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八十三章 杨广绝技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少爷,起床吧!”

        “不起!”

        “起来吧,今天是少夫人寿诞!”

        “再来一次,就一次,然后再起床,成不?”

        燕儿躺在李泰怀里,摸着他的胸前言道:“少爷,凡事要有度,过了便不好了。河州百姓可都指望着您呢,您千万别累坏了身子。再说、再说燕儿也受不了,上次在洞中,您都弄的燕儿悬天晕地的。这次就别弄了。起床吧,燕儿给您打洗脸水去。”

        李泰笑了笑。摸着燕儿的盈盈细腰:“好吧。听你的。少爷起床便是。”

        服侍李泰起身,洗漱完毕之后,特意挑出一件白衫笑道:“少爷,这么热的天就穿绸衫吧。少爷玉树临风,穿上它一定好看。要是少夫人见到了,心里怕是喜欢的紧呢。”

        穿上白衫,李泰嘿嘿一笑:“唉,这人啊,就是不能太帅,嗯,知道帅是什么吗?就是英俊的意思。哎?我这腰间是不是该有个玉佩什么的?这手上也没东西啊。嗯,燕儿,给少爷拿个白绸子过来。嗯,再去取一截竹子。”

        取来白绸,李泰拿起钢笔琢磨半天,不成,这上面要是用黑笔就不好看了。随即跑到邓建房间,让他帮着调了十多种颜色,邓建问干嘛,李泰只是嘿嘿直笑。拿起颜色跑回房间,把钢笔洗干净,蘸上染料开始作画,寥寥几笔过后,一个******跃然于绸上,只见这女子手持一把香扇。身穿薄纱,斜靠在床榻之上,葱葱玉指拿着扇子掩在***,一手巧弄云鬓,单指缠绕青丝,一头秀发掩盖一侧酥胸,另一侧酥胸傲然挺立,却被轻纱掩盖,此女眉目含媚。嘴角带春,贝齿轻咬樱唇,说不上来的娇气。床榻之外,柳树垂扬。一对鸟儿落在床前交颈,说不出地爱慕。没用一会,一付春女卧塌图便画成。李泰拿着笔嘿嘿一笑。妈的,这把扇子要是做成。老招风了。哈哈。嗯!缺首诗啊。来一首!找到空白处小字提道;一枝?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呀!少爷,您画的是什么呀。羞死人了。”

        李泰嘿嘿一笑:“羞什么。这叫***术,来,把竹筒给我。取把剪子来。”

        忙活半个时辰。一把***扇问世。李泰手指一搓。啪的一下扇子应声而开,其后一合。对着燕儿施礼:“在下有礼了。哈哈。***不?”

        燕儿笑道:“少爷,别闹了。你做这个物件干嘛呀?画中女子也有?”

        “嘿嘿,此物名叫扇子,专取凉风之用。来,少爷给你扇扇,凉快不?”

        “嗯,凉快,不过少爷,此物可别拿出去呀,怪丢人的。”

        “切,丢什么人?这叫艺术,乖乖在家呆着,少爷出去弄点牛奶。”说完,转身走出小屋,站在院子里,一打折扇大喊:“周兄,走啊。等着你呢。”

        “来了,昨晚没干好事,底气这么足,我……”周显刚推开房门,话还没说完,就被李泰轻摇的扇子吸引住,盯着扇子走到跟前,咽了一口吐沫:“兄、兄弟,这、这是何物?”

        “扇子,嘿嘿,给你扇扇,凉快不?”

        周显嘿嘿一笑:“凉快,凉快,嘿嘿,此物甚好,甚好,兄弟,哪买的?给愚兄一把呗!”

        “切,小爷辛苦做的,不给。”

        周显看了看天:“哎呀,兄弟啊,你说这天多热啊,这太阳,多毒啊。你多少有个丫鬟,大哥我可啥都没有啊。这样,你把扇子给我,成不?好兄弟,咱们的关系多好啊,就差一个妈生地了。”

        李泰嘿嘿一笑:“唉,你要是这么说,兄弟不给还真不仁义,这样吧,咱们今天转转,要是表现的好呢,晚上送你一把如何?”

