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九十六章 要办就办最大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水……水……”

        恍惚中,一股清泉入口顺下,感觉身子轻松了许多,慢慢的睁开眼睛,可能光线太足有些不适应,瞧见燕儿座在自己身边,李泰使劲揉了揉头笑道:“妈的,这酒不好,上头,还是自己酿制的好啊。”

        燕儿轻轻揉着他的太阳穴:“少爷,您真是的,那么烈的酒哪能全干了。换谁不掉桌子下面。以后可别这么喝了。”

        李泰苦笑道:“你以为我想啊,满屋子人,一人敬一口我也受不了啊。还不如一下醉倒呢。哎呀,这头***疼,对了,什么时辰了?”

        “已时了,少爷整整睡了八个时辰,来,躺着别动,燕儿给你擦擦脸!”

        感受阵阵凉意,李泰清醒了不少:“昨天大家吃的怎么样?”

        提到此事,燕儿扑哧一笑:“要说啊,这还得谢谢潘将军,他见你喝多了。连忙让我们扶你进屋,可能一路上与他们都熟,喝的甚是尽兴,您没看见少夫人,席间有不少人前来敬酒,她想喝还不敢喝。最后不得已以茶带酒,等席过后,自己悄悄喝了一大口,才算解了馋虫。但少夫人的举止当真是大家风范,一身英气却说话和蔼,席间无人可比啊。他们都说少爷有福气呢。

        ”

        李泰嘿嘿一笑:“那是,我媳妇是见大场面的人,这点事情算什么。走。咱们出去转转!”说完。下床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燕儿连忙扶起:“您喝那么多酒,别走了。缓一会再说吧。对了,凝儿姑娘你醒了便叫她,她有要事跟你说呢。王将军也在大堂等着您呢。”

        李泰想了想:“你让王将军先进来吧。毕竟是公事!凝儿一会***找他。”话音刚落,就听外面哇呀呀地大叫,李泰一愣:“怎么了?杀***了?走,出去瞧瞧!”

        刚一推开门,李泰大惊,只见王平与大庆两人手持一样的兵器斗在一起。王平的朝天狼牙***小了一些,却也灵活一些。大庆的又大又长,一路大开大合,但王平胜在兵器乃精钢所铸,两个相撞之后崩出点点火星,一时难分输赢,此时两人上身***,越打越兴奋,不断的大喊大叫,可李泰却是气的要命,不为别的。这后院摆放的东西,基本都让他们俩给砸了。此时围绕他们看热闹的人,也都躲着远远的。有不少都跑屋子里面开窗户瞧了。

        大庆退后一步笑道:“行啊。几日不见,功夫见长啊。难道你以为凭借钢***便能胜我?”

        王平笑道:“本将军也是练了许久,今日前来,就是要会一会你,再来!”

        大庆把铁***往底下一杵,呸呸两下,使劲搓了搓手。重新拿起铁***言道:“好。咱们就好好地比试一番,本将军要来真的了。”说完,大喊一声,拿起朝天狼样棒腾空跃起,轮圆了,从头上直劈而下。

        李泰一惊,完了,这一下要是挨上了,肯定是活不成了。还未等出声制止,就听王平喊道:“来的好!”说完。也是腾空跳起。拿着兵器抡圆了砸下,这样一来。他们互相谁也打不到谁,可是兵器却挨在了一起。一听一声炸响,王平在空中掉在地上,扑的一口喷出鲜血,一脸的兴奋,而大庆则是直直的瞧着自己的兵器,头呢?

        良久缓过神来,扔到兵器跑到王平身边抱住:“兄弟,怎么样?伤到哪了。我瞧瞧!”

        王平笑道:“无妨,无妨,不过是刚才力道太大,一时没有化掉,经脉伤了一些,几天就好了。哈哈,你的兵器呢?”

        大庆左右看了看:“不知道啊,怎么就飞……公子?”

        两人都向门口看出,只见李泰的窗户被砸的粉碎,而狼牙棒恰好砸在了李泰睡觉地床上,李泰往里瞧了瞧。拍了拍胸口,随即大骂:“你们两个要死啊。大白天的死叫个什么玩意。要不是本官出来的早,现在就他妈挺尸了。好好地院子被你们弄成这样,跟你们在一起,一天的舒心日子都没有。靠。不知道哪天就被你们误杀了。潘大庆,今天你不把我这窗户弄好,小爷我活阉了你!”

        大庆嘿嘿一笑:“成,成,俺这就去找木匠。”

        看见大庆要离去,李泰喊道:“站住,我告诉你们,以后比武去校场,这是衙门。我要是看见谁敢在衙门内动武,男的全阉,女的全部送***!妈的。气死我了。”说完,转身要进屋,前脚刚迈进,马上退了出来言道:“不行,这风水不好。太危险了。燕儿,取两把椅子来。咱们座院子里呆着!”说完,走到王平身边扶起言道:“怎么样?伤到了吗?”

