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三十一章 人合、丐帮、整合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程天虎

        一代枭雄

        成名于二十三年前的七掌论天下之时,当时武林新秀辈出,各大掌门都觉着自己门派掌法精妙,程天虎被无名恩师派下山后,与一丐帮六袋长老结为兄弟,其后被引入丐帮,当时丐帮帮主年事以高,却正赶上七掌论天下之时,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便是丐帮帮主也不能看透此事,便带着四名***亲赴山南

        随即,丐帮帮主与其决战三天,但在最后一战被混元掌偷袭震断浑身经脉,程天虎大怒,出手一掌击毙混元掌门,引起七大掌门***,然而成天虎年少气盛,更是来者不惧,凭借无名老人亲传的霹雳掌,连毙三人,一是名声大振,其后老帮主去世,临死前将帮主之位传与程天虎,这么多年下来,虽说丐帮始终以乞讨为生,但要想问消息,丐帮绝对第一。要想论人数,丐帮也绝不会是第二!更何况,丐帮中的商贾之人也是布满天下。也不算穷苦。

        而就这么一个枭雄人物,竟然被李泰的飞刀逼得退无可退,落个没南山讥笑的下场。

        成天虎见到五道银光向自己飞速而来,一挺腰身,一个铁板桥,身体突然向后一倒,整个身体竟然全部躺在了地上,李泰见到大喜,连忙又发三刀,程天虎在地下一滚而过,待起身之时,当真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了。只见他花白的头发,凌乱不堪,新穿的白衫也被钢针扎出了不少针眼,而且。又再地上滚了几下,这一身怎么说也是狼狈了。

        “哈哈!怎么样?服不?”此时李泰小人得志,见到程天虎如此狼狈不禁指着他大笑,觉着笑得不够,竟然哼起天鹅湖。自己还跳上了两圈,一个难看的旋转站立后,李泰右手护胸向前鞠躬言道:“承让,承让!”

        此时程天虎虽说狼狈。却大有虎死不倒架地威仪,看见李泰在眼前这么气自己,心里不觉开始思量,这小子从骂我开始就把我往套里带。等扔出那个白色的东西后,更是处处占了先机。没想到年纪不大,城府很深啊。看他的脚步诡异,乃是一门高深的轻功,倒颇有百步飞云之感,手上的飞刀力道虽大,但太过于随意,如果贴身近战。这小子便没了本事。但他逃命地本事真是叫人心烦。还有,他那白色的圆球究竟是什么东西。石灰粉夹杂钢针,诡异之极,狠毒之极啊。看见李泰虽说得胜,但脚下依然不向前迈进,看来此人却是沉稳。

        想到这里,程天虎哈哈一笑:“小子,好功夫啊,不魁为南山的高徒,今日。老夫就与你分个高下!”说完,脚下一用力,对着李泰冲来。“呀喝?你还来。给你”说完,手上的摔炮对着他砸去,随即又是三把飞刀。只见程天虎一笑。空中一个转身避过摔炮。手掌运上内力向空中一抓,三把飞刀入手。转身向着李泰飞来。

        “妈呀……”李泰掉头就跑。随即向右一闪,刚躲过这刀,突然发现一道银光直奔自己面门,侧头闪过,随即黑影一闪,突然觉着胸口一疼,嗓子发甜,一口鲜血喷出,身子也不由地像离线的风筝向后飘去。

        “这一掌不冤!势力相差还是太多了。”掉在地上的李泰心中想到。

        程天虎得手并为追赶,只是站在原地看着,良久言道:“如何?不服尽管再来!”

