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四十五章 河州不稳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泰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回头严肃的看着手下:“瞧什么样子,哪还有军人的风范,哼,一会本官再收拾你们。”说完,一挥袖子,昂头走出,王平不由的伸出大拇指:“大人真让我等佩服啊。连断袖都能忍住,天下还有何事能难倒大人!燕儿姑娘,大人做何去了?”

        燕儿蹲在地上,吐的身子都乏了,挥了挥手:“怕是找没人的地方吐去了吧。快点,收拾收拾。想来一会就该回来了。”

        一炷香后,李泰脸色铁青的迈进后衙,看着属下冷言道:“如何?他招了吗?”

        王平道:“大人不再,属下没敢多问。”

        “哼!这点小事还要本官亲自动手?”说完,看着那人,用手一指:“呔!你是何人.汉轮流亲你。”

        一个堂堂游牧民族的汉子,就被李泰这么给吓哭了,听到李泰问话,连忙点头:虽然嘴里有绳子,但说话还算清楚:“小人愿意招,愿意招!还请大人高抬贵手哇

        “嗯,知道就好,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叶赫,乃是吐蕃军中的探子,听闻贵国有一种可翻地数倍的工具,便想过来一观,回去也好做一些开荒,本来仗着人多,小人想浑水摸鱼。没曾想被天朝上将所擒获!”

        “你是那个军的,你们地主帅是谁?扎营何处?”

        “回大人。小人是日落营的探子,日落营没有主帅,只有一个副帅,名叫阿达鲁!日落营扎营在多璨河百里之处!”

        李泰问道:“为何没有主帅?多璨河是哪里?”

        “回大人,小人不知道为何没有主帅,听别人闻说,主帅乃是藏王的三儿子,其余。小人并不知晓。多璨河便是河州的那条大河!”

        看了看众人。李泰真不知道该问些什么。因为他脑中根本就没有战争的概念。一个眼神递过去,王平立刻会意:“你们日落营有多少兵马?可有先锋?粮草如何?马匹如何?你们副帅酒量如何?手下有几员小将?兵卒多大年纪,附近可有丰草……”一口气,王平连续问了二十多个,这把李泰眼气的,带兵之人就是不一样,会的咋就这么多。回头一想,小爷也打过胜仗啊,为何懂的好像还没他多?算了,想了也是白想。

        待那人回答完后,吩咐人把他押了下去,李泰问道:“王将军,你久居京城,可听过多少吐蕃地事?他们有能力与大炎一战吗?”

        “回大人。依属下看。他们没有势力与我大炎比肩,吐蕃地藏王乃是可黎可足,建年号为“彝泰”。听那些外征部落地将军回来说。吐蕃王朝内部***,国力大不如前。可黎可足信奉佛教,达到了无以复加之境界。他规定一人出家为僧,由七户平民供养,谁胆敢以手指僧人,断指,以目瞪视僧人,剜目;广建寺院,顶礼僧人。可黎可足在位时长期患病,政务一概交给僧人钵阐布掌管。这些事情被当地的偏王所不忍,于是吐蕃内部开始不稳。依属下之见,吐蕃不足为患!”

        李泰负手仰天叹道:“借王将军吉言吧。希望河州不会惹上战火吧。可是王将军。万一他们要是过来了,咱们又该如何应对呢?兄弟在京城也听家人说过,他们只有冬季才犯边,抢些东西便回去了,可我河州离他们不过百里,就算是过来抢完就跑,也是咱们遭殃啊。到那时,河州的百姓可怎么活啊。”

        大庆言道:“怕什么?兵来将当,水来土屯,量吐蕃也不敢轻举妄动。”

        大庆的性子或许是这样,但对于李泰来讲,见识了几千年的历史,根本就不相信会有平静的边疆,为了人口,为了地界,为了野心,谁也不敢保证有长远的友谊,虎烈营才两千兵马。河州城墙如此堪破,又能档得住多少人呢?李泰相信,他们来地,不可能是一个探子。有多少,自己也不清楚,或许,已经就有人把图纸画完,送回吐蕃了吧。想到这里,不觉一叹,面对吐蕃军队,河州的百姓该如何是好啊。

        见到李泰愁容满面,燕儿走过来轻声言道:“少爷,您别愁了,如真有那么一天,虎烈营定会保全少爷安全离开,少爷手上兵马不多,岂能抵挡大军,就算不回京城,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住下也未尝不可。陛下断然不会让吐蕃冒然闯入的。”

        李泰笑了笑:“我跑容易,可百姓怎么跑啊,如今河州百废待兴,这刚开荒,就被人家盯上

        们要是没个好办法。可是要吃大亏了。”

        “那少夫人不是还有娘子军吗?”

