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炎第一大市场开业典礼!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十一月二十八

        河州,县衙。

        此时李泰座再大堂之上,看着下面的原班人马,心里感叹道:“还是人多力量大啊,这么多天忙下来,可算是把一切都弄完了。”

        李泰整理了一下思路言道:“诸位,潘哥此时不在,大家伙再想想,有没有什么没准备的?”

        凝儿按照纸上的嘀咕:“摊位已经卖出去了,蒲大哥的活也干完了,外出送信的人也都回来了。似乎没什么事情了吧。燕儿,你有什么事吗?”

        燕儿笑道:“除了现在的酒楼人满为患外,还真没什么事了。”

        李泰笑了笑:“人多还不好?现在不少人家里还住着外人呢,这样也能赚些银子吧。现在什么时辰了?”

        蒲松言道:“回大人,怕是再有半个时辰就开始了吧。”说完看了看大堂之内的人笑道:“想必潘将军也布置完了,咱们都去看看吧。”

        凝儿起身笑道:“是呢,今早上就看见不少人都带着木凳去排队了呢。对了,相公,您今日可是要穿官服哦。”

        李泰起身笑道:“对,这也是本县的大事,本官自然要穿了。嘿嘿,虽说后院干活呢,换衣裳总行吧。嘿嘿,燕儿,走,陪本官***!”

        不一会,只见李泰紫褐色身穿官服站再众人面前,紧了紧腰带,扶了扶头上的乌纱,对这大伙嘿嘿一笑:“别说,这衣裳怕是有几个月都没穿了吧?今这么一穿上,倒是有些板身子。”说完,咳嗽两声,一挥手:“诸位,都随本官去典礼吧。晚上回来咱们大吃一顿!走!”

        走出衙门。李泰就被远处的沸腾的人声牵引,笑了笑言道:“怕是今天人不少啊。”

        燕儿笑道:“那是自然,咱们可是请来好几个戏班子呢。能不热闹吗。少爷。咱们快走两步,也能看一会呢。”

        李泰言道:“还是慢点走吧。咱们一去这戏可就停了。”

        刚一拐弯,众人立刻被眼前的景致吸引,只见这红色的大楼下面人山人海,正门处搭建了一个十丈左右的台子,此时正有戏班子再上面唱戏,再往前看,处处彩旗飘飘,从楼上牵下来十六条横幅。上面写这“河州欢迎您”“河州大市场生意长红”“生财宝地,风水甚佳”等等广告标语。这让人看起来不觉有新奇之意,李泰看着五颜六色的条幅笑道:“幸亏咱们有人才,要不写几个大字怕是要到外县请人呢,邓大才子好功夫啊。”

        邓健在旁笑了笑:“在下可不行,要说蒲松蒲大哥才叫厉害呢,居然用铜能做出字来。公子。为何这楼上河州大市场五个字要用红布挂着?呵呵,想来跟咱们成立商会地时候一样吧。”

        李泰笑了笑:“嗯,一会咱们还要剪彩呢,大伙等着吧。定然让你们见识见识用铁器做出来的字是什么模样,呵呵,瞧见远处的唢呐没?嘿嘿,咱们今天可是要好好地热闹热闹。”

        “是啊,咱们这都几个月没什么热***了。是该热闹热闹了。大人,咱们开始吧、”

        李泰点了点头,找来衙役小声说了几句话。衙役离去后,没过多久,戏班子都撤了下来,正当人们不解的时候,大庆命人开始往台子上摆放椅子,顿时不少人都明白过来了。

        “怕是咱们大人要来了。”

        “呵呵,是啊。哎呀,这大市场可算要开张了。对了,俺家租了两个摊位,现在孩子他娘再里面等着呢。以后可要多多捧场哦?”

        “啊?你租了?我听说租金不便宜呢。对了。你咋租的。前天俺来的时候就听说都租出去了。”

        “你那是来晚了,我第四天去的时候就没有好地方了,哎,你猜,进门第一个摊子多少租金?”

        那人摇了摇头:“这上哪猜去。我也没进去过。二两?”

        “切。我家的两个摊位还六两银子呢,二两?谁租你啊。告诉你吧,第一个摊位要九两银子呢,据说是让一个泯州的员外租去了,好家伙,真是大手笔啊,一连租了四个摊位,一交就是一年的租金,要是连税都算上,这一年怕是要四百两银子呢。s”

        “啊?四百两,这、这能赚回来吗?”

