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六十八章 全民扒城墙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首先!立正!脚跟靠拢并齐,两脚尖向外分开,两脚微收,自然挺胸;上体正直,微向前倾;两肩要平,稍向后张;两臂自然下垂,手指并拢自然微屈,拇指尖贴于食指的第二节,中指贴于裤中,头要正,颈要直,口要闭,下颌微收,两眼向前平视。别动!大家前几天坚持的很好。一定要坚持住。”

        此时,正是正午,李泰再衙门后院里传授王平与芝盟站军姿,他们身后,男子二十名,女子四十名,这些人都是从军队里选出,自从那天***完以后,女兵们当真是憋了一股气,加上李泰的一阵子忽悠,当真是处处要和男兵叫阵,芝盟头阵子还不和李泰说话,现在天天缠着李泰要军歌,没办法,搜肠挂肚全部奉献,什么红色娘子军,什么潇洒女兵、十五的月亮、了五六首,不过,所有的女子最喜欢的就是红色娘子军,很有气势,很符合她们的心里。

        其后,李泰告诉大家,一个兵的好坏,要从几个方面,第一,思想的确立,第二,军姿的站立,第三,内务的要求,第四,就是士气的高昂,用了一天的时间,李泰让男兵女兵站在一起,上了一堂军事理论课,这一天的时间,李泰把自己知道的全都倒了出来。说的天花乱坠,说起女子当兵更是引经据典,丝毫不亚于男兵。为了让军队做到物尽其用。所有的人上午训练,下午都到地里干活,此时地棉花在头几天已经播种完毕,按照李泰的想法,这一次配备所有的百姓都不成问题,别看当初拿的少,架不住它籽多,李泰足足种了十亩地,这里冬天有了棉花。有了煤,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太阳依旧照在头上,芝萌一眨眼睛汗水便掉了下来,看得李泰直心疼。可芝萌的眼神是那么坚定,让人不得不去由着她,算了。毕竟她现在还带着兵呢。

        “大人,大人。您看这是不是水泥?”

        李泰侧目,见到关魁拎着一袋子东西走进后堂,李泰瞧了瞧,嘿嘿一笑:“是。就是这个东西,来,咱们试试。”说完。找了一个盆把水泥倒进去。掺进点沙子。加上水和了一会,看着水泥在阳光下变硬。李泰点了点头,虽说咱不知道是几号的。但是毕竟还是水泥嘛。

        拍了拍手:“对,就是这个,告诉干活的,使劲烧,越多越好,这个东西咱们要有大用。”

        关魁言道:“好,那属下就告诉他们多烧,但大人,这扒城墙咱们人手不够啊,那些人犯都在弄沙子,虎烈营每天轮流的看守。实在是没什么人了。”

        李泰琢磨了一会:“不行就让百姓上,让百姓扒,咱们找百十来人,去把正对着城门的惠山炸开。以后咱们要在那里修国门。用炸完地石头修城墙,现在百姓不算忙,过几天看押人犯也干得差不多了,到时候近三万人修个城墙,我就不信两个月内修不起来。不行,出佛寺还有一万多名匠人。都叫来。人多力量大!”

        关魁激动的点了点头:“大人,要是有三万人修城墙,二个月足矣,唉,还是大人有号召力啊,换成任何一个官员都不可能。”

        李泰笑道:“别夸我了,没看站军姿呢吗。都快累死了。行了,去忙吧。告诉百姓,跟运沙子一样,价钱也一样,把所有的土都运到砖窑去。咱们都能用上,不陪钱。对了,让他们把地基挖深点,去吧。”

        打发走关魁,李泰回头看了一眼:“你,直腰,下巴再往上点。嗯,不错,都不错,以芝萌为排头,向前看齐!向前看!报数!”

        “一、二、三、四、五、六、七……四十!”

        李泰点了点头,心道,这几天真是没白练啊,这些人要是放下去,怕是整个军队都会变个样子。嗯,不错。“稍息!立正!左转弯,齐步走!一、一、一二一、一、一、一二一、正步走!一、一脚尖绷直了,大腿带动小腿,立~~定!唉,你们的基本功太差了,踢了正步分不清左右,分清左右还踢不了正步,听我口令,一、对,站好了,上体保持正直,微向前倾,手指轻轻握拢,拇指伸直贴于食指第二节,唉!第二节……”

        忙活了一个多时辰,可算把今天地课程教完,李泰拿出一边长几个木棍,递给芝盟与王平:“以后,脚离里面的高度就是这么高,拳里胸一拳远。记住了。”

        “是!”