        “呵呵,快别说了,那些女子真要是招进来,最多只能看守人犯,其余的,怕是不行了。想让她们上疆场,那的每人一捆冲天雷才行啊。”

        看着李泰不语,大家也都没了什么心思,良久燕儿笑道:“少爷,您别担心,过几天凝儿姐姐不是要回海州吗?这一路让他们多传些话,叫百姓都到河州来。招来的越多,河州不就越安全吗?”

        李泰点了点头:“是啊,前些时日我与凝儿还说过这事呢,不过当真是没想过吐蕃何时入侵啊,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当初开荒之时还想过,如果吐蕃铁骑侵入,河州左右的粮食也好收割,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当真是好笑,连城都没了,还拿什么收割?算了,燕儿,跟我回屋,潘哥,王将军,麻烦你们去看看地怎么样了。今日有些累了,闹了半天,这地还是没翻过来。王将军。吩咐两人,帮本官翻一翻吧。这地要是等我翻,弄不好秋天都过了。”

        看着李泰躺在床上愁眉不展,燕儿捶着他地腿说道:“少爷,累了吧,别想那么多了,睡一会吧。再有一个时辰天怕是要黑了,凝儿姐姐与少夫人过阵子就回来了,你与她们商议一下,少夫人贵为郡主,祖父更是当今护国元帅,定然不会让少爷地心血白流,说不准少夫人回去一求,陛下又给派些军队过来呢。这要是在河州驻扎五万精兵,过些日子,城墙建起来。任谁来都可抵挡一阵子了。百姓就能免于战火。少爷您就别操心了。”

        将燕儿的下巴托起,李泰笑道:“燕儿,说真话,少爷发现你越来越精明,想得也甚远,这点,要比凝儿与芝萌都强出许多,凝儿可人,芝萌刚烈,燕儿却是精明,呵呵,当然了,你跟着少爷时间最长,是吧。”

        燕儿低头捶腿笑道:“是呢,燕儿都是少爷***出来的。燕儿谢少爷夸奖。不过燕儿倒是佩服凝儿姐姐和少夫人,凝儿姐姐那真是做生意地好手,有时与她在街上走,凝儿姐姐都能知道杂货店赚了咱们多少钱,有一次,她居然当着掌柜的面把押运的银子都说出来了(运费),弄的掌柜惊讶了大半天呢,直夸凝儿姐姐是神人呢。燕儿觉着,有凝儿姐姐在身边,真是少爷的福气,嗯,也是她的福气。”

        “哦?还有这事?少爷怎么不知道?那你佩服芝萌什么?”

        燕儿抬头笑道:“少夫人,那就更多了,少爷小的时候,玩什么都是少爷说的算,少夫人就是点头跟着你跑,再大些,少夫人就知道练习武艺,就连夫人都说她悟性高呢。少爷以前甚是顽劣,少夫人还那么护着您,就凭着一点,别的女子都比不了。少夫人看着刚烈,其实,那是跟着夫人日子长了,性子也就随下来了,但对少爷却是很好了,为了少爷,少夫人排兵布阵,琴棋书画,织绣烹妆,哪样学的不好?护国元帅的孙女,连陛下就夸奖,还愁没人嫁吗?但她却独独喜欢少爷一人,就连我这个做丫鬟的心里都暖暖的,真羡慕少爷呢。前几天,少夫人深夜不睡,夜灯常明,或许是看见咱们都有事做,唯独她是清闲之人,心里还想帮您,却得不到要领,怕是烦的很呢。这才用夜灯将您引去,陪她说说话。高兴一会。”

        李泰笑道:“好个精明的燕儿,少爷还以为就我一人聪明呢,没想到我身边还有个宝呢。有了你,也是少爷的福气啊。”

        燕儿低头捶腿羞道:“跟着少爷,也是燕儿的福分。少爷,您睡一会吧。燕儿陪着您。”

        李泰轻轻一笑:“好久没这么睡觉了,到了河州,吃的没有京城好,就连丫鬟都比以前忙了,妈的,吐蕃还离河州这么近,干什么都不安稳了。能睡一会就睡一会吧,过来,让少爷抱着睡觉!唉,但愿那个什么藏王是个信佛的主,千万别残害我河州百姓啊,信佛信的魔障了,还剁指,挖眼,和尚比他爹都亲?切。把老子逼急了,河州的百姓集体出家。”话音刚落,李泰脑中灵光一闪,仿佛突然间找到了什么计策一般,想着想着,心跳不仅加快,这么大的谎,能瞒住天下的人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