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六十九章 老皇帝疯了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显点了点头:“你扶我到床上躺一会吧,刚才可把我轻!”

        李泰笑了笑,让他躺在床上:“说吧。啥事?”

        周显揉了揉***言道:“咱们那个酒楼快开张了,今天来呢,其一,是想跟兄弟商量一下怎么个开张法,弄的热闹些才好。按理说让下人来便可,实在是在家惹了点祸,老爷子要杀要刮,躲几天再说,一想也没什么地方,就带几个人跑你着来了。其二,诺,这是开肥皂店赚的银子,咱们一人一半,给你一万两,我们在河州的伙食你全管了吧。”

        李泰接过银票嘿嘿一笑:“你看,这不太好吧。一来就给本官银子,你这让本官很为难啊。按理说这一万两银子本官不该要,实在是河州太穷了,百姓需要这些钱啊。那本官就待百姓谢谢你了。”

        “滚,上我对面座着去。离我远点!这么看不上你呢。”

        李泰也不计较,把银子往袖子里一揣:“大哥,你惹啥事了,让老爷子追杀你。”

        “不说也罢,妈的,你走之后,平氏兄弟怀恨在心,有一天再街上碰到我了,二话没说把我一顿毒打,我当时一躲,可能是腿抬的高点,踢到了裆部,吓得我当时就跑了。事后他们哥俩说我打他们。老爷子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打我,我就跑出来了。”

        李泰笑道:“***真会装好人啊,我要是不知道你会武功。还真能被你蒙过去。切,如今你说这话?谁信啊!”

        周显愣了一下,很从容的问道:“你知道我会武功?哦,想起来了,肯定是燕儿那丫头告诉你地吧,记得有一次喝多了,在你家睡觉时候露了一手,唉,吓到她了吧。对了,燕儿呢?有段时间不见,怪想……嗯?干嘛那么想我?兄妹之情不行吗?”

        李泰起身:“我呸!说你有断袖之癣老子都信,说你和燕儿是兄妹。你、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说完,四处找一找,有没有合手的家伙。

        周显摸了下脸:“大侠息怒,息怒!别喷了。本爵错了。莫要捡东西了。把你媳妇叫来就成了。”

        李泰哈哈一笑,座在床边笑道:“知道就好。来。说说,最近京城有什么大事?”

        周显叹了口气,“跟你比起来。京城天天大事。最大的事就是长公主、你那个在宗人府给你撑腰的皇姑姑,怕是过几天该驾崩了”

        啊?李泰一愣,虽说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但也多少有过一面之缘。不由的问道:“什么病?”

        “私奔!”

        “啥?”李泰一愣:“她不是没成婚吗?用得找私奔吗?跟谁?”

        周显摇了摇头:“不太清楚。但家父就说一句,我也没敢多问。想来陛下过几天就要对天下宣布长公主驾崩了吧。毕竟这是皇家之事啊。咱估摸与公主私奔的肯定是一个草民,陛下气的都快疯了。也没抓到人!不对,应该说是大炎的长公主跟一个草民私奔了吧。”

        两人没聊多久,芝盟走进言道:“吃饭了。请周大哥入座吧。”

        周显站起身,拍了拍李泰肩膀:“兄弟,羡慕啊。羡慕!”走到芝盟身边抱拳:“多谢了。”周显自己还没糊涂,李泰可以***,他可不能!

        席间,屋子中只有燕儿,芝盟,周显与李泰四人,毕竟都是京城来的,自然亲近一些,别人都没让进来。李泰周显两人不时地推杯换盏,嬉笑怒骂。喝得多了,说些黄段子,芝盟虽说与李泰未成真正夫妻,但技术也算不错。自然明白他们说什么。不过念在他们喝多的份上也不言语罢了。为了转移话题,芝盟问道:“周大哥,我爷爷身体可好?”

        周显笑了笑:“当然好了,就是运气不好啊。”

        “怎么了?”李泰问?顺便做了一个抓的手势,被拿下了?

