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四十八章 我与人犯有个约会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盏油灯发着微亮的光,一个少年趴在一张桌子上,手笔,在研究一张简易的地图。

        燕儿走到身边,把灯芯往上挑了挑,屋子里顿时亮堂不少,看着李泰专注的样子,燕儿心中不由的欢喜,少爷为了百姓,可真是用尽了心思,白天出去检查地界,晚上就回来对着地图发呆。这么下去。身子怎么受得了?看着外面时辰不早了,燕儿说道:“少爷,您睡觉吧,这都什么时辰了。明天是最后一天了。您还要忙呢。”

        李泰看着地图点了点头:“好燕儿,你先睡吧。我再瞧瞧。这是邓兄给我画的开荒图纸。我琢磨琢磨。”

        看着图纸,燕儿感慨不已:“当真是人多力量大,这短短的十天,竟然真的开出了二十二万亩地,少爷,怕是京城没有咱们多吧。”

        李泰哈哈一笑:“京城凭什么跟咱们比?不就多了几个粮库吗?它能有多少地?你瞧瞧咱们的。算上原先的地界,现在都二十七万亩了。咱们算算,一亩地打三百斤粮食,这十亩地就是三千斤,一百亩就是三万斤粮食,一千亩,一万亩,十万亩,二十七万亩地总共是打,嗯、等一下,我算算!”

        燕儿看着李泰在纸上画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新奇不已,没过一会,李泰点头道:“算完了,一亩地产三百斤,二十七万亩地就是八千一百万斤,折合成吨嘛。就是四万零五百吨。等到了秋季。怕是河州就要有七八万的百姓,每天每人一斤粮食,一年下来就吃二千九百二十万斤,咱们还能剩下五万一千八百万斤粮食。嘿嘿,也就是说,要是河州地百姓涨到八万人,咱们一年的粮食就够吃上三年的。怎么样。别的地界能这么好吗?”

        燕儿笑着摇了摇头:“如真是那样,别的地界可都比不了咱们。京城就算最富裕的地方了。也未必有咱们稳妥。河州。有了少爷当真是走了大运了。干旱了两年。换来少爷,他们也划算。可是少爷,那么多的粮食得存在哪里啊?要是放在县里。哪有那么大的地方啊。咱们东西两面都开荒了,城北还堆放着那么多沙子,实在没有地方设粮囤

        ,京城一个粮囤才存四万斤粮食,要是那么算。这么多粮食不得占河州一半啊。”

        李泰笑道:“放心。这事咱们早有计较,将来这城墙还得扩。待扩城墙之时,找人挖一个通道,连到惠山之上,那里有不少深洞,咱们再外面把洞口封死,从里面通往河州。再把粮食运到那里储存起来。那里既凉快又干爽。放心吧,多十倍地粮食都有地方。呵呵。怎么样?少爷我厉害吧。过来。抱一会。”

        燕儿羞涩地座在李泰怀里言道:“少爷。既然都定好了,为何还盯着图纸看呢?”

        李泰长叹一声:“那些人犯在城西当真是开出了不少地地面,不少种地的老人说那快地界适合种水稻。少爷这不正琢磨怎么取水吗?那么大的地面,还能让人一桶一桶往出拎吗?这地还没种上,人都累死了。前阵子说做压力井,可是图纸是出来了,铁匠一看就傻眼了,他们也不会做铁管子啊。弄得少爷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好燕儿,你最聪明了。帮少爷想想办法,要是你想出来了。少爷今晚就把***之身给你。”

        燕儿低头羞道:“什么呀。少爷瞎说。帮少爷拿主意是燕儿的本分,哪还要什么***……呀,羞死人了。”

        李泰抱着燕儿哈哈大笑:“别羞,别羞。少爷我这个人是有功必赏赐,有错必罚,你要是真能解决这个问题,少爷定当好生谢你才是,可少爷虽有银两,那都是给百姓的。再说了,就算给你银子,你也花不出去。这河州有多少店铺你还不知道?唯一能实惠点的,就是少爷我了。你为了百姓费劲脑汁,少爷我多少得给你补上才是。少爷可是童子鸡啊,吃了大补啊,我……哎!别跑,别跑。瞧你羞的。脖子都红了。”

        坐在李泰怀里,跑还跑不出去,羞地燕儿连头也不敢抬,想说两句话,还怕他借机再调戏自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看见李泰虽然再笑,眉宇间却掩盖着疲惫,燕儿言道:“少爷,您躺着陪燕儿说话吧。咱们好好想一想。”

        李泰岂不知道她的心思,含笑把燕儿抱在床上。可能是太累了。没等说上几句,便沉沉的睡去。燕儿见他睡熟,用被子轻轻盖上,下床座到桌子边,挑起灯芯,一撩耳边的碎发,对着地图开始寻求灌溉之法!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已经大亮,芝萌慢慢的推开房门,见到燕儿爬在桌子上熟睡,李泰躺在床上没有解衣,知道他们又是忙活了一夜。本不想叫醒李泰,但今天是与两千匪人约定的时候。要是那些人犯趁机逃跑,也好抓捕。但他们要是都来了,李泰不在场,那该怎么办。看着李泰睡得甚是香甜,芝萌座在床边静静的看着他,想起他的种种,不觉心中一股暖流。起先自己心高气傲,总想让李泰能出阁入相,不能有战功,最少也要是一方大吏,那才是相府地少爷,才是芝萌地夫君。

        谁知道世事难料,金殿之上激怒陛下,一举发配河州做了知县,但芝萌却发现,李泰到了这里。没有丝毫的低落。反而像鸟儿入得山林一般,全心全意的为百姓谋福。虽说现在地日子苦了一些,但他每天都过得那么开心。跟着百姓愁,跟着百姓苦,跟着百姓流泪。跟着百姓高兴,与这段日子相比,京城真不是他理想所在啊。最可气的是,山上剿匪还要自己扮鬼吓

        。这兵法里哪有这么一说,他却用此计策拿下了寨那些用兵地大将看到。还不得掉了眼睛?想起扮鬼后芝萌洗澡,他在外面偷看,最后还是掉到他的手上,唉,他就会欺负人。

        可能是想的太投入,完全没有主意到一只魔手正在慢慢的摸向自己。芝萌刚反映过来。瞧着李泰笑嘻嘻的躺在床上。不由言道:“你醒了?”

