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十九章 瞬取擒虎寨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山!

        月黑风高。

        擒虎寨的大门前,火把通亮,一排小喽???诤?缰斜ё潘?缪采健L?蟮奔业乃担?裉煊腥艘?侠矗?孟旅娴男∽用呛煤玫目词兀?挥星榭雎砩匣乇ā;顾狄?鞘氐暮茫??柑煜律剑?デ兰父瞿锩顷?痛蠡锬亍7凑?裢砣硕啵?质腔鸢淹?粒?溉嗽诤?缰斜哐猜弑吡模?膊慌率裁矗?br>
        “大哥,你说今天能有人上来吗?”

        “我看不能,咱们这就是一条道,白天都不上来,到了晚上他们还敢?安心的巡逻吧。天亮了就能睡觉了,现在都丑时了,再挺挺,过了寅时天就亮了。到时候就等着大当家的给咱们弄个小娘们暖暖被窝,嘿嘿,哎呀,要说这小娘……咦,你们快听听,什么声音?”

        几人仔细听了听:“大哥,好像有人在笑?不对,好像是哭!你听……”

        此时,北风吹着门前的火把阴暗不定,仿佛像有阴风一样,打头之人仔细的听了听:“没有啊,你们听错了吧?呵呵,大哥刚说完小娘们,你们这就想了?”

        那人摇了摇头:“不对啊,刚才我明明听到有个女人哭,怎么没有了呢,真是怪……快看,那是什么?”

        几人顺着那人的手指望去,浑身的汗毛唰下的立了起来,只见在远处的草从中有一个白影在慢慢的走动,一身白衣,头发披在肩上,双肩不住的在抽泣。仿佛是哭是笑,你看着它慢,但等他路过一棵树地时候突然消息了踪迹,突然又从另外一棵树后慢慢的走了出来。在这荒山之中,有此一个游荡的孤魂,任谁都害怕。

        巡山之人此时有的已经发抖了,有聪明的人立刻嘞起铜锣,咣咣咣一阵急促的声音在山中响起。瞬间。寨子中的粮草车上。屋子中,门后面,车底下迅速跑出一大群人,这群人围在一起看着外面良久问道:“什么事?”

        话音刚落,从寨子中走出一个大汉,一脸的络腮胡子,豹头虎眼。身穿青衣,袖子上挽,露出结实地双臂,脚下一双黑面白底地布鞋,手上拿着一个双手大锤出门看了半天喊道:“为何击锣!”

        打头那人声音都变了:“回当家地,时才小子们在那边看见一个鬼!”

        “去***吧,这荒山之中哪来的鬼,我看你是吓的。心里有鬼。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瞎敲锣,别怪俺把你砸成肉饼。滚。好好巡逻。莫要再生是非。小心你的脑袋。”说完,转身走进了寨子中。

        寨子中的众人本来很紧张,这一夜都没怎么睡觉,听到锣响立马跑了出来,谁知道竟然没人,大伙骂骂咧咧的返回原来地位置,继续睡觉。刚才那几个巡山之人彼此看了看,低头叹了口气,继续巡山。

        这一动,寨子中的***全都露在了李泰等人的眼皮底下,大庆笑道:“就这点本事,还不抵俺呢,俺都比他会排兵。”

        李泰笑了笑:“潘哥,千万别轻敌啊,咱们这是看到了,要是看不到怎么办?突然出来的人能放到咱们多少弟兄你想过吗?咱们本来就人少。这山上的匪人比咱们多了五倍,要是拼了命,还拿什么打别人?暴露了好啊,一会他们肯定还得再来一遍,等过了这遍,他们都困的厉害,只要抓住了他们头目,别人不再话下,刚才你也看到了,那人的力气不小啊。你和王兄可有能力擒下他?记住,此时不是逞英雄的时候,保全自己完成任务才是真格地。这两千兄弟,谁也不能有损伤。”

        大庆点了点头:“公子,俺知道了,到时候定然和王将军联手将他拿下!”

        李泰点了点头:“嗯,再看看吧……”

        几个巡山之人嘀嘀咕咕地说着刚才遇见的事情,打头那人说道:“不对啊,咱们刚才明明看见了,这怎么又没了?莫不是当真眼花?”

        旁人也都点头称是,打头那人看了看火把笑道:“哦,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咱们巡逻时辰常了,刚看完火把,看哪里都是亮的。哈哈,自己吓唬自己。哈哈!”

        别人都笑,只有一人不笑,低声说道:“哥几个,你们听没听说过那句话?逢死必见鬼!”

        那人一说,别人汗毛唰地立了起来,看着忽明忽暗的火把,打头之人看了看左右言道:“大半夜的,别吓唬人,咱们一起巡山,要死谁也跑不了,我跟你们……听……是不是又来了?啊~快听听!”

