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一十九章 紫气龙驹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泰看着秦越良久,心中不断琢磨这人的来历,可是这大千世界,哪是你能看透的。秦越负手在大殿之中来回观瞧,不住的惊叹此寺的宏伟,看着看着,不由转头对平远言道:“方丈,在下观瞧这寺中远处隐隐有白雾出现,不知是何处宝地?”

        “阿弥陀佛不过是众僧洗浴之处罢了。呵呵,乃是一天然的温泉。无甚奇处!”

        “哦?此地果然是宝地,呵呵,李大人,不如你我结伴前行如何?这偌大的寺庙之中,怕是奇景灵处不断啊。”

        李泰刚要答话,就听平远笑道:“阿弥陀佛衲与李大人还有事商谈,还望施主海涵!”

        “大胆,我们少爷问话哪有你……”

        “住口!”秦越一声低喝,后面的跟班不由的低头退后,秦越呵呵一笑。抱拳言道:“既然如此,在下便不打扰便先行一步了,李大人,在下觉着你我还有相见之时,咱们后会有期!”

        李泰点头笑道:“如此甚好,那么在下就等着公子了。公子请!”

        见到三人离去,平远言道:“师弟,你觉着此人如何?”

        李泰摇头:“此人一身的霸气,刚一进门似乎便被压制着。呵呵,师弟我还未遇到过此种人物呢。师兄看呢?”

        “呵呵,老衲要是所看不虚,此人怕不是我中土人氏。”

        “嗯?何以见得?”

        “那人进屋老衲便看出来,此人虽有霸气,却没有贵气。他看这周围,虽是赞赏,却好似要收到囊中一般,就像再看自己的物件一样,呵呵。老衲想来,这吐蕃的国主信奉佛教甚是虔诚,咱们河州圣佛出土,怕是吐蕃国主必然知道。虽有心取之,奈何此处乃大炎边境,直到出佛寺建成,如此恢弘之庙宇。就算老衲也是凭生未见,呵呵,难保吐蕃国主不动心啊。此人要是不出所料,怕是与吐蕃有些联系吧。”

        李泰摇头笑道:“师弟我年纪尚幼,所见之人不多,阅人之术更是不如师兄,如果他真是吐蕃之人,来便来吧。呵呵,咱们这地界不怕人看,要是想把这个地方据为己有,嗯,也不是不可。只要……呵呵!”

        凝儿问道:“只要什么?”

        李泰拉着凝儿的手笑道:“只要他把国主地宝座奉献出来给本官,嘿嘿,本官跟师兄商量商量,让国主在这里当个主持吧。”

        凝儿笑道:“你说的容易,咱们同意,人家吐蕃国主可不干呢。呵呵。哪有不座皇位做和尚的。”

        “怎么没有?想当初顺治皇帝不就……嗯,算了,说了你们也不知道,师兄,你要与师弟商议何事啊?”

        平远神秘的一笑:“师弟。昨日武僧去河边练功。见到对面吐蕃处正在围堵一匹黑马,此马在远处观瞧。当真是踏尘如飞,浑身黑色油量却发着紫光,见到被人追到河边,索性便跳到水中,看着那马在水中向这边游来,那边不断的抛出长绳,套住马颈,那马在水中嘶鸣,还脱下几人落水,这边武僧本想过去,但奈何这水面太宽了。老天慧眼,不知道何故,套马地缰绳无刀而断,那马便向这边游来,可能是太累了,还未到河岸便晕了过去。这才被武僧拉上岸,大伙见这马甚好,便抬回到寺庙之中,今日清晨,那马不断嘶鸣,几人都拉不住它,听说河州境内有个相马的高人,老衲还想告之师弟派人将此物带走,老衲虽说不精通相马,但也敢说,此马怕是万里挑一也不为过。呵呵,老衲观瞧师弟也无甚坐骑,要是能降服此马,当真是收获一宝啊。但恐怕师弟未必能驾驭啊。”

        李泰哈哈大笑:“你说说,这鬼使神差的来到此处。没想到还有这么好事等着我。能不能驾驭不是问题,就算卖了也不糟蹋,师兄,你为何不用?”