        周显忙点头应道:“好,好,兄弟,你说,啥事吧。大哥今天豁出去了。”说完,装成很英勇的样子,顺便瞄了几眼李泰手上的***扇。

        李泰很是潇洒地把扇子一合:“带个坛子。拿个袋子,随本官出去转转!”说完,独自走出县衙,周显拎着坛子在后面追上来问道:“你带坛子干嘛?”

        “今天是芝盟的生日,嗯,郡主应该叫寿诞是吧。兄弟我打算给她做一个一辈子都没吃过的东西,嘿嘿,多做些,大伙都吃点,走,找个有牛的农户家要点牛奶去。”

        “牛奶?那、那是给人喝地吗?”

        李泰鄙视道:“你知道什么。牛奶才是好东西呢,走,城西养牛的多。咱们去那转转。”

        找了半天,见到一个院子里有个牛棚,李泰带着周显进去瞧了瞧:“屋里有人吗?哎~有人吗?”喊了半天不.+[了,有人早出来了。牛棚里有牛,咱们现在开始吧。人回来再说。你个堂堂知县怕什么?真没出息。”

        李泰一想也对,点了点头:“嗯,等回来告诉一声便可。走,拿着坛子,本官教你挤奶!”

        来到牛棚,李泰对着黄牛笑了笑,低头找了找***头,找了半天才算确定下来。告诉周显把坛子放好言道:“你蹲着挤吧,手要这样,一股一股往下撸,但要注意节奏,节奏是这样的,一大大,二大大,三大大,四大大,会不?嘿嘿,我也没挤过。您就试试。”

        周显言道:“我挤奶,你干嘛?”

        李泰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拿起扇子晃了晃,周显立马低头:“您等着,我挤!”周显找到***头忙活半天,边挤边说:“我说兄弟,这、这也挤不出来啊。”

        “你着什么急?慢点,注意节奏。人家都能挤出来,你怎么不行,挤!”

        ~~~~

        ~~~~

        黄牛吃疼,退后两步,周显一下坐在地上言道:“这他妈地也太费劲了。”

        李泰刚要说话,就见外面有人进来。看到李泰在此,连忙施礼:“大人,您怎么来了?”

        李泰笑道:“本官要取点牛奶,刚才喊你没在。这不自己动手了吗?呵呵,有些唐突了。失礼了。”

        那人摆手:“大人言重了,您来那是草民地福分,只是。只是……”话没说完,只听牛

        来哗哗的声音,还没等李泰缓过神,就见周显跳出来泰。你个***犊子,你们家母牛有那么长地?牛慷妓?枭斓教匙永锪恕D阕约汉劝伞!?br>
        李泰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妈地,光顾着要奶去了。忘看公母了。转头对着那人笑了笑:“嘿嘿,你家还有坛子吗?大点地,给本官要点牛奶去成不?本官、嘿嘿。今天的事别说出去啊。”

        那人连忙点头:“草民一定不说。一定不说。大人稍等,草民家里有坛子。这就去给您挤奶去。别人家有母牛。”

        李泰忙道:“你挤完就送县衙去吧。给,这是五文钱,替我谢谢人家。”

        那人忙道:“大人,这如何使得?您到老王家看看去,他们家还供着您地牌位呢,要点牛奶还给什么钱啊。”

        李泰一笑:“别介,要是供养我了,更得给钱了,回去把钱送给人家,告诉他们。别供了。本官不喜欢这套。你们过好了。比什么都强!”

        看着那人转身离去,李泰走到周显身边嘿嘿一笑“走吧,咱们上山瞧瞧,有没有什么瓜果梨桃!别生气了,跟你说实话,兄弟真分不清公母,他要是不撒尿,更没处看了。是不?嘿嘿,走!”

        此时的山中已经快进六月,所有的野果都长出模样,虽说都很青涩,但起码李泰知道都是什么。周显此时累地跟死狗一样,躺在草堆上言道:“不走了,死活不走了。妈的。你要作甚啊。不累死我你难受?”

        李泰此时也累的够呛,看了看左右言道:“这时草莓该熟了吧。还有樱桃,这怎么一样都没看见呢。再往前走走。”

        “要走你走,本爵爷死活不走了。有山路你不走,专找着草堆干嘛!”

