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一十八章 出佛寺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九月的惠山,处处已经泛起了金黄,走到山道之上,感受着脚下落叶的柔软和泥土的芳香,李泰不忍多呼吸了一会,突然,一个松鼠从树顶穿过,看着毛茸茸的尾巴覆盖着身体,对着李泰眨了眨眼睛跑走,李泰笑了笑,要是岚儿在此,一定会嚷嚷着要了吧。

        “相公?在想什么?”凝儿提着裙子,轻擦额头香汗问道。

        “没事,不过就是空气清新,想多闻一会罢了,累不累?不让你来,你偏来。”

        凝儿笑道:“大家都在忙呢,燕儿还带人收粮呢,凝儿怎好一个人呆在家里呢?这么好的天气,也随相公出来走走,闻闻着山间的青草、野花,人都轻快不少呢。”说完。擦下香汗笑道:“走吧。过了这个山头就是出佛寺了吧。我好似都闻到香灰味了。”

        李泰笑道:“这寺庙还没盖起来就能闻到?哈哈,真难为你了。来,我搀着你走,别说,被你这么一说,还真好像能闻到香灰味了。”

        两人边说边走,慢慢的爬过了山头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什么叫宏大,什么叫庄严,什么叫清幽,什么叫大气,此时,就算李泰本人也无法形容此寺庙的壮阔,让人看上一眼就有皈依我佛之心。

        只见这山头的远处,赫然耸立着一座巨大的寺庙,在外面看,五丈多高黄墙延绵无际。当真不知道大到几何?站在山头上远远望去,好似小城一般,这寺庙内红砖绿瓦,甚是醒目。丈大南无阿弥陀佛几个大字好像重重敲在人们心里一般,站在山上往下看,寺内青松耸立,红柱支天,金顶的大雄宝殿甚是恢弘壮丽。再往后看,隐约见到烟雾缭绕,凝儿言道:“相公,那后院烟雾缭绕。似乎都看不到头。怎么回事?”

        “走,下去瞧瞧,是不是有妖精在作怪,待本法师与他拿下。是男的就杀,是女的就奸!”

        两人来到寺门之前,见到五丈宽地红色山门紧闭,在旁边开着一扇小门,不时得有人进出,这山门外有两个五丈高的雄狮,看的李泰一愣一愣的,这都从哪弄来的?抬头上瞧。脖子好悬没折,这门也太高了。之间朱檐之下丈大地三个金子----出佛寺!

        凝儿不由的惊叹道:“相公,这么大的寺庙,凝儿真是第一次见到呢!你看着门槛,想要迈过怕是使上全身的力气呢,这人往这里一站顿显渺小。”

        李泰嘿嘿一笑:“是啊,要不说建筑地魅力就在于此呢。走,咱们进去瞧瞧。”

        话音刚落,就见里面走出一沙弥,见到李泰一愣。显然是不认识,双手合十言道:“阿弥陀佛,不知道施主来此是上香还是还愿?”

        “嗯,这么快多有还愿的了?”李泰心里一笑忙道:“什么都有了。林雷哈哈,你去忙吧。不用你招待。”

        “这……小僧是这里的门僧。这寺庙偌大,要是施主走到一圈。怕是要累的紧,咱们此处虽为出佛寺,但寺庙中供奉地佛祖不下千尊,还是小僧为施主引路吧。”

        李泰一挥手:“呵呵,不必麻烦你了。本官自己转转。”说完,带着凝儿走进山门,回头一指:“嗯?记住?别跟来啊。”

        那人一愣,站在原地,李泰带着凝儿随便挑个地方跑去,凝儿笑道:“这便有饭香味,怕是斋堂吧。”

        “嗯,应该是的,嘿嘿,走,***瞧瞧,这里面万名僧人要用多大的锅吃饭啊。哈哈。”跑了不远,见到一个偌大的房子,进去之后,突然发现里面简直大的出奇,几乎可以跟黑虎寨比肩,见到几个僧人在远处忙活,李泰站在远处惊讶道:“***,普天之下怕是没有比这锅再大的了吧?这都赶上池子了。”