        李泰笑道:“今天是最后一天了。那些人犯该来了吧。本就约好了,岂能言而无信?”转头看到燕儿趴在桌子上笑道:“这傻丫头最近是累坏了。”说完,与芝萌将燕儿抬到床上。盖上被子,轻轻关上房门,两人向着城外而去。

        ******************************************************************************

        此时!

        被看押的两千人早早的来到这里站好。虽说是被看押,但此时大家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他们穿着干净地衣服,身边站着前来送行地亲人。这十天虽然很短暂,但他们却实心实意地感谢河州的大人,要是大人不开恩,家里的怎么能有这么多地?这些人在十天之内几乎不怎么睡觉,有了牲口,有了犁杖,他们干得比别人多出了一半不止,此时站在城门前。每人心里都算着自己家里的账目。这十天没睡觉。换来了每天三亩多地,这么一来,除去给衙门的。自家还能有十一二亩呢。加上原先的几亩地。老婆孩子有好日子了。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老婆孩子。心里真是激动不已,都怪自己啊,走错了路。守着老婆孩子过日子过好,如今地多了,可是人也更累了,家里没有了顶梁柱,老婆又要受苦了。想到这里。又是分别在际,不少人心里都不是滋味。

        “知县大人到……”

        随着城门衙役地一声高喊,李泰与芝萌闪亮登场。

        见到李泰到来,百姓不约而同跪下喊道:“参见大人!”

        “诸位乡亲,请起!本官说过,凡我河州百姓,见到本官一律不用下跪,今儿是怎么了?除了人犯,都起来吧。站到右面即可。”

        听到李泰吩咐,百姓纷纷站起,走到右面站好。这时,又回到了当初十天前的情景。

        李泰也没瞧跪在地下的人犯,只对另一边的百姓笑道:“一晃都十天了,大伙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

        李泰笑道:“哎~~怎么不辛苦啊。别看没有开荒,但天天做饭,伺候公婆,看管孩子还是很辛苦的。你们谁跟本官说说,家里现在开了多少亩地呀?”

        大伙你看看我,我瞧瞧你,从人群中走出一个年迈的老者,对着李泰施礼后言道:“大人,小人家十天开了三十四亩地。”

        李泰欣慰的点了点头:“好啊,这么一来,你家能分到十亩三分地了。呵呵,恭喜老人家了。”

        老人低头鞠躬:“这都是大人的恩惠啊。”

        “呵呵,什么恩惠不恩惠地。休要再提,还有谁家开出三十亩以上了?”

        老人言道:“回大人,这里一共一千一百户人家。每家都开出三十亩以上,最少地三十一亩。最多达到四十亩。”

        啊?好家伙,真是不要命了。李泰心中一惊,但是表面却没动声色,只是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回头看了看跪在地下的人言道:“你们最近干的不多,本官很是欣慰,最难得地是,你们都是守信之人。”

        跪在地上的人犯抬头看了看李泰,有人言道:“大人对我等已经是恩义双全了,我等本为罪人,蒙大人不弃,还让我们这带罪之身回家开荒,好让家中老小都有活命之本,这是大人对我等恩之所在,想当初我等在山上被擒,当时只要大人一声令下,我们这些喽??岢ぢ裆街校?淮笕丝闪?颐牵????睾又荩?缃窀?悄苡爰胰素耸厥?眨?舛际谴笕烁?业鹊亩骰莅 4笕耍?勖遣换崴凳裁础H缃窦抑械氖虑橐蚜耍??乙丫?辛嘶蠲??荆?勖且捕疾欢嘞肓恕R院蟠笕巳梦颐亲鍪裁矗?颐蔷?欢?埃??镏?恚?桓叶嗨怠Nㄓ屑??е?br>
        李泰笑了笑:“别说,有点文才,怎么看你都不是当土匪的料啊。这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如今你们也完了心愿,做什么都不在乎了,告诉你们。本官在乎,你们知道你们一天得吃多少粮食吗?整个河州满城的饥荒,还得养活你们。你们这是当土匪当出功来了。你们觉着给家里开了地,就没了后顾之忧?就还家里的情了?告诉你们,在本官眼里,这都是你们欠下的。你还的是债。没人领你们的情。父母高堂是你这十天能还得了吗?老婆孩子是你们能还得了吗?他们忍受的,你们能体谅吗?看看你们的样子,翻了十天的地,把家人都乐成什么样子了。你当我河州的百姓好糊弄是吧。告诉你们,远远不够。河州的百姓虽然有了地,可是对面就是吐蕃,你有多少粮食都是给他们种的,到了秋天,铁骑一过,连毛都剩不下。到头来,你们跟没还债一样。河州大旱,两年颗粒无收,你们这个时候不去想办法,守着老婆孩子父母高堂,却进山当了土匪?饥寒之中方显人性,你们自己说,你们什么人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