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八十二章 进展不小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二天清晨,李泰把王平叫来言道:“王将军,地道怎

        “回大人,已经挖完三层了。按照大人的吩咐,下面的地道要宽一些,要足够两排推车进出的。所以工程有些慢。怕是再有些日子能干完。”

        李泰点了点头:“嗯,你们辛苦了,告诉下面干活的人,加快速度,卖力些,干好了都把他们放回家。老婆孩子都等着呢。他们最近也没少干了,对他们客气些吧!”

        “属下遵命,大人,还有何事?”

        “嗯,剩下的人犯在干什么?”

        “回大人,有一部分人正在淘金,何大叔看着呢,怕是都快结尾了。还有一部分在建城墙。现在人手不够。百姓加上人犯刚刚供得上,属下还想找些工匠来呢。”

        李泰琢磨一会:“嗯,行,人手有多少要多少,你看着办,然后给我找一百个老实本分的人,咱们要建个化肥场,缺人手!”

        王平言道:“大人,为何不用当地的百姓呢?”

        “呵呵,这些犯人迟早都要放回去,先把后路给他们安排了吧。也好少些麻烦!对了,把人送到城外的粪池处就成了。一会我在那等着。”

        “大人真是***远瞩啊,属下这就去办。”

        安排完毕,李泰来到后堂找周显,看着他铁青的脸笑了笑:“大哥,还生气呢?嘿嘿,走吧。咱们去化肥场。”看到周显不动,李泰笑道:“哎呀。走吧,你是老大还不成吗?以后这河州的化肥要是卖不出去,你在京城开个分号,如何?”

        “少他妈骗我,你人合商会都快遍及天下了,还有东西卖不出去。呸!前面带路!”

        李泰嘿嘿一笑,也不言语,直径往前走。刚出县衙,见到南山向这边走来。李泰笑道:“师傅。干嘛去啊。”

        南山捻须笑道:“乖徒儿,为师最近几天把百步飞云瞧了瞧,给你译过一本书,不似原先那么难懂了。呵呵,你们要作甚?”

        “徒儿我弄个化肥场,这正要去呢!”

        “化肥?何物?”

        李泰一想,别说。这时候还应该叫农家肥才是。对这南山笑道:“就是师傅手札上写地,徒儿改了一下,挺好的,就打算办个大场子专门生产这个物件。嘿嘿,到时候粮食不就多了吗?最近几天我让他们多多生产,争取把百姓和衙门的地都上一遍!”

        南山点了点头:“嗯。为师先回衙门。一会带些回来给为师瞧瞧!”说完。转身离去,眉宇中藏着一丝疲惫。

        最近几天老头子怕是了累坏了吧。算了。等回来的时候再问吧。李泰对着周显一笑:“别生气了。走!”

        周显言道:“兄弟啊,愚兄跟你商量个事,你要是办了,咱也就不生气了。”

        “说!”

        周显言道:“最近来了几天,看着河州处处都新奇,能不能带愚兄好好的转转,那个什么厨师学院,还有水泥,据说你们还炼出钢了?愚兄这些都没见过,你就带我瞧瞧吧。”

        李泰也不知道周显的用意,这些事物在他眼里不过是在平常不过了,既然他要看便看吧,上前抱着周显的肩膀笑道:“呵呵,谁让你是我大哥呢,想看就看呗,反正本官也有段时间没去了。走,去瞧瞧!咱们先去化肥场吧。往城西走。”

        两人一路闲聊来到城西,见到几个夜郎蒙着脸正在粪池边搅拌,他们远远就见到李泰到来,连忙放下手上的活,几步向李泰跑来:“大人离远些,这味奇臭!”

        “哎~~大粪还能香不成?没事,我瞧瞧!”说完,带着周显走到粪池边,看着里面不少大粪搅拌着杂草,刚要说话,见到远处来了一百号人,随即笑道:“嗯,你们的手下都来了。从现在开始,你们都是师傅了。哈哈,走,跟本官去瞧瞧!”