        李泰笑道:“没看那边山上都动工了吗?哪还有吃食了。再往前走走,怕是应该有不少吧,你要是累就呆着吧。我自己去。着天,可热死我了。”说完,拿出扇子边摇边说:“妈的,这山上太热了。”

        周显叹了口气,走到李泰身边:“行,为了这把扇子,小爷今天拼了。走。”

        两人随后走了半天,远远看到一颗果树,周显笑道:“快看,这果不小,哎呀,没到时候啊,青涩地紧。”

        李泰也是点了点头,心中有些惋惜,突然脑子灵光一闪,嘴角扬起一丝笑意,皇帝快过生日了,送他点苹果吃吧。意思意思就行呗,正想着,就听周显喊道:“哎!你要的是不是这个东西?”

        李泰低头一看,忙道:“对,对,就是这个。哈哈,终于找到了。”说完低头便采,现在的东西可都是好东西,一点污染都没有啊,摘下来尝了一个,嗯,味道好极了,一抬头,看见周显不知道从哪弄个棍子,跳跃着肥胖的身躯在不住地往果树上打,李泰忙道:“你干嘛?”

        周显边打边说:“看见没?上面有三四个红了。就是小点。怕是能解渴。打下来尝尝!”

        李泰笑道:“你***头啊,你不会功夫吗?用石头打啊。”

        周显嘿嘿一笑:“习惯了,习惯了。”说完,底下头找个石子,对着上面一甩手腕,没打着,再甩,又没打着,来回甩了二十多次,两个膀子酸疼之时,苹果才算落下,李泰忙道:“给我留三个,剩下你吃吧。”李泰心道,等忙完着阵子的,把山上所有的果树都搬到一起,咱们也弄个果园。其后在街道两旁种上花草。嗯,很不错嘛。再走走,看看能不能捡到别的。

        周显拿着果言道:“就他妈四个,你要三个!”说完。不由地点了点头。算了。就当被狗抢了。

        两人忙活一阵回到县衙,燕儿迎出来言道:“少爷,您干嘛呀,刚才有人送来一坛子牛奶!”

        李泰把采来地果子递给燕儿:“来,拿去好好的洗洗,少爷要做好吃地。”说完,找来一口锅,架火倒奶,看着牛奶翻滚。李泰把火灭掉,慢慢地,上面形成了一层黄油,嗯。这就是奶油了。用筷子一试,别说,真不少呢,小心地捞出后。放到一个肚大口小的坛子里,找来一截竹子把头打成穗,递给周显笑道:“给,用此物抽打。记住,要按照一个方向,千万别乱打。”

        周显看了看。还行。瞒轻松地。既然人家让打就打呗,李泰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心道,老大,有你累抽的时候。李泰拿起大碗,舀了一碗奶,一仰脖全干,吧嗒吧嗒嘴,这牛奶,真好喝啊。

        奶油有了,水果有了,就差蛋糕了,可这蛋糕怎么做呢?这也没烤箱啊。嘿嘿,不行就烙饼吧。大点就成。反正也没人吃过。多放点鸡蛋吧。随后,命人花高价四处购买鸡蛋,李泰找来一些面粉,加入白糖,倒进牛奶,随后又放了几个鸡蛋,嗯,这面够做三张大饼的了。这次采来地野果还有不少。一会打碎了抹上去也行吧。转头瞧了瞧周显,嗯,打得不错,李泰往坛子里倒了一些奶和白糖,口头一顿表扬,具体的意思是你做的很好。要继续努力。

        随后把饼擀开,做成三个大小不一的胚子,为了让这饼更加地柔软,更加的好切,李泰当真是卷完了擀,擀完了卷。每张饼至少不下十五遍,把锅唰干净,倒上一些油,亲自动手烙饼,随着奶香四溢,第一张金***的大饼出锅,趁着热乎,连忙撒上一层芝麻,有让燕儿挑了一些野果切碎,均匀的铺在上面,李泰小小地尝了一口,嗯,很不错啊。虽然没有蛋糕那么软,可是这个瞒脆的。改良才是硬道理啊。

        “兄弟,你、你看这样成吗?”

        李泰瞧了瞧,拿起尝了一口点头:“嗯,很不错,大哥,辛苦了。来,做在一边吧,看兄弟怎么给你做。”

        由于大饼没有蛋糕那么厚,李泰为了增加高度,特意做放了一些奶油,反正坛子里多的是。把大致的形状弄出来后,找来一块布,用剪子把口剪出一个波浪地形状,装入奶油,顺势一剂,一条条波浪似的奶油跃然于面案之上,周显与燕儿看着新奇,在很大的程度上满足了李泰地虚荣心,练习片刻,随即在蛋糕之上开始装裱,最后

        草莓,先在边上镶嵌出一个红圈,在里面又点缀了一其后把打来地苹果带皮切成小块,均匀地往上一撒,最顶层,用草莓摆了一个心形,中间写上了几个子祝芝盟生辰快乐!随即拍了拍手,笑道:“成了!”