        李泰一擦嘴角笑道:“果然是高人,小爷还没败过这么惨呢?请教阁下大名,日后定当请教!”说完,慢慢把手放在胸口抱拳,准备对方大笑的时候再来三刀,就算扎不到,多少能挽回一些面子。

        程天虎乃是***湖,什么样地敌手没见过。看见李泰的一举一动便有了计较,表面很是轻松,但内在随时警惕,听到李泰问话言道:“老夫乃丐帮帮主程……”

        “去死吧……”李泰未等他说完,直接飞出三刀,随后又是两个摔炮出手,待再要飞出三刀之时,心中一愣:“丐帮帮主?怜月他爹砰!砰!两声传来,随即白烟翻滚,李泰心中一惊,完了,这不扎瞎,也得迷瞎了。靠,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先不说你姑娘饶不了我,就是手下我也对付不起啊,想到这里连忙冲进白烟中来回扇动,边扇边喊:“程伯父,程伯父,您没事吧。”

        “哈哈!”一声大笑传来,程天虎站在不远处看着李泰在白烟中寻找自己,一时心情大好:“无事!”

        待白烟散尽,李泰看到程天虎无事,长出一口气:“唉,你可吓死我了。真要是有个什么意外,我也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哦?你怕我?”程天虎言道。

        李泰点了点头:“怕,真怕,先不说我与令爱相识,单说你手下那么多人才,就算我再厉害也应付不了啊。小侄我就是一个县令,发展地方才是本事,天天跟江湖之人相斗,我还干不干点正事了。你手底下十万帮众,除了会武的就是光棍,有道是凭着一身寡,敢把皇帝拉下马这些人到河州要饭都能给我要黄了。要是不给,再弄点***什么的。惹不起,真惹不起,跟您斗那是跟钱过意不去啊。”说完,走上前伸手替程天虎打扫打扫身上的灰尘,嘿嘿一笑:“您没事吧?”心里却道,唉,势力相差太大。妈的,老子手下要是有十多万要饭的,到哪都是横着走了。

        这程天虎也是精明之人,见到李泰明显示好,不觉有些高兴,他也知道李泰说地都是实话,如果真把自己杀了,手下的长老。堂主,肯定要给自己报仇,到时候就算你藏在皇宫里,怕也是终身难得安生。见到李泰有对自己这么殷勤,不觉点了点头:“无妨。无妨,本就切磋。不必在意。”说完,回头对南山笑道:“南山,你教个好徒弟啊。”

        南山不以为然:“程帮主。林雷给贫道两年时间,我徒儿便可取你项上人头,信不信?就凭那百步飞云,到时候你连边走沾不上。”说完。走到李泰身边把了把脉,点头言道:“嗯,还行,伤得不重,要是我徒儿有什么三长两短,贫道拆了你个总舵!”

        程天虎笑了笑:“凭你南山护短的性子,老夫还真信,哈哈。泰儿,来,咱们进去聊!”

        众人重新坐好,凝儿备上香茶退下,李泰喝了一口,见到屋中只有南山,程天虎,不由言道:“怜月、程姑娘还好吧?”

        程天虎看了看李泰言道:“泰儿,老夫见你是南山***也不用身份压你。老夫只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想地?”

        李泰叹了口气言道:“程伯父。实不相瞒,起初小侄却是对令爱有倾慕之心,当时陛下将小侄发配河州,偶进***鉴宝有缘与程姑娘相识,当时小侄便被令爱的美丽所打动。那时候我与凝儿参加海州盛宴。与程姑娘在盛宴上斗歌,帮她与京城花魁斗艳。现在想起来,也是犹如昨日,但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当海州知府庞轩庞大人遇刺后,小侄便开始调查。没想到。却与令爱有关,更让小侄痛心的是,竟然是她下的毒手。呵呵,当时小侄年少轻狂,虽知道她犯下大错,但依然悄悄将她放走。庞大人虽是个好官。但当时小侄也是对令爱有爱慕之情的。即便现在回想起来,小侄依然不后悔。如今小侄也身份一方县令,深知造福一方之难处,如程姑娘此时落入我手,即使陛下能饶恕她,小侄也会在此之前将她***。何况我以拜庞轩之妻为义母,你叫小侄如何面对程姑娘。唉!毕竟不是一路人啊,江湖地白衣如雪,快意恩仇的日子,小侄确是无法消受了,今日见到程伯父,小侄所言句句发自肺腑,如有不当之处,还望程伯父海涵!”