        凝儿点头笑道:“嗯,真是大啊。相公洗澡的木桶都没这个大!”随后两人走出。看到哪里都甚是新奇,不由的像大雄宝殿走去。这大殿檐分二层,八角挑檐,凌空飞起。顶层地屋檐下竖着一块雕工精细的匾额,上面有两尊佛在低头默祷。殿内东西两侧有十八罗汉佛像,有的笑容可掬,有的长眉善目,有的***沉思,有的合掌拜佛,有的捻珠诵经,最中间供奉的便是由李泰亲手策划的石头了。见到石像座在上面,被无数的香火供奉着,自己这个佛家信徒心里当真是不知道该哭该笑。

        “阿弥陀佛!”一道哄音传来。

        李泰回头一笑:“师兄好啊。哈哈。”

        平远此时面目红光,一看就是这个方丈做地异常舒服,见到李泰到来,平远眉间含笑:“师弟可是百忙之人啊,呵呵,今日能来出佛寺,当真是我佛缘分。来来来,给佛祖上柱香吧。”

        李泰也不好说什么。与凝儿上香拜了拜起身笑道:“师兄啊,没想到这出佛寺这么快就要建成了。当真是宏伟异常,师兄开创了我大炎佛教最大的寺庙,功德不可***啊。”

        “师弟休要这么说,这都是脱师弟的洪福啊,你看那些地界的寺庙。虽说也算气派,但无论是地界还是大小都与咱们无法想比,这不,庙门未开,四方供奉的百姓几乎天天络绎不绝。此处乃佛家圣地,佛祖也是异常灵验啊。”

        李泰嘿嘿一笑:“那是师兄大德,方能在此坐镇,要是换了师弟,怕是早就不行了。”说完,抬头看了看棚顶,靠,太高了。走到红漆地柱子旁边比划了一下,至少要六七个人才能抱住,由于正殿太大,人站在哪里都显着单薄,甚至有些发凉,李泰不由地感慨:“师兄啊。好大的手笔啊,师弟站在这边看旁边地罗汉似乎都看不清楚。对了,你这用多少匠人?”

        “不多不少,正好一万五千人,用了尽三个月地时间搭建而成。呵呵,多亏了师弟的银两,才能让这大炎最恢弘的寺庙在最短的时间内屹立于我大炎啊。呵呵,师弟才是功德无量!”

        凝儿一笑:“切莫说了。要凝儿说,还是匠人厉害,要不是他们,这河州的城墙和这出佛寺哪能这么快就建成呢。对了。相公,既然来此,便留下墨宝吧。也不妄来一次,怕是这出佛寺建成了,就没有时日来了,到时候才子佳人多会于此,相公与他们也是神交呢。”

        “阿弥陀佛,师弟留此墨宝。师兄当真是求之不得啊。你看,这大雄宝殿之外还却一幅楹联,不如师弟就做上一联吧。”

        李泰一笑:“这样吧,师弟我在此出一个上联,待出佛寺建成之日,咱们也好求个下联,呵呵,不求别地,只为一段佳话。”说完,负手在大殿之中踱步。良久一笑言道:“嗯。师弟出个上联,我这联是寸土为寺,寺旁言诗,诗曰:明日送僧归古寺呵呵,到时候请人对来!“

        “寸土为寺。寺旁言诗。诗曰:明日送僧归古寺”平远在边上小声嘀咕,良久摇头笑道:“呵呵。此联甚巧啊。寸土之上建寺,寺旁填言为诗,其后,最后一字又回到诗上,呵呵,当真是一绝对。师弟,可有下联?”