        转头一看,燕儿与周显都直直的盯着眼前地蛋糕,燕儿言道:“少爷,您做的是什么呀,太、太漂亮了。这让人怎么舍得的吃呢!”

        李泰笑道:“这叫生日蛋糕,以后你过生日的时候少爷也给你做一个。如何?喂喂喂!干什么!”

        周显抽回手摇了摇头:“兄弟,你这东西要是给陛下送去,当真是龙颜大悦啊。”

        “呸!少跟我提他!”说完,用碗到坛子里舀了一碗奶油递给周显:“来,要吃吃这个。燕儿,这碗给你。”

        周显尝了一口,激动的不住点头,指着坛子良久不曾说话,最后憋出一句:“唉,我做的东西太好吃了。”

        燕儿接过后,尝了一口,不住的点头,也没说什么,直接跑到屋子里去了。

        李泰把做好的蛋糕小心搬进屋里,随后命人把在外面忙活的人都叫回来,大伙今天热闹热闹,过了半个时辰,大伙全部到齐,李泰把今天的事情一说,月娘乐的急忙带着几人下厨做菜,其余等人都跟着李泰准备。

        忙活了半天,衙役传话说南山在城门处等着自己,李泰连忙跑去,看到南山一付远行的样子忙问:“师傅,您要干嘛去?”

        南山笑了笑:“为师要云游去了。在河州已经耽误太久了。今天叫你来,是想把这译过来的百步飞云给你。你要好好地善待百姓。为师便安心了。”

        李泰忙道:“师傅,别走。别走。今天徒儿做个大蛋糕,您一辈子都没吃过。别说没吃过,您都没见过,吃完再走吧。就当徒儿为您送行了。”

        “蛋糕?何物?”

        李泰笑道:“说了您也不知道,走吧,跟徒儿回去。”

        带着南山回到县衙,没过多久,门外响起一阵马蹄之生。只见芝盟身穿红衣,手拿红色火龙***,来到衙门处一嘞马缰,马儿吃疼。前蹄奋起,马上有人出来应道:“方姑娘,大伙都请您半天了?”

        芝盟一愣:“等我作甚?”

        守门的衙役笑道:“您进去就知道了。”

        芝盟懵懂的递过马缰,迈步进入大堂。见到没人,又来到后堂直奔李泰的房间,刚一进屋,酒菜之香气扑鼻而来。屋子中满满三桌子菜,南山座在首位对着自己微笑不语,瞧了瞧。虽然最多的也是蝗虫。但山上的野味也不少。按照河州的水平来说。这就算是顶高级别的宴席了。此时屋中四周点燃了九九八十一根蜡烛,在***的照应下。桌子上地酒席显的更加的有食欲。

        芝盟言道:“南山前辈,我家哥哥呢?”

        话音刚落,就听道一个声音在背后传来:“恭祝你福寿与天齐~~恭贺你生辰快乐~~~+].

        芝盟一转身,看见李泰身穿白衫站在她身后,满眼的喜悦,一脸地调皮,芝盟回头看了看,又看了看李泰,声音有些激动的言道:“哥哥有心了。”

        李泰很是潇洒的把扇子一开,身后顿时响起一片歌声:“恭祝你福寿与天齐~~恭贺你生辰快乐~~+]~.喜你~~~”唱完,月娘姐姐,邓建,关魁,潘魁,王平、何大叔、周显、还有一些衙役出现在李泰身后,齐声抱拳言道:“恭喜方姑娘生辰快乐。”

        芝盟此时已经泪眼婆娑,最近忙着练兵,早就忘了生辰之事,没想到今天大家都还惦记着,芝盟连忙点了点头:“谢谢大家,谢谢大家了,就算芝盟在京城也没有那么多人记得,……谢谢大家了。”

        李泰走到身边。摸着她的秀发言道:“芝盟,最近辛苦你了。咱们河州没什么像样地吃食,也就只有这些当地的野味了。不过你放心,明年的今天,一定要比此时丰富的多。”