        听完李泰讲述,程天虎也是叹了口气:“老夫知道贤侄地难处。这河州原先乃有丐帮一分舵,事先知道贤侄到此,雪儿知道你不喜欢江湖之人,央求老夫数日才将分舵调走,其后你的一举一动,雪儿时时关心,不管是你剿匪也好,佛事会也罢,雪儿都是第一个知道消息,前些日子听说你要到吐蕃,还特意调了几个高手给你。没想到,你竟然凭借两千人马屠尽吐蕃十万兵卒,老夫现在想起来也是震惊不已啊。”

        “什么?”李泰心中一惊,此事只有为数不多地人才知道,而且事情发生在吐蕃,这丐帮又是怎么知道的?

        程天虎看见李泰如此模样不仅一笑:“贤侄稍安勿躁。老夫手下十多万帮众,不止都是要饭的。呵呵,这点消息还是难不住老夫地。”说完,不禁一叹:“贤侄啊,老夫看你是个人才。也见到你地本事。说实话,贤侄乃是老夫见到后秀之中的翘楚,也是有心把雪儿托付与你,雪儿自小便没了娘,都是帮中地兄弟帮着带大的,加上老夫又是帮主,脾气骄横一些在所难免。雪儿自从上次逃回后,整日以泪洗面,只有听到你的好消息之时才算能高兴数日,最近一段时间,雪儿更是睹物思人,天天拿着一幅画来回观瞧。时哭时笑,老夫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老夫知道贤侄心中所虑,但还想问一句,如何你才能接纳雪儿,只要是老夫能办到的。绝无二话!”

        李泰起身叹了口气:“程伯父,您这又是何苦呢,小侄何德何能又让程姑娘如此相思呢。唉。虽说小侄对民生略知一二,但对此事,还真无良法了。呵呵,程姑娘江湖地位奇高,想与其联姻之人如过江之鲫,还是让她放开心扉,接纳他人吧,小侄在此定会祝福于她。呵呵,青春年少,懵懂之情难免。过了这段便好了。”

        程天虎笑了笑,起身拍着李泰肩膀:“呵呵,既然如此,老夫也不多问了。老夫觉着雪儿定然找个比你疼惜他之人。你说是吧。”

        “呵呵,那是,那是!”李泰嘿嘿一笑,听到程天虎这么说,心里好像也轻松不少。毕竟这么长时间的情感找人诉说一下,还是很舒服的。转身之际,看见燕儿靠在门后一愣:“燕儿,您怎么在此?”

        燕儿笑了笑:“本想给几位续茶。看见聊得投机便在此等一会。”说完,上前将茶杯续满,对着李泰笑了一下转身离去。

        程天虎笑道:“相府之人果然厉害,就连丫头都如此聪慧。片刻之间回答滴水不漏。却是难得啊。呵呵。”看见李泰苦笑,程天虎言道:“贤侄啊,既然雪儿地事情只能如此,老夫也不强求了。今日来此,老夫还有一事想与贤侄相商,”

        “哦?程伯父请讲!”

        程天虎负手望外,良久转身言道:“贤侄啊,我丐帮传承百年。各代帮主良莠不齐,所以帮众大多是虎狼之人,老夫在来之时,曾经与几位长老商谈过。当然了,这也是看贤侄地军队中有这样的人,老夫才与他们商谈的。呵呵,老夫觉着,丐帮除老夫之外,手下有七大长老,其后便是堂主。舵主。待老夫深思熟虑之后发现,我丐帮缺一个副帮主,而这个副帮主应当有一定的名望和才华,不必处理大事,只有在丐帮危机之时施以援手。或者是参与一些帮中大事的决议。此人最好年纪不大,懂得聚财之道。暗藏用兵之法,其次还要深得人心,呵呵,贤侄不知道有没有这样地人选啊?给老夫引荐引荐,呵呵,老夫也想找个副帮主哦。”

