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一十四章 心事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泰起身打扫了一下,不甘心的言道:“师傅,还是徒儿我手下留情了,要是我再飞刀之前加上几颗手雷,估计你就打不过我了吧?嗯,下次一定要注意!”

        南山笑道:“乖徒儿,辅助不是全能的,有时候还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不过你最近练的却是辛苦,这样吧,为师再给你画上一个图形,你每天连四千遍吧。也别太卖……你干嘛去?”

        “去死!”李泰喊道:“你还想不想让人活了,你当全天下都像你一般无事可做?每天四千遍,你杀了我得了!”

        “三千五?”南山言道。

        “最多两千!”

        “徒儿啊,勤有功,戏无益,至少每天也要三千遍啊!”

        “最多两千五,要不我现在就去死!”说完,气鼓鼓的往地下一座,谁也不理。

        李安民傻了!冰儿也傻了!就连凝儿和燕儿也都傻了。这南山也太能宠爱他了吧。哪有师傅这么***弟的。每天练多少还得两人商量着来?李安民言道:“泰儿,师傅让你练多少你就给老子好好练,要不然老子打折你腿!”

        南山笑道:“李将军息怒,息怒,泰儿不过是有些懒惰罢了,既然能练两千五就练习两千五吧。都是孩子。呵呵!”说完,对着李泰言道:“泰儿,昨日逢你大婚,为师来的有些晚了!”说完,从袖子里拿出一本发黄的书递给凝儿笑道:“贫道身无他物,想来女子也不喜欢舞刀弄***的。贫道今日便送你一套吐纳之法,此法也没什么用处。不过经常练习可保容颜不老,身轻体盈,青春永驻。”

        此言一出,几个女子都一眼亮光,可以说武术没有多少女子喜欢。要是让她们练习此等***,定然会满心欢喜,凝儿连忙接过跪倒:“凝儿谢过前辈!”

        “呵呵,你乃我徒儿媳妇。不必多礼了。起来吧。”

        南山说完言道:“泰儿,你先出去吧,为师要与令尊有话要说。把冰儿也带出去!”

        “哦!”李泰起身带着三个女子走出衙门,还未等说话。凝儿对燕儿言道:“妹妹,陪姐姐上街上转转吧。忙活了几天,瞧着市面上的商铺越来越多,咱们上街瞧瞧吧。”说完,特意拉了一下燕儿地手。

        燕儿一笑:“既然姐姐发话,燕儿自当从命,少爷,您与冰儿姑娘忙吧。我与姐姐出去一下!姐姐。咱们走!”

        李泰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离去笑了笑不语。转头看着冰儿笑道:“咱们走走吧!”

        冰儿点头不语,任由李泰在前面带路,自己跟在后面慢慢的走着!

        两人走了良久,专取捷径小路,两人来到河边站住,看着青青的水草在水中来回摇摆,小鱼不时的在中间来回的穿梭,扔进一个石子惊走一片,李泰笑了笑,回身对冰儿言道:“冰儿。林雷咱们不能往前走了,再走就到吐蕃了。咱们座这吧,看看对面也算异国风景了。来,坐!哎呀,放心。我昨天刚成婚。兴奋劲还没过呢。不能伤到你。”

        冰儿本不想座。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对眼前地男子很是放心。虽说她对自己轻薄,但却没有感觉到什么龌龊念头,听到李泰让座,想了想,特意隔开了一段距离座了下来!

        李泰嘴角扬起一丝笑意,长叹一口气,很是严肃的说了几句话。

        冰儿皱眉:“你在说什么?”

        李泰又说了几句

        冰儿言道:“听不清啊。”

        李泰向她身边挪了挪:“现在能听清了吗?”

        “嗯!能了。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看你离着远,想离你近一些罢了……”

        “你……”冰儿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良久低头一笑:“师傅说的没错,你这个人真是滑头!”

        李泰一愣:“对了,提起这茬我都忘了,你怎么才来?你师傅说话也不算数啊!怎么着,想赖账,我可告诉你,普天之下,只有我李泰欠别人的,可没人敢欠我李泰地。哼,本来说好你来就成,如今来晚了,要加些利息才算。明日派人再去抢一个回来!什么临霞山,哼,小爷的军队一到,马上鸡犬不留!”

        “不要!你要是敢动我师门,今天我就与你同归于尽!”说完,冰儿就要拔剑。

        “好了,好了,别动手,就是说说,瞧把你吓的。行了,来了就来了。我也不说什么了。哎呀。把剑收回去吧。你不累啊。”

        冰儿被李泰一顿抢白,还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李泰一笑:“冰儿啊,说说,我师傅怎么把你带回来地。是你师傅不让吧。”

        话一提起,冰儿低头双眼通红:“师傅才不是那样的人呢,当初你把我们临霞洞的百年之谜解开,师傅便带着我们把所有的磁石全数挖出,其后,我们师徒五人远涉戈壁,带回来好多的仙人掌,这么一晃就是半年,临霞山刚刚安定,南山前辈就到师门来寻冰儿,师傅见到前辈到来,二话没说,就把冰儿送过来了。呜呜呜……”冰儿说完,把长剑解下抱在怀里哭道:“师傅,冰儿好想你啊……呜呜呜……”

        “哎哎哎怎么还哭上了呢。感觉你到这像进火坑似得。这河州不好吗?你瞧瞧这的山,这的水,多美,不必你们师门差,你再看看这的人,多善良,多勤劳,你们师门哪有这热闹,你再想想,普天之下,哪有我这么好地知县,你们师门有吗?切,既然来了,就安心住下来吧。想多了也没用!嘿嘿。一会回去当真是谢谢师傅。还是他老人家替我着想啊。”

        冰儿低头不语,只是眼泪不住的往下掉,看的李泰这个心疼,不免一叹气,双手抱头躺在地上。看着蓝天不语。

        良久。

        冰儿小声言道:“叫你一声大人,能听民女一句话吗?”