        “怎么不能?大人什么时候坑过咱们!嘿嘿,大人夫人可说了,谁家要是在里面租个摊位,便是给座银山都不换呢,哎看,快看!大人来了。大人来了。”

        嗖……砰……

        一支冲天雷在天空炸响,顿时鼓乐齐鸣,彩旗飘飘,在人们的呐喊声中,李泰带着河州办事人员,闪亮登场。

        本来燕儿想跟附近地官员联络联络,多少也过来捧场,李泰闻听一笑:“凭什么让他们来?佛事会那么大的事情都没现身,真等着别人请呢?一年看不到一会,还弄的挺热闹,假惺惺,看着烦。不如多请点员外才是实在。”

        起初燕儿觉着李泰有些清高,但此时台下黑压压的百姓,听着他们呐喊,看着他们激动的眼神,燕儿觉着,跟官场比起来,这百姓就是天堂。

        李泰身穿官服走到台上,借着鼓乐之声走到台山,随后与各地而来的员外互相施礼,一一问好,这些员外至少有百人,如今全都弄到一个十丈宽的台子上坐着,面对下面地百姓。还是很能满足虚荣心的,而且李泰给他们的政策也好。虽说税多了些,但是赚得也多嘛。

        在燕儿事先的安排下,这些员外都找到了自己相应的位置,李泰看着他们都坐好,其后走到台前,双手虚压,对着下面的百姓露出招牌似的笑容嘿嘿一笑,挥手喊道:“河州的老少爷们,大姐大嫂。你们好啊。”

        “大人好……”

        李泰点头:“嘿嘿,好,好。本官这些日子吃的饱,睡的香,好着呢,这身子好像都胖了一些。”

        下面有人喊道:“大人,您没胖,当初您地玉带上系到第四块,现在还是。没胖。”

        李泰笑道:“嗯,会来事,嘿嘿。平时观察的挺细啊,本官没白请你吃包子!”

        “大人,您记着我?”

        “那是,谁吃了本官的包子,本官都记着呢,什么时候去你家都吃回来。”

        人群一阵大笑,李泰向下压了压言道:“诸位乡亲。看见了吗?经过咱们大家地努力,这个河州大市场,也就是当初蓝图里面的大房子建成了。”说完,不仅回头瞧了瞧笑道:“唉,想想咱们当初,再看看现在,这日子过的真快啊。当初蓝图上的大房子如今屹立在咱们面前,大伙高兴不高兴?”“高兴!”

        “嘿嘿,本官也高兴啊,本来以为要两年或者是三年的时间才能建好。谁知道大伙这么勤快,刚刚一年,咱们就建成了。而且不止这个大市场,咱们河州的出佛寺也要是四天后,开启山门,恭迎诸位善男信女烧香拜佛呢。”

        “好……好……”

        李泰看着下面高兴的百姓一叹:“唉,好啊,这大市场建成了,大家平时想卖点什么。买点什么,都不用风吹雨淋了。咱们赚起钱来。也就不那么辛苦了,这年头,兜里有钱才叫好日子,有钱了才能买东西,还有一个月就过年了。家家都要添置些物件。给老人和孩子做身新衣服,老爷们打点酒。大姐大嫂子们也穿戴起来。咱们辛苦一年了,也该高兴高兴了,这大市场里什么都有,价格还不贵,大家放心买吧。而且,本官今天告诉大家一件事情,咱们衙门现在要成立税务部,他们专门负责这大市场里地事宜,什么交税了,看看肉好不好啊,布匹好不好啊,反正,大家放心,再这里买的都是新鲜地东西,绝对不能吃坏了肠胃,谁要是想干这个活,就到衙门去报名,衙门要筛选一番,不过本官先说好了,这活可是个细活,是关系到河州百姓的身子,要是用的物件还好些,关键是吃地,着要是出了毛病,那可就坑了一大批人了。所以,这个要干这个活地人,必须要有强烈的责任心,真是要出了事,就与贩卖之人同罪!嘿嘿,当然,本官相信这样地事情不会发生,大家瞧见了吗?这台上坐地这些员外,可都是附近几百里内的巨富之人啊,有他们鼎力相助,咱们这一定会是全大炎生意最火爆的地方。咱们大市场一定做到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一定努力供应吃食,物品,让方圆百里内的大家都过个好年。”