        芝盟摇头道:“能有今日,芝盟已然求之不得了。谢谢哥哥,谢谢大伙了。芝盟在京城养成了骄横地脾气,到了这里,大伙都担待不少。芝盟谢谢大家了。”

        燕儿走出来,替芝盟擦拭眼泪笑道:“少夫人,别哭,咱们高兴才是嘛,你可知道,少爷为了给你准备这些,真忙活了整整一天呢,少爷说,您之金枝玉叶,。到了河州委屈你了。就算不给陛下过生日,也要给你过呢。呵呵。借着这次机会,也好把人都聚一聚,咱们最近都忙,很少在一起热闹了。少爷,您说是吧?”

        李泰笑道:“是啊,最近大伙都忙,咱们也很少***在一起了。借着这次机会也好聚聚,家师也要云游,徒儿借着这次酒席给您送行了。来,大伙入座吧。”看见大家座好,李泰笑道:“来人。上蛋糕!”

        此时,在烛光的照耀下,精美的蛋糕被人慢慢地端了上来。这蛋糕刚一亮相,马上引起满屋子地惊呼,纵然周显与燕儿都事先见到了,也决然想不到,在烛光之下,此物这么漂亮。

        看到这蛋糕搬了上来。芝盟站起身看了良久:“这、这是何物?这般漂亮,这、这上面还有我地名字呢。哥哥,这是什么呀?”

        李泰笑道:“此物名曰生辰蛋糕,专做给寿星吃的。咱们大伙也跟着讨些喜气。按理说,还有吹蜡烛,但对咱们不吉利,芝盟,外面地祈愿灯已经备好,你把愿望写到上面放飞,其后,咱们就可以切蛋糕了。大伙一起吃。

        “嗯,嗯!”芝盟乐的直点头,连忙与众人来到屋外,将自己的心事写到灯上放飞。周围地人都跟着鼓掌喝彩,李泰笑道:“走,进屋切蛋糕喽!”

        抽出***,递给芝盟笑道:“来吧,今天你切蛋糕。”

        芝盟接过***先切了一块,本想先给李泰,见到南山在此,连忙递上:“前辈,您先请!”

        南山笑道:“贫道也是新奇的紧啊。借着方姑娘的寿辰,也沾了口福喽!贫道也没什

        于你的,便将着防身之物送于你吧。“说完,手腕子里抽出一把薄如薄纸的宝剑,此剑近三尺长,手腕一抖,响起一声龙吟。南山笑道:“方姑娘。给!”

        芝盟连忙推辞:“这乃宝物,芝盟万万不敢……”

        李泰连忙笑道:“拿着,拿着,我师傅浑身是宝。不差一件两件的。拿着。”

        芝盟拜谢,南山笑道:“方姑娘,你却有铁娘子的风范啊。贫道不在。还望你多多守护于他。百步飞云贫道已经译出。莫要偷懒。”

        “芝盟谨尊前辈教诲~”

        周显上前嘿嘿一笑:“我说,咱能不能切蛋糕了。大伙都等着呢。”

        芝盟笑着点头,与李泰连忙切成小块发给众人,大家拿着蛋糕翻来覆去的看,满眼的稀奇,南山尝了一口,顿时连连赞叹,芝盟尝了一口,满眼地笑意,周显最为狼狈,一块蛋糕几口就***掉,随即又拿起一块,才算仔细的看了看。

        芝盟一手拿着蛋糕,一手轻轻的牵着李泰,满眼的幸福溢于言表,此时,她已经没有了一点地英气,完全一个温柔多情的女子,李泰站在她身边不住的咽着口水,不行,今晚就开始吧。

        “乖徒儿!随为师出去走走!”

        李泰叹了口气,跟着南山来到院内,南山回头看自己的屋子里笑声一片。不由言道:“这便是你想要地吧。”

        李泰笑道:“是啊,这样不好吗?河州除了穷些,别的地方都挺好的,其实徒儿也想明白了,只要健康,只要肯干,富足是迟早的事。”

        “那你不想回京了吗?”

        “想啊,可是还有什么办法呢?难道真地***不成?在我眼里,家人就是一切,只要家人无恙,他们像让我做忠臣,那么就做吧。反正也挺开心的。嘿嘿,不说了,师傅,叫徒儿出来何事?”

