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三十九章 释然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景走到李泰身边叹了口气,上前扶起言道:“泰儿,自从你海州回来后,陛下已经注意到你了,虽说你受了些委屈,但都是为了朝廷,都是为了李家啊。”摸着李泰的头,李景言道:“要恨你就恨爷爷吧。”说完,长叹一声不语。

        李泰笑了笑:“恨什么啊,不过是没想到罢了,唉,我李泰就是再能耐,也逃不出皇帝的手心啊。呵呵,既然你们都来了,就在河州住下吧,也看看着河州的百姓是怎么过日子的。陛下那个老东西,咱们会有见面的那一天的,等着我把你这几个儿子收拾完后,小爷就收拾你。”

        对于李泰的言辞,李景和元帅对望了一言不语,他们也知道,要想让他理解,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愿意说什么就说吧。反正此时也不在庙堂。而且冤枉人这么久了,多少让人痛快一下才是。

        元帅见到场面冷清,不仅笑道:“泰儿,虽说你受了委屈,但本帅与你爷爷又何尝不是呢,本帅乃护国元帅,你爷爷还是当朝宰相呢,我们两个都能咽下这口气,你一个小小的知县又有什么呢,你的委屈不过是伤心,屈辱,而老夫与你爷爷却是从万人之上掉下来,即使到了现在,满朝文武也觉着本帅与宰相大势已去了,我们老哥俩所背负的荣辱,又哪是你比的了呢。你就别怪你爷爷了,他也是疼你才来的,换成是本帅,反正也是扔出去的人了,是死是活看造化吧。”

        此时李泰已经静了下来,是啊,自己的委屈跟两个老头比起来算什么?人家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主啊,他们都能容忍,自己又算得了什么。自己被发配河州也算安静,他们却要在京城当着别人的面演戏,当真不容易啊!想到这里,李泰走到李景身边言道:“爷爷,孙儿不生气了,您也别伤心了。反正到了河州,除了没有娘亲以外,万事都很顺利,也比在京城强出许多。既然您与方爷爷到了河州,就安心的住下来吧。您放心,万事有孙儿。”

        李景点了点头:“好,好,爷爷听你的,如果此事换在京中任何一位子弟身上,怕是都远远没有你成功。要是让你大哥受这个委屈,他不是***,也怕自尽了。”

        李泰点头:“对,你们就可我一人坑吧。谁让咱是孙子呢。爷爷,孙儿有些事情想问问您。”

        “呵呵,事到如今,老夫也没什么要瞒你的了。你问吧。”

        李泰沉思良久,从自己京后一点点地回忆,良久言道:“爷爷,为什么当初孙儿在宗人府告状的时候,长公主一出面陛下就伤心了呢?”

        李景言道:“老夫当时也觉着奇怪,所以便跟陛下禀告,陛下查了许久,终于有了眉目,哼,这个长公主啊。算是被太子彻底的利用了。对了,你可记得冯海?”

        “当然记得,不就那个京城地痞吗?怎么?他跟长公主认识?”

        “哼,岂止是认识,长公主已经暗中与他相识数年了,待陛下查到冯海的身份后,也是大吃一惊啊。”

        李泰渐渐笑了出来:“不出所料,吐蕃的二乌达就是冯海吧。哈哈。”

        “这你都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李景此时真是不晓得该说什么才好了,自己地孙儿远在河州,却知道的似乎并不必自己少。他哪里知道,当初李泰在草原上逃跑的时候,还听到他们的对话了。

        听到李景问话,李泰便从紫云开始说起,怎么认识的三乌达。怎么出兵。怎么杀人又是怎么逃回来的,此时听着芝萌惊呼不断。就连戎马一生的元帅也惊讶不已,一千人换十万人,这是什么概念,而且居然还能带着人从草原大火里逃生。要不是李泰自己亲自说出来,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啊。

        李景听完后不断点头,良久哈哈大笑:“没想到三乌达竟然在我孙儿手里。哈哈,那个二乌达还找边陲部落当替罪羊呢,哈哈,真是可笑啊,可笑,要是让吐蕃国主知道后,不知道改怎么想。反正,老夫是高兴。哈哈。”

        芝萌言道:“哥哥,时才见你躲避功夫不错,莫不是当真练成了百步飞云?”