        此时,几人背靠背的围在一起,不住的观察周围,虽说看不见,但是好像感觉到有人在耳边一般,字字清晰。当真是一个女子哭笑的声音。

        “呵呵……呵呵……”

        “呜呜……呜……我死的好惨啊……我死的好惨啊……”

        “拿命来……哈哈,拿命来……呜呜……我死的好惨啊……”

        几人互相看了看,顿时大叫起来。此时,打头那人已经忘记了敲锣,一***座在地上,感觉裆部一湿,低头一看,居然吓尿了。

        几声凄厉的叫声让大家的神经都绷在了一起,寨子中立刻跑出了一大群人,刚才拿着大锤那人出来喝道:“鬼叫什么?不想活了是吧!谁叫的。”

        巡逻之人见到大伙都出来了,胆子也放下不少,听大当家问话,不由的都看了看座在地上的那人,虽然没有说,但相信英明的大当家会明白的。

        果然,那人几步走到打头之人跟前,一锤下去后,那人脑浆顿时崩裂,红白相见的喷了一地,大汉喝道:“谁要是再敢蛊惑人心,就是这个下场。你们给我好好的巡山,再有慌报。一个不留!”

        见到脑浆子崩了一地,不少人都迅速地退回到自己隐藏的位置,大气都不敢出,几个巡山之人彼此看了看,也没敢说什么,继续开始巡山。

        李泰将一切看在眼里,心中笑道,芝萌。你演的太好了。太逼真了。哈哈。嗯!我认为。我很可以当导演。

        巡山之人此时依然是走走停停,不时的东张西望,现在的他们,已经不敢去别的地方巡查了,只能在大门处火把的照耀下来回的溜达,眼睛已经不敢看着门外,生怕那个东西跳出来。

        突然。一个清晰地笑声在耳边想起,几人本能地向寨门看去,只见在忽明忽暗地火把下,站着一个身穿白衣,低头哭泣的女子,她的身上,竟然还有鲜血,正当几***脑空白之际。那名女子突然抬起头。在火把的照耀下终于看清了她的样子,惨白的脸上,头发和血迹已经混在了一起。白色的瞳孔对着几人,张开大嘴一笑,鲜血顺着嘴角往下流淌,突然,它一伸双手,沾满鲜血地双手在空中开始乱抓。嗓子眼中发出诡异的声音,一头乱发在风中飞舞,不时的还往前走了几步。

        几人看着他们毕生想都不敢想的恐怖片,慢慢的闭上双眼,倒再了地上,没有

        丝声响,李泰在远处打了个激灵,太渗人了,别说他己在这荒山野地之中见到它,也会想都不想的晕倒。电影院和山上,真是感受不同啊。

        见到那个女鬼乱舞了一阵子后,左右看了看,两手一搭大门,身子轻盈的落在门内,随后打开大门,袖子一挥,门边的火把全部熄灭。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其后,消失在黑暗之中。

        李泰点了点头,一挥手:“潘哥,王兄,带上十个兄弟,上!记住,一定往里冲,看样子人都在外面,只要你们擒下头目便是大功一件,待我们扔完响天雷之后,定然前来助你,一切小心!”

        大庆点了点头:“公子。放心吧,俺去了,王将军,走!”

        黑夜之中,看到大庆他们迅速地向前冲去,李泰与众人拿出响天雷跟在后面,李泰坚信,只要他们一交手,这响天雷肯定会让他们地头目心中一惊,有大庆那样的身手,定然会抓到时机,一举将他们拿下,门外的都是乌合之众,见到响天雷过后,面对长剑刀***,看你们谁敢动。

        见到大庆没有阻拦地跑进中间那个大屋子里,李泰等人进了院子中,背对背一站,一千人拉弓,一千人拿着樱***,刚准备好,就听到里面传来兵器相击之声,李泰喊道:“燃点火把,扔!”

        话音刚落,几人点燃了靠在门前的火把,刚刚有了光亮,李泰等人的二十个响天雷已经脱手而出。

        磅!

        磅!

        二十个火球在寨子中炸响,刚落出头的匪人见到火球后,顿时被炸的头晕眼花,别说匪人了,就是虎烈营也有不少人都给炸晕了。这动静,实在是太响了。

        此时,断断续续的已经亮起了尽百根火炬,将寨子罩的如白天一般,看着想出还不敢出来的匪人,李泰哈哈一笑,大喊道:“交***不杀,若敢抵抗,鸡犬不留!”