        听到李泰的讲话,百姓都很感动,是啊,这才短短的一年,河州真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百姓手里都比原先富裕得多,不夸张的说,这里大部分最有钱的时候,也绝对没有这短短一年赚的多,赚地这么轻松,这么开心。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河州有个好大人。

        此时,何大叔走到李泰身边小声言道:“公子,吉时已到,咱们开始吧。”

        李泰点了点头,对着下面喊道:“诸位乡亲们,为了庆祝河州大市场开业与出佛寺开光,为了让远来的朋友见识我们河州,衙门出钱,请戏班子连唱十五天,好不好!”

        啊?十五天,能听十五天的戏?这、这可是八辈子都赶不上的事啊。这得多热闹啊,还没等大家叫好,李泰嘿嘿一笑:“等过了这十五天,咱们让这些戏班子歇息几天,其后在大年再连唱十五天,一直唱到正月十五,而且,两天换个样本,好不好!”

        这一下,不仅台下的百姓愣了,就连台上的这些员外都愣了,好家伙,这加再一起就是一个月啊,而且都是给百姓唱的,这河州衙门真是大手笔啊,跟这的衙门比起来,别地方的衙门当真是不值得一提了。

        片刻过后,人群地掌声如雷鸣般想起,李泰站在台上几乎都听不见旁边之人说话。说是震耳欲聋一点不为过,看着下面百姓激动的眼神,李泰一扬手。大庆那边腾!腾!腾!三个冲天雷响起,一时间,鼓乐齐鸣,鞭炮不断,在众人的叫好声走,缓缓走上二十个身穿旗袍的女子,只见她们手上都端着一个铁盘子,每个盘子上都放着一朵用红绸子扎地红花,这二十朵红花相连几十米。李泰找出当初拿钱最多地十九位员外一起站到台前,正在大伙不止所以地时候,李泰拿起铁盘旁边地剪刀比划比划:“诸位,这是本官为诸位员外准备地小节目,名为剪彩,所谓剪彩,便是将一条红绸剪断。变成若干份,大家都讨些喜庆之意。呵呵,来,诸位员外,随本官剪彩。”说完,与诸位员外一齐剪断红绸,其后彼此之间道喜,看着形态优美的女子缓缓施礼,将铁盘与红绸脱走,这些员外心里很是高兴。嗯,剪彩,有点意思,以后有什么地方开业。咱们也剪彩。

        随着剪彩仪式的开始,鼓乐之声震耳,冲天响雷不断,百姓喊声不熄,彩纸洋洋洒洒,当真如仙女散花一般。其后,再鼓乐声中。一支铁箭带着铁哨,划起一阵叫声从远处而来,在众人的注视下,一箭射断高楼上的一条绳索,随即。几十丈红布如云彩伴随着五颜六色的彩纸缓缓落下。在这高楼之上露出了五个金***三丈大字----河州大市场

        人群沸腾了,这是他们经过不断努力而换来的成果。不少工匠都再人群中看着大楼欣慰不已,不少摊位业主此时也在幻想着生意兴隆的场面,此时,这些外地地员外当真是惊奇连连,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么隆重的开业典礼,不说那么精湛的箭技,就单说那么大的铜字也做不出来,而且看着人山人海,他们能感觉到这里的百姓跟衙门相处的甚好,这里的百姓对李大人由衷地爱戴,这一切,都是他们外县的人员不曾体会过的。再这里,他们第一次的体会到什么叫与民同乐。原来着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么感染人啊。

        大庆离着人群不远,身背铁弓擦了下汗:“俺的娘嘞,给俺吓出一身汗!”

        王平再边上笑道:“潘将军当真是铁箭无双,一箭就射中了。”

        大庆笑道:“俺敢射不中吗?当真是要射不中,公子下来能吃了我,你信不?”

        此时台上,看着百姓高兴的样子,李泰对着旁边点了点头,所有台上的员外都缓缓退下,此时,走上来十名兵将,将大市场的八扇大门下面用红地毯铺开,随后河州大市场八扇大门缓缓敞开,李泰一挥手,人群顿时叫了一声好,黑压压的人群汹涌般地冲进了这个盼望已久的大楼!