        李景一愣:“哦?泰儿真是在练此功?老夫听芝萌说过,但不成想你这么柔弱的身子还可练习此功?来,你与芝萌过过招!”

        芝萌倒是很积极,不由连忙点头:“嗯,哥哥,咱们从小到大还没对练过呢,哥哥要小心。”说完,一声轻喝向李泰伸出一掌,但刚到跟前便发现人没了,芝萌随即回身一脚想逼开对方,突然感觉脸上一热,知道是被李泰亲了一下,站住身子不由愣在原地:“好快的身法!”

        此时李泰在芝萌面前,总算是找回了男子气概,不由的得意:“芝萌,别比试了,你再快还能快过它吗?”说完,袖子一甩,一道银光飞出,不远地茶杯应声而碎……

        “好快的飞刀!”李景大惊。

        元帅走到李景身边言道:“三哥,算了。别问那么多了,芝萌那孩子已经跟咱们说的差不多了,唉,一年没见啊,刚刚一年没见,这泰儿已经不是原先的纨绔了。”说完,看着李泰笑了笑:“好小子,好啊!”

        李泰苦笑:“好有什么用,不一样当孙子。”说完,对李景言道:“爷爷,那长公主为什么要跟冯海,她可是大炎的长公主啊。”

        李景摇了摇头:“陛下也不清楚,但知道他们早就有所往来,或许从太子那里可以找到***,但现在是不行了。泰儿,如今你抓了吐蕃的三乌达,时间久了,肯定他们会有所察觉,到时候吐蕃必然与你交兵,而你身后还有三位皇子在盯着你,难啊。来。老夫就给你讲讲三位皇子吧。”

        李泰一挥手笑道:“算了吧,还是别讲了,等到时候见面就认识了,说了也嫌麻烦,不就是有钱,有兵。有心腹大臣吗?谁都想当皇帝,可还有另外两家的牵制,就算太子登基,另外两个皇子必定联合起来。到时候谁都不安生。这样地事情见多了。要我是其中一个皇子,谁也不对付,先把两个兄弟干掉,到时候就没人跟他争皇位了。嘿嘿,很是***啊。”但心中却道,当年李世民不也是这么干的吗?要不人家能成为一代明主嘛!”李泰打扫了一下身上的灰尘:“该来的始终要来。孙儿等着呢。您们二位就瞧好吧。”转头瞧了瞧屋子言道:“这房子乱的紧,我给爷爷们安排最好的地方。咱们县衙有房子。”

        说完,李泰拉着芝萌走出房中,刚到院子里,就看见大庆正在和安蓉说笑,李泰此时心情也不怎么好。没有闲心开玩笑,随后吩咐燕儿派人打扫房间,并宣布衙门后院不准许衙役进出。毕竟大炎地元帅与宰相都在自己的地盘上,消息还是越保密越好。

        一切吩咐完毕,便见到凝儿拿着账本回来,一进门见到芝萌,立即上前牵手言道:“姐姐,你回来了。妹妹好想你呢。”

        芝萌看见凝儿的妆扮,心中不紧一悲,早在京城便知道他们成婚,当时芝萌委屈了好久,可如今见面了。又逢李泰危机之时,自己哪能再给他添乱,见到凝儿,芝萌拉着她的手笑道:“好妹妹,最近辛苦了。”

        凝儿见到芝萌,心里有些发虚,虽说自己跟泰哥情投意合,但与芝萌相比,断然没有自己先成亲地道理,如今芝萌见到自己这身打扮。虽感觉有些不妥,但与自己还算亲密,心里也算放下一块石头,看着芝萌,凝儿激动的握了握芝萌地手。芝萌也是笑着回应一下。伸手替她撩起耳边的碎发“做了李家的人,便要早些生了胖小子才是。”

        听到芝萌说话。凝儿心中一堵,这是什么样的胸襟,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子成婚,她还是想着李家的香火,凝儿眼泪含在眼圈,紧握着芝萌的手点头:“姐姐,你真是好姐姐!”