        “呵呵,此马虽黑,但浑身紫气,想必不是皇家之人怕是驾驭不了。老衲自信无那福分。”

        李泰一笑:“行啊,管它有没有福分,走,师兄,带***瞧瞧!”说完,拉着凝儿,拽着平远走出大殿,来到马厩之处。

        虽是马厩,但也无多少马匹,还是平远管李泰要了十匹马代脚之用,那匹黑马站在这马厩之中,甚有鹤立鸡群之感,普通的马厩彷佛顶着它地头,很有活动不开的感觉,此马不止比普通的马高出整整两头,而且,肩宽,身长,掌大都比这些马大出不少,这马浑身黑色,一丝杂毛没有,体态优美,神态高傲,腹部似有鳞毛,往马厩里一站,旁边的马都自觉离开好远,而且,连头都不敢抬。林雷远远望去,此马身上果然好似有一层紫雾般,未到跟前,李泰心里就大大地叫了一声好。其实,李泰最喜欢就是那长长的马鬃,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飘柔就是这么自信。

        见到平远带着李泰前来。黑马低头不断打着喷嚏,前蹄不断的刨地,平远看到李泰贪婪的眼神笑道:“师弟,这马如何?”

        李泰盯着那马良久嘿嘿傻笑:“好不好到没看出来,但感觉此马甚是骏,哈哈,来,我摸摸。”说完就要上前,突然停住回头对一沙弥言道:“你去河州城东把颜卓叫来。”说完,自己向马走去。

        “莫动!”一声低喝把李泰叫住,一回头,居然是秦越,李泰言道:“呵呵,人生何处不相逢,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不知道秦公子何意?”

        秦越看着此马激动不已,良久言道:“原来你跑到这里了。”说完。自己就要上前!

        “哎哎哎么回事,你来干嘛?”李泰挡住他的去路言道。

        秦越一愣笑道:“哦,此马名曰骑风。乃是家父的坐骑,呵呵,昨日顽劣跑出,百人抓它不到。没想到今日在此碰见了。刚好领回去便是。”说完,拿出一张银票递给平远笑道:“此乃纹银五千两。以谢救马之德!”

        李泰嘿嘿一笑:“收着,收着。”说完,连忙拿过银票塞到平远手中,心里笑道。这些人都看到是在吐蕃处抓捕此马,你说是你爹的?嗯!看来你也当真是吐蕃之人啊,嘿嘿,既然是吐蕃之人。那么这马不管是不是你家地坐骑,都得留下来了。想到这里,对着秦越笑道:“秦兄既然如此大方,兄弟要说别地就见外了,呵呵,这样吧,此马现栓在马厩之中,你上前唤它。要是跟着你走便是你的坐骑,要是不跟着你走。呵呵,那便是秦兄认错了吧。天下黑马多的是。一时认错也是有情可原的。”

        “这……”秦越一愣,随即言道:“此马尚未驯服,唤它如何能听。”

        “哈哈,令尊地马哪能不是驯好的呢,看来秦兄还是认错了。不如这样吧,秦兄也是花了五千两银子,上前叫唤一声吧。万一秦兄一叫,此马便跟着你走了。这五千两花的也值,要是连叫都不叫,岂不白白浪费了五千两?”

        “你?”此时秦越心里这个恨呢,好啊,我花这五千两看来是打了水漂了。但看李泰很是真诚的面孔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他也知道自己根本唤不回来。只有笑道:“李兄。即使在下认错了,那也是与此马有缘分。李兄知道,在下世代贩马,对马甚是钟爱,不如你出个价钱,在下把马买走如何?如此一来,也算成全了在下爱马之心,它日必当携重礼到县衙拜访李兄!”

        李泰嘿嘿一笑:“秦兄啊,你觉此马值得多少银两?”

        秦越言道:“最多不超过五万两。”

        李泰嘿嘿一笑:“好,爽快,今天本官就交秦兄这个朋友。”

        秦越大喜:“好,爽快。”说完,便点了把全身地银票拿出来递给李泰:“李兄数数,此乃五万两!”

        李泰把五万两揣进兜里一笑:“行啊,兄弟也不数了,哪能信不过秦兄呢,那剩下的四十五万两什么时候给啊。”

        “什么?四十五万两?李兄何意?”

        李泰也是一愣:“当然了,本官没说错啊,这价格是秦兄给地,此马出价五万两!”

        “对啊,那为何还欠四十五……”

        “本官指的是黄金!”

        “什么,你?在下何曾说过五万两黄金?”

        李泰指着黑马笑道:“此等骏马你不会说是白银吧?秦兄可曾听过千金求马?”

