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二十五章 草原快餐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两千多人在草丛中走了一夜,随着太阳渐渐升起,所有的人马都停了下来。按照李泰的部署,自己的水不能给马喝,都要用备用铁锹挖水,李泰昨夜试验过几次,在一般的地界,只要把草拔掉,用铁锹挖进三尺就能出水。这或许就是草原的好处吧。

        躺在草丛里,紫云在一边低头吃着青草,这马跟别的马不太一样,别的马就算再累最多趴在草中,而紫云却是躺在草丛之中,把周围的草吃完后起身,再躺,再吃。

        李泰双手抱头看着天上,不时的有雄鹰在天空中鸣叫翱翔,李泰一笑:“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雕!呵呵,小爷今天也看见大雕了,可就是射不下来啊。”转头看见不远处穿着草服的冰儿一笑:“冰儿,昨夜累了吧?”

        冰儿座在地上,拿着一颗狗尾巴草来回的挥动,听到李泰问话笑道:“不累,咱们走的不快,昏昏沉沉的还睡了一会呢。”

        进过昨夜的接触,两人关系明显精进不少,这一夜,冰儿几乎都与李泰同骑,刚开始两人还有些不好意思。时间长了,话也相对多了些,李泰嘿嘿一笑,躺在草丛中看着天上言道:“这草原广阔,看到哪都甚是明亮,与咱们大炎想比,有一种豪放的美感。你看天上翱翔的雄鹰,即使咱们在大炎见到,怕是也没这么野性。不知道怎么着,大炎的万物似乎都有一些儒雅!”

        冰儿抱着双膝看着天上点头:“嗯,大人说的是,或许这便是地域不同吧。”

        “冰儿。别总大***人的叫。怪见外地。好像我多老似得,以后叫我李大哥便可,唉!我就不明白了,对你咋就下不去那狠心呢。”

        话音刚落,只听剪枝破空之音。天上的雄鹰一声悲鸣掉了下来,李泰长叹一声:“妈的,这世上就是不能有人,喘气的都让人给祸害了。”没多久。大庆拎着一只半人高的紫雕走上前来笑道:“公子,看,这是俺射地。”

        李泰双手抱头看天,躺在草丛上言道:“我一想就是你。哼。这天上好不容易有个活物,没等看够呢就让你弄下来了,大哥,这东西留着多好啊,你懂啥叫享受生活不?算了,跟你说也不懂。还是休息一会吧。”

        大庆嘿嘿一笑:“那公子吃不!”

        “吃!”

        “那你不享受生活了?”

        “嘿嘿,潘哥,这大雕在天上飞着。我在地下看着,这叫享受生活,你把它射下来叫毁灭生命,但是把它看成美食的话,也是享受生活。”

        大庆点头:“俺是说不过公子,公子,这都快到中午了,大伙都饿了,咱们开饭吧。”

        李泰起身拍了拍尘土:“行,告诉大家开饭。嗯,找个地方,把周围的草都隔掉,把太阳灶装好,嗯。装十个。反正那东西烧水快,你这样。大伙不都多少打了些东西吗?用小刀片成片扔到锅里,然后在下方便面。对了,前几天咱们把剩下的昆布和一些海虾搅碎成粉放在汤里很是不错。你告诉火军,多放些吧。毕竟咱们都是在外面,吃地好些没关系!”

        “成,那公子先歇着吧,一会做好了给您送来。把饭盒给我,冰儿姑娘,你有吗?”

        李泰一笑:“算了,还是用我的吧,我得还没用呢,干净着呢。”

        大庆嘿嘿一笑,拿过李泰的饭盒,把叉子递给李泰转身离去,李泰递给冰儿笑道:“饿了吧,一会就有吃的了。诺,用这个!”

        冰儿本不好意思用别人地食盒,但看到李泰的新奇物件不仅接过来瞧了半天:“这是什么?”

        李泰笑道:“这叫叉子,专门吃饭时候用的。林雷”

        “为何不用筷子?”

        李泰言道:“其实这叉子远没有筷子智慧,但确实简便,咱们作战期间,吃饭都是很快的。所以,用叉子能更好的叉起食物,非常快捷,以后你就知道了,今天便试用一下吧。”冰儿低头言道:“那用了你的食盒,你用什么?”

        “那叫饭盒,就像咱们的碗一样,你先用吧,我跟王平将军用一个。他吃饭快。没事!来人!”

        “在!”

        李泰看了看左右言道:“派出斥候,严防这一带,有动静立刻通报,饭食先让斥候吃。其余人排后,告诉大家别抢,吃食肯定管够,兵卒先吃。班长,队长,组长靠后。”

        “是!”