        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出去,见到人家弓箭都搭好了等着自己,谁敢去当箭靶子。面对天降的神兵,匪人都不知道是怎么进来的。看样子,一个个凶神恶煞,满目愤怒,身上居然穿着枯黄的叶子,诡异之极。黑夜中看去,让人腿都哆嗦,可要是不出去,真杀起来可怎么办?此时,蹲在车下的人出也不是,躲也不是,门外的人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满场寂静,能听到的,只有寨子中间的屋子里传来的呐喊之声。但是,没过盏茶的功夫,什么动静都没了。

        随后,屋子中走出两名大汉,这两人拿着巨大的兵器,拎着一具尸体走出来后,冷眼看了看周围之人,将尸体往寨子中一扔:“把其余几人都拉出来!”

        话音刚落,又从屋子中走出十名大汉,将六个人的尸体往地上一扔,冷眼的看着周围,大庆一脚踩在尸体上看着周围之人喊道:“你们当家的已经被俺打死,劝你们立刻放下兵器投降,不然,定叫整个山寨鸡犬不留!杀!”

        虎烈营所有的将士喊道:“杀!杀!杀!”

        匪人在将士的呐喊声中彻底的崩溃,不少人都吓哭了,口中喊着饶命,大庆一指:“把兵器都放在西边,去东边蹲下,双手抱头。谁也不许动!”

        看着匪人一群群的走出,将武器放到一边,再到东面蹲下。一切停当后,李泰一挥手,虎烈营一挥而上,用几条绳子从他们的脖子上一个套下,又将两手绑在一起,光绑人,就废了半天的功夫,看着匪人,李泰点了点头,指着其中一精瘦之人说道:“你,过来!”

        那人慢慢走了过来,还没到跟前就跪下哭道:“求您绕了我吧,求您了,呜呜……”

        李泰一喝:“憋回去,你不是很厉害吗?烧杀抢夺,奸***女,还敢求饶?告诉你,就你这样的,杀你十个来回都不解恨,知道我们是谁吗?”

        那人不住的磕头:“小子不知,还请大王饶命啊。”

        李泰喝道:“谁是大王,告诉你们。本官是河州知县,你们为非作歹,残害百姓多时。今天本官就新账旧账一块算。”

        匪人一听,立刻哭声一片,李泰喊道:“都憋回去,哭哭啼啼的。告诉你们。本官今天要考验你们一下,答得好就活命,打不好就死。你!说,这六个人是谁?”

        那人跪在地上言道:“回大人,是擒虎寨六个当家。”

        李泰点了点头,看了眼大庆,走到身边说道:“怎么样?没受伤吧!”

        大庆嘿嘿一笑,指了指屋子中说道:“公子快进去看看,里面别有冬天啊。那是个山洞啊。”

        李泰一惊,看着屋子外面明明是个房子,怎么能是山洞呢,几步走了进去,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心道,这次真是长见识了。

        只见屋中的转角处,一个偌大的山洞摆在面前,这山洞足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高尽五米,看着墙壁是天然形成的,整个山洞之中点了几十个火盆,甚是暖和,也很明亮,再往前看,这洞中摆放这不少兵器和吃饭的桌子,想来,这也是他们的食堂吧。远处摆着七把高椅,中间那个更是***,上面居然铺了一张虎皮,李泰喊道:“把门外之人给我带进来!”

        那人带到后,李泰喝道:“你们有几个当家?”

        “回大人,七个!”

        “另外那个人呢?”

        “七当家去黑龙寨了。”

        李泰点了点头:“黑龙寨离此多远?有多少人?”

        那人言道“黑龙寨离此不足十离,有进千人。”

        看了看山洞,李泰言道:“可知道你们把财宝都放在哪里了?”

        “小的不知道,都是放在山洞中后,第二天来就没了。”

        “嗯,下去吧!”

        见到匪人下去,李泰连忙跑到虎皮位置上座好,看着地下的人笑道:“哈哈,潘哥,怎么样?像大王不?嗯,这个山洞挺好,咱们要好好利用才是。对了,大伙多动动手,看看这有没有什么机关。这山洞这么大,他们能把财宝放在哪呢?椅子上?”转了半天,也没效果,李泰喊道:“让外面叫五百人过来。给我使劲翻!”

        随后,李泰带人开始了排查工作,墙壁上,椅子后面,包括每张桌子李泰都叫人晃动了一下,可是都没什么动静,嗯,莫不是在椅子下面,随即找人搬开后,也没什么线索。李泰不由的一阵抓狂,***,我的智商就这么低下吗?难道这点难题就难为住我了?

        正在郁闷之时,一个声音传来:“大人,您看!”

        李泰连忙走了过去,看了看靠着墙壁的地面,此地的土甚新,看来是经常翻动,这山洞中比较昏暗,还真不好找,哈哈,人多力量大,挖!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