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三十四章 变相集资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听到李泰说这些事情可以商议,不少员外都很高兴,但是看见李泰的眼神,似乎像是看猎物一般,但毕竟是银子在召唤自己。别说衙门了,就是刀山火海也得见识见识。于是,这些员外把今天到来的所有员外***再一起。跟着李泰浩浩荡荡的向衙门走去。

        来到大堂,衙役四处借来桌椅,茶杯不够了,又弄了些小碗,看见百十来号人座在自己面前,李泰仿佛又回到当初拍卖惠山的时候,不觉笑了笑,怎么看这些员外都是如此可爱。非常可爱。

        此时,燕儿座在旁边记录,凝儿与李泰座在一起,李泰拿起杯子请诸位饮茶,放下后言道:“诸位,咱们今日谈的虽是公事,但也没有必要闹的那么严肃,其实本官想带着诸位去尝尝我们河州的手艺,但人太多了,边吃饭边商谈太麻烦,而且本官酒力尚浅,万一喝酒的时候说错了什么话,伤了诸位的心,本官罪过可就大了,呵呵,诸位也看见了,这衙门正在扩建,四处都在忙活,只有这大堂之上有些位置。如此,诸位先屈尊一会,等咱们谈完了。再到酒楼好好尽兴一番!如何啊?”

        众人不住点头,连忙称好,李泰与凝儿对视一眼后言道:“诸位,时才你们于本官说的那些话,本官听着有些迷糊。再说说!”其中一个员外起身言道:“大人,诸位员外,咱们当着明人不说暗话,如今这河州大市场开业,在下当真是新奇的紧,先不说这市场如何,光是这手笔便是哪个州县也比不起的。而且据在下看,这里的百姓对大人甚是爱戴。据说大人还有成立大炎最大的牧场,所以我等便想来一窥究竟。”

        李泰笑了笑,对着燕儿点了下头。燕儿会意,走到头堂拿出一张大布,李泰将此布打开,贴到光明正大匾额之下的旭日东升图上,其后拿起一个事前准备好的木棍对这些人笑道:“诸位,既然问起来,本官就跟你们说说。诸位请看,这么大的蓝色,就是我河州水库。这个水库长两千丈,宽一千丈,几乎与城池相当,唉,为了修建水库,花了本官三十多万两银子啊。诸位琢磨琢磨,这就与湖泊差不多啊。咱们官府更是往里投放了二十万两银子地鱼。这些鱼太难弄了。这是本官雇人高价从外地运来的。咱们河州虽说有条大河,但那顶什么用啊。对于这么大的水面,就是杯水车薪,所以,本官敢说,这个水库,绝对是大炎第一产鱼盛地,远了不说,如果过了一年,怕是这里打出来地鱼。要比周围几个州县加起来都多,诸位虽说都是富裕之人,但谁敢说到集市上天天能买到两斤往上的鲤鱼?那些打渔的,每天也不过是三两条吧。但是这里不同,只要过了一年,这水库里的鲤鱼都是两三斤往上。或许几十斤的都不在话下。到时候诸位想一想,一个鱼摊上,全是清一色几斤的大鲤鱼,嘿嘿,怕是好卖的紧吧。

        而且。咱们这里不止鲤鱼,什么鲫鱼了,边花了,白莲、花鲢这些少见的鱼更是层出不穷,这就丰富咱们附近的百姓了。s诸位觉着。这笔买卖划算不?嘿嘿。起先本官还想让自己衙门里地人去经营,而且诸位也都知道了。本官开设的人合商会也快遍及大炎了。里面擅于经商之人不是没有,可是本官觉着,还是让周围的朋友去卖吧,其一,诸位对自己的州县都熟悉,人脉也广,做起生意方便,其二,本官也不想让衙门中人插手此事,给他们干那是让他们干活,但给诸位干,便是交情了。咱们以后还要常来常往不是?如今也快过年了。诸位……哈哈,是吧。”

        在场之人都是做生意的人,李泰这么一说,不是明显的要收礼吗。没问题,只要这活自己能干上,送多少礼都无所谓。想到这里,其中一个员外言道:“大人,您觉着我们谁能干?”

