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五十七章 佛界盛事(三)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州辰时刚过,整个河州响起了悠扬的钟声,伴随着钟作,此时街上的行人不觉加快脚步,向着河州城内的高塔走去。当地的百姓也拿起装满彩纸的篮子紧随其后。外地来的商贩也在此时停了买卖,收拾了摊位,向着高塔跑去。

        李泰急忙的跑回衙门,换上崭新的官府,带着芝萌与燕儿连忙从衙门中走出,待佛乐停下之时,正到了高塔之处。百姓见到李泰到来,顿时欢呼一片,自觉的让开一条道路,李泰带着芝萌凝儿一路抱拳施礼,才算走到了高塔之下,看着下面的百姓和外来的香客。李泰双手向下虚压,待人声过后喊道:“诸位外来的香客,河州欢迎你们,本人乃河州的知县,姓李名泰,今日能与诸位同迎佛法,为佛像开光,是本官毕生之荣幸,如今时辰已到,请诸位高僧大德入场。”

        此时,伴随着佛乐,所有的高僧自发的从一处走来,前面十八只***号开道,象征让十八层地狱的恶鬼随着佛乐得到超度,身后跟着四面金***的佛幡,昭示着普度天下,佛法无边。

        待佛幡过后,跟随着近万名身穿青色袈裟的沙弥,每人目不斜视,双手合十,口诵佛号,徐徐进入会场,走到台下,自发的行成两排,将百姓隔开,中间让出一跳路,为诸位高僧大德清场~!

        佛乐伴随着万人佛号,满场竟是梵音,好似万佛齐聚此地一般。数十位高僧大德内置黄衫。身穿红色袈裟纷纷入场,两边的百姓不断向上方扬起彩纸,几个年轻人在高僧身前不远处用净水铺街,一系列行事昭示着他们在大炎佛界的崇高地位。旁人望不可及。

        李泰撇了撇嘴,心中当真是羡慕不已,这气派,皇帝也不过如此了。出家真是太有前途了。见到诸位高僧入场,何大叔一挥手,上来十位年轻人。手上捧着***坐垫。恭敬地放在高僧身后。随后鞠躬退下,高僧们席地而坐,双手合十。好似入定一般。对外面地声音毫不知觉。平远禅师睁开眼睛对着李泰笑一下,眼神向身旁一扫,李泰见到那里有一个空位是给自己留的。嘿嘿一笑,从人群中走出,盘膝座在上面。双手合十不语。

        芝萌与燕儿站在人群中偷笑,满场的高僧大德。偏有一个官员在此,怎么看怎么别扭,而且,李泰也没有闭目诵经,而是睁开眼睛,双手合十的四处观望。芝萌笑道:“瞧他。跟个猴精似的。满场高僧也压不住他。”

        燕儿笑道:“能压住少爷的,怕是只有相府的夫人了。”

        芝萌不由地点了点头:“燕儿说的是啊。如今到了河州,要是没有百姓,都不知道他会顽劣成什么样子呢,算了,不说了,咱们看着吧。”

        见到时候差不多了,何大叔一挥手,高塔之上的王平将拴着红布地绳子斩断,唰地一声,高塔四面被红布从上而下的罩下,只见左右的红布之上画着佛地符号,前后的红布上面有一个金***三丈的佛字,此时金光闪闪,在阳光的照射之下分外耀眼,照的在场不少人本能地都用手去挡住,但却怕玷污了佛光,这佛字的两侧还有一副对联:上联是:晨钟暮鼓.

        在场地高僧见到佛字如此辉煌,不仅眉间含笑,纷纷对李泰的设计表示称赞,李泰座在那嘿嘿一笑,也没言语,他明白,现在还不是他讲话的时候。

        何大叔见到一切准备就绪,高声喊道:“河州佛界开光讲经大会开始~~~~~~~~~~~~”

        铛!

        铛!

        铛!