        南山笑道:“刚才瞧你的样子,怕是对方姑娘居心不轨吧。呵呵,虽说你也是算是皇亲,但毕竟以被陛下发配,人家可是正宗地金枝玉叶,虽说是一心跟你,但多少你地为她地名节找想吧。为师观你近日天盖微红,想来是男女之事有些频繁,但要注意身子啊。来,这个给你。”

        “啥?”李泰接过一本书,翻开瞧了瞧笑道:“别说,您不亏是我师傅,这么大岁数还藏***图呢,哎呀,您这岁数也就是想想吧,别……”

        “你还我……”南山欲要往回抢,李泰哈哈一笑揣进怀里:“给出去的还想要?切,可能吗?”

        南山笑了笑:“此物也无甚用处,不过是强筋之法,只要按照上面地样子***,日久必然精猛,呵呵,这可是前朝皇宫的不传之秘啊。”

        啊?杨广的??嗯,应该不错,晚上研究研究。李泰嘿嘿一笑:“师傅,走吧,咱们进屋吧。”

        “不必了。为师这便要走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早走晚走都一样。乖徒儿,莫要悲伤,为师会经常回来的,为师云游之时,帮你找一些精通异艺之人,也好到河州来帮你。对了。乖徒儿,听说你于丐帮的小姐很熟?”

        “还行吧,昔日的好友,师傅有何事?”

        南山言道“为师想,那你为何不用丐帮的人马帮你打探消息呢?这样,凡事也不用被动了。”

        李泰笑了笑:“这天下还能有什么事?邻国入侵,就算咱们知道也管不了啊?京城那些人勾心斗角,咱们听着还烦,管那么多呢。凝儿快回来了。等她回来后,人合商会的总部就算定在河州了。以后各地的商会都能送上些信息,知道哪里遭灾帮一把就成了。别的,徒儿也不想知道。”

        南山一叹:“唉,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啊,算了,为师也不多说了。你进去吧。为师这便走了。”

        “别介,喝杯酒在……哎……哎……哎!”看着南山几个起落消失于夜色之中,李泰心里不免有些失落,但一想南山的性格也就释然。自己笑道:“嗯,趁着城墙没修好,你就飞吧,等修好了再飞,嘿嘿,几千只弩等着你呢。”

        回到房中,看见桌子上的蛋糕已经消失殆尽,李泰笑了笑:“你们太狠了,不会给我留点啊。”

        周显喝口酒言道:“诺,芝盟与燕儿给你抢下来一块,要不也没了。”

        芝盟笑着起身端给李泰:“哥哥,你吃。”

        李泰对着满屋子的人笑道:“瞧见没?能在狼群之中给我留出一块肉的,只有自己最亲近之人啊,唉,萌啊,你天天带兵辛苦了,这块你吃吧。要是哪天想吃我再给你做。我这个人啊,哪都好,老婆在外面忙,相公就在家里给你做饭吃。哈哈。”

        众***笑,随即入座,开始推杯换盏,芝盟心情奇好,更是来者不拒,李泰怕她喝多帮着挡酒,谁知道芝盟竟然不让,说什么女子也能斗酒,燕儿在旁笑着不做声,李泰走到身边小声道:“我师傅走了。给我留个秘芨。咱们晚上试试。”

        燕儿低头不语,跑到芝盟身边与其嬉闹,李泰心道,小样,跑的了吗?小爷的如来神掌焉能放过你?回头瞧了瞧芝盟,心中想着南山的话,要是为了她好,还是等成婚之后再来吧。可是,我们已经很熟了。就差那么一步了,趁着今晚这么好的机会,她还喝多了,我要是不做点什么。是不是对不起自己呢,可要是做了,万一、万一……好像没什么万一吧。嗯,就这么定了,小爷今夜要独战双凤。想到这里,李泰豪气顿生,拿起大碗喊道:“来。大家敞开了喝,今天咱们不醉不归。谁不服,过来……”

        “我!”周显第一个拿起碗跑到身边,小声言道:“你悠着点。别喝多了。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可是县令啊。”说完,还瞄了瞄芝盟。

        李泰明白这是为了他好,一拍肩膀笑道:“放心,今夜注定无眠,兄弟我要大杀四方。生辰之时得绝技!哈哈。好兆头啊,干!”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