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六十四章 人干净、手干净、心干净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月的河州

        细草蒙绿,万物朝阳,街上行人走得不急,衣摆却有些飘荡,昨夜刚下了一场小雨,看着什么都很清新。

        “啊欠……啊…啊……啊欠”李泰躺在床上揉了揉鼻子:“谁在背后说我坏话?”

        燕儿爬在桌子,面前放着近两尺高的册子,上面记载了最近到河州定居的人数,自从上次衙门***写字先生开始,燕儿的工作强度支线下降,李泰一高兴,给他派了三个手下,这让燕儿高兴了半天,最起码,想要什么,只要吩咐一声,下面的人就可以给拿过来,不用自己翻找半天了。听到李泰嘀咕,燕儿抬头笑道:“谁还能说少爷坏话?不是燕儿夸您,河州的百姓谁不知道少爷的好,要是有人说您坏话,想来只有那些在押人犯吧,最近虎烈营看着他们淘金,却是累坏了。对了,少爷,咱们这么多牲口怎么养啊?要不分给各家如何?”

        李泰言道:“前几天不是把鸡鸭鹅都分下去了吗?别的就不分了,现在粮食也不多。人都不够吃呢,还喂什么牲口,不行就到城外建个房子,都放到那里养活吧。***是好东西,一定多养一些,至于黄牛嘛,都集中养起来,先养着,以后再说!”

        燕儿点了点头:“少爷说的是。燕儿也是这么觉着,要是把***分下去养活,怕是到了年底都肥不了。”

        砰砰~~砰砰~~

        “谁呀?”燕儿起身开门:“少爷,关魁找您!”

        李泰起身言道:“何事?”

        关魁言道:“大人,咱们***的三十名衙役都到了,现在大堂,请大人过去训示!”

        李泰言道:“走,咱们去看看!”

        换好官服来到大堂之上,刚一进来,就听见他们喊道:“见过大人!”

        “嗯!”看了一眼站在前面的三十名身高体壮之人,李泰点了点头,走到主位上坐好言道:“诸位既然来了。就说明你们都是有些本事之人,本官也不想多说什么,给你们立下三关,要是能过,留下,过不去,就干点别的吧。河州需要人手的地方多。也不差着一个!诸位可敢一试?”

        “我等愿意!”

        李泰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好,咱们闲话少说。关魁啊!”

        “属下在!大人有何吩咐!”

        李泰言道:“去,燃上一根香,让他们在河州城内跑上一圈,记住。是城外,嗯,就从城西开始跑吧。一圈之后,回到这里。在香燃尽之前到达此处,便算过关,诸位可别偷懒,一切本官心里有数!关魁。燃香!你们开始吧!”

        三十人见到关魁燃香,二话不说,撒腿就跑。三十个人五秒钟都没到全部跑出大堂。关魁点完香后头吓了一跳。转身看了看李泰言道:“大人,跑步能考验出什么啊?就是再快。除了抓贼还有何用?再说,河州哪来的这么多贼啊。”

        李泰笑道:“过一会你便知道了。对了,邓兄哪里去了?”

        “月娘的幼儿园开张了,***了近百个孩子呢。月娘说院子大,墙上不好看,让邓大才子给画上二十四孝的故事,也好让孩子们平时看看!不过也不知道是邓大才子不会画怎么着。都二天了,好像还没画完!”

        李泰笑道:“二十四孝?嗯,一天画五个吧,他五天能画完。告诉邓兄。慢慢画,不急,他的事情现在有人做呢。画十天也无妨,对了,二十四孝里面有个‘卧冰求鲤’吧,告诉他,别画,我烦那个故事!”

