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三十章 大炎第一禅师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着李泰讲经,平白易懂,不少人都跟着点头,是啊,子,先是为了一张嘴而活,其后为了父母而活,再者为妻儿活,把他们养大了,娶了媳妇,才算是结束了自己。到最后临死前想了一想,人啊,活着真累!就像高僧说的‘采得百花成蜜后,到头辛苦一场空!’而已了。

        员外此时低头不语,对着李泰施礼后默默的走下,消失于人群之中,李泰看着他的背影也不觉一叹,没有了事业的***,能不累吗?

        转眼看了看在场的高僧道士,大家都在用一种赞许的眼光看着自己。这让他的虚荣心小小的满足了一下,唉,还是穿越好啊,咱还能讲经呢。人生在于阅历的丰富,连和尚都当了,够丰富的了。

        正当李泰意淫之时,人群中走出一个年轻的少年,看他身穿白色长衫,腰扎翡翠腰带,想来必是生活在富裕之家,但是看他的走路姿势,却是低头松跨,没有精神,来到李泰身前施礼言道:“高僧,在下屡屡失意,金榜不中,父母不喜,妻与它人,朋友狗肉,人生总不如意,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李泰看着他笑道:“施主莫要烦恼,来人,取点茶与温水来”

        待沙弥端来后,李泰亲手把茶叶放到杯中,用温水冲下,拿起一被递于他:“请!”

        少年一愣,接过来“高僧怎么用温水泡茶?”见到李泰只是笑,少年浅尝一口细品。不由摇摇头:“一点茶香都没有呢。”

        李泰言道:“这可是好茶啊。”随后,又吩咐沙弥:“再去烧壶沸水。”

        稍顷,沙弥提着一壶沸水进来。李泰又取过一个杯子,放茶叶,倒入一线沸水。茶叶在杯子里上下沉浮,丝丝清香不绝如缕。李泰又提起水壶注入一线沸水,茶叶翻腾得更厉害了,一缕更醇厚更醉人的茶香袅袅升腾。李泰又连续注了五次水。杯子终于满了。端起一杯递于少年:“请!”

        少年尝了一口。不由点头:“果然是好茶。清香扑鼻,入口沁人心脾,嗯,好茶!”

        李泰笑言道:“施主可知道,同是好茶,为什么茶味迥异吗?”

        年轻人思忖着说:“冲沏地水不同。”

        李泰点头:“是啊,用水不同。则茶叶的沉浮就不一样。温水沏茶,茶叶轻浮水上,怎会散发清香?沸水沏茶,反复几次,茶叶沉沉浮浮,终释放出四季的风韵:既有春的幽静、夏的炽热,又有秋的丰盈和冬的清冽。世间众生,又何尝不是沉浮的茶叶呢?那些不经风雨地人。就像温水沏地茶叶。只在生活表面漂浮,根本浸泡不出生命地芳香;而那些栉风沐雨的人,如被沸水冲沏的酽茶。在沧桑岁月里几度沉浮,才有那沁人的清香啊。学问如茶!学习和学问都是要花心血的,而我们的惰性和名利的侵蚀,使得我们疏于思考,躲于耕作。这样地学问难道不是温水中的茶?

        浮生如茶!不同的人生有不同的韵味。温水也罢,沸水也罢,岂不是人世间的种种机遇与命运?那些经历风雨的人,如被沸水冲沏的酽茶,其沁人心脾的清香,来自于生命几经磨砺地结果,而一帆风顺地人生,是漂浮在生活表面的茶叶,其境遇诚如温水沏茶。在沧桑岁月里几度沉浮的人生,才有那沁人地香味,才是波澜壮阔***澎湃的人生。施主,经历种种,你是想做温水的茶,还是沸水之中的茶呢?阿弥陀佛~~”

        少年端着茶,细细品味着李泰的话,良久深施一礼:“多谢高僧指点迷津,在下受教了。”

        李泰还礼:“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见到少年退下,李泰长长的吐了口气,感谢孤儿院的院长,当年自己读大学,四处打工,但还是饥寒度日,每逢心情不好便回去看看那里的孤儿,觉着自己心里还是很平衡的,这番对话,也是当初与孤儿院院长闲谈所得。没想到,今天用上了。真乃天才也!