        周显哈哈一笑,点了点头,仰头干掉一杯:“是啊,最近这陛下算是疯了,两个结拜兄弟一个没放过,李丞相自从你那事情以后,虽说陛下也让他上朝,但却是根本不让他说话,闲时也不叫他陪在身边了。咱们护国元帅因为李相的事情,也让陛下给骂了,据说两人在深宫都打起来了。反正出来地时候两人都是鼻青脸肿的。当时咱是没看到。听家父回来说,当时元帅拎着大锤,陛下拿着樱***,那可真是拼了命的打啊。周围的宫女太监早吓地没影了,谁敢拦啊,太子来了都被打跑了。最后还是皇后找了李相,李相带着天合公主跑进紫宸殿,可算是把他们拉开了。后来一打听.时辰了。最后陛下仗着皇帝把两人一顿臭骂。元帅一生气,什么事也不管,说什么芝萌嫁给李家,他没了送终的人,让李泰养老,据说都在相府待了一个多月了。天天与相爷把盏聊天回忆当年,天合公主也劝不住。本来呢,除了金殿动武的事情我知道以外,其余地根本不知道。想到河州来,便问问相府有没有什么话带到。这才算看见了元帅与相爷两个醉鬼.估摸着相爷想让我捎点什么。看样子,李相是想说。最后也没说。所以。本爵爷就知道一些罢了。”说完,夹起一块肉,皱了下眉头:“这什么肉?怪好吃的。”

        李泰笑道:“此乃鹿舌头。呵呵,好吃吧!我前天打的。放在冰窖里。”

        周显一笑:“行啊,几日不见刮目相看啊,兄弟什么时候练成地功夫,都能猎鹿了?”

        李泰夹起一块说道:“四獒猎地,我等着!”

        周显一愣:“狗嘴里抢来地?嗯,味道不错呢?眼睛还红了。莫要担心。元帅没事!”

        李泰看着芝盟这样,也是打心眼里心疼,摸了一下手言道:“别担心了。最多就是告老,有什么了不起地?等明年他们在京城待够了,让他们到河州疗养来。嗯,疗养地意思就是享福!放心吧。”

        燕儿言道:“是啊,少夫人,别担心了。毕竟是皇上的亲弟弟,陛下不能怎么样的。”

        周显:“切。把兄弟都能下手。亲兄弟也不远了。咱们那个皇上天天跟大臣发火,弄得谁都胆战心惊的。现在的陛下,谁都不理了。这阵子长公主又私奔了。更是弄的一身火气。唉。现在看来,还是你小子好啊。跑到河州这么鬼地方来。享福喽!说吧。这河州有什么好去处?带着大哥玩几天。”

        李泰笑道:“哪有?河州城内,所有四条腿的东西都是前些日子从外面来的。本地啥也没有。”

        “骗我!骗我!”周显指着李泰言道:“你河州盛事闹地那么大动静,连陛下都知道了,你还说没玩的?你真当京城的密探是摆设呢?切!”

        李泰苦笑:“唉。爱怎么着都行啊。陛下知道了能怎么样?李家都这样了,他也出气了。不会那我这个县令开刀吧

        “哼,要不看你是相府二子,说不准真的咔嚓了你。知道吗?你人合商会都跑到京城去了。做地都是小吃,在慧德坊摆了一条街。你大哥我还照顾你不少生意呢。尤其那酱牛肉。甚赞!对了,元帅说了。让你小子好好的干。把河州弄好点。说不上他什么时候就来呢。”

        李泰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转头看了看芝萌笑道:“芝萌。你要实在担心,就回京一趟吧。不行就把爷爷接来。虽说河州不是什么好地界,但咱们也养活得起。今年丰收了。咱们还能酿酒呢。到时候咱……”

        砰~~

        砰~~

        燕儿起身开门,只见关魁带进一个小和尚,对着李泰言道:“校长,您说的酱油和米醋是不是这个?”

        李泰一愣,连忙起身,从他手里接过两个瓶子,打开闻了闻“嗯!嗯!嗯!对,就是这个,嗯!味很好。等一下我试试!”说完,往小碗里倒点,蘸块肉尝了尝,不住的点头,多少年了,终于吃到酱油了。

        周显看了看,夹起一块肉蘸了一下,良久一声破锣:“好!好吃!”说完,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端起碗里地酱油,咕咚,他给喝了。把碗往桌子一摔:“再来点!此物没喝过。”

        李泰直直的看着他:“大哥,这酱油是用来蘸着吃的。不是喝的。”

        “都一样,不都是进肚里吗?来吧,你给我”说完,从李泰手上抢下来就要对嘴,看到芝萌,嘿嘿一笑:“你也来点?我给你倒!嗯,剩下地是我的了。”说完,抬头仰脖,看着他的喉咙不住地动,李泰吐地心都有了。以前也见过喝酱油地,但人家那是小口的品,这他妈地是灌啊。

        放下瓶子,周显擦下嘴:“嗯,好东西,走的时候拿几坛子。兄弟,你那个手上是什么?”

        “你等等,我先倒点。”李泰学精了,先在碗里倒点米醋,其后把瓶子递给周显,周显尝了一下,皱着眉头言道:“此物不是很酸,嗯,适合女子饮用,算了。反正没喝过。瓶也不大,我先来了。请!”咕咚,他又干了。

        新来的小和尚已经傻眼了,看着周显问李泰:“院长,此物能喝吗?”