        “哎!属下回头告诉他。昨天看了下,才子就是才子,画得可好了。那故事小时候娘在世时讲过,属下现在都忘了差不多了。就记得扼虎救父、恣蚊饱血、尝粪忧心、***姑不怠、涤亲溺器、弃官寻母、俺娘说了,有两个故事一定要记好,一个就是大人说的卧冰求鲤,一个就是埋儿奉母!娘说,这两个故事不能学,文人太酸腐了。”

        李泰点了点头:“是啊,这两个故事没他妈一样好地。告诉邓兄,画个十个八个就行,别画太多了。”

        没聊几句,就见到三人冲进大堂,李泰一愣,这人也太快了吧,转头看了看香,最多燃尽四分之三,也就是说他跑了十五分钟?嗯,真不错!

        “给三位倒茶!辛苦了。你们跑了四个城门?”

        三人点了点头:“回大人,小人跑了四个城门!”

        “好,歇息一下!看看谁还能到!”

        没过多久,陆续的又跑进二十多人,这可出乎李泰的预料,不错啊,新兵五公里负重越野才十九分钟,这些人没到二十分钟围城一圈。一查数,三十人?都够能跑的了。

        看着他们一个个满头大汗,李泰问道:“你们跑了四个城门,有何为证啊?”

        “嗯?”有些人一愣,跑就跑了呗,还要什么证据?不过听到李泰问话,不少人都低头开始琢磨。

        人群中走出三人言道:“大人,我三人在四个城门都做了记号,如不相信,可派人去查验!”

        “嗯,好,本官一会便要查验,那别人呢?还有证据吗?”

        此后,又有几人走出言道:“大人,我们都看见了,城南新贴了一张告示,说是要鼓励百姓拆除城墙!城北有些人在干活,但是有兵将把手,不让咱们靠近,城东有些人在锄草,城西也是!”

        “大人,我们也看见了,不过只有城南有兵,别的地方都没有!”

        看着他们七嘴八舌,李泰点了点头,见到人群中有一人低头不语,李泰问道:“那你看到什么了?”

        那人抬头看着李泰摇了摇头:“回大人,俺没看见什么。光记着跑来着

        李泰言道:“本官让你们跑,其一是要看看你们的体力,其二,是要看看你们的心算不算上细,衙役这个活看是好做,其实不然,抓贼是分内之事,但取证、找线索才是最难地啊!既然大家都回来了,本官也不想多说。关魁。抚耳上前!”

        关魁领命而去,李泰笑道:“诸位去城北给本官拿回要快些。去吧!”

        没过多久,关魁回来,看到李泰一笑:“大人,刚才属下去找了几个老人,让他们走路钱袋露了,铜钱掉了一地。由衙门走到城北,便回来了。”

        “那你看到多少人捡钱?”

        关魁言道:“这些人里有十二个!不过有两个捡完还给了老者,那十个人没还!其余的人也见到了,但是没捡。急忙向城北而去!”

        李泰点了点头。等了一会,见到这些人都回来了。李泰笑道:“刚才都谁捡钱了,自己站出来吧。”

        那些人互相看了看,低头走了出来。李泰一查,果然十二个看着他们,李泰言道:“钱啊,真是好东西。其实,捡了也没什么。谁看到钱也会捡,但是你们知道吗?你们是衙役。这些钱是百姓的。你们不能动啊。好了。除了两位还给人家的。其余等人,都回去吧。本官不需要你们这样地。那些铜板就送给你们了。”

        那些人一愣,随即羞愧而去,看着剩下的二十二人,李泰又说:“咱们河州有几个残疾之人,平时挑水有些吃力,这样吧,你们帮着他挑满一缸再回来。嗯,人你们自己找便可!记住,给你们一个时辰”

        看见他们走后,关魁言道:“大人,你着是为何?挑水有什么难地。”

        李泰笑了笑:“这些人都不错啊,本官都想留下,让他们挑水,是想问问他们被人感谢滋味如何?”

        关魁嘿嘿一笑:“大人,您真逗,挑都挑了,谁还管什么感受啊。属下都挑了好几年了,也没甚感受,就是累!不过这事大人还是问潘魁比较好,他可是天天挑。”

        李泰笑道:“那如果残疾之人对你又是感谢又是作揖的呢?”