        李泰看到芝萌这么懂事,心里也甚是感动,但是他看地只是表面,他哪知道,这是两个女子心灵的交流!但是心情此刻好了很多倒是真地。

        “公子!俺、俺先把蓉儿送、送回房中了。”大庆走上来言道。

        李泰看着他,只见他脸色通红,但喜悦之情难以言表,李泰冷下脸来:“哪个房中啊,这河州哪有她住的地方?”

        大庆急道:“不是前两天让你准备房子吗?咋、咋又没了呢。”

        看着大庆焦急的样子,李泰哈哈大笑:“潘哥,你这脑子怎么不转弯呢,我说没有房子,你就不能把她领你房中住?哈哈,换成是我,我早就背走了,还有这心思聊天?你、你别看我,我这俩呢,一时背不走。”

        大庆打了李泰一拳:“公子吓死俺了,俺还以为要她住客栈呢。”

        “靠,你是我兄弟,就是我没房子也不能亏了你啊。哈哈,快忙去吧。晚上过来吃饭!”见到大庆离去,李泰一手拉着芝萌,一手拉着凝儿,看了许久,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凝儿松开李泰言道:“相公,您与姐姐多聊会,我命人准备晚饭。姐姐,你不在地这段日子里,河州可有很多好吃地呢。等着啊,妹妹找人给您做。”

        看着凝儿离去,芝萌看了看李泰,虽说面无表情,但满眼全是兴师问罪之意,李泰笑道:“走,出去溜达溜达吧。咱俩说说话。”

        芝萌松开李泰站在院子里言道:“有什么可说的,你都是有家室地人了。”

        李泰此时心情复杂,说不上来什么感受,听到芝萌这么一说,心里也知道对她很是愧疚,转头瞧了瞧另一间房子笑道:“既然不愿意跟我说,那我给你看一样宝物。”说完,走到紫云地房间里,没过多久便迁出一匹黑马:“芝萌,看看我的宝物如何?”

        芝萌惊呼道:“好大一匹马啊。”随后围着紫云走了两圈:“嗯,太好了,骨骼精瘦,脚掌平稳,肩宽眼亮,是匹好马。”

        李泰拍了拍紫云:“宝贝啊,你看这个女子漂亮不?”

        紫云打了一个喷嚏,李泰嘿嘿一笑:“那是,当然没有你漂亮了,我是说,你站在人的角度来看。这个姐姐美不?”

        芝萌噗嗤一笑:“哪有你这么说话的。”

        “切,你真小看我着紫云了,你看,它那么高,正好把咱们俩挡住,知道为啥把他牵住来吗?”

        芝萌一摇头,突然感觉腰间被一双手拦住,身子往前一倾,撞到李泰的身上,刚要惊呼,便被一双温柔贴上,顿时,好似一股子电流传遍全身,身上一丝力气也没有,就在她似乎要推开的时候,感觉一条柔软之物启开贝齿,一颗心瞬间被吸了上来,被想推开他,可不知道怎么,一双手却抓住了他的衣衫……

        不知道过了多久,芝萌才从这突然的美妙中走出来,李泰将她抱在怀里,摸着她的长发言道:“芝萌,对不起啊!”

        芝萌摇头:“起初芝萌也甚是委屈,但大伯已经在家书中提起此事,大娘在家高兴异常,岚儿还要看新嫂子呢,满家人高兴,芝萌也高兴。”

        此时李泰幸福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良久言道:“幸福啊,幸福,幸福是什么。就是有个好芝萌啊。事到如今,芝萌,我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秘密?”

        “你知道我为何把紫云牵出来吗?”

        “为何?”

        “因为紫云个大,有它挡着,咱俩亲嘴别人看不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