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二十二章 尿了一床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州县衙

        李泰看着满箱的珠宝不住的傻笑,作为后世的他,见到珠宝也就是在电视中,更何况是成箱的。拿起这个看一看,拿起那个玩一会,见到什么都爱不释手,他突然发现,财宝这个东西却是让人着迷,一般大圆润的珍珠,放在哪都是这么显眼,还有那个叫翡翠龙的,哎呀,简直是太精美了。李泰一边玩弄着,一边与凝儿燕儿说道:“怎么样?算出来没有?这些东西值多少银子?”

        燕儿摇了摇头:“少爷,燕儿算不出来,有的物件燕儿虽是见过,但成色不如这个好,燕儿也不知道该要值多少银子,想来凝儿姐应该知道吧。”

        凝儿摇了摇头:“知道一些,但也有好多都不认识的,看样子不是我中原之物,想来是吐蕃之物吧。泰哥儿,要我说,咱们就请个当铺的先生给看看吧。”

        李泰把玩这珍珠项链说道:“我也想啊,可咱们河州哪有当铺?赶快算出来,咱们也好到外面换银子不是。虽说有点粮食,但解决不了多久啊。算出银子咱们好买啊。嘿嘿,先别忙活了,来,燕儿,凝儿,你们俩过来,挑自己喜欢的留下,一会再给芝萌留下几件,嗯,再给大庆留下几件,他还有个未过门的媳妇呢!嘿嘿,咱们也尝尝大秤称金,大碗吃肉的感觉。哈哈。来,过来挑挑!”

        凝儿笑道:“瞧你的样子。真跟个山大王似地。刚抢来的就分?那可是给百姓的,咱们要是真拿了。还不知怎么心疼呢,哼!”

        李泰嘿嘿笑道:“要不说当山大王好呢,你看,抢回来的两个小妞,多体贴人。哈哈!”拿着项链,李泰嘴角扬起一丝坏笑,芝萌洗澡去了,本来燕儿该伺候的。可是却被我借来算账。那就是现在没人伺候洗了?嗯。是该我表现的时候,这没人伺候洗澡怎么成?会洗不干净的。想到这里,拿着项链淫笑两声:“你们俩先忙着,先忙。本官去看看外面。”

        燕儿低头算账,良久言道:“少爷真是好,刚回来就去外面看百姓了。”

        凝儿拿着一个玉佛言道:“休听他胡说,哪有上街拿一个珍珠项链的。想来是去偷看合阳郡主洗澡了。呵呵,手上拿个项链,也好找个说法。”

        燕儿扑哧一笑:“凝儿姐真是聪慧,我怎么就没想起来?呵呵,要是没有皇上发话,他们都快成婚了,这下好了,皇上又把少爷给派到外面。还不让联姻了。可苦了少爷呢!”

        凝儿白了一眼:“少爷,少爷,叫地多甜啊。就他那样,你离着最近,他能放过你?莫不是……?”

        “你……你别瞎说,哪有……少爷……少爷对我好,却……不似你想地那般,我……我……”

        凝儿扑哧一笑:“瞧你,说几句脸红地,都是姑娘家,羞什么?泰哥儿却是轻浮了些,但却是好男儿,这男子,哪有几个不好色的。”

        “呦!看来凝姐姐很明白男子嘛……说,是不是你和少爷……嗯?说!”

        凝儿笑骂道:“呸,你个小丫头,倒是数落起我来了!这是女儿家的名节,可不瞎说。”

        “那瞧你说的头头是道的。那是谁告诉姐姐的?”

        凝儿笑道:“是一个叫怜月的姑娘。他是河州地花魁。”

        “哦?与京城的花魁相比如何?”

        “各有秋色,泰哥儿很喜欢她,但是她却不辞而别了,想来泰哥儿还在想她吧!”

        燕儿笑道:“少爷是好人,怜月不喜欢,那是她没福气,少爷在海州什么样子,燕儿只是听说,但到了京城,对家人好的没话说。就是与燕儿在一起,他还总念叨凝姐姐你呢。说你肌肤如雪,一身的雅致,心善又精明,还懂体贴人,一提起你啊,少爷的眉毛都是乐的。跟***的子弟相比,少爷痴情的许多呢,还有少夫人,少夫人对少爷那真是好地没话说,少夫人一身地胆气,长的也标致,夫人天天喜欢的不得了。你没看她来河州时拿地火龙***吗?那就是夫人的呢,刚开始少爷和少夫人闹别扭的时候,两人都不让步,斗的跟个什么似的,现在好上了,少夫人也没那么刚烈了。虽说性子变不了,却也收敛了许多。唉,你们多好,一个文,一个武,长的还那么漂亮,我要是少爷,那可真是开心死了。”

        凝儿笑道:“燕儿也不差啊,你猜他怎么说你?”