        芝萌很是服从,回答的异常响亮,最近几天的训练,他发现李泰知道地事物要比自己懂得多,就连站队形都能说的头头是道,而且,包括一些细节,简直比自己带兵想的都周到,而且,说话

        气势,很叫人喜欢,她哪里知道李泰度过军训的那一月。如今李泰训练她们说话特别横,其一,是让她们多长点记性,其二,便是自己也寻求点心里平衡吧。

        后退两步,李泰站得笔直,看着眼前几十人,心里还是很开心地,说实话,这些人要比大学生强多出很,练习也是特别的刻苦,看到她们的眼神,李泰心里也是一叹,唉,今天是最后一次了,再没有喝来喊去地机会了。咱毕竟不是带兵地人啊。

        “听我口令!稍息,立正,王平出列!我来问你。你回去以后怎么训练兵卒?”

        “报告,每天三首歌!上午站军姿,踢正步,下午锄地一个时辰,其后练习军体拳,***术,箭术。投术。每隔三天开次会议,由十人一组,讲军队与百姓地关系!回答完毕!”

        “嗯,很好。归队!”

        看了看大伙。李泰言道:“说实话,这几天的训练你们让我很不满意。一个军队,没有铁地纪律那就是一盘撒沙,平时怎么闹不管你,但是训练,就必须认真,这几天已经烧出来不少砖了,过段时间就让你们全搬进去。到时候一定要记住几个重要的问题,其一。军队永远脱离不了百姓,军队永远要听从君王的召唤,军队永远要面对各种考验,其二。纪律!其三,内务。其四!就是实战练习,一定要做到本能反应才行,知道吗?”

        “明白!”

        “嗯。将士们好。”

        “大人好!”

        “将士们辛苦了。”

        “为大炎的鼎盛战斗!”

        李泰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好,稍息,立正,解散!”

        芝盟放松了身体。抬手摸了一下香汗,还没等缓过神,就见一杯茶送到面前。看着李泰心疼的眼神。不觉心里一暖。接过后一笑:“哥哥当真是厉害,前些日子看你踢正步。却是好笑的紧,待咱们学了些时日,一起踢的时候,真是硬气。打从心眼里喜欢。”

        李泰心道,你还没见过五十年大阅兵呢,那才叫个***呢,哪是你们这几个人能比的。想到这里,李泰笑道:“王将军,芝盟,你们一定把队伍带好了,等咱们城门建好的时候,把所有地百姓都叫来,咱们给他们举行一次汇演,让他们见识见识咱们河州的军队。那才叫威风呢。前几天找布庄买了些红色的布,燕儿已经让一些百姓帮着做了。到时候你们穿上披风,怕是更漂亮了。”

        芝盟笑道:“哥哥胸中自有百万神兵,装扮我们怕是小菜一碟。再说,那几千两银子也是从我手上拿走的不是?”

        李泰嘿嘿一笑:“算了,也不跟你算那些了。走,咱们到城外去看看,大伙忙成什么样子了,不是我说啊,就咱们那个破城墙,怕是用不上两天就能扒干净,三天就能把地基挖出来!对了,王将军,那些炮仗做地怎么样了?咱们还要炸山呢!”

        王平笑了笑:“大人,您放心,咱们这次真没少做。怕是现在能有二十车了。”

        此时李泰心在流血,二十车,这得多少银子啊,本来想最近几天研究点***来着。但实在是不敢啊。***还成,最起码死不了人,这要是***一响,小爷就是从哪来的回哪去了。

        来到城外,看着不少人推车忙活,见到李泰过来,都停住打个招呼,这个大人好,那个好大人,反正他们知道什么事情都是百姓得实惠,如今修筑城墙,还给百姓钱,你即使走遍大炎朝你都找不到第二个。所以,来这里的人对李泰那是相当的尊敬。

        此时地出佛寺动工在即,不少工匠都在河州驻扎,听说有赚钱的事情,李泰蜂拥而至,看着他们在城墙之上轮着大锤,心里不觉苦笑,照这么下去,二万多人怕是明天就把这里清理掉了。怕是连夜就能挖出地基,看来今晚虎烈营是该动手炸石头了。河州要有几个不眠夜了。

        芝盟看着四处流动的人群言道:“哥哥,芝萌想问你,如吐蕃真的攻来,城墙一破,你真地不走吗?”

        李泰笑了笑:“不走,我算不上是忠臣,也没有必要与城池共存亡,但我放不下这里的百姓,好日子还没过上呢,就又要面临战火,这是我实在不愿意看到的如果真到了那天,百姓要走,我就带着他们走,不想走,那就战吧。芝萌,我想组建民兵团!”

        “民兵团?什么是民兵团?”

        “就是一些老百姓组成地军队,如果吐蕃真敢来。先是虎烈营,其后就是娘子军,再往后就是民兵团了。剩下地老弱妇孺,实在是没有可战地条件了。”

        芝萌笑了笑:“哥哥,你为何最近这么担心吐蕃会打过来?”