        来到人犯跟前,与李泰见礼后,李泰言道:“你们这里都是河州地百姓吧?”看见人犯点头,李泰接着说道:“今天王将军过来跟本官讲,你们表现都不错。本官想一想,与其让你们在城外淘沙城内建墙,还不如学门手艺比较好。从今天开始,你们便在这里干活了。吃住衙门全包,你们好好的干就是了。咱们今年是最忙的一年,要是大伙干的好,在这一年之内没有任何偷懒行为,本官就让你们回家。但是你们回家后,也一样要每天过来干活,本官会给你们一定地银两养家。这样,你们也学到了手艺,还能干点人事。我可告诉你们。谁要是敢在这里装大爷,本官就把他扔粪坑里做化肥,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

        李泰点了点头:“嗯,从现在开始,你们一百人都归这七个人领导。”李泰看了看他们七人,找出当初告状那人言道:“你,就你了,以后你就是头,嗯,一会你给他们分配人手,对了,河州所有的夜郎都到齐了吧。”

        那人言道:“回大人,还有两人。怕是明天也该来了。”

        “好,那一切你看着办,记住,人给你派了,本官要十天之内十车化肥。用袋子装好,过一阵子本官要在城里开个大店铺,所有的化肥都到那里经营,呵呵,要是你们干的好,到了年底,本官一定让你们在百姓面前露露脸,也好让他们看看,夜郎也能当师傅了。哈哈。好了。本官还有事,就不跟你们聊了。走了,别送。忙吧。”

        与周显走出来,李泰笑道:“怎么样?看见了吧?你嘀咕什么呢?”

        “啊?”周显一愣:“啊!没什么。就是看看这东西怎么做。没看明白。但大致流程还算清楚。咱们现

        ?”

        李泰笑道:“去看看厨师学校吧,他们最近研究什么呢?我那豆油怎么样了?对了。好像还有花生呢。”话音刚落,见到不远处一个沙弥,李泰招手:“哎,班长,干嘛去?”

        “小僧见过院长,小僧要去买几个大坛子,前些日子做地醋现在都没有地方放了。”

        李泰笑道:“嗯,你们做地不错,走。带本院去瞧瞧。”

        听说李泰要去,小沙弥连忙言道:“是,小僧这就带路!”

        看着他高兴的样子,李泰对周显叹了口气:“唉。河州太忙了。真没什么时间去给他们上课了。走。咱们去看看。”

        走了不院,李泰带着周显来到一院子,进去一看,三三两两的同学正在那里忙活着。有做抻面地,有做芝麻酱的,有做醋的,有做酱油地。还有一个老哥泪流满面,估计是做芥末油地。此时还有不少同学跟在周围拿笔记录,不知道谁喊了一声院长来了。大伙都放下手上地活围了过来。周显看见远处地醋笑道:”你先说着。***尝尝!”

        “靠。你少喝点。”

        看着周围地人围上来,李泰笑道:“大家好啊。辛苦了。”

        “不辛苦,院长辛苦了。”

        班长拿过来一个本递给李泰言道:“院长,这是咱们学员根据您说的研究出的调味品,您看看!”

        “哦?”接过本子,李泰翻了翻,嗯,这里面主要是记录着一些素菜地样式,做法,调料除了大炎本身有的以外,还有醋,酱油,芥末油、芝麻油,再往下看,居然豆油和花生油都提炼出来了?李泰言道:“来,把豆油与花生油拿来我瞧……”

        “啊!!!!”突然之间,杀***般的惨叫震慑全场,众人望去,只见周显泪流满面的站在哪里,不时地用手去擦,李泰言道:“你行不行啊,那芥末油是喝的吗?什么都想尝,那谁,赶紧去给他打点水,好好的洗洗。唉。带你出来***丢人!”

        一会的功夫,送来两瓶油,李泰瞧了瞧。摇头叹道:“唉,杂质太多了。要注意啊,这瓶颜色浅些地是花生油吧!这个成色还好些,对了,后院的花生种植了吗?别太浪费了,多留些种子,咱们明年还要再种上呢。”

        班长言道:“院长,您说的酱咱们想了好久也没弄出个样子,今天大伙都在这里,能不能给咱们讲讲?”