        “不曾!

        李泰笑道:“相传燕国君主喜马,欲派人求得千里马,其后一官员花了五百金将一匹死马买了回来,君王大怒,官员却言道国君息怒,金不是白费地。一匹死马您都愿意昂价买了,这消息传开,人们都会相信您是真心实意喜爱良马的国君,而且识货,说话算活。这样,一定有人自己上门献马。后来,不出一年,国君果真得到了三匹别人主动献来的千里马。呵呵,死马尚且值五百金子,何况活地呢。秦兄,你不是欺负我河州无人吧。”

        “这……在下不曾有此意。”

        李泰嘿嘿一笑:“既然无此意,那便是在下多虑了,不如这样,此马先放在此处,如果秦兄能在三日之内拿出四十五万两,那么此马任凭秦兄买走。如何?呵呵,这五万两白银就算是定钱了。但秦兄可要快些,我河州当真有识货之人,要是在三日之内,让人家买走了。于秦兄不利啊。”说完,回头看了一眼黑马,满眼地喜欢。

        秦越看着李泰,恨不得活撕了他,自己身上只有五万两白银,何曾想过掉进这个圈套,想到此一跺脚:“既然如此,那么请李兄把银票还给在下,这马在下不要了。”

        “唉!那就对不住秦兄了。”说完,连忙把银票拿出来还给秦越,转身对凝儿言道:“一会回到河州向四方发出请帖。五万金卖马!嘿嘿,想来咱们大炎求马之人怕是不少吧。”说完,对着黑毛满眼欢喜:“哈哈,宝贝,要是把你献给了陛下。最少也要连升***啊,你哪是马啊,你是和氏璧啊。”

        听到李泰在那不断的高兴,弄地秦越心里不是滋味。此马当初是要献给吐蕃国主的,没想到那么多人也没抓住,知道这马来到大炎,特意晚间坐船乔装改变过来探访。没想到掉到李泰这个虎口里。大炎地太子已经跟吐蕃联系好了,要是过阵子出兵南下,太子扬言要封自己为王呢,二哥前些日子还带着大炎的长公主回来,还把面临河州的铁骑给了他,自己怎么着也不能比他差吧。父皇一生爱马,要是能得到此马,定然会等到一些好处的。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输给二哥。他既然在大炎藏了十年,那么我便打下半个江山给父皇瞧瞧!想到这里,一狠心把银两又送了过去:“李兄,请帮在下留着,不出三天,在下来此赎马!”

        李泰收起银票摇了摇头:“唉,你这是何苦呢?算了,既然答应秦兄了。在下定然给您留着,但咱们先说好,要是这三天之内秦兄未到。那么此马便不能卖给秦兄了,而且这银两也断无退还之理了。”

        秦越一抱拳:“如此便可,那么在下这就回去凑齐银两给李兄送来。告辞!”说完,带着两个随从快步离去。

        见到他们一走,李泰哈哈大笑。对着平远与凝儿言道:“如何?这么一会的功夫本官就赚了五万两银子。哈哈。”

        凝儿言道:“要是他三日之内拿来银两呢。”

        “拿来银两?呵呵。到时候再说,反正先把银子揣进怀里踏实!”说完。屁颠屁颠地向黑马走去,到了跟前小声言道:“嘿嘿,宝贝儿!你好啊。”说完,看了看槽子里的草料,亲自抓起一把送过去笑道:“来,哥们,吃点。别饿着!”

        话音刚落,一个沙弥赶来言道:“回公子,颜卓带到!”

        李泰大喜,连忙向后观瞧,招手喊道:“颜兄,颜兄,这里,这里啊。快看看,这马如何?”

        颜卓走到近处看着此马良久不语,等了半天,只见颜卓激动的言道:“大人,此马、此马世间罕有啊。这是、这是紫气龙驹。”

        李泰言道:“啊?紫气龙驹?老大,这马有多好?”

        颜卓良久言道:“大人,相传此马乃是玉皇大帝所乘之马,世间唯有大德之人可骑啊。”说完,也没给李泰多解释,围着马厩看来看去,最后激动的站在那里,眼泪滚滚而下:“值了,值了,就算是此生了解,能见到此马也值了。”说完,不由地上前摸了摸黑马,一脸地欣慰。

        说来也怪,这马竟然没有嘶鸣,好像找到识货的人一般,不过只让他摸了两下,随即打个喷嚏把头侧开。颜卓良久言道:“大人,此马无论耐力,脚力,都是世间罕有,尤其通人性,只要它认了主人,不出三月,主人所说之语能懂得***。当真是好马啊。”

        李泰一笑:“跟芝萌,哦,就是上次你医治的那匹马相比如何?”