        泰叹了口气:“河州三年大旱,今天才好了一些,虽可是对面的大河却是干枯,想来对面地吐蕃也差不多吧,如果河州今年丰收,相比周围几县便有鹤立鸡群之感,如我是吐蕃,到了没粮吃的时候,趁着河水干枯,你说我会不会动手?”

        “可是大伯就在不远出驻兵。真要是来了,也可以救助啊。”

        看着往来的人群,李泰一笑:“求人不如求己啊!”

        “大人,大人,您在这呢,真是让我好找。县衙来客人了。说是您京城地兄弟,叫周显?”

        李泰一愣,看了一眼芝萌:“他老人家来干什么?带了多少随从?咱们可没吃的供给他们。走。咱们回县衙!”

        听说周显从京城赶来,李泰心里是又激动又害怕。这哥们好久不见,当着是想他,可是他从京城来。不会给自己带什么不好的消息吧。三人骑马而回,刚到县衙门口李泰就喊道:“周兄!周兄!”

        “贤弟!想煞愚兄也!哈哈。”破锣般的声音在耳边炸响。周显身穿一身白衫从内院走出,加到李泰就是一个熊抱。可能是分量有点重,李泰被抱了一下连忙用手推开:“咳……咳……***要咳……嘞死我啊。我这体、体格受不住!”

        周显哈哈一笑:“这不是高兴嘛,抱一下怕什么。切。离京城这么久了,还是一幅弱不经风的样子。”说完,对这芝萌抱拳笑了笑:“弟妹,打扰了。”

        芝萌还礼言道:“周大哥不必客气。到了河州便是到了自己家,咱们河州穷,摆不起接待二等子爵的阵势。还望周大哥海涵了。”

        周显一愣。嗯。这合阳郡主什么时候跟自己这么客气过?转身一看李泰。心道,怕是被这厮征服了吧。不行。一会我得问问。想到这里抱拳笑道:“弟妹说笑了,你可是正宗的金枝玉叶,到了河州还不是一样?莫谈什么二等子爵了。怪伤和气的。兄弟,你说是吧。”

        李泰哈哈一笑:“是啊,还是周兄说的对,来,咱们进屋说话!请!”

        趁着周显转身之际,李泰在芝萌身边小声言道:“今天给我点面子。以后还你!”

        芝萌轻声一笑,回给他一个白眼,李泰装作无事继续前行。

        几人进屋,周显也不客气,直接往椅子上一座,前后看了看笑道:“我说兄弟,你这地也太破了吧,我刚从城南进来好悬没吓着,怕是有几千人在拆城墙呢?等进来后才知道,几万人都在拆,你要干什么啊?就这么个破地方还不够你折腾地了?你回不去京城也不用这么糟蹋东西吧,多少这河州是你的窝啊!”

        李泰哈哈一笑,直接躺在床上笑道:“怎么样,这地界好吧,要不你也来?到时候这河州有我一个被废的郡王,有一个郡主,还有一个二等子爵,哈哈,怕是要热闹死了。芝萌?燕儿呢,也不说给倒点茶水。这还用我说吗?”

        芝萌点头称是,连忙给周显倒了一杯茶:“周大哥请喝茶,远道而来,芝萌不会看脸色,失礼了,还请周……哎?别座地下啊。”

        周显摸着地言道:“弟妹。别吓唬我,座地下我踏实,比从椅子上打下来强!”说完,又看了看李泰:“兄弟,你俩不是要玩我吧!”

        李泰哈哈大笑,连忙扶起:“看,大哥这是吓坏了,芝萌在河州这段日子,正碰上我脾气不好,一句话说的不对,那就是拳脚相加啊。我这暴脾气,说打就打,也不会讲理,唉,家法不严,让你见笑话了。”

        周显看了看他俩,小心接过芝盟地茶杯,小声言道:“弟妹!能麻烦你出去给准备点饭吗?愚兄甚是饥饿!”

        芝萌点头应道:“芝萌这就去准备。周大哥稍等。哥哥,你好好陪陪周大哥,我下去做饭了。”

        看着芝盟离去,周显好悬没给李泰跪下,抓着他的手言道:“兄弟,兄弟,你真是给咱们爷们长脸了,你媳妇太猛了。以前那是说打就打啊。你这是怎么管教的。教教愚兄吧!”

        此时,李泰的虚荣心已经得到极大地满足,拍着周显的肩膀笑道:“哎,你我兄弟,客气什么。小树要砍,媳妇要管,这棒头出孝子,拳脚出贤妻,这不打怎么能行。”

        周显弱弱的问了一句:“如此,贤弟练成绝世武功?”

        “嗯!武功嘛。还差点,差点!咱们不说这个了,大哥,你来有事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