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二十九章 佛道大会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阿弥陀佛~~”平远一声佛号。走到李泰身前言道:弟有如此功德。真乃我佛门之幸啊。”

        李泰嘿嘿一笑:“什么功德?不过是看不过去罢了。师兄严重了。师弟俗事打扰诸位,还请海涵。”说完,眼神瞄向幻冰,嘿嘿一笑,走到身前言道:“冰儿,你该管贫僧叫什么?”

        冰儿良久不敢抬头,低头瞄向***,良久言道:“冰儿该叫您前辈!”

        李泰哈哈大笑:“摇了摇头,不必,不必,叫声、嗯,我还真的从起个名,省得以后叫混了。这样吧,你就叫我平空哥哥吧。嗯,不错,来叫一声听听!”

        见到了尘眼色不善,平远喊道:“师弟,莫要顽皮。且随师兄过来,闻听为信禅师***。”

        “哦!”李泰垂头丧气的往回头,突然一会头:“别忘了,以后就这么叫。”几步跑到平远身边笑道:“师兄,我来了,嘿嘿,不瞒师兄,师弟我从未听过佛法,怕听不懂啊。”

        “呵呵,无妨,无妨,师弟慧根天成,行俗事,做无量功德。佛在你心中。佛法乃是化解戾气除却烦恼,师弟多闻有百利而无一害啊。”

        “哦!那咱们就听听!”

        众人坐好,佛道分开,为信禅师座于藏经阁前,面对万人,内力劲发,听着声音不大,却字字在耳边清晰:“阿弥陀佛~诸位,今日老讲的是佛教经典《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也就是诸位善男信女诸位同门之人早间所诵之***《楞严经》。众所周知。这《楞严经》乃是一部佛家极重要地大经,可说是一部佛教修行大全.此经包含了显密性相,各方面重要的道理。在空门则横跨禅净密律。它从教令正发心起,经循循善诱的破惑、见真(明心见性)、依性起修(设坛结界、于实际上起正修行),并详细开示……最后更广开示五阴魔境,及其破除之法,俾于菩提道上能克服魔怨留难,所修***成就。”

        恍惚间。李泰见到幻冰对着自己盈盈飘来。身穿白衣。似喜似羞。跑到不远处,突然停下脚步,撅着小嘴,微笑的眼睛,用玉指轻轻一勾,李泰这心啊,仿佛像架子鼓一样的有节奏。咽了一下口水,轻轻上前几步,一下抱住幻冰,看着她含羞低头,白颈微红,李泰哈哈大笑:“哪儿跑!”

        “师弟?师弟?快醒醒……”

        “啊?”李泰睁开眼睛:“师兄,唤我何事?”

        平远言道:“师弟,佛法无边。孽缘倾消。虽是俗家,却要懂得节制。于身于法,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啊。”

        李泰言道:“师兄安能知我做什么梦?”

        平远笑道:“你眉露喜意。嘴角带淫、口水下留、声如塞喉。焉能不知你所做何梦?”

        李泰嘿嘿一笑,伸出大拇指:“师兄,您真厉害,这都能被你猜到。师兄,听说出家人不打诳语,要是人家问你问题,你觉着尴尬,不想回答该如何?”

        “出家人四大皆空,哪有什么尴尬之事。”

        “哦,那我问师兄一事,师兄可不要瞒我?”

        “讲来!”

        李泰嘿嘿一笑:“师兄,想问你,可有过男女之事?”

        “呵呵,不曾!”

        “那可曾想过?”

        “年轻之时,却是想过,但事后回想。那是佛祖对老衲的考验罢了。红粉骷髅,不过是一个皮囊。”

        李泰点了点头:“那你可曾硬过?”说完,用眼睛瞄了下平远的胯下。一脸的坏笑。

        平远呵呵一笑:“莫要取笑老衲,人乃七情六欲之体,焉能不、嗯,不硬?但常闻佛法,却有益处。时间久了,便一切都能看开了。”

        李泰小声笑道:“师兄,我还当你不硬呢。哈哈,你太可爱了,嗯,常人三日不淫便身火难熬,依师兄地阅历,虎狼之年一月能硬两次就算不错了。嗯,每次十五天?哈哈!”

        平远看着李泰良久笑道:“师弟,切不可善斗,我刚才叫醒你,点破了你地梦境,你便想还回一些,好让自己心安一些。可是?”