        河州的大钟再次响起,三声钟响,预示着河州遭受了三年的大旱,这里的百姓用拼搏的意志,终于赢来了佛祖降临!

        随后,满场佛号大作!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为信禅师慢慢站起,对着周围施礼后,走到高塔前,向上看了看,随即一提真气,伴随着佛号,几步冲到塔上,动作优美舒展,看着李泰满眼羡慕,只见为信禅师一个转身,对着下面人群施礼后,座在垫子上,拿起胳膊粗的木槌,很有节奏敲着偌大的木鱼,嘴唇轻启,内力涌入,伴随着木鱼之声开始带领下面僧众开始诵经:“如是我闻,谓总显己闻,传佛教者言如是事,我昔曾闻如是……”

        顿时,台下万僧齐齐诵经,外层的香客也不由的双手合十,低声浅唱,李泰皱着眉头,心道,这***怎么听起来像唱歌呢?想来是诵经的时间久了,慢慢形成的音调吧!仔细的听了一会,算了,让他们诵经去吧,也好保佑河州的百姓,我也念经,想到这里,嘴中小声嘀咕:“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儿…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儿…吃葡萄…皮…吐…皮儿…呼…呼…呼…”三天没合眼了,在这么悠扬的催眠曲中,酣虫直冲大脑。双手合十的李泰不知不觉已经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腰间一麻,本能的抬起头,伸个懒腰,很舒服的***一声,睁开眼睛,傻了!

        也不知道是另类的***之声,还是伸个懒腰的动作,满场的僧侣都在凝视着李泰,眉宇间含有一丝怒意,平远禅师看着李泰一笑,摇了摇头不语,芝萌与燕儿气的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为信禅师坐在高塔之上看着他笑道:“平空师弟身为河州县令,召开如此盛会广大佛门,必然劳虑。佛门清音可以除去疲惫。让师弟进入忘我之境。如今感受如何?”

        啊?满场的香客都愣住了,这人什么来头,在这么大的场合睡觉也没人管?高塔之上地可是大炎数一数二地禅师啊,如此

        子,那禅师还眉宇含笑?还问他感受如何?你怎么不醒呢?

        不仅是香客愣住了,就连诵经的万名沙弥都愣住了,恍惚听说佛门出现一奇才。没想到有如此地位?随即一想,很多佛门奇才都有怪癣,难道此人身怀睡梦罗汉金身?

        李泰此时也是有些羞愧。刚才实在是太困了。醒来后不免伸个懒腰。没想到有这么大的反应,不止师兄没说自己,就连座在高塔之上的为信禅师都对自己和颜悦色。还给自己找台阶下,一时之间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作为知县和大德,如此场面怎么能不给人家一个交待呢?想到这里,起身言道:“阿弥陀佛!为信师兄容禀,时才平空闻听万人梵唱我佛清音。突觉清风入体,一时间魂游太空、嗯、不是太空。魂游于云层之间,仿佛见到金光闪闪,有观音法驾前来。周围一片梵音,师弟一时陶醉,不知不觉便游荡于云层高山之间,浑然忘记了时辰,还请师兄恕罪!阿弥陀佛!”

        “哦?”现场之人听后,大笑者有之,鄙视者有之,深信者有之,疑虑者有之,就连那些青衣沙弥都撇着嘴,满眼的鄙视。

        但场中高僧却不住的点头,因为他们见过李泰讲经,对其悟性深有了解,高塔之上的为信禅师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佛门清音有助魂游高山云层之间,师弟说地一点不错,当初老衲也有此入定之时,但却用了整整三天,没想到师弟入定如此之快,真乃我佛门奇才啊。”

        李泰施礼:“为信师兄言重了,万僧诵经,那是何等的气势,师弟能在此时此地沐浴佛法,乃是平空毕生之骄傲,佛法梵音,带平空入定,万万不是平空之质。乃是我佛佛法无边啊。阿弥陀佛!”