        “讲!”

        “大人对我临霞山再造之德,冰儿没齿难忘,想来冰儿师门上下也在感念大人地恩惠。冰儿有缘见到几位夫人,当真是出落的标致可人,冰儿无论是在气质上,还是相貌上都自愧不如。如果大人体谅民女。不嫌弃冰儿相貌丑陋,那就请收了冰儿的处子之身,其后放了冰儿自去,是回归师门还是飘荡江湖,那便任冰儿自生自灭。这样,也好全了大人的心意,也好让冰儿有机会再报答师傅的养育之恩!”

        李泰看着蓝天苦笑一声,座起看着冰儿良久。白皙地皮肤上,清澈的眼神,娇柔地玉劲,挺拔的双峰,一双手掩在腰间也挡不住一身地媚气,看的李泰一声长叹,苦笑道:“别说,哪次看你心都不踏实。呵呵,冰儿,现在我不是大人。你也不是民女,我不是什么前辈的高徒,你也不是哪个师门地徒弟,咱们之间是平等地,你想听我说点真话吗?”

        看见冰儿点头。李泰笑道:“也好。来,反正你已经准备从了我。让我枕会腿没问题吧。”说完,也不管人家同意不同意,直接躺了上去,看着蓝天言道:“唉,大便宜占不着,占点小的吧!”

        李泰地举动,让她不知所措,索性李泰没有什么出阁的举动,也让她暗暗放下心来:“你想说什么”

        李泰躺在他的腿上闭着眼睛言道:“冰儿啊,这里没有别人,跟你说句实话吧。你的确是很美,也的确让我不忍放过,但是我对你的情感与我地妻妾不同,我与他们有情,而与你,则是有义!”

        “义?”

        李泰点头:“是啊,以前我时常做同一个梦,梦到我们都是来自未来的人,在地狱的时候我送了一件衣服给你。你说你要报答我,其后在耳后点了两个血印,希望将来在茫茫的人海中能寻找到你。那个时候我以为那是梦,可是看到你以后,我才明白这是缘分,我对你,虽说有非分之想,但义是站在第一位的。我总觉着,在这个世上,只有你我才是同一时代的人,只有你才是我真正的朋友,不管是老天安排的也好,还是我们的缘分也罢,见到你,我是真心的想照顾你,我李泰敢说,跟着我,肯定要比你在师门开心很多,你要是想学武,秘笈我给你弄一箱子。我希望你能在我地身边,我看到你平安也就安心了,当然,不排出我顺便占有你的心思,但这都是后话。最主要的,我想知道,难道你真的一点留下来的意思都没有吗?”

        “我……”冰儿听到李泰地言语,顿时不语,是啊,他说地确实实在,不管怎么说,他能把心里的话跟自己说出来已经不容易了。

        “你怎么说?”

        冰儿低头不语,良久言道:“我舍不得师门,舍不得师傅,那里还有我地师姐们呢!你对我们临霞的大恩难以报答,师傅特意命我来此扶持你,其实师傅也不愿意,冰儿也觉着是个没人要的孤儿,但是没办法,我要是就这么回去了,人家该说我临夏山是无义之人了。怕是天下都会取笑的。”

        李泰哈哈大笑:“天下?你们说的也太大了吧,普天之下都忙活糊口呢,谁管你们?顶多有几个不长眼的东西乱哄哄罢了。唉,现在想起来,我当着你师傅面那么轻薄于你,是有点说不过去,不管怎么着,她对你或许是出自真心的吧。你从小就在师门长大,有感情是可以理解的。可是我真的舍不得你啊,其一,我是不放心你一个人,你也算江湖之人了,将来肯定要在江湖上混生活,唉,我真不放心啊,你说你长的那么好看,万一让那个***蛋占了便宜,我这心得多酸啊,好好的一块菜地还让***给拱了!要是如你所说,拿了你的贞操放你离去,你把我李泰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吗?咱们之间要讲感情的,再说,我这个人就是贪吃没够,得到甜头可能放你回去吗?”

        “那……”冰儿低头不语,李泰说的句句真话,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理由了。

        风儿静静的吹着河边的一男一女,两人本没什么关系,但看上去却是亲密无间,在这个时代,一个男子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躺在女子的腿上已经很大的话题了,如果那个女子没有反抗呢?说他们没关系谁信,就是有关系的也不敢这么躺啊,或许,这就是现代人的潜在意识吧!

        看着冰儿良久不语,李泰心里也是挣扎了许久,最后言道:“实在不行,你就先回去吧!”

        “你真肯放我回去?”冰儿惊喜的问道。

        李泰长叹一声:“我不想放,可我也不能养个泪人在我身边吧,要是换成别人还好说点,换成你,我下不去手!”

        “可是,可是我师门欠你的恩惠啊。”

        “呵呵,算在你头上得了。当初帮你们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这样吧,你先在这玩几天,等过一阵子想回去了我派人送你回去,如果你有中意之人,事先告诉我一声,要是两年之内没有,嗯,今天是九月初十,两年后的九月初十,不管我在哪里,一定来找我!嗯,做我的娘子可好?到时候你可不许再有别的理由了,好吗?我也不逼你,咱们来个自由恋爱,如何?”

        “自由恋爱?那是什么?”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怎么样,答应不?”

        冰儿想了想,点头应许,李泰心中笑道,我可是相信缘分的,谁让鬼差老大哥说了呢,想来还是缘分没到吧,不着急,再等等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