        “属下无事!修养两日便好。还请大人息

        平此生还没这么痛快过!”

        李泰言道:“你痛快了,可你看这后院给砸的。”

        “属下马上打扫。马上打扫!大人,属下找您有事!”

        “说!”

        “咱们城墙现在已经修到十丈了,城门昨天就安装完毕了。这么一来。怕是不出一个月便能完工了。可剩下的工匠怎么办?属下想让他们去炸水库,帮着搬些石头。这样近三万人干活,怕是能快不少!不知大人什么意思。”

        李泰想了想言道:“不行啊,这些工匠给你了。可城里怎么办?你这样,城墙地工程先不要缓,越快越好,待收尾的时候,你们带着人犯去炸水库吧。河州现在天天往里住人,这房子已经差不多都满了。要是再不盖,怕是来不及了。燕儿,把城门的图纸给我。”

        燕儿进屋把图纸取出交给他,李泰索性在地上铺开。看着图纸,李泰笑道:“你们看,咱们河州建完城墙,足足比原先大了十倍。但人口同时也涨了近十倍,王将军,从战场地角度上来讲,你觉着城中何处住人最好。”

        王平言道:“属下以前想过,咱们城北面临土番,城东城西都是农田,真要是铁骑侵入。属下建议把居民安置在城西,这样一来。守城之时,百姓运送物资最是快捷,而且,即使要跑,过了田地就是兆州。这是最佳的路段。”

        李泰想了想言道:“嗯,你与我想的一样,那咱们就在这里盖房子吧。不行,这个事情现在就得定下来。来人,去通知所有人回来到大堂开会!”

        没用多久。

        所有人员到齐,把堂门一关衙役退出,剩下得都是心腹。李泰也没废话,把图纸往墙上一贴,开始寻求盖房子的地点,经过众人研究,还是城西最好。反正现在砖和水泥随便用,李泰又画出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问道:“凝儿、何大叔,你们说盖这么大的房子需要多少银两!工钱多少。料钱多少?又能卖多少钱?”

        凝儿想了许久言道:“如要是民居,这房子怕是不下一百五十两纹银。如六个工匠盖一个房子,工钱得四十两!料钱不明!”

        何大叔算了算言道:“方姑娘说地甚是,要是料钱怕是不下五十五两!”

        李泰点了点头:“要是这样的话,咱们每盖好一座房子就能赚五十五两。要是咱们在城西、城东分别盖上五千家这样地房子怎么样?这么一来,怕是能空出很大地地界,每家住六七口人不是问题,共一万套房子,肯定能全部解决。这样,咱们先在城西盖五千家。要是好了。咱们再盖城东地。如何?”

        凝儿言道:“可是泰哥儿,你要这么盖下去。别说百姓没钱买,衙门也拿不出那么些钱来。勉强盖城西还可以。”

        李泰笑道:“这些事情好办,咱们现在是确定多长时间能盖出来,后面地任务还忙着呢。”

        何大叔笑道:“不难,要是工匠卖力,这么大一座房子十个工匠,十天便盖完,要是日夜赶工,怕是八天便可!毕竟都是砖头,越干越顺手!”

        李泰算了算,还行,一万个工匠十天下来,至少能盖出一千套房子。再过一个多月这粮食就要收割了,等百姓手上有了钱,年前差不多就能都住进去了,这样就把明年的地界都空出来了。随后,李泰又与在座之人商量了半天,决定从十天后开始动工。年底一定要让百姓住进砖房!今年不管怎么忙,一定要把河州变个样子。明***情更多。

        李泰喝了口茶笑道:“咱们今天就商议到此,凝儿,昨日喝多了,都没来得及问,说说你们这一路走的如何?”

        凝儿笑道:“这一路有潘将军护送,只碰到过一起劫匪,其余都还平安,凝儿一路穿过几十个州县,把泰哥儿印制的告示贴在各个城墙之上,每次都讲不了多久便被那里的县令赶了出去。可凝儿相信,这一路的百姓都知道了河州,而且,回来的路上,几乎天天听到河州举办佛家盛事,此时的河州怕是天下皆知了。想必以后来此地居住地人会越来越多呢。”

        李泰笑道:“那是,咱们河州的人气旺着呢。再说说人合商会吧。”

        一提起商会,凝儿激动的站起来言道:“大伙不知道吧。咱们人合商会现在几乎遍及大炎了。此时算在一起不下二百家,人合商会地会员更是与日俱增,凝儿算了一下,平均每州每县咱们有会员一百三十人,办事人员九人,在凝儿去海州之后,下面共送来纹银二百二十万两,而且,这仅仅是六层的数量,凝儿已经把迁居总部之事告诉各地,也把河州的事迹传了下去

        :i有的地方刚刚扎根,再加路途难走,咱们手上没有人收银子。怕是难了一些!”