        燕儿忙问:“怎么说?”

        “他说你好,是真心的对他好。以前那么对你,他觉着欠你的太多了,总想好好对你。你也是个有福气的丫头呢,你与他天天在一起,还是通房丫头,凝儿姐虽说不是大家的少爷,却也知道些,在家上他那急性子,能饶了你?谁信呢!”

        燕儿右手握着笔,左手拖着香腮,听到凝儿这么说,不觉的低头,良久才小声言道:“要说没有,也是假话,但也不曾真有。”

        古代的女人没什么新闻,有一个话题能说一天,凝儿忙问:“那是什么样子?快说说,哎呀,好妹妹,快说说嘛!”

        燕儿低头,好似在回忆一般:“那时少爷刚回来不久,一夜睡觉迷着了,好像说梦话,好似在带着一群小子,抓个白衣女子,还自己喊什么大王,等我叫醒她,她就将燕儿给压到身下,当时少爷跟个豹子似的,眼睛都红了,可吓死人了,呼吸像牛,反正,挺吓人的……”

        凝儿连忙放下手上的珠宝,趴在桌子上问道:“那后来呢?”

        燕儿自己想了想,扑哧一笑:“后来,哪有什么后来?呵呵,少爷身子不好。把腰给闪了,呵呵,疼的脑子都出汗了,哄了好久才睡着!跟个孩

        。”

        凝儿掩唇笑道:“像,像他,总是毛手毛脚的。呵呵,可乐死人了……哎,还有吗?……”

        自此。两个人也没心思干活。都在研究李泰。说着一些女儿家的闺中密语,不时的传出嬉笑、打闹之声,好不快活。

        此时,

        李泰趴在另一个屋子的门缝儿拿这珍珠向里观瞧,见到浴桶中圆润的双肩,一头乌黑的长发,不时的用玉手撩起水滑落玉背。哼着小曲,让门外地李泰不由地呼吸加重,腹中好似有一股子火团,望着芝萌地背影,真想跑上去按倒,然后一泻***。

        “大人,您在这呢?看什么呢?”

        李泰一机灵,连忙回头靠在门上:“啊。是关魁啊。有事?”

        “嘿嘿,没事?俺想给大人说,门外的状鼓都没了。咱们是不是该换了!”

        “换!换,你去换吧。快去。马上去换,换完了别告诉我,别来找我,要给我个惊喜知道不?去吧。”

        关魁看着李泰慌张的样子,又看了看门,琢磨半天:“大人,您干嘛呢?这么热吗?”

        李泰靠着门,晃着的看了看天:“是啊,里面春光一片……不是,不是,今天星光灿烂!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今天阳光、嗯,阳光热啊。太热了,你不热吗?嘿嘿,不热好,不热好啊,大人我就热,哎呀,给我热的啊,我、***着门就凉快了,这木头真好,这什么木头呢你说,他就这么凉快!”

        关魁挠了挠头:“是吗?属下试试!”说完,就要上前靠门。

        “别动!别动!”李泰脸都变色了:“我、我试验就行了,你忙去吧。你不是要弄鼓吗?去吧。去吧!”

        “可是咱们河州没有做鼓的工匠啊。”

        “去兆洲,去兰州,去海州,去京城,只要能弄回来就成,快去,快去,马上去,我热了,我、我歇一会,出去把大门带上,谁也不让进来。快!”

        看着关魁走掉,李泰长长地喘了口气,这自己没家就是不行啊,在办公地点,偷看老婆洗澡,太他妈***了,连忙转身,趴着门缝儿,咦?人呢?这么快就洗完了?