        看见兵卒离去,冰儿一笑:“你还真有带兵的架势,知道爱兵如子。”说完笑了笑:“他们做地真快,我都闻到香味了。”

        李泰笑道:“放心,肯定你第一个先吃。”话音刚落,大庆端着饭盒过来递给冰儿,连忙摸了摸耳朵:“哎呀呀,可烫死我了,冰儿姑娘,趁热多吃一些吧。这天风大,多吃些暖和,里面还有不少野味呢,都是小片,虽说火急了些,但都熟了。公子,你用我的饭盒吧。”

        “呵呵,再说吧。咱们等兵卒吃完再说。”

        冰儿接过饭盒,看了看李泰低头喝了口汤,不由的点头笑道:“嗯,这烫真是鲜,你也尝尝?”

        李泰摇了摇头:“你先吃吧,多吃些,我再睡一会”说完,转身躺下,闭着眼睛慢慢呼吸。这个时候,闻着饭菜的香味,对一个奔波良久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这诱人的呢?

        恍惚中,听到草丛刷刷声响,李泰本能的一惊起身,见到大庆夹着一个昏迷的人扔到李泰跟前:“公子,此人是***,斥候见他鬼鬼祟祟的便抓了回来。还搜出一封信。您先看看。”

        呦,还是蜡封地呢。李泰接过信拆开,看了一会嘴角扬起一丝冷笑,这封信是太子地亲笔书信,看样子是写给二乌达的。信上说,让二乌达先攻占河州,兆州,岷州几个州县。声势定要大些才好,现在的元帅已经快不行了,李家势力也快坍塌,陛下每天都莫名的发火。如果把声势闹大,岷州附近地驻军不足为奇,到了那时,兵部尚书史云龙必然会得到陛下地重用,史云龙已经是太子地人了,肯定会拖着军队,到时候战报到了朝廷,史云龙就会让旌旗营作为先锋部队带兵过来。只要旌旗营一走。剩下的不足为患。太子还说,争取正月十五那日陛下宴请群臣地时候动手。如果事情成功,河州、岷州、兆州,都归吐蕃。永世不侵。

        而且,这信中还提到了李泰,信中说,听密报,现在河州城墙异常坚固,据说今年粮食也是丰收,太子正跟陛下商议让他们交粮。如果事发,定要派人潜入河州暗杀李泰,不然城门不好夺取。信中还提到三皇子的请求。云云不再细表。

        李泰把信收了起来一笑,妈的,这物件要是到了皇帝的手上。肯定有场热闹。这太子不是个好东西,跟他商量完了还挑拨人家兄弟感情。唉,也是啊,出生在帝王之家,勾心斗角都习以为常,不说点什么对不起自己地本职工作啊。

        “公子,上面写什么?”

        “呵呵,好大的事情呢。”说完,看了看周围小声言道:“这是太子与吐蕃的通敌书信!”

        “啊?真、真有这事?”

        李泰一笑:“大哥,你以为他跟咱们似得,活的这么开心?切,算了,不说了,等回去咱们再议,来。把这人弄醒了,咱们问问!别动,把斥候叫来!”

        没多一会,斥候待到,李泰言道:“你抓到他的时候,他可曾知道?”

        那人摇头:“不知道。末将是将他绊倒后点了他的穴位。他肯定不知道。”

        李泰嘿嘿一笑:“嗯,这就好办了。你先到外面等一会,这人就是个贩马之人。无甚稀奇,一会我叫你过来!”随后,李泰翻了半天找到一张纸,照着信中的意思找人又写了一封,但意思稍微有点不同,他在信中高度赞扬了二乌达的英明,其后说道河州地知县今日刚归顺麾下,以后有何联络可直接到河州,李泰有什么要求也要尽量的满足,这对以后和平解放河州有很大帮助,只要河州问题解决。万事不用担心,如果出兵,让他们再等消息。不会太晚,大约在二月左右。因为那时候陛下要到泰山公出等等不表。

        大庆在旁看着笑道:“公子,这么写能行吗?陛下上为啥二月上泰山?”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因为这是太子的秘密,他说去,一定去。嘿嘿。如此一来,要是此信真的奏效,咱们河州便太平了。哈哈,管他呢,既然看到机会,咱们不插一杠子,不拿点好处,实在有点对不住自己了吧。”

        大庆嘿嘿一笑:“公子,那咱们现在是不是应该把他放回原处?”

        “嘿嘿,聪明,看来他也是刚从大炎那边过来!咱们忙咱们的,就装不知道。你问清楚斥候他们是在哪里发现的,其后给放回去,记住,周围一定不要有什么蛛丝马迹让人家瞧出来。要不咱们就捡不到便宜了。”

        “公子放心,俺一定把他放好。”说完,夹起人便消失在草丛之间,李泰笑了笑没有言语,瞧见旁边的冰儿用叉子叉起面条笑道:“如何?这物件可方便?”