        李泰笑道:“哎,这事哪有一个人干的,再说,天下也没有一个人地生意不是?要本官看,你们这里百人,挑出二十位专门贩卖鱼就行了,当然,这二十人肯定不够,要是买卖好。本官说不上再增派几人呢。嘿嘿,诸位先稍安勿躁。看见这图上水库旁边了吗?这是咱们大炎最大的养殖基地,什么叫养殖基地呢,就是把所有的牲口,什么,***啊、羊啊,鸡啊、鸭啊,鹅啊等等都再这里养活。当然了,现在还不多,***也就一千多头,鸡鸭也没多少,加上百姓手里怕是有两万多只吧、”说完,对着燕儿问了问:“是两万多只吧。”

        燕儿点头应道:“回大人,一共是三万一千多只,养殖基地里不到一万只,过了年怕是就要添一些,鸡十万、鸭五万、鹅五万、***一万头、羊暂时没买,据说吐蕃那里多的很。打算过完年一次先买进一万头,这些牲口繁殖的快,再过一年怕是要翻番!”

        李泰点了点头:“听听,听听,光鸡就十万支,每支鸡一天下两个蛋,这就二十万个鸡蛋啊,诸位都知道,现在的鸡蛋都是一些农户人家自己积攒,而且价钱还偏高,但咱们这便宜,一文钱一个,诸位拿回州县里卖两文就赚了一倍了。要是一次性的再一文五厘买给附近之人,省去了很多麻烦,赚的也不少啊。我想诸位都是精明之人,都懂得***、嗯,大掌柜的道理吧。”

        看见下面发蓝的眼睛,李泰笑了笑:“其后咱们再说鸭、鹅之类地。这些美味,就算诸位也不能想吃就吃吧,市面上没有你上哪买去。大多数还得自己家里养,喂粮食不说,这的耽多少功夫?还不如买一只回去吃呢。粮食也是钱啊。如此一来,诸位可算是财源广进了。是吧。本官想,这些买卖就够在座之人干一阵子得吧。剩下的,本官就先不说了。”说完,坐在位置上喝了口茶,轻轻咳嗽一声。示意凝儿该说话了。

        凝儿言道:“相公啊,我姑姑家的弟弟也没什么好去处呢,不行就把鹅蛋派给他干吧。”

        “那怎么行。要是让他干,一年至少不赚个十万八万的,他富裕了能想着咱们吗。那小子没心没肺的。不行。他哪有诸位会做人。”

        凝儿撒娇:“相公……”

        “憋回去,我说不行就不行。回去!”

        凝儿起身哭泣道:“就你知道为朋友,自己家人都不管,虽说我弟弟不懂事故,你想要多少银子你就直……”

        “回去,瞎说什么。再不进屋我休了你。”

        看见凝儿哭泣跑回后屋,李泰叹了口气。随即对诸位抱拳:“嘿嘿,见笑了,见笑了,内子不懂事。让诸位见笑了。”

        其中一位员外起身言道:“大人真是治理有方啊,甚有男儿气魄。我等佩服、佩服。”

        “嘿嘿,不敢当,不敢当。男儿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连个老婆都管不好,还谈什么治理。呵呵,今日也跟诸位说了不少了。本官也有些累了,等明日此时,这些活都分给谁,咱们再谈,再谈吧。”说完,起身言道:“本官最近累啊,这身子乏的紧。郎中说了,歇息几天便好了。可是出佛寺开光在即。本官还要忙啊。所以就不陪诸位了。”说完,伸着胳膊,晃悠着脑袋走到后堂喊道:“给本官腾个地方,本官要休息一会!”

        回到后屋,看见凝儿在旁偷笑,李泰上前亲了一下:“好凝儿,刚才装的瞒像地嘛!”

        凝儿笑道:“相公不就是想受礼嘛,干嘛弄出这么些事情,要凝儿说。咱们把这些活分给他们不就成了?”