        退去嬉皮笑脸,李泰低头良久言道:“师兄,我错了。”

        平远点了点头,指着前面说道:“要注意听,为信禅师要讲武艺了。”话音刚落,就听为信言道:“本经集佛家之大成,因此历来皆被修行者奉为必修地无上圭臬,尤其是对习禅者而言,更是如此。我佛门之人习武修禅,乃是动中取静,武禅便是使人可以亲身去做,最终“见性成佛”的参禅路径。

        什么是武禅?老衲以为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只要一步一步练下去,就知道什么是武禅了。我空门之人习武不仅仅是动作与套路,这些只是武的外表。武的心便是功。

        比如刚开始练习罗汉拳,与你练了20年以后的

        相比,尽管套路外形仍然差不多,但功夫却天壤之别拳一脚,功夫完全两样。动作、套路,只是获得功夫的阶梯;如果没有动作、套路,功夫就无从学起。

        少林功夫的极致是练就不动心,内心不乱,“内心不乱为定”,表现在外,就是“外不著相为禅”。外不著相,才能变幻莫测,博大精深。如果练不到不动心,在生死关头,心乱,则手乱脚乱,学了功夫等于没学。”

        听着为信禅师讲述武与禅地关系,李泰这才第一次明白了,为什么中国武术越练越厉害的道理。看来真正的武林高手,都是以禅为里,以武为辅。这样才能相得益彰吧。没有了禅,武便是邪。有了禅,便像是一棵大树,不管怎么长,都离不开根。嗯,这或许就是邪不胜正的道理吧。别说,听听这个还瞒有意思地。

        这时,听到为信言道:“古代有一人,箭术百发百中。自以为天下无敌。碰到一个禅师。要求比试箭术,禅师带他到万丈悬崖之上,接着,禅师站在悬崖边上,从容地射了一箭,回头看那人,只见那人浑身筛糠一样伏在地上。:>是不热爱生命,相反更热爱生命。学会热爱生命,才是学禅的真正目的,什么样的生命才值得热爱,只有没有烦恼没有痛苦地生命才值得热爱;什么样地人才会热爱生命,只有没有烦恼没有痛苦的人才会热爱生命。要想达到没有烦恼没有痛苦,只有练就不动心。武术禅就是通向不动心的一条大道。”

        “无量寿佛……贫道受益!”一声洪音传来,南山出现在人群之中。李泰一愣:“他怎么才来?”

        平远言道:“师弟。莫非你认得他?”

        李泰点了点头:“嗯,认得,他就是每月硬两次。一次十五天地淫中之神地南山老道!”说完,挥了挥手喊道:“道友,这边!”

        此时,见到南山现身,为信禅师与所有空门之人全部起身,为信言道:“南山道友。一晃二十年不见,别来无恙!”

        “拜见前辈……”

        “拜见南山前辈……”

        南山点了点头,走上前来还礼:“为信禅师佛法精湛,直白易懂,贫道佩服!”

        “呵呵,南山仙道乃是道家牛耳,此地尽数一些晚辈,还望道友不吝赐教!”

        南山笑了笑,摇头:“不敢,不敢。贫道可不敢!有人说贫道是淫中之神呢。呵呵,是吧?李大人?”

        李泰头皮唰地立起来,这人是鬼是神?我这么小的动静他也能听到?以前没觉着他这么厉害啊,不过,既然有人点名,李泰也不示弱,站起身嘿嘿一笑:“你看,年纪大了,听错了不是?我说的是人中之神,是说您老人家是人里的神仙,不是淫贼的淫。昨***说寻访旧友,今日便来迟了,这连座位都没了,来,您到我这座!”

        南山见到李泰如此狡辩,先是一愣,随即一笑:“呵呵,既然如此,便是贫道错听了。呵呵。为信禅师,这位李大人可是人中翘楚,会说的很啊,无论是佛家的禅理,还是道家地道,李大人都胜南山百倍,贫道可没有偷来的袈裟啊。哈哈!平远,你收个好师弟啊。”

        平远起身:“阿弥陀佛,收下平空,乃是佛门大幸啊。”

        别人不明白,难道李泰还不明白?那次偷钟就是他带着去的。此时万人在场,要是将李泰老底亮出,这可如何是好?心中一急,指着南山骂道:“你个老……”见到不少在场的道士立刻对着李泰怒目而视,李泰慌忙改口嘿嘿一笑:“你个老人家……嘿嘿,没事。没事!”

        南山撇了李泰一眼,好似很蔑视一般,走到道家之位,所有道士立刻让座,南山座在中间的位置上言道:“为信禅师,您请!”

        为信禅师此时心中纳闷,这李泰当真是诡异,不仅与佛家有缘份,与道家也有渊源,还竟是佛道两家牛耳之人,时才听闻南山说他精通禅理。想来定是不错,还是让他来讲吧。想到这里,为信言道:“平远师兄与南山仙道都说平空师弟禅理精通,如此之日,便在此地与我等讲解一番可好?”