        这时,场下之人也想上来,他们知道,这是最后一个名额了,但是,有很多人都习惯把心事放在深处,就算是说出来,也不想当着万人表明,然而,有一个人不怕,他是一个少年,衣衫残破,手拿一个大碗,腰带上插着一片牛骨

        有四个小铃铛,满脸的污秽,却是一身的挑衅,走到也不施礼:“请问高僧,咱们都是人?为何你座在那里***,受着百姓的香火,而我为何却要在人群中乞食呢?莫要说因果。我想知道现在。”

        李泰望着他,小样,原来是丐帮之人啊,你们的帮主好悬没成我老丈人,你跟我装个屁,小爷我穿越了,你穿越了吗?靠,就是此时人多,要是人少就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立,让你在这行永远的干下去。靠。

        但是想归想,李泰还是要说,人家不让说因果,那就只能说现在,看着他,李泰笑道:“贫僧给施主讲个故事,从前,在一座名山的山角上,有一座寺庙,人们每天都络绎不绝地踏着一级级的石阶朝拜那尊安坐在寺庙里的石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终于有一天,其中一级台阶发牢骚道:“凭什么都是石头做的,它就能高高在上,坐等人们的朝拜,而我们就得天天被人踩在脚下?”

        经那石阶这么一说,***的石阶也都愤愤不平起来。于是,它们联合起来向寺庙里的佛像发难,纷纷生气地责问它。

        佛像听完它们的话,淡淡一笑:“要知道,你们只经过了几刀,就坐在了今天的位置,而我,却是历经了千刀万剐”说完,李泰笑了笑:“施主想座在这里,贫僧便退下吧。”

        那名乞丐连忙施礼:“不必,不必,在下就想试一下高僧,听闻高僧讲经,想来生活中处处禅理,在下钦佩之至,看来,小姐没看错人。在下告退!”

        嗯?你们小姐,怜月?此时,李泰迅速的在人群中寻找当初高傲的身影,然而,却是又一次失望。收回自己的思绪,李泰起身,看着满场对自己赞许的眼神,尽量使自己谦虚一些:“诸位同门、诸位道友、诸位善男信女,平空讲完了。”

        万人同念佛号,声音低沉有力,为信起身,对着李泰不住点头:“平空真乃奇才也,直白易懂,用百姓的话讲百姓的禅,老衲真是佩服。老甲子之年,还未曾见到有人将禅理讲的如此通透,平空师弟,当是我大炎第一禅师啊。”

        此时李泰再也忍不住了,听到为信这么夸奖自己。挠了挠头哈哈大笑:“为信师兄,在下乃一凡人,当不得大师赞誉。在下年少,毫无大德。莫要说了,莫要说了。谦虚,谦虚

        见到李泰如此率真,在场所有人都替他高兴,下面的善男信女不停的鼓掌,掌声,叫好声一浪接着一浪,弄得李泰不住的对众人抱拳施礼,又是念佛号,有是作揖,反正,什么礼节都用上了。包括阿门!

        凝儿与芝萌在人群中不由的给李泰鼓掌,为信禅师能给他这么高的评价,当真是辉煌的紧啊,芝萌心想,有了这个名头,怕是殿下该死了斩他之心了吧,而凝儿却想,有了这个名头,香火必是不少,河州的百姓日子能好了吧。

        平远看着善男信女都为李泰鼓掌,不由的老怀欣慰,在他看来,自己能与李泰同门,当真是佛祖给的造化,平空虽说年纪尚小,却是佛理精湛,要是哪天入我空门。受我佛戒,当真是佛门甚幸,李泰看着满场之人,眼光飘向南山,眉毛一抖,好像再说,老头,你能把我怎么样?

        南山看着李泰呵呵一笑,给了李泰蔑视的一撇,意思很明显,好戏还在后头。李泰此时全然不惧,满脸嬉笑的看着在场之人,当眼神扫过幻冰之时,见她娇媚的看着自己。那眼神,有崇拜,有喜悦,有魅惑、还有害羞。乐的李泰不知如何是好。对着她不住的点头,有种私定终生后花园的感觉。

        了尘不是尘埃,见到李泰如此名目仗胆,虽说他禅理精湛,却也不能看着他调戏冰儿不管,气到深处,不由的走出人群施礼言道:“平空禅师,禅理精湛,本座甚是钦佩,想来平空禅师武艺不再话下,还望指教!”

        李泰心中一惊,***,找茬?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