        此时,芝萌躲在暗处笑的肚子都疼了,当有人趴在门外他就知道是李泰,按说芝萌的性子刚烈,断然不会让人观瞧,但芝萌也是女子,从心里还是想把爱的男人留在身边,女为悦己者容,心爱的人偷看自己。假装不知道便是了。只要他喜欢就成。谁知道,刚才的一番对话,让芝萌笑的几乎直不起腰来,连忙穿好衣服,笑的已经不成样子了。这个人,平时鬼精灵地,怎么这时候嘴都不好使唤了。听到外面轻轻地一声叹气,芝萌咬着嘴唇,羞红慢慢的爬上脸庞,让他看吗?不好,怪羞人的,哪有姑娘家洗澡让人看地,可是他想看……嗯,我好像洗的也不干净,应该再洗洗吧?可是外面有人偷看呢,这……这可羞死人儿了……

        正想着,听到门外叉门的板子掉到地上的声音,芝萌慌的连忙趴到床上背对着外面装睡,虽然闭着眼睛,但羞红的脸庞与轻抖的睫毛和砰砰的心跳,已经将这个待嫁女子出卖了。

        李泰很精明,用***挑开门叉,蹑手蹑脚的走进来后,回头还没忘了再插好,轻轻的走到里面,见到芝萌在躺着睡觉,随着芝萌的呼吸,身体一浮一沉,身上未及擦干的水珠将她的身体隐约浮现在李泰的眼前,听到身后咽口水的声音,芝萌慌的紧紧抓住衣服,咬着嘴唇,好似害怕,还有些期待。

        看着芝萌的背影,看着从她小腿上流下的水珠,李泰安慰自己,她热了,跟我一样,热了,这么下去会热坏的,是不是应该帮她把衣服脱了?这样就不热了。

        “芝萌?你睡着了吗?芝萌?我给你带、带串珍珠,你喜欢不?我、我看刚才床没、门、门没关,我就进来了,不知道你睡觉呢,芝萌?”

        见到芝萌不语,李泰壮了壮胆子,又往前走了几步:用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说道:“芝萌,你热了吧。我、我也热!来。哥哥帮你脱!”轻轻的走到她地身前。闻着***的体香,好似有一股子丝线在拽着自己往她身上扑,也不知道怎么了,脚下突然一轻,身子不听使唤就扑上去了。

        “呀……”芝萌被李泰扑的一惊,睁开眼睛,死死的把着自己的衣服,看着李泰胆怯的问道:“哥哥、你要干什么?”

        女人的***锏就是胆怯的望着你。这让李泰体内地野兽基因顿时暴涨。忘却了眼前地女子是一个武功高强之人。忘却了一切阻力,此时,一身无胆一身胆,面对一个待宰地羔羊。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衣裳,李泰抓住她的手猛的往上一抬,按在芝萌的头上,随着一声尖叫。芝萌的衣服渐渐滑落,没有一丝多余地肉,每一个线条都长的那么完美,高耸的玉峰被李泰压的好似要暴烈一般,看着芝萌惊恐的眼神,李泰脑中一片空白,只说了一句:“芝萌,我要你……”

        “哥哥……不要……不要……嗯……芝萌怕……不要……”

        李泰死死的按住芝萌的双手。另一只手不断的肆虐着。一张嘴连亲带吮!仿佛要把她吃到肚里才算甘心,两世地***,让李泰***高涨。没有经历过这么***地情景,也没有单手***服的实践,两手脱,芝萌连忙伸手掩住自己的玉峰,把她地手按住,却干脱脱不下来。一时间,急的李泰在芝萌身上乱蹬,狠不得撕掉着一身的衣服……

        感觉到腹下有一个硬物顶着自己,芝萌吓的连忙闪躲,却被李泰死死的压着,从嗓子里发出的惊呼,也被另一张嘴

        含住,只能从鼻子中发出另样的声音,而这种声音,经受不住的,感觉到自己要被侵犯,心中猛跳的小鹿化成一行热泪,从眼角轻轻的滑下,无声无息的落入到柔顺的长发中……

        感觉到身体下的顽抗突然放弃,浑身的紧绷的肌肤好似没了生机一般,李泰本能的一抬头,见到一行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这行热泪,饱含着一份执着,饱含着一丝绝望,饱含着一丝无助,看着怀中如雪的佳人,无助的眼泪,李泰轻轻的替她擦拭:“你哭了!”

        芝萌咬着嘴唇,望着李泰炽热却又怜惜的眼神,良久哽咽道:“哥哥想要,便要了吧!”说完,紧闭着眼睛,等待为***子的最后一步。

        看着怀中的芝萌,李泰脑中突然出现了好多的画面,从第一次见到她,穿着紫色纱裙,在众多才女中,一脸的高傲,仿佛世间一切都在脚下,在寺庙中与她打架,跑到家还放狗,在槐树下,看着她陪着一个瘫痪的女子聊天,替自己说着好话,当自己拿着定书,她抢过去,好似证明一样递给老太太。为了自己,更是不惧龙威,在金殿之上替自己伸冤,最后,放弃了郡主的身份。跟着自己在深山中装鬼剿匪,这样的女子,这样的年代,难道,我真的要将一时的情欲发泄在她的身上吗?看着她,紧闭又颤抖的睫毛,李泰轻轻吻了一下她的脑门:“芝萌,谢谢你。”

        她睁开眼睛,见到他的目光中不再有炽热,不由的一愣:“不要了?”