        一进门,大家就被着偌大的空间所震撼,往前看,几百个摊位布满大厅,而且。每个摊位上都有一个笑容满面,身穿白色大褂之人等着自己。这一楼前三排摊位是卖肉食,鸡、鸭、鹅、***、鱼、样样不缺,第四排是卖菜、酒、茶、蛋等物品,二楼更是女子们的天堂,这里的衣裳当真是琳琅满目,风格各异,色彩缤纷,还有胭脂水粉,不少上来的女子顿时一声欢呼,纷纷冲进去不断的瞧这瞧那,满眼新奇。

        三楼里卖的是一些笔墨纸砚,还有一些字画、书籍、兽皮等物、再往里还有一个茶馆,此时还有一个说书先生。讲的是三国时期,三英战吕布。

        “快看上面!”

        此时,不知道是谁一喊,大家不由的抬头,顿时被如此地明亮的景致所震撼,只见着棚顶之上悬挂着十六个吊灯,每个吊灯如八爪鱼般再空中伸开,甚是明亮,这棚上不知道怎么,居然镶上了一层锡,再光亮照射后,这些锡把光再反射下来,弄的整个大楼如白天一般。当真是让人惊奇不已。

        “哎呀,我说这么敞亮呢,你看着上面。全是银子啊。”

        “妈呀,这得多少钱啊。”

        此时有卖货的笑道:“诸位,这上面的是锡,不是银,起先我来地时候也以为是银子呢。呵呵。”

        众人听后,无不较好……

        见到外面地人都已经进去,李泰与身边的员外笑道:“诸位员外,本官本想带着你们进去看一下,但看目前地样子甚是拥挤啊。不过,这逛市场越挤越好玩,那位想进去瞧瞧。这里可都有你们自家的商铺呢。不看看?”

        这些人被李泰一说,顿时都要进去,李泰大笑,一挥手:“冲啊

        “哎……走一走,瞧一瞧,新鲜的***肉嘞……”

        “客官,买点吧。早上新杀的。”

        “快来看看啊,新鲜的大鲤鱼啊……”

        “哎……新鲜的鸡蛋嘞……”

        此时李泰带着人,步步艰难往前行进,看着市场如火如荼,李泰甚是高兴:“哎,那谁,买卖怎么样?”

        “呦,是大人啊,托您的福,这一会就买了不少***肉了。”

        李泰点了点头,又问旁边之人:“你怎么样?”

        “小人卖的也甚好。刚才还有一个客官要我把***肉送到他们家酒楼呢,嘿嘿,以前这河州几家都认识,可这不到一年,酒楼开起几十家,谁都不认识了。”

        李泰笑道:“你放心吧,这酒楼肯定越来越多,咱们以前才多少人,现在都快二十万了。翻了快八翻了,你还上哪认识去,还是***的买卖吧。”

        “嘿嘿,大人说的是。大人,您要哪块。小人给您切下来?”

        “不用,不用,本官一会下馆子去。你忙吧。”

        正在跟他们攀谈,感觉有人拽自己一下,李泰回头,只见几个员外示意让李泰出来。费了好大劲来到市场外面,李泰言道:“几位,何事?”

        几人彼此看了看,其中一人言道:“大人,咱们觉着,这么大的市场不能光买河州的百姓吧。”

        “那是啊,方圆几百里的都卖!”

        几人互相看一言言道:“大人,咱们听说水库也建成了,是不是要养不少牲口?”

        “嘿嘿,岂止养不少,光***就不下几千头,而且百姓家还有养的呢,鸡鸭更是不在话下。咱们衙门打算收购上来后卖到各地。”看见几人脸色失望,李泰心里一笑,叹了口气:“唉,可惜没有好的人选啊。”

        几人一听,立刻言道:“大人,咱们都可以啊,您看,我们几个……”

        “哎,不行,不行,诸位虽说是员外,但如何能垄断此事,虽说可以再周围县城供货,这里耗费的银两不少啊。”

        “大人,咱们只要定期的供货就可以。咱们虽说在市场里都有摊位,可是那是咱们卖货之处,河州养了这么多牲口,咱们买回去不是更能赚上一笔嘛!光从外地贩卖布匹笔墨,赚的少了些啊。”

        李泰心里一笑,好事来了!随即面色似乎为难道:“既然这样,咱们把这一百多位员外都叫上,咱们到大堂内,把门关上好好聊聊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