        噗

        南山刚喝的一口茶全喷出来了:“***敢打我徒儿的主意,贫道抽死……嗯,貌似也不错!”南山说完,又低头开始喝茶不语。

        李泰看着程天虎,突然发现自己很喜欢他。怎么说呢,面前这个人绝对算是个人物,而且李泰也相信他没有必要低声下气过来求自己娶他女儿,但是从他很是正经,又很露骨的引诱中,李泰觉着这个帮主只有在为了自己女儿着想地时候才会如此着急吧。换句话说,就是这个帮主与自己谈话的方式很特别。

        李泰笑了笑:“伯父,您这算是***吗?小侄也是一方县令啊,虽说官不大,但多少也是朝廷的人啊。这么做不太好吧?”

        程天虎哈哈大笑:“你李泰身为相府二子,被陛下封为平食郡王,其后又在虎烈营里当个火军长,再后来被发配到河州这个穷地方做个知县,老夫承认,这些都是皇帝给你的。但老夫就不知道了,为何你年纪轻轻就能作为大炎少有却有辈分奇高地高僧呢?为何你年纪轻轻就能成为道家牛耳地关门***呢?你身居佛道两家,江湖之人早就听说过你地名讳了,哦,对了,前些日子还有人叫你什么小李飞刀?呵呵,老夫今日见你飞刀功夫,却是可以闯出名头。难道这些都是你一个地方官员该做的事情吗?”程天虎说完,喝了口茶,借着李泰木讷之际言道:“哦,对了,你还是人合商会地会长,更有甚者,出佛寺里还有一万多名武僧,呵呵,这些事情是你地方官员该做的吗?”

        “这……”李泰一时也迷糊了。是啊。自己本来就想逍遥的做个县令罢了。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身份。妈的,这都什么时候弄地?不过转念一想,李泰言道:“不对啊,我当和尚做道士,我乐意啊。我有好好的县令不当,凭什么去当个要饭的?小爷我……小侄我郡王没当几天就让陛下给发配了,您老打算给我一撸到底?再说了,咱们也没什么交情吧?不用出门就送一个副帮主给我吧?”就算你姑娘嫁不出去也不至于这样吧?当然,最后一句话李泰放在肚子里没说。

        南山笑道:“程帮主啊,你大公无私那是江湖之上闻名的。不能无缘无故的就来找泰儿吧?就算他是你女婿,也不用这样吧?有何事?说出来吧。”

        程天虎哈哈一笑:“哎呀,要依老夫的意思先把你绑走再谈,雪儿说你吃软不吃硬,刚才老夫说的可都是她自己编的词啊。哈哈。嗯。这么说吧,我丐帮成立几百年,各代帮主良莠不齐,时间一久,手下帮众除了一些武艺之人。大多数都是穷苦之人,咱们大炎不算富裕,加入丐帮之人越来越多,呵呵。帮中也不能面面俱到,放眼天下,只有泰儿地人合商会适合我丐帮***,而且。如今已经快要遍及半个大炎了。所以,老夫想跟贤侄商议一下,不如我把丐帮***融入到商会中可好?”

        李泰一愣,随即言道:“那怎么行?我商会中可都是老实人,你们一去不都得给带坏了。不行,不行。这老百姓和黑***怎么能一起做生意。”

        或许李泰想的简单,但是南山一眼便看出其中难题,不由地问道:“程帮主。贫道乃方外之人,或许看的清楚些,要是贫道所料不错,帮中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程天虎笑道:“能有什么难言之隐,大炎要变天了。本帮主也要为手下的弟兄考虑一下才是。当年陛下开国,我丐帮也是出了力气地,这么多年下来也没给他惹什么麻烦,不过最近风声不对,再加上帮众实在穷苦之人太多,便想给他们找个糊口的伙计。如此一来。新皇登基也就不用在惦记丐帮了吧!当然,在老夫看来,这新皇地道行如何老夫不清楚。就算是登不上,我丐帮也要弄碗正经饭吃了。呵呵,泰儿。太子地事情你知道吧。”

        李泰点了点头。随即把草原抓到送信之人地事情说了一遍,南山一愣。气地胡子直哆嗦,程天虎就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一拍桌子骂道:“这个***,抢皇位是你自己的本事,让外狗过来干什么。还居然给人家划了城池!哼!”