        “那属下可高兴了,给他们再挑一缸也不在话下!”

        “是啊,这就是感受,做了好事地感受,咱们河州的衙役赚的银子肯定要比一般的县城高,但是,他们所做地事情也要相对的多一些。要是没有一个好地心态,怎么去干衙役,人非圣贤,谁都有犯错地可能,本官让他们过这前两官,第一,便是要考他们地耐心何细心,第二,便是要看他们地人品,这第三,则是要看他们地良心,如果觉着这是应付本官,这样地人便要了。衙役这个位置,宁缺毋滥,以后大多数都接触一些狡诈之人,能不学坏,就算烧了高香了。”

        关魁笑了笑:“大人,家父在世之时也与大人说的一样,那时河州便只有我等三个衙役。呵呵。没想那么多啊。让大人这么一说,属下觉着真对,天天对这奸诈之人,真学不到什么好的。他坏,你只有比他们更坏才行。要不镇不住。”

        李泰笑了笑没说什么。他自己也知道,没考大学地时候,本想去做一名***,考个警校什么的。但是孤儿院的院长不让,李泰问了原因才明白,原来院长是怕他把握不住自己,走了下坡路。做***的,天天见得都是缺德事,时间长了,刚出警校地人也变味了。

        “大人,小人回来了。”

        李泰一抬头,果然回来三四个:“嗯,不错,再等等,看看剩下的那些人什么时候回来?”

        没过多久,二十多人陆陆续续的进来,看着脸色就能明白有高兴地,有郁闷地,李泰笑道:“诸位辛苦了,你们帮助残疾之人挑水。他们必然对你们千恩万谢吧!”

        听到李泰问话,大家答道:“是啊……”

        “大人,还有人留俺吃饭呢?俺没干!”

        看着他们,李泰笑道:“那让你们天天干如何?”

        嗯?这些人一听,顿时有一大半都低下了头,有人言道:“大人,咱们想当衙役是为了抓贼,不是管百姓那些琐事地。”

        李泰站起来慢慢的负手踱步:“是啊,咱们是抓贼地。风光啊,要是抓到江洋大盗,那就更牛了。可是你们想过没有,你们的俸禄都从哪里来?本官告诉你们,衙役不是吃皇粮的。那是本官在百姓的税收之中拿给你们的。所以,你们吃的,穿的,用的,都是百姓给你们的银子,你们想想,是这道理吧,人家花钱让你挑点水又有何难呢?诸位可知道,这位关魁关兄弟,便是上任知县的长子,为了河州,他们父子在此扎根近十年啊,上任知县更是为了百姓饥劳而死,这位关大哥,为了秉承家父遗愿,带着两人在这没有知县的河州守了近三年,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河州的百姓把他们装进心里了,你问问关魁,这三年当中,可有人给过他们一两俸禄?没有,但如果说关魁此时命在旦夕,需要有一千两的银子看病,河州的百姓马上会倾囊相助。别说一千两,就是一万两银子也不再话下,银子与这份感情相比,又算得上什么呢?本官只要河州的衙役人干净,手干净,心干净,可以为了百姓不顾性命的,这就是好样的。话已到此,多说无益,想留下来为百姓做事的。本官欢迎,不想留下的,请便吧。本官也就不送了。”

        大伙你看我,我看你,却没有一个要走的,李泰心里也清楚,没有风险,光拿银子谁都愿意做。见到他们不走,李泰笑了笑:“既然诸位不走,也好。给你们十天的时间。把河州所有百姓大致情况牢牢记住。本官会定时抽查的,以后,你们都跟着关大哥。”说完,李泰看着关魁言道:“关大哥,这些人交给你了。你要尽心啊。”

        关魁言道:“请大人放心,属下一定管好他们。”

        李泰点了点头小声言道:“狠狠的收拾,不过千万别说是本官让的,本官是好人,先回去了!再见”

        关魁……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