        冰儿点了点头:“嗯,甚是方便,这面也好吃,汤也好喝呢,人家都说当兵的饭食不好,要我说呀,外面的酒楼也做不出这味道呢。”说完,擦了擦嘴:“潘将军真客气,盛了这么多,倒哪呢?”说完,左右的瞧了瞧。

        李泰连忙起身言道:“姑奶奶,在这里你还要浪费粮食?给我吧。”说完,抢过饭盒,拿过叉子座在草丛中开始猛吃。

        冰儿不好意思言道:“那、那是我吃剩下地。你、你别吃了。”

        李泰吃了一口面条,看了看冰儿笑道:“出门在外,就别讲那些客套了,你没见过灾民啊,那灾民饿的发昏的时候。连自己地孩子都恨不得换着吃呢,谁还在乎这粮食呢?你别看这面条不多,可是你想过吗?不经过一年的劳作,一粒粮食都没有啊。要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句话真没错。”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冰儿低头重复了几句笑道:“你说地真好,而且。也甚是明白农民地苦心。要是我不知道,还真想不到你就是相府的少爷呢,听师傅说,那些大户人家,天天山珍海味,不知倒掉了多少呢。”

        “哼,倒掉?有他们吃回去地那一天。我跟你说啊,这珍惜粮食就像珍惜感情一样。这感情呢也与粮食相似,你付出多大的辛苦,就能打出多少的粮食,如果你不珍惜,老天肯定会报应你的,比如说我、我每天苦心戒律地希望能得到你的欢心,你看我是真心对你好就跟了我,可是后来你才发现,我是一个得到却不知道珍惜的人,那你活着将是多么难受?感情的付出是相对地。如果我心里有你。肯定会珍惜的。嘿嘿,你说,是这个道理吧。”说完,仰脖把汤喝掉,起身到别处又盛了满满一饭盒。座在草丛上看了看天。摇头言道:“唉,这命运啊。就是说不准。刚才还在天上边飞边唱呢,现在成了饭盒里的肉了。”说完,叉起一块肉放在嘴里点了点头:“嗯,别说,天上飞的就是好吃。”

        冰儿笑道:“难怪你是大炎的高僧,每句话都让人思量很久!呀,你慢点吃。”

        李泰稀里糊涂的吃完,把几个负责人叫到一起言道:“现在天色尚早,告诉大伙,让马蹲下,其后找些草垫在身下,上面多盖一些休息一会,晚上咱们还要赶路呢。大伙挤一挤,有马匹挡着点能缓和些!”

        见到几人离去,李泰一个口哨把紫云叫来,一个手势,紫云立刻躺下,李泰叹了口气:“这么多天了,我看你对这个手势最高兴!”说完,对着冰儿笑了笑:“帮忙多弄点草吧。”

        两人忙活一阵,在紫云身旁垫起厚厚的草堆,李泰对着冰儿嘿嘿一笑:“你看,咱们晚上还要赶路,借着时间多睡一会吧。咱们都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来,我抱着你!”

        冰儿摇头:“不必了。”

        “那好,我先躺下,你再躺。”说完,靠着紫云的肚皮躺下,冰儿也想靠在肚皮上,可是好地方已经被李泰占去,只好贴着紫云地下半身躺好,刚一躺下,紫云砰的放个屁,冰儿连忙往后一挪,正好掉进李泰怀里,李泰哈哈一笑:“这可是你自己躺进来的。别怪我。”说完,抬手拍了拍紫云笑道:“宝贝,你太会制造机会了。哈哈。”

        不知道睡了多久,李泰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便想起身,冰儿本就睡得轻,见到李泰有动作连忙起身,弄的李泰很是上火:“你至于这么怕我吗?这荒山野草的,我能把你怎么样?”说完喊道:“***,***!起来再吃一顿,剩下的晚上吃。要不一会太阳没了。都得饿肚子了。”

        清点好人数,又在短时间吃了一顿,一行两千多人骑在马上,趁着插黑的天色慢慢消息于野草之中。

        由于有斥候带路,一行人才算顺利的饶过二乌达的部队到达三乌达处,看着远处望不到头地火把,李泰当真是心里捏了把汗,大庆走过来指着前面说道:“公子,您瞧,这前面军营连绵数里,火把通亮,帐篷摆放整齐,而且这阵势也不寻常,看来这带兵之人也不是寻常之人啊。”

        李泰点了点头:“是啊,这前面的火光一眼看不到头,怎么能确定三乌达就在营中呢?要是咱们暴露了,想跑都来不及了。告诉大家下马休息,派斥候再探回报!”

        良久,斥候回来言道:“大人,营中兵卒不断巡逻,咱们无法靠近,不知道所抓之人在不在啊。”

        “他们这军营有多远?”

        “不下三里!”

        李泰点了点头:“还行,咱们带得药够了。现在什么时辰?”

        “亥时!”

        “嗯,寅时是最困的时候,咱们那个时候动手,潘哥,潘哥!”

        “公子!”

        “带上一组人马。跟着斥候顺着军营绕过去。每三十米放上一袋药包,要是风向不变,看信号一起点燃!妈的。这么多***应该没问题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