        李泰一笑:“您生什么气啊,那都是陛下地家事。跟咱们有什么关系?不过程伯父刚才的话侄儿听着有些迷糊也有些明白,好像陛下开国丐帮也出了力?”

        “废话,我丐帮以前帮众尽二十万,陛下开国后就剩了不足十万。你说那些人哪去了?如今丐帮***快要到十六万了,要是再没口正经饭吃,怕是陛下又该头疼了。

        “啥?你手下那么多人,害怕陛下剿了你们?”

        “屁,帮会与朝廷乃是两个江湖,如无必要,河水不犯井水,你懂不懂!”

        李泰点了点头:“懂了,就是说你丐帮如果手下兄弟太多了,有人害怕你要***了,而且,你也没有那么多钱去养活他们。虽说都是要饭的,但这世道上,怕是没有组织的要饭也会很难吧。而且从某个角度上来看,这丐帮帮众越多说明国家生产力越不足。嗯,找口正经饭是对的。”李泰心里想了想,可是一想:“***,关我屁事啊!”

        本来一提国家成产力南山,程天虎两人都迷糊,可李泰一说跟自己没关系,程天虎言道:“怎么没关系?你商会不是要做到老有所养,老有所依吗?我丐帮一样,不过没有你那么多赚钱道罢了。再说,如果在大炎立起了店面,怕是打探消息也会更方便了吧。老夫不会把虎狼之人放入商会的,不过是挑些老实诚恳之人,给一口包饭吃罢了。你觉着如何?”

        “要是老实人还可以。有多少人?”

        “两万吧!”

        “啥?不行!两万人光培训手艺就得多长时间。不行!”

        程天虎一笑:“呵呵,如此也好,老夫明日便让那些人陆续来到河州乞讨吧。谁让他有钱呢,等过一阵子,来个三万五万的。老夫也轻松轻松。”

        这下轮到李泰傻眼了,他不怕富的,就怕穷地,。更可能得是竟然是丐帮帮主。听到他***裸的威胁,说实话,冷汗都要下来了

        南山笑道:“别吓唬我徒儿了,乖徒儿啊,这是好事啊,你想想,如果丐帮加入到你的商会之中,人合商会在江湖上也就有了地位,只要你内部管理的好,肯定没什么问题,为师多少也知道一些,程帮主的意思不过是要你帮这些穷苦之人找口饭吃。也不是让他们当什么管理员,哦,是办事员。如此一来,丐帮遍及天下。对于他们收集消息更为便利,这是好事啊,再说了,你也可以混个副帮主坐坐嘛。呵呵,我南山的徒儿当真是江湖翘楚了。以后不管看见谁,哪怕是庙堂之上,谁要欺负你,多少也要掂量掂量才是啊。嗯。为师觉着不错,不错!”

        李泰起身也明白其中的好处,但说实话,他多少还有点看在怜月面子上的嫌疑。这让他有点接受不了。而且,如果想南山说地,不在里面挑选办事员,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自己也多少也会得到些好处,想了想,不由点头言道:“既然师傅发话了,徒儿便答应了,但是。程伯父派出之人必须要按照人合商会行事,如果敢在商会之内***。或者是自私自利者,小侄也就不客气了。”

        “嗯,那是自然,他们虽说还是我丐帮***,但除了打听消息外,都归你副帮主管辖!”看见李泰犹豫的眼神,程天虎哈哈大笑:“放心,虽说里面雪儿为你说了些好话,但你开创商会。治理河州,老夫也是看得见地。几个长老也是同意的。”