        身边的诸位高僧能对李泰如此谦虚心里很是满意,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悟性,实在是佛门少有之人,想来河州有了他,这里地百姓有福了。

        场外地香客中,有一部分便是河州的百姓,听闻自己的县令居然能像高僧一样魂游宇宙,不仅在心里把他又提升了一个高度,不时地与周围外地人讲述他们的知县,神色有些得意,话语也就有些夸张了。

        为信禅师点了点头言道:“来人,与平空禅师披上我佛锦缎袈裟。”说完,望着台下众生言道:“诸位善男信女,时才老衲讲到何谓开光。老便讲于诸位男善信女!”

        李泰披上袈裟,晃了晃头,嗯,这可要听仔细了。

        为信禅师言道:“如果说有一尊佛菩萨,请一位法师来开光,它便灵了,不开光、他便不灵。曾有施主找老衲为圣像开光,为佛菩萨开光。老便告诉他,你不要供养佛菩萨了,施主问为何?老衲便告诉他,如老衲给圣像开光便能让圣像灵验,你供养我就好了,你供养他干什么?你想想对不对?这叫迷信。老衲也可以去装模作样比划比划,我帮他这一比划,他就灵了,你们想想,老衲岂不是比圣像更灵吗?连这一点都想不通,那你便是愚痴迷惑到极处了。

        一个头脑冷静聪明人一看就恍然大悟,就明白事实***。老衲说替佛菩萨开光,他就灵,这是欺骗众生。所以开光是宣说这个佛菩萨代表的意义。如说供养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代表的是慈悲,把菩萨大慈大悲救度一切众生这个本愿宣说出来。我们供养佛菩萨,供养观世音菩萨,就要效法佛菩萨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这一种悲愿。所以见到观音菩萨地形像,听到观音菩萨的名号,就把我们大慈悲心引发出来。我们对于一切人、一切事、一切物,要以大慈大悲,真正去爱护、关怀、帮助,这是这一尊名号,这一尊形像开发我们自性慈悲地光明,这叫做开光。

        开光是藉佛菩萨名号,开发我们自性的光明;藉佛菩萨的形像,启发我们自性的光明,是这个意思。决定不能搞错,错了,那你就迷信。迷,决定不能解决问题,唯有智才能解决问题。这个是学佛不能不知道的。

        至于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来给佛像开光,对于佛菩萨的经论、历史渊源,他所表达的意义,都能够通达明了,为大家解说清楚、解说明白,这就对了。绝对不在那些形式。每一种形式都有很深的教育意义,都要把它讲解清楚、讲解明白,才不致于趋向迷信,把佛菩萨当作鬼神来崇敬、来崇拜,祈求天地鬼神、诸佛菩萨来赐福,这是错误的观念,这是不正常的想法。”

        李泰听到这里,不仅点了点头,是啊,这个道理看似简单易懂,可放到后世又有多少人明白呢?

        此时,场外不少香客都不由的惊讶,原来信佛是这么回事,不少人便高声喊道:“为信禅师,既然佛祖不能保佑咱们,那咱们上香是对还是错呢?这世上真有佛祖吗?”

        为信笑了笑:“时才诸位已经见到平空禅师入定,想来还有不少人不相信,不如这样,让平空上来与诸位详谈一下如何啊?”

        人群顿时掌声激烈,谁都想听听老僧入定是怎么回事,可怜李泰此时一肚子苦水,他哪懂什么入定啊,那么高的台子,那么多人,这万一穿帮了,岂不是要……嗯?李泰此时灵光一闪,开始在人群中寻找芝萌的身影,见到后,不由的一点头,芝萌会意,立刻从人群中退出,李泰从高僧中站起,对着四方之人施礼。为信禅师一个轻跃跳下,站在他身边言道:“平空,将你魂游之时看到的告诉在场善男信女,也好让他们明白我佛广大!”

        李泰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平空这便去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