        李泰言道:“啥?让我讲佛经?不行,不行,你可别听他们骗你。”

        为信笑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平空师弟就不要推辞了。请!”说完,很主动的让出讲经之位,座与它人之旁,等着李泰开始***。

        李泰杵在那,见到场上佛道两家之人,场下万人善男信女都看着自己。使劲的抓了抓头发,这可怎么办啊,这佛经的字都不认识,我拿什么给你讲啊。回头看了看平远,只见平远点头含笑。很是鼓励地架势,再看看南山,一脸地坏笑,李泰就是这点好,遇强则强,失贞是小。面子是大。今天小爷

        们拼了。想到这里。整理了一下袈裟,走到场中、位。对着下面众人笑道:“嗯,各位同门,各位道友,各位善男信女。你们好。出家人不打妄语,我平空没甚本事,只会解惑,今***我有缘,有什么迷惑尽数道来!贫僧要为三人解惑。为诸位讲经!”

        哦?在场之人全部一愣。用解惑讲经?还真没听说过。这是什么***?

        为信禅师激动的言道:“师弟果然出手不凡,解除他人烦恼,让在场之人更加领悟佛理,真乃奇才也!如此年纪,假以时日,必当是我大炎第一宗师!”

        这话可把他吓了一跳,我?还第一宗师?您知道***什么来了?算了。装吧。李泰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虚名于我如浮云,就算贫僧只是一沙弥,那又有何妨?”说完,闭目养身,好似老僧入定一般。

        人群中你看我,我看你,谁都想去。但谁都不敢去。这个机会难得啊。但场面太大了。此时万人看着,谁愿意把心里地话说出来?大家都在等待,等待第一个人地出现。如果他解得好,自己争取当第二个。或者是第三个。

        良久,人群中走出一个鲜衣体胖的员外,肥头大耳,满脸油光,走到李泰身前施礼言道:“高僧!在下有一问题困惑已久,往高僧解惑!高僧?高僧?”

        “啊?”李泰猛的抬起头,本能的擦了一下口水,就因为这个动作,彻底的出卖了他,人群中一声齐哄,人言鼎沸:“这是什么高僧啊。讲经之时还在睡觉!”

        “就是……哪有这样的高僧。”

        “下去吧……如此年纪,装什么高僧大德!”

        “哄……”

        “哄……”

        芝萌与凝儿气的当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要是此时李泰下台,芝萌二话不说,非要上前打他一顿才好,满座地江湖高手。你这么戏弄人家。谁受得了?

        李泰也不知道傻子,知道这一下本能出卖了自己。但是李泰就是李泰。脑子一转,计上心来,看着眼前地员外言道:“你要解惑?”

        此时,员外也感觉到自己上当,但是已经走到这步,不由地点头哼道:“是我!”

        “等着!”李泰二话没说,又低下头睡觉。过了片刻,醒来言道:“时才我与空空大师神交,未曾在意有你前来,让你等着,是贫僧与他打个招呼,告别一下,你信也好,不信也罢,阿弥陀佛。”

        那位员外站在那里琢磨半天,还是点了点头:“那好,我请高僧为我说解惑,我乃泯洲首富,拥有万贯的家财,平时山珍海味,美人佳酿,为何年纪越大,我越觉着活着累呢?”

        李泰点了点头:“请问施主,那万贯的家财,可是你的吗?”

        员外得意道:“那当然。”

        “呵呵,那施主可曾想过,自以为拥有财富的人,其实是被财富所拥有。”

        那员外想了半天,言道:“请高僧指点,在下愚钝!”

        李泰念了声佛号:“阿弥陀佛~施主,...蒙蔽了眼睛,施主可知道,这世上还有多少饥寒交迫之人?他们,一口冷食便觉着快乐,那是为什么,因为他们知道,有了这口食,他们可以多活一天。这一天,他们可以看天,看地,与家人在一起。这是他所想要得到的。而施主你。每日佳肴,知道明日还有,所以,不觉欣喜,日子久了,也就索然无味,既然施主万贯家财,想来应该是商铺林立吧。”

        员外点头:“正是。在下有三十多家商铺!”

        “呵呵,那贫僧想问施主,是你管理三十多家商铺,还是这三十多家商铺管理你呢?”

        “这……”

        李泰笑道:“想明白这个问题,施主就不累了。”

        员外想了想:“还请高僧说的明白些!”

        李泰看着在场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双掌合十:“

        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渺渺在其中。

        日也空,月也空,东升西坠为谁功?

        金也空,银也空,死后何曾在手中!

        权也空,名也空,转眼荒郊土一封!

        妻也空,子也空,黄泉路上不相逢!

        田也空,屋也空,换了多少主人翁。

        朝走西。暮走东,人生犹如采花蜂。

        采得百花成蜜后,到头辛苦一场空!

        阿弥陀佛~~”

        说完,又双手合十,闭目不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