        李泰看着周显回答:“他能,你不能。他傻!”

        周显喝完后,长长的踹了口气,夹起一片肉扔进嘴里:“嗯,这东西不能总喝,偶尔还可,那黑色的真好喝,我……我……嗯?这肉怎么没味了。”

        李泰心道,该,叫你喝,***喝了两瓶调料。还有个屁味!

        也没理他,拿起瓶子闻了闻点头言道:“嗯,同学们做的很不错。明天你们把制作过程写下来。就当是一次***吧。你们现在研究什么呢?”

        小和尚言道:“回院长,我们现在正在研究怎么做芥末油,院长说先炒后榨,我们都在研究,怕过几天便可以成功了。对了,院长,咱们同学有的上山拾些地豆,说是能吃,院长,能吃吗?”

        地豆?什么东西,李泰想了想:“你有吗?”

        “有,这次拿来一些,给院长看看,时才问了何老师(何大叔)他也说不知道,让我来请教院长!给!”

        李泰看着他手上的东西,不禁笑了笑,靠,老子还以为啥叫地豆呢,这不花生吗?不过是没有剥壳的花生罢了。李泰接过来,点了点头:“嗯,能吃。还很好吃呢。这样,去山上多采一些拿回来。记住,千万别把秧苗弄坏了,有多少要多少。咱们要种在地里。去吧,多带点人!”

        一听能吃。这小和尚乐坏了:“嗯,院长想吃,我这就去拿,我采了不少呢,不出一炷香就拿来,一会便带几个同学多采一些,院长,那秧苗咱们种在学院后身行吗?”

        李泰笑道:“行,你要记住,万物都有规律,掌握了他们,就能创造出许多奇迹来,河州太忙,本院不能常在你们身边提点。你们要多用心啊,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本院不在,凡事要多动脑子,比如,这黄豆不止能做豆腐,还可以做大酱,先把他们蒸熟,经过发^>黄豆也可以榨油,豆饼还可以食用。这些你们都知道吗?一种事物,不光有一种用途,比如我!不仅是河州的县令,也是你们的院长,更是你们的前辈。对吧?行了,本院这里还有客人,就不留你了。回去把花、嗯,地豆送些过来!”

        看着小和尚高兴而去,周显笑道:“你什么时候成他们前辈了?你也出家了不成?”

        李泰笑了笑:“燕儿,别说少爷吹牛,你讲给他听。”

        燕儿点了点头,把李泰到河州的经历挑些精彩的给周显讲了些,当听到佛道两家都把他当成重点保护对象的时候,周显眼睛都快绿了。这是几千年来都没有的殊荣啊。起身抓住李泰:“你是我哥,你是我哥,以后兄弟我跟你混了。就河州这破地方都能让你混出花来。高!高!你小子有潜力,让道士去和尚那偷钟,亏你想的出来。最后偷着人家的钟,还混个师叔祖,真是不简单,不简单啊。我周显有你这兄弟,脸上太有光了。来。干!”说完,举杯一口干掉,吧嗒吧嗒嘴:“这酒怎么没味?”

        此时,小和尚已经把花生送来,来的时候把皮都剥掉了,李泰亲自下厨,拿油一过,又香又脆的花生放在大家面前:“请吧,此物多吃可以美容,嗯,美容的意思就是可以越吃越漂亮。此物也可下酒,很是有嚼头,反正这么说吧,男女老少皆宜!”

        芝盟夹起尝了一粒,眼睛立刻变成弯月:“嗯,好吃,又香又脆,好吃的紧呢,燕儿,你也吃。周大哥,你也吃!”

        燕儿吃了几粒,也是称赞不断,周显瞧了瞧。拿起一粒尝了尝:“没什么味儿啊?好吃吗?”

        李泰笑道:“大哥,你这身材就别吃了。你光喝就行了。想必未来两天之内,你吃啥都没味了。芝盟,燕儿,来。咱们吃。”

        正当几人吃的兴致高昂的时候,王平冲进来说道:“大人,大喜啊。大喜啊。”

        李泰一愣,我还没结婚呢?弱弱的问了一句:“喜从何来?”

        王平言道:“大人,城外那条大河出水了。出水了。”

        啊?王平一说完,满屋子都是惊喜的声音,周显哈哈大笑:“兄弟,还是感谢我吧,大哥我一来,这河就有水了。哈哈,贵人啊,贵人!说,怎么谢我?”

        李泰笑道:“如真是你带来的水,你要什么兄弟送什么。哈哈,来水了。来水了。走,咱们去看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