        李泰琢磨半天,这个酱是一定要有地,要不简直是败坏了中国饮食文化,听到有人问自己,李泰闭上眼睛想了想言道:“这个酱,要用水、盐、黄豆三样制成,你们让我想想。”说完,蹲在地上拿起树枝开始回忆小时候在孤儿院里见那些老人做酱,那个时候地酱叫大酱,是满人地一种做法,还有豆瓣酱,都很好吃。唯一记得就是要先把黄豆焖烂,其后发酵,然后每天都要捣几遍,剩下的也记不住,整理了一下起身言道:“?焖至次日上午,豆焖成呈红色。然后用捣成均匀地豆泥。然后做成一尺长的方块,在上面抹上一层纸以防止落灰,其后把方块码好,等上面长出白毛的时候就能行了。其后将方块上的白毛和杂物剔除,切成小快放在缸里,然后加盐,嗯,怕是一进黄豆要加二斤盐吧。用水化开后倒在缸里。然后就拿一个平面的子天天捣就成了,每次要捣两百下左右吧。这个酱越打越细,到了最后怕是比原先要多了一些的时候,这酱就好了。嗯,记住,这东西千万不能见水,否则就前功尽弃了。至于细节嘛,你们要好好的掌握。河州不富裕,你们一次少些,就做二百斤豆子吧,分成十份,每天都要做些记录,这样,如有一缸成功了。大家就都不白忙活了。这个酱乃是斋菜中的极高境界,有了酱,做什么都事半功倍。你们要好好的掌握啊。”

        听李泰这么说,很多学员都兴奋脸色通红,其实他们不明白酱的好处,但听到极高境界,这就是江湖之人梦寐以求的评语啊,而此时,已经有不少学生马上要开始干活了。

        班长激动的言道:“院长。您能不能多说几个,也好让咱们研究研究?”

        李泰笑了笑:“凡事都不能急地。对了,你们会做松花蛋吗?会腌制咸鸭蛋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摇头道:“大人,我们都是吃素的,不吃荤。”

        “唉,你们是厨师,你们的目的是要开发吃食,算了。不愿意研究就算了。本官回去找些厨子自己研究吧,你们先把这酱做明白便可。时候也不早了,本官还要四处转转,就不和你们聊了。再见。”说完,看着远处的周显言道:“怎么样?好了没?走吧。”

        周显缓了半天才言道:“差、差不多了。走吧。”

        来到李泰身边,李泰笑道:“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少爷欺负你呢,走吧。”

        周显连忙点头。随着李泰一顿溜达,此时已经到了中午,两人来到城外的铁匠处,周显看着怪异的熔炉惊讶不已:“兄弟。这、这是什么?”

        “呵呵,此物名为熔炉,专做练钢之用。”话音刚落。见到蒲松来到身边笑道:“大人怎么来了?”

        “呵呵。几天不来。心里怪想的,这不就来了。最近怎么样?忙什么呢?对了。王将军还拖我要给他做个兵器呢,一会我把样子画出来,你给做一个。王将军认识吧?就是上次跟你喝酒地那位!”

        蒲松笑道:“知道,知道。大人,最近咱们的钢怕是供不上啊,光四个城门就要用掉大半啊

        还得找人挖铁矿啊。那样出钢就慢了,兵器怕是跟在有四百人在打造城门,剩下的三千人都忙了几天,才打出一千把***。让大人失望了。至于弩,咱们一把都没做出来呢。”

        李泰一摆手:“别这么说,你能帮本官已经是难得了。何况还有一千把***呢。呵呵,对了,待本官去看看。”

        随着蒲松来到库房,看着摆放整齐的樱***,此抢长度比一般地长出一些,***体银亮,前面***尖两尺长,***脖处扎着红丝,***身刻着三个大字,虎烈营,最漂亮的就是***尾,别的***都是光杆,唯独这***后面都有一个虎头,让人摸上去爱不释手,李泰上前拿起一支比划几下,不由的点了点头,好不好用不清楚,最起码这东西威风,扎不到也吓你一身汗,回头看了看发呆地周显笑道:“大哥,你比我识货,这***如何?”

        周显上前摸着***身良久不语,过了半晌才言道:“此物足可与陛下的虎刀比肩。说句大话,怕是有过之无不及啊。”说完,不由的回头看了看蒲松,心道,这人怎么有这么好的手艺?

        李泰可不敢让他多想连忙言道:“大哥,这***比虎刀还好?”

