丈在屋中给令徒治病。嗯,在下需要一个法器,可有铜镜?”

        “自然是有的!”

        “嗯,那就请拿一面来!天也不早了,该动手了,不是,该开始了。还请大师给在下准备一套袈裟。要那种红格子的,嗯,好看。”

        方丈点头离去,李泰可不想跟这个活鬼在一起呆着,走到外面,见到众僧都在忙活着。待方丈将行头递给李泰,李泰跑到凝儿处,让他们少安毋躁。三人研究了半天,才算将穿好袈裟。看着李泰不伦不类的摸样,凝儿一笑:“泰哥儿如此打扮不伦不类,那有这么年轻的大德?身穿锦缎袈裟却满头长发。”

        燕儿在旁笑道:“少爷当真是有趣,少爷,那佛珠挂在胸前便好。不用缠绕两圈!”

        李泰忙活着言道:“你们懂啥?这佛珠要是长了,走路不方便,饶两圈才好。嗯,不错,来。把镜子给我。”看了看自己这身行头,李泰哈哈一笑:“两位女施主,小僧这便去了。”

        再次来到僧房,李泰被眼前的景致吓了一跳,只见明智躺在床上,床头摆放着七盏油灯,身盖***佛衫,双目紧闭地躺在床上,屋子中满地的油灯。方丈座在椅子上在低头诵经,此时外面同时佛音大作。弄得的李泰一惊:“方丈?这就死了?”

        方丈睁开眼睛,懵懂的看着李泰:“施主不是要做法吗?老衲让劣徒准备好。等候施主。”

        李泰连忙上前掀开黄布:“做什么法?那个拿走。方丈,外面念就念吧,您就别念了。把头上油灯拿走,也不怕烫着人,说完,李泰拿起铜镜的被面放在那人的脸上,嘴中念道:“道场成就,赈济将成。斋主虔诚,上香设拜。坛下海众,俱扬圣号。苦海滔滔孽自召,迷人不醒半分毫,世人不把弥陀念,枉在世上走一遭。近观山有色,细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八月中秋雁南飞,一声吼叫一声悲,大雁倒有回来日,死去亡魂不回归……”

        念到一半,李泰心道,靠。这都哪跟哪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