        “如此甚好,那小侄便答应了。”

        程天虎点了点头,随手拿出一块巴掌大的一快金子扔给李泰,李泰接过一看。原来是用金子做地一块牛颊骨。上面印着十三个铃铛,拿着此物。李泰苦笑,这下好了,终于混到要饭的份上了。有了此物,多少也算个铁饭碗吧。嗯,是金饭碗。

        程天虎起身言道:“本来还想给你做个加封仪式,看你这么忙就算了。牛颊骨地底座是个印,上面有我丐帮密文,如有需要,写封密信送到岷州便可,那里有我丐帮***。见到令牌如帮助亲临,到时候你就知道多威风了。呵呵!”说完,起身摸了一下李泰地脑袋:“泰儿,这些人就教给你了,好好地提他们筹划吧,穷人不容易啊。”说完,对着南山言道:“事情办完,老夫也告辞了。”

        李泰忙道:“吃完饭再走吧!”

        “切,少来这套!咱们有见面地机会。”说完便要转身离去。

        “请留步。”

        李泰一回头,只见燕儿走进来对着李泰笑了笑,走到程天虎身边施礼言道:“程帮主,我家凝儿姐姐与程姑娘在河州有数面之缘,但情如姐妹,今日见程帮主来此,姐姐便修书一封,万望帮主转交给程姑娘,信中多是一些女子闺话,还往程帮主帮忙。”说完,送上一封信,再次施礼。

        程天虎接过后一笑:“呵呵,还是蜡封的呢,你们这些丫头啊。老夫居然给你们跑腿了。好。如此老夫便收下了。告辞!别送!”说完,对着南山抱拳,对着李泰笑了笑,转身离去。

        人家说不送,李泰也不敢不送,以前说是瘟神,现在可是领导了。多少得意思一下才好。

        转身回到院子里,南山看着李泰一笑:“乖徒儿,副帮主?哈哈!贫道也算是创了江湖一段佳话了。哈哈。”说完,便要转身离去。

        李泰上前抓住:“我说师傅,你徒儿都当官了,你多少送点礼吧。”

        南山一愣:“为师哪还有什么东西送于你。”

        “那个什么丸呢,就是昨夜送给徒儿那个,不是还有两颗吗?”

        “给大庆和王平了。”

        李泰气的一跺脚“***,下手晚了,师傅。你是我师傅啊,你管他们干嘛。来,我再翻番,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对了,你原先肩上扛着那个算卦地布袋呢?在屋里吧,我一会去翻翻。现在先检查一身上。别动啊,动了不养老。”说完,就要上前搜身。

        南山被他气的没有办法,连忙躲过一叹:“唉,罢了,罢了,为师再送你一件礼物便是。”说完,拿出一颗丹药递给李泰:“此物也无甚用处,不过是可防毒罢了。”

        李泰叹了口气:“嗯,行啊,有也比没有强!”说完,把丹药往上一扔,张嘴咽到肚里一笑:“努力还是有结果地,哈哈!”说完,扬长而去。

        南山在后面一叹,又是一笑不语。

        回到自己的小屋,见到两人都已起床,李泰笑了笑言道:“不累了?”

        凝儿笑道:“时才给怜月写了封信,现在到是不困了。”

        李泰抱着凝儿和燕儿一人亲了一下笑道:“你们跟她有什么闺中之言啊。告诉告诉俺呗!说,信上写什么了?”

        凝儿与燕儿相识一笑,凝儿言道:“在凝儿眼中,这天下女子,只有燕儿最滑头了。”

        “那姐姐不也是同意了吗?”

        李泰一愣:“你们说什么呢?”

        两人一笑:“不告诉你!”

        “切,不告诉拉到,本官还要去厨师学院呢,不陪你们玩了!两位仙姑,贫僧晚上再与你们相会吧。哈哈!”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