        颜卓怒道:“这如何能比,此乃天马,哪是世间名马所能媲美地。”

        李泰忙道:“错了,错了,兄弟错了,嘿嘿,老大别生气啊,老大,你觉着本官能不能收服于它?”

        颜卓言道:“既然相见就是缘分,大人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此良机啊。”

        “好,那我就骑一下!”

        颜卓忙道:“不可,此马不比名马,不是靠骑术可征服的。大人要想降服与它,必要与齐交心!其后方可乘骑。”说完,又仔细瞧了瞧笑道:“嗯,此马乃是一母马。呵呵,大人要是能将它降服,与名马相配,五代之内,都是绝代名驹!大人,您是颜卓所见最聪慧之人,千万要降服于它啊。要是过了几日,它怕是要不吃不喝。到时候神仙来了也救不了。”

        李泰点了点头:“好。说什么。本官今天也要降服于它。”说完,走到黑马跟前一笑:“大姐!”

        “嚏……”那马好似通人性,对着李泰便是一通喷嚏,很是不满!

        “大妈?”

        “嚏……”

        “宝贝……嘿嘿!”

        “嚏……”

        “***,这你都不满意?你想我管你叫啥啊?总不能管你叫祖宗吧。”

        “嗯?”李泰一指黑马,对着众人言道:“***,这它同意!”

        哈哈,众人一片大笑,李泰低头想了良久,点了点头上前:“嘿嘿,在下姓李名泰字寻欢。初次见面。别开那么大玩笑,有什么吩咐您说,在下定然满足你。”说完,看了看周围:“嗯?这怎么没水呢。快打点水来。”

        沙弥打来清水,李泰亲自送上前去,黑马侧头便打翻,溅了李泰一身,李泰忍着口气上前:“你究竟想怎么样啊?你是马,不是人,要是人小爷怎么着也把你弄到手,可,你不就仗着你是马吗?我告诉你,别把小爷逼急了。把你杀了吃肉!”

        “嚏……”

        “***,这你都听得懂?”说完,不由转头瞧向颜卓:“老大,这东西感情交流不通啊。”

        凝儿上前言道:“相公,人说灵物于人都是相通地,不如相公给他弹上一曲安慰一下,看看怎么样?”

        嗯,音乐是有一定魅力地,成,命人取来一张琴,李泰抱在胸前言道:“马儿啊。马儿,你真是神马啊,还得小爷亲自给你弹琴,嗯,听好了,今天给你弹一个梁祝。”说完,一手抚琴,很是深情的为自己地爱马开始弹奏曲子。

        要不说也怪,这万物怕是都喜欢音乐,黑马听到梁祝的曲调眼睛突然有些湿润,颜卓大喜:“大人,大人,这马听懂了。”

        李泰大喜,对着马言道:“这样,你要是愿意听,我以后就叫你紫云如何?”

        李泰嘿嘿一笑,心道,有门。:“紫云啊,你看,咱们也不能总在别人家待着,不如你跟我回家吧,回家我多弹些给你听!”

        “嚏……”

        “那我给你唱一个成不?就唱一个,嗯,唱个带马字的,爱情马蜂窝?不行,马儿哎慢些跑,慢些跑一曲完了,李泰能感觉到黑马地高兴,李泰摇头苦笑,这马跟人一样啊,都愿意听夸奖之词,看到黑马不住的摇头,眼神甚是温顺,李泰不由的试着上前摸了摸,见到黑马没反应,李泰嘿嘿一笑:“紫云啊,咱们回家吧,回家咱俩慢慢聊!”

        说完,把马慢慢拉出来,边走边贴着马耳朵言道:“我还会画画,我还会作词,作诗,等回去我给你画张像好不好,要最漂亮的。还给你做词,做最好的。你看你这马鬃多漂亮,我回去再给你烫烫,保管别的马看到都羡慕你

        见到李泰慢慢把马拉走,凝儿在后面跟着,心中笑道:“怎么听,怎么像人贩子!”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