        李泰一摆手:“佳句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师弟不才,还没想到下联。便教给那些才子才女吧。”

        话音刚落,听到外面一声叫好,转头观瞧,进来三名男子,中间一人身高六尺,年纪与李泰相仿,浓眉鹰目,身材修长,头上带着一白玉冠。穿着白色绸缎,负手跨进殿门,一块玉佩在白玉带下不住的摇摆,一进殿门,便感觉有大山之势向自己压来。好一派皇家风范。李泰当时心中一愣,嗯?哪来个鸭子?

        那人身后跟着两个腰圆体胖的随从,一看身子全是肌肉,感觉穿在身上的衣服似乎都要撑开一般,而且,两人面目一摸一样,都是虎目虎眼,但怎么看,他们都是随从,李泰心中一笑,气质这个东西太他妈怪了。见到那人来到跟前,平远施礼:“阿弥陀佛,施主有礼!”

        那人还礼笑道:“大师有礼,我等不过是云游四处之闲人,听闻此处有一出佛寺甚是灵验,便来仰慕佛珠真严,呵呵,没想到刚来便听到有人出这一幅绝对,在下异常技痒,也想对上一对!”

        “哦?”平远一愣,在这寺庙之中斗才之人比比皆是,这寺庙还未建成,要是建成了,怕是方圆几百里地才子佳人都会聚于此处吧,本来李泰的联就够难的了,居然有人想对上,不由言道:“还请施主对来!”

        那人一笑:“这位兄台的上联是寸土为寺,寺旁言诗,诗曰:明日送僧归古寺此乃合字拆字联,在下便对一个双木成林,林下示禁,禁云:斧斤以时入山林”

        “寸土为寺,寺旁言诗,诗曰:明日送僧归古寺!

        双木成林,林下示禁,禁云:斧斤以时入山林”平远低头言语半天,施礼言道:“阿弥陀佛,施主果然聪慧,呵呵,老衲以为要想对上此联,怕是要这方圆百里地才子才女相聚一起方能对上。没想到公子喘息之间便以对好。老衲佩服!”

        那人摆手笑道:“不过雕虫小技而已,高僧过奖了。呵呵,这位公子片刻便想好上联当真是不简单,呵呵,不如在下出一下联,公子对来,以求好事成双之名?如何啊?”

        李泰心道,既然打上门了,那咱们就接着吧,可千万别掉了面子才好:“既然兄台由此雅兴,那么在下就洗耳恭听了。”

        那人一拍手:“好,痛快,既然咱们都在这寺庙之中,不管是出联还是对联都要有个寺字才行,嗯,在下就先出一个上联僧游云隐寺,寺隐云游僧呵呵,还请兄台对来。”

        嗯?回文联,呵呵,这可新鲜,见到凝儿与平远紧张的看着自己,李泰抬头笑了笑对道:“人过大佛寺寺佛大过人!”

        那人一愣,随即一拍巴掌:“妙啊。妙啊。呵呵,兄台喘息之间便能对出回文联,比在下可高出许多啊。在下姓秦,名越,字鹏,不知道这位仁兄如何称呼?“

        李泰笑着还礼言道:“在下姓李名泰字寻欢。”

        那人很明显的一愣,仔细打量了李泰良久言道:“仁兄便是人合商会的会长,佛家的高僧,河州的知县,李泰李大人?”

        “正是在下!”

        “哎呀呀,在下对李大人可真是神交已久,如雷灌耳啊,大人的事迹怕是大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在下能有缘见到大人,当真是三生有幸啊。”

        这话听着李泰轻飘飘的,不觉点了点头:“嘿嘿,兄台过奖了。过奖了。在下不过是一方县令罢了,还未请教兄台是那里人氏啊。”

        那人笑道:“呵呵,在下家在吴县,祖上以贩马为生。不过一商贾之人罢了。”

        贩马?李泰想了一会笑道:“兄台一看便是仪表不凡之人,焉能与商贾之人比较。呵呵,刚一进门,在下还以为是皇家之人呢?哈哈!”

        那人一笑不语!心道,你猜地差不多,快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