        李泰言道:“这个无妨,以后咱们选出二十个州县,让他们把银子都送到哪里便可,其后咱们定时派人去取来。唉,没想到啊,这一年多的光景,人合办事人员的速度奇快啊。当真应该嘉奖他们才是!”

        凝儿点了点头:“是呢。但今天凝儿想与诸位商议一件大事,此事也是凝儿思考了一月所悟!”

        “哦?凝儿说说!”

        凝儿言道:“诸位,咱们河州经过佛事以后,在大炎名声大震,普天下信佛之人都知道河州圣地地名号,今日芝盟姐姐也带***观瞧了山上的寺庙道观,想来以后会有更多朝拜之人前来。凝儿想,能不能借用河州的名号。咱们再加上一把火,举办一个像海州盛宴那样的盛世。”

        何大叔言道:“唐姑娘,这海州盛宴五年一度。

        已经是够阵势了。想要超过他难啊。再说。咱们周围的州县都不算富裕。怕是办不起来吧。”

        凝儿摇头笑道:“不难,咱们不办附近的州县,要办就办最大的,让整个大炎朝的州县都知道。咱们要让天下所有的厨师都来比试,上次地海州盛宴三甲一共才十万两白银,这次咱们做地更大。咱们做到一百万两白银,就不信没有人来!”

        凝儿地话语一处。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一百万两?那是多大地手笔啊。何大叔言道:“唐姑娘,万一来的人少,这一百万两不就没了吗?”

        凝儿笑道:“无妨。咱们人合商会此时即将遍布大炎,本就是做吃食起家,想来跟各地地酒楼都有联系。只要让他们去游说。在把赏银提到百万两,难道不怕他们不来吗?咱们办这次盛宴,其一,可以让河州变大炎首屈一指的美食城,其二,这里的百姓可以多收点银子,其三。让天下的***们在此交流厨艺,以便更好的向高手学习,增长见闻。其四,相信泰哥儿的聪慧,不能让这次盛会白办吧。”

        凝儿说完,大家不由地都把目光对准了李泰,而李泰依然是笑意不改的看着凝儿,良久笑道:“凝儿说的好啊,要办就办最大地。但是。你说的,还不是最大的。”

        众人一愣。难道还有比这还大的盛世?

        看着大家渴望的目光。李泰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要我说,既然咱们要办。就不能放眼大炎,呵呵,还有邻邦呢!”

        啊?大家看着李泰不由的傻了,邻邦?你还要把国外也拉进来?

        何大叔哆哆嗦嗦的言道:“公子、你意欲何为啊?”

        大庆哈哈大笑:“整吧。俺不怕乱子大?”

        芝盟脸色苍白:“哥哥,你要做什么呀。天下哪有这般事情!陛下不会同意地!”

        燕儿言道:“少爷,您疯了?”

        只有凝儿一笑:“泰哥儿,我相信你。”

        给了大家一点消化的时间,同时,李泰也在脑中慢慢思考,他与别人想的不同,这次举办盛世,目的就是要进口各种吃食,他要做一件大事,就是要提前一千年把世界上所有的农作物全部引到这里来。只要有了这些种子,大炎很有可能前进一百年!

        待大家稳定下来,都想听听李泰的想法,李泰笑道:“诸位,你们知道,如果这次盛世办成了。意味着什么吗?”

        看见众人摇头,李泰笑道:“这可不是大家所认识的厨艺那么简单了,我与大家说说,经此盛世,其一,可以把我天朝厨艺发扬光大,其二,利用此次盛世把河州的名头推向顶峰。其三,咱们可以利用此事狠狠的赚上一笔。如果当真办成了,几千万两都不在话下。其四,也是最重要地。通过这次机会,我大炎可以引进海外各地的粮食作物,蔬菜、水果。五年之内,我大炎地粮食总产量就会翻成几翻!诸位,眼光要放长远,天下不止有粟米、水稻,小麦,高粱。更有饭豆,燕麦、赤豆、马铃薯、卷心菜,荷兰花、芹菜、等等不下几百种,如果咱们能把这些引进回来。整个大炎朝会是什么样子?大家想过没有?”

        随着李泰慢慢地分析,大家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担心,取而代之地是一种莫名的冲动,是啊,要是把这些都引进来,这天下将会是什么样子,那个时候,天下还会有饿死的人吗?在座彼此互相看了看。难道就凭着几个人就能把事情办成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