        李泰笑道:“不要了,你为我付出那么多,我不能让你不明不白的跟了我,不过趴一会,咱们说会话吧!芝萌,对不起,吓坏你了吧?”

        芝萌点了点头,深深的吸了口气,脖子上露出一个窝:“吓的人家魂都没了。”

        李泰趴在芝萌的身上不住的用脸轻抚:“芝萌,你不怪我吗?”

        “不怪,芝萌永远是你的。但却没想到来的这么快。看到哥哥的眼神,好似豹子一般,吓的人家腿都软了,为何却能停下?”

        李泰笑道:“情欲虽是本能,却不是爱!情欲只是爱的一部分,而我,就太在乎这种情欲了。但是心里有你,也就不那么莽撞了。”

        芝萌言道:“听一些闺友说,男子都是吃腥的,为何你却能?”

        李泰笑道:“因为我心中有爱,不想伤害你,所以,我能忍住,你见过背着孩子的娘吗?我在海州的时候见过,路上,娘俩都没吃食,那女子背着孩子饿的双腿发软,一下跪到地上,把脸都磕破了,那个时候,只要她一伸手就可以不刮到脸,可是她要是松手,后面的孩子就会掉下来。伸手是本能,而对孩子的爱却恰恰可以制伏这种本能,这就是因为有爱,有了爱。本能也就不是本能了。”

        听着李泰的话,芝萌言道:“让哥哥这么一说,还真是。芝萌也常见这样的人,娘对子,子对母,有一次见到一个男子背着女子急往药铺,路上摔倒之时,却死死的抱着那女子,当时芝萌见到也没多想,让哥哥这么一说,却是有其事,看来,还是芝萌想错了。”

        聊了几句,李泰却是降下不少的***,摸着她的长发,李泰言道:“芝萌,我真想要,却不想伤害你,怎么办?你帮帮我好吗?”

        见到她懵懂的眼神,李泰在她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听着芝萌面红耳赤,良久点了点头,李泰大喜,便可后,两个赤条条的人缠在了一起……

        此后细节不语言表,但却有《南乡子》词一首,单题此景。道是:粉汗湿罗衫,为雨为云底事忙?.,难当。颦蹙春山入醉乡。忒杀太颠狂,口口声声叫痴狂。舌送丁香娇欲滴,初尝甘露,非蜜非糖滋味长。

        时光如逝,一切都过的那么快,几度缠绵之后,李泰精神空前饱满的走出房子,对着苍天大笑三声,随后问天道:“你明白吗?哦!明白了,哈哈,爽吗?哈哈!”

        芝萌走出屋子言道:“为何对天说话?”

        李泰看天笑道:“你说,有个秘密,好想找人分享,却没人说,时间常了,怕憋住病来,此等艳福,不说出来,我这心啊,哈哈,正所谓,难言心事和人说,说与青天明月知。也就只能说与青天明月知了。哈哈!”说完,疯癫的指这天说道:“你明白吗?哈哈!”

        芝萌掐了他一下:“莫要闹了,此乃县衙,人多的紧!”

        李泰笑道:“县衙就更有感觉了,这叫办公室风情,嗯,有机会给你讲讲,芝萌,晚上再来可好?”

        芝萌羞红着脸轻喝道:“莫要再贪,伤了身子。”

        李泰此时乐的两手都不知道该干点什么,不住的来回搓手:“芝萌,此时我诗性大发啊。不行,我死活都要抒怀一下。佳句本天成,妙手偶得知。此时胸怀,焉能不流出一丝墨宝。唉,恨此时手中无笔啊。”见到旁边有个树枝,李泰上前拿起,刷刷唰一行佳句!

        天蓝地黄,

        美人在旁,

        湿性大发,

        尿了一床!

        随后,提笔大笑

        芝萌见后,跺脚一挥扫去,轻喝道:“你这坏人,原来是这么个湿性!”说完,自己扑哧一乐,见到李泰色迷迷的瞧着自己,连忙言道:“***看看凝儿她们!”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