        “傻丫头,亏你还是做生意的,上赶着不识买卖。他们都知道赚钱,可是有人想贩卖鸡蛋,有人想贩卖鱼地。怎么分?再说了。不让他们送点礼牵不住啊。咱们现在是没有人手。人和商会地人又太远,要是近。你以为本官还管那些,嘿嘿,等他们送完礼,交完了定钱,肯定不是小数目,咱们可以用这些银子再置办些鸡鸭鹅狗的。省下一大笔呢。”

        凝儿笑道:“就你会算,人家不会算?”

        “会算又怎么样?难道不赚钱吗?切。保不齐未来的十年内,他们还靠咱们养活呢。”

        两人嬉闹良久,凝儿言道:“燕儿怎么还不过来?”

        “嘿嘿,怕是等着收礼呢吧。衙门之人要是都走了,你让他们找谁送礼?这师爷就是一个桥梁,嘿嘿,等着吧。对了,你估计,这一百多人里面,咱们能收多少礼?”

        凝儿想了想:“要我是他们,瞄准自己干的活,送个三千两千不再话下,要是贩鱼,着绝对是个赚钱地行当,就是送五千两都值得。”

        李泰嘿嘿一笑:“如此一来,光收礼怕是就有几十万两了吧?这些银子够置办不少牲口呢,哈哈,当官简直太有前途了。哎,就是皇帝老儿给地官太小,要是再大些,本官一年就收个百十万两,哇哈哈,发财了。你知道吗?这是本官第一次收礼啊,很期待,很期待。”

        没过许久,燕儿脸色通红的走到内堂,李泰连忙倒了杯水:“宝贝,快喝,歇一会!嘿嘿,他们送了多少啊?”

        燕儿拍了拍脸蛋:“可吓死我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收礼呢。”说完,拿出不少银票,还有几个金元宝笑道:“这些大概就是五六十人交地吧,剩下的那些人怕是都回家取钱了。刚才凝儿大概算了一下,怕是不下十五万两银子,嗯,最少十五万。”

        李泰拿着厚厚地银票,激动的言道:“受贿。***太***了!”

        凝儿噗嗤一笑:“瞧你那样,看到金砖也没那么高

        “那如何能比?那是咱们应得的,这些都是别人的钱,哎呀,把别人的钱放在自己兜里,这感觉就是不一样啊。嘿嘿,我数数!”说完,座在边上,开始查点银票,很是财迷。

        经过查点,总数出来了。光这些人就送了十五万七千两,要是再加上回家取钱的那些人,李泰眼睛都快蓝了。

        凝儿在边笑道:“刚才少爷问我有多少只鸡,当真是吓了我一跳,那么多人看着,让我睁眼说瞎话,还真有点害怕。”

        “怕什么?慢慢习惯就好了,再说了,咱们也不是没有,收了他们的钱,咱们不就可以买了吗?不过是换个方法集资罢了。反正他们也陪不上,就当是为河州做贡献了。”

        “那少爷还答应一会安排人家吃饭呢?”

        “哼!吃饭,行啊,没问题,等把礼都送上来地。本官好好安排他们吃一顿,毕竟经过这次,大家都是朋友了。以后生意好了,再便宜一些让他们把银子再赚回去就是了。而且,以后再来,咱们也不能亏待了人家。唉!河州的年景怕是要越来越好了。妈的,水库建成了,就让附近的州县干旱吧。那样咱们水都值钱了?”

        凝儿一愣:“这水怎么值钱?”

        李泰狡猾的一笑:“你想想,那么大个水库,得存多少水?供养五个河州不成问题,要是别的地方干旱,就咱们这有水?那可就是银子啊。要是他们没水,咱们有啊,都朋友,给钱就放呗。你们要是水多了。没问题,为了不淹庄家,给钱我就开闸,让水往里流,你不知道啊,真到了干旱的季节,这水可是好东西,当然了,涝了也好。到时候,怕是又来银子了。哈哈。你们忙,我再数数。哎呀,银票啊,好东西啊!”

        凝儿燕儿两人对视一眼,良久才言道:“原来水还可以这么卖钱?”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