        “自然,看这成色怕是精钢啊,虎刀虽是钢刀,似乎太硬了些,这***是所有兵器中最不好打造地,太硬了不行,太软了也不行,虽是钢身,却要抖的开,要不扎***花的时候便要露出破绽,嗯,让这人出去,我来试试!”

        待蒲松走后,周显拿起一把***,双臂一用力,看着***身均匀地颤抖,不由点了点头:“好***啊,真是好***,兄弟,这***比你娘地火龙***都好啊。散开,我试试。”说完,连抖三个***花,瞬间刺出七***。每***都有破空之音,周显感慨道:“兄弟,就哥哥我着手法都能有破空之音,这***要是到了高手身上,怕是能开石裂城啊。对了,听你说这是给虎烈营换地?”

        看见李泰点头,周显苦笑道:“要是陛下知道了,怕是都要气疯了,一个这么穷的地方被你弄地风生水起,就连区区两千人的兵器都换上如此宝贝,呵呵,有些意思,对了,你还要打造什么?太多了,怕是陛下又该起疑了。”

        李泰笑道:“除了***外,再打一些盔甲、再打一些小物件,呵呵,没什么了。反正都到河州了,爱怎么想随便,本就是边境,***嘛不把军队收拾的漂亮些?过阵子等芝盟的娘子军训成了。那就更牛了。”

        周显不以为然道:“切,凭借五千女子你还要成军?芝盟那里我不好意思说,可你怎么想的。不怕天下人笑话你?再说了,你这城什么样子咱是不知道。能不能防住敌军也说不准,你要知道,这真打起来不是几万人的阵势,怕是几十万都不止,就凭借你手上的二千虎烈营和五千娘子军?哈哈。别说,要是都配上了这些兵器和盔甲,再有批好马。嗯,打个万人应该不成问题。”

        李泰心道,要是人多还真不好说,等城墙建完了,每人配上藏獒,全民百姓在联合一起,粮食不缺,兵器不缺,管他多大的阵势,就是百万军队来了又能如何?进得来吗?等他们见到五层楼高的城墙,怕是脖子都的掘歪了。看着周显忙活着摆弄兵器,李泰也没搭理他,找些纸画了大庆的兵器,走到外面交给蒲松言道:“就照此物便可。”

        蒲松点了点头言道:“大人,属下想跟您说个事?”

        “说吧。”

        蒲松言道:“我看咱们这有不少的废料、属下想把这些东西打成马钉成吗?”

        “啥叫马钉?”

        “小人家传的一种钉子,专门对马匹之用,属下做了一个,给大人瞧瞧。”说完,从兜里拿出一个,李泰一看,原来是这个东西啊,此物就是四根铁钉子,其后把头砸在一起,往地下一扔,总是有一头朝上,只要马匹过来,必定扎破马蹄前扑,李泰点了点头:“嗯,此物甚好,甚好。要是此物多了,撒上一层,有多少马都得趴下,好,好!”

        蒲松言道:“好是好,可是也有弊端啊,就是咱们的马匹不能出去啊,出去也被扎。”

        李泰笑了笑:“没关系,我给你画个物件。”说完,画了一个马掌递过去,蒲松看了半天,一拍脑袋:“大人,此物甚好,甚好啊,属下怎么就没想到呢。哎呀,真是白活了一回啊。家祖发明此物,就是找不到相克之法,所以并未献给诸葛丞相,没想到今天被大人一点,唉,这么简单,属下怎么就想不到呢。大人,此物叫什么名字?”

        “呵呵,此物名曰马掌。咱们河州的马匹不多,刚够虎烈营用的,有机会就把那些马装备上吧!”

        蒲松点头,其后言道:“大人,我有一挚友,一声专爱相马、养马,不知道大人能否给他安排个差事?”

        李泰大喜:“行啊,让他来,只要真有本事。咱们河州所有的马匹都给他管,你告诉他,咱们河州以后还要有更多的马匹。全归他。”

        “好。好,那属下就先替他谢谢大人了。回头属下就给他写信,叫他举家搬迁。”

        “行,来吧,房子咱们给。老婆孩子咱们都管,他只要干活就成!”话音刚落,看见周显一脸兴奋走出兵器库,李泰笑了笑:“看完了吧,这天色也不早了。水泥有机会再看吧。走。咱们回去准备准备,弄点牛奶,我还要做蛋糕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